《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九十七章麒麟戒變


    第九十七章 麒麟戒變

    街道旁,發芽的柳條隨風飄『蕩』,雙手抱頭,葉晨嘴角處噙著青草,饒有愜意的朝庭院走去。

    無論身在何方,心中總有的神聖的地方纏繞在心頭,那便是家。

    路旁,出芽的嫩草正在沐浴在陽光之中,周旁的葉家子弟則是紛紛朝葉晨投來一複雜的眼神。

    對於那些眼神,葉晨自然無視,身姿輕盈的躍入庭院之內,整個庭院之內飄『蕩』著淡淡的清香,一排排黑『色』的武袍整齊的排列在庭院內的樹杆處,水滴正在緩緩的順著那衣角滴落,發出滴答滴答的響聲。

    葉晨的腳步不由頓住,目光遙遙的落於庭院內的石桌旁,那人影晃動。

    泛著銀『色』的發絲在陽光折『射』之顯得異常刺眼,泛白的衣裙無力的隨風飄『蕩』著,歲月的年輪不知何時已經爬山了那張熟悉的臉,那一張臉葉晨忘記不了,那一張臉陪伴著他走過輝煌的歲月,走過暗無天日的三年。

    “蘭姑!”葉晨此刻感到喉嚨發渴,嘴唇微動,輕顫著,眼角不經意間已經濕潤。

    最無情的人則是最有情的人,此刻,葉晨再也不是那個一劍滅千人的冥,不是笑傲葉家的葉晨,而是一歸來的遊子。

    彎曲的背影微微一顫,手中的衣袍也緩緩掉落在石桌之上,身影緩緩轉過身,當目光觸及葉晨的那一那,淚水再也無法受控製從那略顯渾濁的眼中流『露』而出,順著那皺紋緩緩滴落在衣裙處。

    相望無言,蘭姑輕念一聲:“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夕陽的餘暉終究擺脫不了命運,緩緩落入地平線以下,夜幕如春風般席卷而過,為這蒼茫大地披上了一層黑『色』紗衣。

    屋舍之內,其內的桌子上擺放這幾個小菜,一壺酒,兩雙筷子。

    菜,還冒著熱氣,陣陣香味彌漫,微風徐徐,夾帶著菜香遠遠的飄『蕩』而出,宛如常人般,聊著家常。

    這一頓飯,吃了很久,一種久違的溫馨,在葉晨心頭泛起,這種溫馨便是家的溫馨,沒有絲毫利益的牽扯。

    直到月『色』漸明,銀『色』的月光緩緩灑落在屋舍之時,葉晨才緩緩回到自己的屋內,依舊是三個月前的擺設,床單一塵不染的躺在木床之上,整個房間內飄『蕩』著一種好聞的花香,那花香正是來自於窗外的野花。

    望著一塵不染的房間,葉晨心中一陣感動,縱然三月未住,蘭姑依舊每天來打掃。

    右手處,黝黑的麒麟戒表麵閃過一道紅光,玲瓏狀態的火麒麟緩緩浮現而出,銅鈴般的眼眸緊緊盯著葉晨,旋即嘖嘖道:“嘖嘖,小子,今天下午你倒是大出風頭,看來,你家的那些老不死倒要重新審視你的價值了!”

    微微聳聳肩,葉晨縱身一躍,盤曲而坐於床上,眼眸微沉,頓了頓道:“今日的震懾倒是起到不少作用,如今我那廢材的名頭也該讓人了,倒是葉文今日的舉動有點出乎我的意料!”

    當眾休妻,這無疑狠狠踐踏了柳家的麵子,然而讓葉晨疑『惑』的則是葉文居然沒有絲毫憤怒。

    要知道,葉晨此舉無疑挑起兩家的矛盾,而且今日葉文的一切舉動隱隱約約之間都在偏袒自己,太反常了!

    五長老之位,葉晨想此,眼中不由流『露』出了一絲喜『色』。

    今日的一切,在三個月前他便計劃好了,五長老之位,葉晨看重的不僅僅是長老的地位,還有手中的權利。

    掌管武堂,那便意味著能夠輕易的進入武堂,而武堂內的武技豈不是向他開放。

    如今,葉晨最缺少的無疑是高等武技,而且葉無雙拉攏的數百名嫬出子弟也極為需要武技。

    葉家數百年收藏的武技必定有玄階武技,想此,葉晨心中倒是一片火熱,有了玄階武技,實力必定會猛增數倍。

    旋即一道泛紅的光芒緩緩的從麒麟戒之中緩緩漂浮而出,赫然是朱雀果以及火隕鐵,葉晨滿臉錯愕的望著右手處的麒麟戒,滿臉疑『惑』道:“小火,這朱雀果以及火隕鐵你不是收起來了,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麒麟戒內!”

    當日,朱雀果以及血菩提等重要的物品便交予火麒麟保管,令葉晨詫異的則是火麒麟到底將那些物品藏在那。

    火麒麟頗為自傲的望著葉晨,旋即傲然道:“廢話,麒麟戒自然是用來存放物品的!”

    麒麟戒等於空間戒指,葉晨有點發懵,旋即猛然的從床上躍起,雙手朝火麒麟的脖頸處伸去,滿臉幽怨道:“麒麟戒居然是空間戒指,小火,你以前居然不告訴我,你知道這讓我情何以堪啊!那麼多價值不菲的魔獸材料!”

    空間戒指價值倒是不菲,龐大的葉家僅僅隻有葉文才擁有,由此可看出空間戒指的稀有!

    火麒麟白了葉晨一下,頗為不屑道:“小子,那些垃圾魔獸的材料你也要!”

    垃圾魔獸,葉晨有點無奈的『揉』著額頭,旋即打量起手中的麒麟戒,一如既往黝黑的『色』彩,然而葉晨卻發現在麒麟戒的表麵處居然多出了一道凹痕,那道凹痕顯得極為醒目,葉晨略顯疑『惑』的朝火麒麟望去。

    火麒麟緩緩的朝葉晨漂浮而來,解釋道:“怎麼,注意到了,是不是感覺這麒麟戒發生變化了!”

    麒麟戒變化,葉晨緩緩閉上雙眼,感受著手中的麒麟戒,旋即輕咦一聲,原本將麒麟戒戴在手指處並無絲毫的感覺,而如今他居然感受到體內的真氣緩緩的從手指處流進戒指之內,旋即有回歸的體內。

    令葉晨詫異的則是回歸後的真氣變得極為凝練,然而一切依舊未結束,麒麟戒徒然爆發出他股耀眼的紅光。

    一道虛浮的影子緩緩的從麒麟戒的表麵浮現而出,旋即再次消散掉。

    “哈,小子,現在開始你總算是麒麟戒的主人了!”火麒麟微微一歎,身形驟然懸浮於半空中。

    “剛才那是什麼回事!”葉晨此刻越發感覺到自己手中的麒麟戒恐怕不止普通戒指那麼簡單,原本以為這戒指是火麒麟隨意找的寄住之地,然而眼前發生的情景足以推翻了葉晨最初的猜測。

    “我也不知道,我隻知道這戒指有許多神秘的功能,但是為什麼有這些功能我不知道!當初我得到這戒指的時候也是異常的詭異!”火麒麟眼中流『露』出了一絲追憶之『色』,好像在回憶些什麼,旋即頓了頓道:“我隻記得當初那一戰之後我便在了這戒指之內,而這戒指也受到了極大的破壞!”

    當初那一戰,葉晨眼中流『露』出一絲沉思之『色』,想必,火麒麟便是因為當初那一戰才導致肉身覆滅。

    突然,火麒麟表麵一陣『蕩』漾,一股強悍的氣息在其身軀內爆發而出……

    

Snap Time:2018-01-22 08:41:06  ExecTime:0.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