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九十六章休

  
  第九十六章 休!
  “等等,這件事情算是我的事吧!”在這個寂靜的時刻,一道略顯愜意的聲音緩緩響起。
  柳眉俏影微顫,她此生也忘記這道聲音的主人,那略顯嘲諷的聲音。
  目光緩緩的朝聲音的來源處望去,越過無數道人影,最終落在背靠著牆壁的葉晨身上,感受著葉晨身上流『露』出的氣息,嘴角微微抽搐,依舊是初武五層,廢物果然是廢物,三月修為絲毫不進半點。
  倘若要嫁給這廢物,那無疑便是踐踏了她高傲的自尊,旋即,目光不由朝柳劍投去。
  柳劍則是微微點頭,目光不斷的在葉晨以及落楓之間徘徊著,想到自己女兒以及落楓兩人之間的情意,暗歎一聲,擦拭掉嘴角處的血跡,淡漠的望著葉晨,冰冷道:“此事,不知葉二少爺打算如何,是同意,還是反對呢?”
  那漠視螻蟻般的眼神讓葉晨一陣反感,這世界自我良好的人倒是不少。
  聞言,落楓則是滿臉傲然的朝葉晨望去,一股若有若無的真氣激『射』而出,朝葉晨席卷而去。
  然而在這一那,一道人影則是縱身躍出,擋住落楓的視線,修長的手臂猛然朝前一打,無形的波紋順著拳頭朝四周緩緩擴散而去,
  旋即冷冷的聲音緩緩自那人影處飄出:“落家,當真欺負我葉家無人!”
  那道身影愕然是葉天,白袍獵獵作響,淡青『色』的真氣自掌間浮現而出。
  幾乎同時,多數葉家子弟皆是冷喝而出,那喝聲令落楓不由後退數步,見此,葉晨臉上不由閃過一絲錯愕之『色』,旋即便閃過一絲了然之『色』,這葉天倒是挺會抓住時機,以此來增加在眾人心中的聲望。
  “,柳家家主不知你身旁的那小子能否代表落家!”略顯平淡的聲音緩緩的從葉晨嘴中飄出,縱身躍下高台,葉晨緩緩的朝武台步行而去,周旁的葉家子弟在柳眉等人詫異的眼神中讓出道路,略顯恭敬的站在一旁。
  而讓三人疑『惑』的則是那些葉家子弟望向他們的眼神,那眼神中帶著譏諷以及莫名的笑意。
  對,那眼神絕對是譏諷,柳劍眉頭微皺,落楓能否代表落家,柳劍不知,緩緩搖頭:“落楓能否代表落家跟此事聯係不到,葉二少,倘若你放棄此次的婚約,我柳家勢必重金補償!”
  緊抿著嘴,葉晨無視周旁的柳眉,反而饒有愜意的望著落楓,淡淡道:“你是落家二少!”
  “正是!”落楓臉『色』傲慢的望著,在他眼中,廢物如葉晨之流根本沒有資格擁有柳眉這樣的女人,頓了頓,落楓嘴角微微上揚,流『露』出一絲譏諷之『色』,笑道:“柳伯父所言之意,不知葉二少意下如何,倘若二少同意,我落家必有重謝!”
  重謝,葉晨嘴角流『露』出一絲嘲諷之『色』,旋即雙腳微蹬,如猛虎下山般,不可抵擋,在眾人驚駭的眼神中,泛著淡青『色』的拳頭如隕落的星辰般擊中落楓的胸脯,一道沉悶聲隨之響起,落楓身子蹬蹬直退數步,方才停下身形。
  右腳微踏,左手負背,葉晨身形沒有絲毫的停頓,再次朝落楓猛『射』而去。
  一道清晰的拳印浮現在落楓的胸脯處,絲絲血跡順著嘴角不斷滴落,滿臉陰森,落楓寒聲道:“死吧!”
  胸前的疼痛已經激怒了這心高氣傲的落家二少,曾幾何時自己受過如此大恥。
&esp; 真氣如『潮』水般湧出落楓的體外,右腳有力的朝前踏出一步,然而在落楓踏出一步的那,一道黑影猛然的浮現而出,在眾目睽睽之下,泛著淡青『色』的拳頭與落楓的拳頭相撞。
  “哢嚓!”相撞的瞬間,骨頭斷裂的聲響,,猶如悶雷般,從交接處擴散而出。
  然而一切依舊未結束,葉晨長臂一振,一股巨力猛然迸發而出,無形的氣勁準確無比的擊中住落楓的胸脯處。身體落楓身體倒『射』而出,重重的砸在地板之上,落楓一口鮮血忍不住的噴『射』而出,星星點點的灑滿地麵。
  俏臉煞白,完全不知所措,柳眉那雙美眸之中盡是駭然之『色』,這葉晨居然當眾打人,而且落楓居然如此不堪一擊。
  柳劍則是滿臉凝重的朝葉文望去,自從葉晨踏上武台的瞬間,葉文始終便不言,滿臉淡漠的望著場中發生情景,縱然落楓被葉晨擊打的時候,也從未在葉文的臉上看出一絲詫異之『色』,這一些顯得不太正常。“落二少,這算不算我對你的重謝,有勞你這段時間幫我照顧柳眉!”葉晨緩緩踏出數步,右腳猛然的踏上落楓的肩膀處,一道清脆的骨頭碎裂聲再次響起,劈啪劈啪的破碎聲宛如悶雷般,遠遠的飄『蕩』而出。
  餘光緩緩朝後望去,瞧見葉文臉『色』沒有絲毫的變化時,葉晨方才舒了口氣。
  如此強硬的對待落楓,葉晨憑借的便是身後的葉家,如今葉文沒有絲毫的怒『色』,豈不是默認了自己的做法。
  居高臨下的俯視著落楓,葉晨嘴角微揚,流『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那牙齒卻是讓得落楓心中寒氣直冒,滿臉駭然的朝後爬去,然而肩膀處傳來的力道卻絲毫不能令落楓動彈半分,冷汗順著臉頰不斷滴落,此刻落楓心中後悔死了。
  葉晨眼眸微抬,略帶嘲諷的朝柳眉望去,淡淡道:“我說過,隻要有我在的一天,你就不能和其他男人在一起,,而且柳眉你眼光倒是一如既往的差勁,僅僅我一拳便承受不了,你說呢?”
  嘲諷的語氣宛如寒冬堛煽H風,冷冷刮割著柳眉的臉龐,柳眉滿臉煞白,全場嘲諷的眼神幾乎令她窒息掉。
  緩緩蹲下身,左手猛然朝落楓的胸脯處一扯,嘩啦啦響聲隨之響起,白『色』武袍瞬間被拉扯成破碎的布條。
  左手提著長布條,一道尖銳的氣勁在右指間猛然激『射』而出,猛然在指尖處劃出一道血口……
  血『液』激『射』而出,沾滿鮮血的右指飛快的在白『色』的布條上移動著,頃刻間便在那長布條之上浮現出數十個清晰的字跡,最後,葉晨右手猛然的朝布條一拍,留下刺眼的血印,整個過程令周圍人鴉雀無聲。
  如此舉動,自然引起眾人的困『惑』,皆是滿頭霧水的盯著葉晨手上的布條。
  嘴角處浮現出一絲冷笑,在柳眉那詫異的眼神中,長臂一振,白『色』布條激『射』而出,狠狠的打在了柳眉的臉上。
  那布條上蘊含的力道讓柳眉不由後退出分,血跡也隨之沾滿了柳眉的俏臉。
  “柳眉,你已有婚約在身,卻三番兩次與其他男人勾結在一起,此為不知廉恥,對未來丈夫不忠,自今日起,你與我葉家再無糾葛,記住,從今以後你再也不是我葉晨的未婚妻,而是被我休掉的妻!”葉晨聲音冰冷,宛如冬日媊い茠煽H風,令周圍人不由打了個寒顫,旋即各個震撼的望著那道瘦小的身影,葉晨居然當眾休掉柳眉……
  “你敢休我?”柳眉眼睛瞪得老大,有些不敢置信的道,她居然被休了。
  無視柳眉的眼神,葉晨微微聳聳肩,順便踢了幾下落楓,雙腳微蹬,縱身一躍,朝武台下方落去,極為瀟灑的離開了武台,全場的目光皆是朝那身影落去,直到那身影緩緩離去……
  

Snap Time:2018-10-20 10:05:29  ExecTime:0.4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