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九十五章來客


    第九十五章 來客

    夕陽的餘暉懶散的灑落在大地,武台在餘暉之中顯得略顯神聖。

    背靠著牆壁,葉晨平靜的望著那些因為真氣還未及格而黯然哭喪的同齡人,淡漠的撇了撇嘴,旋即朝葉無雙投去一眼神,葉無雙微微一愣,若有深意的望了那數名子弟,隨即嘴角處流『露』出一神秘的笑意。

    血脈未覺醒那又如何,一個人的一生豈能用血脈覺醒來判斷。

    腳步微踏,葉無雙縱身一躍,朝那數十名血脈未覺醒的子弟躍去,旋即數名嫬出子弟緊隨之後。

    一年一度的測試漸漸落幕,見此,葉晨打了的哈欠,正欲準備離去,然而數道尖銳的爆鳴聲如『潮』水般從天際處傳來,旋即數股強悍的氣息如憑空而降般出現,周圍人的呼吸皆是不由一滯。

    數道人影緩緩的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緊隨而來的便是一道喝聲:“葉家主,柳家來訪!”

    柳家,葉晨原本略顯懶散的眼神隨之一凝,若有深意的朝那數道人影望去,柳家便是柳眉之家,然而今日是葉家年祭之時,按照常理來說,倘若柳家來訪,必定要從正門通過,而如今他卻從淩空踏步而來。

    於禮不合,來勢洶洶,必定來者不善,數刻之後,數道人影清晰的躍入葉晨視線之內。

    為首的則是一名身著白『色』武袍的中年人,劍眉橫立,刀削般的俊臉,身上若有若無的氣勢令人暗自心驚,而中年人身旁的則是一名少女,對此,葉晨倒是不陌生,依舊是那張魅『惑』蒼生的臉,柳眉之間夾帶著高人一等的神『色』。

    “柳眉!”葉晨低『吟』一聲,嘴角處泛出少許笑意,恐怕今日柳家前來必定是為了自己。

    而與柳眉幾人同來則是一名青年,如雕刻出般的俊臉,那高貴的氣質一覽無遺,隱隱約約之間達到煉武之境,而令葉晨值得注意的則是那青年胸前所佩戴的徽章,代表落霞城最大家族落家的徽章。

    葉文劍眉微皺,雙手負背,淩空踏出一步,淡淡道:“柳劍家主別來無恙,不知此次來我葉家有何貴幹!”

    家族測試,其他家族來打擾,這無疑是不禮貌的舉動,因此,葉文話語中也多出了一絲怒『色』。

    “抱歉,葉文家主”柳劍輕咳了一聲,淩空對葉文拱手,微笑道:“此次前來貴家族,主要是有事相求!”

    “有事相求!”葉文眉頭緊皺,目光若有深意的在落家那名以及柳眉之間徘徊,淡淡道:“何事?”

    “今日前來便是為了小女之事,葉文家主可曾記得當初那件婚事!”柳劍臉龐上閃過一絲不自然之『色』,略顯尷尬道:“今日我帶小女前來便是取消和貴公子葉晨之間的婚約,不知葉文家主可否答應!”

    嘴角微微抽搐,葉文的臉『色』瞬間陰沉下來,少許真氣湧出體外,寒聲道:“你是來取消婚約的!”

    柳劍臉『色』出現了一抹尷尬,當日便是他決定和葉家聯姻,如今又當麵取消,老臉微紅,咳嗽數聲道:“原本以為小女無心上人就隨意的點了一門親事,今日突聞小女和落家二少落楓情投意合,此事,葉文家主你看如何!”

    “解決婚約!”葉晨嘴角處泛著少許冷意,淡漠的望著場中的數人,眼中閃過一絲嘲諷之『色』。

    當初,定婚約的是柳家,取消婚約的也是柳家,這柳家當真葉家那麼好欺負。

    落家,柳劍特別將這字眼咬得極為重,對此,那名原本站在柳劍身後的青年朝前邁出一步,對葉文微微拱手道:“小子落家落然二子落楓見過葉伯父,此事麻煩了!”

    盡管落楓的姿態極為恭謙,然而語氣卻沒有絲毫的恭敬,眉宇間的傲慢更加出賣了他內心的想法。

    葉文的身體從半空之上緩緩落地,表情淡漠,劈啪劈啪的響聲從葉文的拳間響起,朝前邁出一步,裂痕從地板處冒出,順著葉文的腳掌朝四周蔓延而去,寒聲道:“倘若我不答應呢?”

    “,葉伯父深明大義,落家以及柳家勢必會感謝葉伯父的成全!”柳眉緩緩步行而出,朝葉文躬身道。

    聲音甜美,如那百靈鳥般清脆,然而此刻卻無人去欣賞柳眉那嫵媚的臉龐。

    縱然是葉天也是臉『色』陰沉,上門當麵退婚,這對葉家來說無疑是恥辱,而柳家憑借著落家勢力,顯然不懼葉家。

    “葉文家主,此事我知道畢竟為難,倘若葉家取消婚約,我柳落兩家算是欠葉家一個人情!”柳劍此刻也不再顧忌麵子,想以落家以及柳家的勢力『逼』葉文就範,為一廢物得罪柳家以及落家,在柳劍看來是極為不明智。

    “我拒絕!”在葉晨略為詫異的眼神中,葉文再次朝前踏出一步,氣武境的氣勢瞬間爆發開來,宛如狂風暴雨般席卷全場,柳眉以及落楓皆是臉『色』蒼白,身子蹬蹬往後退出數步,方才停下身形。

    柳劍的臉『色』也瞬間陰沉下去,身上同樣爆發出一股強悍的氣勢,兩股氣勢分庭抗禮,然而柳劍的修為依舊略弱數分,不由朝後退出數步,一絲血跡緩緩順著柳劍的嘴角滴落,滴答滴答的響聲極為響亮。

    幾乎同一時間,在武台的周圍瞬間爆發出數十股強悍的氣勢。

    那氣勢壓的柳劍絲毫不能動彈,一步踏出,柳家胸脯不斷起伏,身子再次朝後蹬蹬退出數十步。

    “當日定婚約是你柳家提出,如今取消婚約也是你柳家,你柳家當我葉家為何物,乞討的乞丐嗎?”葉文麵『色』淡漠,話語如寒冬的冷風,赤『裸』『裸』的刮割著柳劍的臉龐,柳眉更是不濟,麵『色』『潮』紅,撲哧吐出一口鮮血。

    略顯淡漠的望著柳家等人,葉晨無疑是這些人最愜意的,始終不言,淡然處之。

    幾乎同時,周旁圍觀的數千名葉家族人在這一那,朝前一踏,踏步聲如雷鳴般響亮,響徹整個天際!

    

Snap Time:2018-06-24 03:17:04  ExecTime:0.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