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八十三章前奏


    第八十三章 前奏

    那道略顯瘦小的身影為何戰看起來如此熟悉,慕晨眼前緩緩變暗,旋即便暈眩過去。

    慕葉望著那黑袍少年,清澈的眼眸同樣閃過一絲疑『惑』,那背影她也極為熟悉,直到葉晨聲音飄來,俏影微震,狂喜之『色』如『潮』水一般湧上心頭,泛紅的嘴唇微顫:“葉晨,是你嗎?”

    然而慕葉的聲音則是被數道倒吸聲掩蓋過去,皆是眼『色』複雜的望著葉晨,絲毫不掩蓋眼的駭然之『色』。

    腳步微踏,真氣如『潮』水一般湧出全身,單手持劍,身影如鬼魅般朝前『射』去,長劍攪動,化作三道劍影,旋即三道劍影再次重合在一起,朝為首大漢激『射』而去,劍嘯如『潮』水般不斷,夾帶著恐怖氣勁轟然劈落。

    恐怖的威壓令周圍人為之心悸,為首大漢更是如臨大敵似的,同樣的朝葉晨劈出一劍,可是劍未出的時候,葉晨身影憑空出現在大漢的胸前,無情的長劍直接將大漢劈成兩半,兩半肉體朝左右方向落下,一場血雨無力的滑落!

    周圍人都感覺一股寒氣從腳底一直往自己的上方飄去,太可怕了,隻是簡單的一招便解決了初武巔峰的強者。

    冷笑數聲,絲毫不顧人數的懸殊,葉晨單手持劍,左手負背,如鬼魅般穿梭於人群之內。

    劍影如風,飄忽不定,劍至,血濺,無數道慘叫聲響起,每道慘叫聲就代表著一條生命的死亡!

    周圍圍觀的武者皆是不忍的轉過頭去,地上已經血流成河,天空中仿佛飄起了血雨,夕陽無力的灑落在城門上方,仿佛為鮮紅的土地披上一層紗衣,可惜神聖的陽光和葉晨手中揮舞劍尖上泛著的冷光形成了鮮明對比!

    慘叫聲與金屬與金屬的碰撞聲形成了死亡的哀歌,葉晨手中的劍越發的快速起來,沒有任何的技巧,隻有劍出血濺,周圍已經堆砌了有屍體構成的人牆,血劍成員已經忘記了出劍,已經忘記了殺掉葉晨便可以獲得百萬金幣。

    死亡的威脅讓他們畏懼,瘋狂的朝廢域外逃逸而去。

    此舉無疑將後方暴『露』於葉晨的視線之內,冷笑數聲,葉晨雙腳微踏,緊隨之後繼續收割著大漢的命。

    然而,數道尖銳的爆鳴聲驟然響起,旋即數道喝聲從遠處緩緩飄來:“豎子,爾敢!”

    感受著前方傳來數十股強悍之極的氣息,葉晨眉頭微皺,停下身影,冷冷的望著那出現數十道黑影的城門外方,旋即嘴角處泛處少許笑意,揮著長劍,低『吟』著:“血劍,數月未見,你實力依舊!”

    將近三月的追殺生活,隨著那數十道身影的到來也隨之終結,可是到底是死於此地,還是走出廢域!

    數道黑影眨眼間便到了逃亡的人群之後,速度之快,讓人根本看不清動作,隻能依稀在眼中停留的殘影之上。

    逃亡的血劍軍團成員注意到了為首的中年人,都不由停下腳步,臉上的慌張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堅定之『色』,因為在他們心中他們的團長就是神,能夠解決一些的神,各個神情悲憤的朝葉晨斥。

    血紅『色』的披風獵獵作響,環視四周的慘狀,血劍臉上陰沉的可怕,每一次冥的出現便是給血劍軍團帶來一次大屠殺,長臂一震,真氣在指尖浮現而出,冷笑道:“冥,數月不見的老鼠又出現了,我以為你已經死在廢域中了!”

    血劍盡管不帶髒話,但是知情人都知道話語中的老鼠正是指冥像過街老鼠一樣不斷的被人追殺,幸存下來的眾人都一臉好奇的望著葉晨和血劍,這段連續將近數月的恩怨不知道是否能夠在今天解決。

    全場的氣氛隨著血劍的這句話緊繃起來,一股肅殺之氣緩緩彌漫而出。

    十幾股氣息鎖住自己,葉晨眉頭微皺,但是話語上卻絲毫不弱於血劍,隨意的將腳下的屍體踢到一旁,連看都不看血劍一眼,淡淡道:“哦,原來是被自己屬下帶綠帽子的大叔,你還是煉武境,我以為是哪位高手!”

    淡淡的語氣,隨意的動作無疑讓血劍軍團的成員感覺自己被侮辱,特別是綠帽子一詞無疑是往血劍的臉上狠狠的打上一掌,血劍成員幾乎同時對葉晨拔劍而望,滿臉怒氣十足的樣子!

    綠帽子,依然是煉武境,這幾個字簡直是赤『裸』『裸』的侮辱,然而血劍臉『色』依舊,緩緩的抽出係在身後的巨劍,也是隨意的撥動著巨劍,質問道:“冥,你為何三番兩次對我血劍軍團下毒手,出來混的總是要還的,不是嗎?”

    那平靜臉龐下的憤怒,話語冰冷,掩蓋不住血劍那赤『裸』『裸』的殺意。

    葉晨雙眼微微緊閉,一陣的腳步聲從四方傳來,嘴角處不由『露』出了一絲嘲諷,依舊淡淡道:“看來你們還是怕我,居然開始召集人馬,不斷說著羅嗦話不就為了召集人馬,你說的對,你們也到時候該償還了!”

    意圖被葉晨當眾說出來,血劍也是訕訕的一笑,整個臉『色』立刻變的猙獰無比,全身的氣勢不斷的攀升著,狠聲道:“冥,你今天就埋在這廢域吧!我們之間的恩怨也該了解了!”

    話語未落,葉晨身影如鬼魅般的化作一道殘影朝血劍長老團中的一名直奔而去,長劍嗤的一聲延伸出六寸的淩厲劍氣,劍身蜿蜒流轉,刺出一道道連綿如溪流的劍影,

    腳步微踏,宛如清風,劍影一下子化成了長江大河一般延綿洶湧,朝那名修為隻是初武巔峰的低級長老橫掃而去!

    “小心!”血劍望著那突然出現在身旁的葉晨,朝身旁的幾人喊道!

    然而血劍的提醒聲還是晚了,那名還沒有反應過來的長老一下子被劍氣分成了碎肉,沒有絲毫的慘叫聲響起,隻有灑『射』而出的鮮血,僅僅隻是一個照麵便死於葉晨一劍之下,旋風浮現,絞碎滿地屍體。

    眼見一名長老就這樣慘死於自己眼前,幾乎同時無數道劍氣朝葉晨身影砸去,然而在出劍的瞬間,葉晨雙腳一蹬,身影便朝後方快速退去,身形急速而去,移動而產生的風刃破開空氣,在空中帶出了道道清晰的殘影。

    劍尖依然正在滴落泛紅的血珠,盯著血劍等人猙獰的臉,葉晨淡淡道:“第一個,償還你夫人曾經陷害我的賬!”

    嘲諷的眼神,淡淡的語氣,當著別人的麵殺掉一人還說的冠冕堂皇,沒有人能夠想出葉晨居然如此大膽當著眾人的麵出手,一股寒氣從腳底不斷的往上躥,一些人都悄然間往後退了幾步,生怕自己成為葉晨劍下的下一人!

    長劍緩緩上舉,旋即下落,一揮,氣勁激『射』而出,半米深的大坑橫跨而出,鮮血嘩啦啦的流進其中,葉晨跨過血坑,劍尖冷冷指著血劍周旁的數名大漢,冷笑:“下一個,便是你!”

    

Snap Time:2018-08-14 23:15:31  ExecTime:0.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