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七十三章慕葉之心


    第七十三章 慕葉之心

    車廂之內,淡淡的香氣隨風飄『蕩』著,一雙俏目緊緊盯著葉晨,精致的容顏上沒有冰山之冷,反而多了一絲感激之『色』,縱然葉晨也被盯的極為不自在,聳聳肩,苦澀笑道:“慕葉,你有事情!”

    慕葉臉『色』閃過一絲緋紅之『色』,緩緩低頭望著衣袖,一副極為難的模樣。

    『揉』『揉』額頭,葉晨被眼前忽冷忽熱的慕葉弄的極為不自然,不自在道:“慕葉,是因為你家族的事情吧!”

    那張精致的臉緩緩抬頭,柳眉處的嫵媚更甚,緩緩道:“葉晨,你能否幫助我解決慕家的危機!”

    先前經過慕葉和羅楚的交談,葉晨知道慕家的危機是來自血劍軍團,雖然葉晨和血劍軍團之間也著不可化解的恩怨,倘若此刻便和血劍軍團交手,吃虧的便是自己,一掃那張滿是期待的俏臉,葉晨陷入了沉思之中。

    慕葉也不打擾葉晨,安靜的坐在一旁,但是眼中卻不時的流『露』出一絲擔心之『色』,盡管自己的隊伍救過葉晨一次,然而此次葉晨也救了他們一次,故而葉晨也不欠什麼,黯然一歎。

    車廂內陷入了一陣寂靜,唯有馬車的顛簸聲在車窗處徘徊著,許久之後,葉晨才緩緩開口道:“慕葉,我不能肯定是否能夠解決慕家的危機,但是在我能力的範圍之內我還是可以出手相助的!”

    “謝謝你葉晨,不管如何都感謝你!”慕葉那一張平日冷漠的臉上『露』出微笑,如百合盛開,眼中盡是感激之『色』。

    慕晨終究對自己有救命之恩,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是葉晨一概的準則,此次,就當報答慕晨的救命之恩。

    “你慕家到底和血劍軍團到底有何恩怨,慕家在落霞城雖不是頂級家族,縱然血劍軍團與慕家有恩怨,血劍軍團縱然也不會輕易開戰吧!”既然已經答應要幫忙,葉晨也不得不了解下慕家和血劍之間的恩怨,除非慕家有讓血劍想要的東西。

    “慕家原本便和血劍並無恩怨糾葛,而是跟我有關係,正是因為我才導致了慕家的危機!”慕葉眼中流『露』出一絲無奈之『色』,隨後便是被寒意所充斥,整個身軀不斷顫抖著。

    葉晨也不打擾,依舊安靜的坐在一旁,等待著慕葉的下文。

    “抱歉,我失控了!”慕葉婉然一笑,見葉晨麵『色』依舊,才緩緩開口道:“我慕家的危機嚴格上並不是真正來自血劍,而是來自副城主馬言!”

    “落霞城副城主馬言!”葉晨眉頭微挑,淡淡道。

    “正是馬言,馬言數年以來修為停滯不進,而明年便是五年一度的城主大選,倘若馬言要當上城主則必須打敗現任城主,因此,馬言也將目光放在了葉家!”慕葉輕語道,語氣依舊冰冷無比。

    城主大選為皇楓國的盛事,一般城主之位需要的便是修為高強的武者,以來震懾尋常武者。

    而五年一次,便是城主換屆,強者上,弱者敗,這也成為皇楓國的傳統。

    “你是說慕家的危機來自於馬言,而那馬言為何要威脅慕家,除非你慕家有逆天級的丹『藥』能夠令他突破!”葉晨一下子就抓住慕葉話語中的重點,眼眸微抬,望向慕葉的眼中出現一絲疑『惑』之『色』。

    倘若慕家當真有如此逆天的丹『藥』,那慕家早就被其他強者所滅,又哪能被馬言所威脅。

    “慕家勢力僅僅隻能算的上中遊,何來逆天丹『藥』!”慕葉無奈一笑,雙手緩緩從寬大的衣袖之中伸出,緩緩的朝胸脯處伸去,在葉晨疑『惑』的目光之中,衣袍緩緩被解開,一道梅花狀的印記躍入葉晨的視線之中。

    梅花印記宛若天成,周圍淡淡的寒氣緩緩的環繞著,周圍的皮膚旁泛著白霜。

    一對玉兔暴『露』於空氣之中,屬於少女獨有的體香緩緩的在車廂內飄『蕩』著,慕葉臉『色』一陣緋紅,再次緩緩係起衣袍,眼眸微抬,與葉晨的目光對視,然而在那漆黑的眼眸中,卻並未有其他人見到她時的那股火熱以及欲望之『色』,那麵,有的,隻是無盡的平淡,如一潭深水般,難以有著絲毫的漣漪波動。

    “玄冰血脈!”葉晨『揉』『揉』額頭,腦中不由回憶起當初從書譜上得到的資料,所謂的玄冰血脈也有一種稱呼便是被上天所詛咒的血脈,未出生的時候,全身上下到處都是玄冰靈氣,就連血『液』也是靈氣所化,也就是活生生的一團靈氣,擁有玄冰血脈的人修煉速度會比起常人快數倍,但是終究會活不過二十歲。

    “玄冰血脈!”慕葉黯然一歎,眼中閃過一絲無奈之『色』,隨即才緩緩開口道:“正是因為玄冰血脈的存在,馬言才注意到我,倘若他和我交合之後,那他便會得到我體內的玄冰靈氣,在那玄冰靈氣的輔助之下,他突破如今的瓶頸也不成問題,因此馬言對慕家提出要血劍娶我的要求,還威脅倘若我不答應,那便滅掉慕家!”

    擁有玄冰血脈,自幼便要經受非人的痛苦,每月必定要遭受全身靈氣的反噬,倘若與人交合之後,那必定會失去全身的玄冰靈氣,最終便會在數日之後緩緩死去,葉晨複雜的望著慕葉,此刻他才明白當初為何慕葉臉上一直保持著冷漠的神『色』,默然一歎,輕聲道:“你要我怎麼做!”

    婉然一笑,那張精致的臉上綻放出一抹動人的嫣然笑容,遲疑了一下,慕葉緩緩道:“倘若可能,我希望葉晨你能夠殺了血劍,自然,隻要葉晨你能夠殺了血劍,慕家必定有重謝!”

    葉晨微微抬眼,望著慕葉臉頰上的懇求與急切,麵『色』凝重道:“可以!重謝就算了,畢竟慕大哥救過我一命!”

    “此等大恩,慕葉此生不忘!”慕葉婉然一笑,輕笑了一聲後,輕歎了一聲,幽幽的道:“葉晨,你能否陪我出去走走!”葉晨眼眸微抬,目光足足落在那張精致的臉上數刻之後才緩緩移開,微笑點頭。

    黑『色』的夜幕宛如輕紗披在血紅的土地之上,整個隊伍不知何時已經停下來,揭開簾幕,周圍的人都在馬車的周圍忙碌著,不斷的按紮帳篷,廢域內的夜晚,魔獸經常出沒,因此並不適合夜行。

    兩人從馬車上縱身躍下,周圍的目光也隨之朝兩人投來,在葉晨顯『露』出實力之後,也正如他所料,隨行的人對他也是隱隱間多了一分敬畏,望向葉晨的眼神也極為不自然,唯有那憨厚的慕晨一如既往,笑的朝葉晨道:“葉晨,你傷恢複的如何啊!馬車麵有大小姐相陪舒服吧!老哥我可是苦苦的吹了一整天的寒風!”

    慕葉臉『色』一紅,冷冷的瞪著慕晨一眼,慕晨不由憨厚一笑,不敢直視慕葉的目光,葉晨抹嘴一笑,此刻慕晨吃癟的樣子極為好笑,周旁的一些大漢也不由輕笑出來。

    慕葉也是抹嘴一笑,兩人在周圍那些大漢怪異的眼神中緩緩的朝營地之外走去,星光之下,冷颼颼的風呼呼在整個冰原之上咆哮著,光禿禿的樹木,像一個個禿頂老頭兒,受不住寒風的襲擊,在寒風中搖曳。

    星空之下,慕葉的身影看起來異常的落寞,葉晨靜靜的並肩走在一旁,許久之後,慕葉才緩緩開口道:“葉晨,你知道嗎?我很不甘,不甘為什麼我會擁有玄冰血脈!”

    葉晨沉默不語,今晚的慕葉和尋常極為的不同,此刻,做為一傾聽者才是最好的!

    “盡管從小父親就瞞著我,但是每次經過靈氣的反噬之後,父親臉上總是不經意流『露』出的悲傷,因此,我自幼便知自己和別人不同,沒有人願意親近我,因為他們害怕我靈氣反噬的時候樣子,他們說我是惡魔,靈氣反噬,每一次我差點忍不住『自殺』,但是父親總是一直關懷著我,他那慈祥的笑容,每次出去為我求『藥』後流『露』出疲憊始終是我活下去的勇氣,因此我拚命的修煉著,每日每夜,他們都說我瘋狂,但是我隻想在短暫的年華中好好報答那已經老邁的父親,可是為什麼,在我為數不多的日子,這老天為什麼還要安排我一場浩劫,為了不讓我受傷害,父親多次要將我送出落霞城,也不用落入馬言的魔爪中。我不甘,我真的好不甘!為什麼我擁有玄冰血脈,我不甘這命運的安排!”聲音悲憤無比,慕葉失去了往日的冷靜,神情悲憤的朝那漫天星辰咆哮著,朝那冰冷至極的寒風咆哮著。

    葉晨始終望著身旁已經漸漸瘋狂的慕葉,此刻,宛如在她的身上他漸漸看到一自己的影子,每天瘋狂的修煉著,他不甘私生子的身份,他也曾卻蒼天咆哮過,咆哮那命運。

    眼中流『露』出一絲追憶之『色』,靜靜的望著慕葉那張精致的臉,黯然一歎,此刻,他漸漸的懂得了慕葉的瘋狂,懂得了慕葉那顆漸漸疲憊的心,他們身上有太多的相似點,同樣的不服命運,同樣的不甘!

    然而他卻比慕葉幸運,因為他還有那漫長的時光去反抗命運,然而眼前的少女卻僅剩數年的時光。

    最美的年華,人生最璀璨的時刻,卻不經意間慢慢的走向死亡,這種麵對命運的無力感,葉晨輕輕一歎,緩緩抬頭望著那漫天星辰,此刻,他才猛然發現,在命運的麵前,一切都顯得如此無力!

    

Snap Time:2018-07-22 18:35:59  ExecTime:0.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