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六十八章慕家


    第六十八章 慕家

    袖子被猛烈的勁氣震得嘩嘩作響,短短的距離,指尖處數道火刃橫劈而出,一股尖銳的破風聲隨之響起。

    半米距離,葉晨眨眼便到,胸前響起尖銳的爆鳴聲,一抹駭然的神『色』從黑影人臉上一閃而過,這看似強弩之末的黑袍少年此刻居然還能夠有如此雄厚的真氣,他當真是煉武境初級武者。

    臉『色』驟變,腳掌一蹬地,嘴中發出一聲怒喝,左掌猛然朝前拍出,企圖阻擋住葉晨。

    風屬真氣徒然從腳掌處噴『射』而出,身影再次加速,不顧黑影人的左掌,左指夾帶著火刃在黑影人胸脯處連點數下,數道醒目的指痕在黑影人的胸脯處蔓延開來,旋即火刃如細針般從黑影人的胸脯出激『射』而過。

    血『液』受到壓迫,從細孔出激『射』而出,強製壓製住胸膛處的傷勢,黑影人左掌出真氣彌漫,勢如閃電擊打住葉晨的胸脯,一股巨力傳來,血氣翻滾,一口鮮血夾從葉晨嘴中狂噴而出,略顯瘦小的身影軟綿綿的朝後退去。

    “找死!”胸脯處的傷勢令黑影人暗自皺眉,滿臉陰森,一絲冷笑緩緩浮現在嘴角處。

    “是嗎?”葉晨淡淡道,後退的身影猛然頓住,腳掌處泄『露』而出的一絲強猛真氣,身影再次徒然暴『射』而出,掠過黑影人的身影,反手握劍,長劍脫手而出,化作一道流光,以每秒百米的速度,準確無比的刺進了黑影人的後背。

    長劍橫穿黑影人的整個胸脯,將心髒直接粉碎掉,黑影人身影無力的倒落在地。

    緩緩轉身,擦拭掉嘴角處的血跡,葉晨望著那迅速失去生機的屍體,嘴角處泛許一絲苦澀。

    突然又是數道冷喝聲驟然從遠處傳來,葉晨絲毫沒有耽擱,雙腳一躍,瘋狂的朝閣樓之內躍去,體內所剩不多的真氣瘋狂的運轉著,如旋風一般不斷的狂奔著,直到遠離那戰鬥之地數千米之後才敢緩緩停下來喘氣,然而此刻又是一陣眩暈席卷而來,被黑影人擊拍的地方火辣辣的發痛,旋即便無力的昏倒在地。

    清晨的陽光緩緩的照『射』進屋內,在那泛黃的地板上留下了點點光斑!

    恍如來自心底深處的呢喃,“這是哪?我在哪?”

    黑暗之中,葉晨由昏『迷』中醒來,柔和的陽光灑落在葉晨臉上,刺得葉晨睜不開雙眼。

    不由自主的伸手遮住眼睛,阻擋強烈的亮光,緩緩睜開雙眼,全身一陣無力感席卷而來,全身的骨頭猶如散架了一般,疼痛感令葉晨不由皺起了眉頭,周圍陣陣吆喝聲不斷,緊隨便是數道劍嘯聲。

    入目的則是一帳篷頂端,目光掃動,長劍放置於一旁,泛著淡淡的冷光。

    目光在自己身上也是掃了掃,發現身體上原本的黑『色』武袍已經被換去,顯然在剛才與那黑影人戰鬥之時化作條條碎布,而此刻,身上套著一件頗為粗糙的麻衣黑『色』衣衫,身上的數道傷痕也被處理過。

    望著身上的裝束,葉晨猛然的『摸』了『摸』右手,在發現麒麟戒尚在時,方才重重的鬆了一口氣,右手無力的握住那柄氣武劍器,輕輕撥動著劍身,發出一陣清脆的劍『吟』聲,然而此刻落入葉晨耳中卻顯得極為刺耳。

    將氣武劍器擱置於一旁,此刻才察看體內的狀況,由於身體被那黑影人狠狠的摧殘了一通,導致此刻的葉晨,體內傷勢頗為的嚴重,甚至於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是未曾具備,顯然需要十天半個月才能讓傷勢回複。

    想起那死去的黑影人,葉晨便不由一陣後怕,漆黑的眼眸中閃過一絲冷意,這血劍軍團留不得。

    無奈的『揉』著額頭,葉晨苦澀一笑,如今的狀態還真太媽的虛弱。

    突然帳篷的簾被布被一雙大手掀了開來,柔和的陽光通過縫隙灑『射』進來,旋即一個體格雄壯異常的中年男子出現在葉晨的視線之中,中年男子見到葉晨蘇醒,臉上不由流『露』出一絲錯愕之『色』,隨即咧嘴一笑,撓著後腦,憨直道:“小兄弟,你終於蘇醒了啊!”

    目光在中年人的身上一掃而過,根據大漢身上流『露』出的真氣波動,一眼便認出了大漢的實力--初武八層!

    感受著那中年人話語中的憨厚,葉晨報以一笑:“剛剛蘇醒過來,你便進來了!”

    中年人先是怪異的盯著葉晨,嘀咕道:“受了這麼重的傷還能夠這麼快蘇醒過來,真是怪事!”

    聞言,葉晨不由苦澀一笑,那一笑落入中年人耳中,中年人老臉一紅,走到葉晨的身旁,厚實的大手拍打著葉晨的肩膀,微笑道:“

    小兄弟體質不錯,這麼快蘇醒過來,我叫慕晨,原本此次是護著大小姐出來曆練,卻不料在這之上遇見你,說起來,倒是你好運,居然沒有被魔獸給啃掉!”

    中年人力道雖不大,但是這一拍下去卻令葉晨嘴角一陣抽搐。

    “多謝慕大哥相救,在下葉晨!”聞言,葉晨頗為感激的道,也不由猜測出當時的情景,倘若要不是此人救了自己,那恐怕如今自己已經被魔獸當做點心給啃了,中年人也注意到了剛才那一拍的不妥,臉『色』一紅,不好意思道:“不好意思,忘記了你是傷者!”

    說完,中年人不由抱歉的望著葉晨,葉晨一笑,眼前大漢的好意也讓葉晨漸漸對之有好感,如今弱肉強食的世界像他有善心的人很少,隨意一笑,道:“沒事!”

    “慕大哥,如今這依舊是廢域嗎?”周圍略顯冰冷的氣息令葉晨一陣涼爽,不由問出最想知道的問題。

    “哦,我們如今正處於廢域的外圍!”慕晨咧嘴一笑道,隨即便麵『色』慌忙的拍著葉晨的肩膀,抱歉道:“老哥得去做事情了,葉晨,你先好好休息,等晚上我再來找你!”

    葉晨微微一笑,流『露』出明白的神『色』,理解道:“慕大哥,你先去忙吧!”

    憨厚一笑,便是轉身掀開帳幕,在他掀開車簾時,透過之間縫隙,葉晨能夠看見周圍一些穿著武士袍不斷的揮舞著劍,顯然是一家族的護衛,想必便是慕大哥口中的慕家。

    隨著慕晨的離去,帳篷便是再度變得安靜了下來,葉晨緩緩的坐起來,背靠著床壁,腦中念頭閃爍著,體內異常的空虛,血劍軍團的人勢必瘋狂的在廢域之內尋找著自己,幸虧這慕家沒人知道自己便是血劍軍團追殺之人,不然就槽糕了。

    翻開床旁的包裹,從中掏出數枚丹『藥』,往嘴塞進,唯今之計,最重要的,便是要先將傷勢痊愈,不然的話,在這廢域恐怕沒有多少安全感,一股強烈的危機敢襲來,葉晨臉『色』一凝,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揉』了『揉』額頭,感受著體內的空虛以及無力。

    忍受著全身各處傳來的疼痛,狠狠一咬牙,盤腿坐在床上,雙手交接,雙目緊閉,呼吸平穩有力,胸膛微微輕微著,呼吸間,極具節奏之感,隨著修煉時間的延遲,帳篷之內的靈氣散緩緩攀升,最後順著葉晨的呼吸,鑽進了葉晨體內,化作一股股真氣流淌於經脈之中。

    想必慕晨交待過,整個下午都沒有人打擾葉晨,周圍的劍嘯以及喊聲也漸漸的消失……

    

Snap Time:2018-01-20 09:35:51  ExecTime:0.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