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六十一章反追殺


    第六十一章 反追殺

    血劍感覺一陣不對勁,目光緩緩下移,這一望便傻了,不知何時在前方的百米之處多了一隻紅『色』的血狼,泛著冷光的眼睛緊盯著自己,那雪白的牙齒顯得特別的突出,血劍感覺一陣的口幹舌燥,沉下臉,緩聲道:“三級魔獸!血狼!”

    三級魔獸血狼也被稱之為密林中的王者,聯想起剛剛那道咆哮聲,血劍不難猜測出那道咆哮聲應該出自眼前的血狼,望向樹枝上的葉晨臉『色』微變,顯然葉晨是故意將自己引至這。

    握住劍的力道更強了幾分,血劍望向葉晨的眼神中也多了一絲凝重之『色』!

    輕輕的撥動了黑『色』風衣,從懷中掏出銀『色』麵具戴上,葉晨一臉愜意的對不遠處的血劍,笑道:“山重水複無疑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血劍團長你好好享受這三級魔獸的接待吧!”

    葉晨這一句話無疑對血劍產生了打擊,巨劍一揮,準備給葉晨來上一劍,可是一劍未出,一道低沉的吼聲從血豹的嘴中發出,兩顆銅鈴般大的眼珠一動不動的緊盯著血劍,那鋒利的爪子不斷的在草地上來回移動著,隨時做好衝過去的準備!

    “該死的血狼”血劍趕緊收回巨劍,身影微微的朝後退了幾步,低沉道:“小子,倘若你還是男人,便下來!”

    血劍,為人豪邁,實力高強,但是極為魯莽,屬於莽漢類型。

    葉晨托著下巴,不由記起往日的聽聞,揮著手中的劍,隨意的道:“我自然是男人,你是不是男人,那就難說了!”

    隨意的語氣,隨意的動作,赤『裸』『裸』的嘲笑無疑讓血劍暴怒起來,真氣在體外不斷翻滾著,發出嘶嘶的爆鳴聲,但是多年以來養成的習慣不得不冷靜下來,一臉寒意的望著葉晨,寒聲道:“找死!”

    葉晨沒有理會血劍,緩緩的閉起雙眼,長劍緩緩的上舉,從上往下緩緩落下,一聲冷喝響起:“劍氣斬!”

    整柄長劍隨之顫抖起來,葉晨的身影不斷的在樹梢間躍動著,『潮』水般的劍氣狂湧而出,繞著劍尖不斷旋轉著。

    在葉晨喝聲落下的同時,葉晨體內的風屬真氣幾乎『潮』水般的湧出,旋即火屬真氣也瘋狂的湧出體外,隻是片刻時間充盈的體內便是變的空空『蕩』『蕩』。

    感覺到體內即將告竭的真氣,葉晨嘴巴微動,那先前被藏在嘴中的一枚丹『藥』,頓時被他吞進了肚內。

    有了丹『藥』支持,葉晨這才具備最後的驅使之力,一道紅『色』刺眼的劍氣帶起熾熱的高溫,劃過虛空,淡青『色』以及紅『色』不斷的轉換著,旋即形成半月形劍氣『射』擊到血狼以及血劍之間,破風聲陣陣,血狼低吼聲也隨之響起。

    視線之內,一片紅光閃爍,在那彎月紅『色』劍氣閃出劍身之時。

    血劍的瞳孔驟然縮成了針孔大小,如此霸道的劍氣,這可是起碼需要煉武境強者才有可能釋放而出的啊。而麵前的這不過初武巔峰級別的小子,怎麼可能釋放出如此完美的劍氣攻擊?

    心頭的震撼閃掠而過,血劍根本來不及深思這玄奧的有些瘋狂的問題,體內真氣狂湧而出,淡紅『色』的真氣附在大劍之上,猶如給劍身貼了一層紅『色』的能量薄膜一般,嘶嘶爆鳴聲也隨之響起。

    “爆!”那彎月形劍氣徒然在二者之間爆炸開來,化作無數道針形劍氣朝四周激『射』而去。

    血狼徒然被這突如其來的劍氣激怒,兩眼泛紅,瘋狂的咆哮著。

    “劍噬天下!”

    暴怒聲驟起,數道劍氣從血劍巨劍處蔓延而出,撞擊上看那數道針形劍氣。

    “砰”轟擊聲往四周擴散,巨大的衝力將上空的樹枝直接粉碎成木屑,一時間木屑紛飛,血豹低沉的聲音悄然響起,直奔血劍,而葉晨早就在血劍喝聲剛剛響起的時候就縱身離去,往血藍後方奔去,趁著血劍沒有注意的時候,葉晨身影已經悄悄的繞的了血劍的後方,向獸『潮』的位置奔去!

    血劍隨手揮去眼前的木屑,見那樹枝頭上哪有葉晨的身影,又見血狼瘋狂的朝自己襲來,一路追趕的血劍心中也不由產生了怒氣,巨劍一揮,同樣是含怒出手,漫天的劍氣朝血豹衝去,一時間整個密林暗勁滿天,爆炸聲接連不斷!

    遠離戰地的葉晨心中也是一震,轉過身來望著那濺起的灰塵,歎聲道:“這就是煉武境強者的實力嗎?”

    武神大陸,尋常初武境強者數不勝數,因此唯有煉武境武者才勉強算的上強者稱號。

    瞥見肩膀處的傷口,隨即的掏出止血粉,灑落在傷口的四周,清涼而又麻麻的感覺襲來,葉晨手指撥動,兩枚丹『藥』再次入嘴,化作兩股靈氣轉化為體內的真氣,緊緊的握住長劍,速度不由加快數分!

    “今日追殺,銘記在心!來日,定原封回報!血劍,好好享受血狼的接待,哈哈!”

    葉晨的背影逐漸的消失在黑暗之中,然而那淡淡的冷笑聲,卻是不斷的盤旋在整個密林之內。

    正在戰鬥中的血劍聽到此言不由一氣,出劍速度不由一緩,胸脯立刻被血豹鋒利的爪子劃過,一道怒吼聲暴起:“混蛋,血劍成員聽令,立刻給老子阻擋住那小子,別讓他給跑了!”

    喝聲如雷,遠遠的飄『蕩』出去,落入正在與魔獸廝殺的血劍成員耳中,各個臉上盡是苦澀。

    “跑?”嘴角微瞥,葉晨身影不由一頓,眼中流『露』出一絲嗜血的光芒。

    趁你病,要你命,如此良機,葉晨又豈會一走了之。

    冷笑數聲,葉晨朝密林的邊緣處的樹枝頭躍去,居高臨下,葉晨很容易的看清周圍的場麵,縱然前世經曆血海無數,此刻葉晨依然被這慘烈的畫麵所震撼,碎肉紛飛,血流滿地,周圍不斷的踴躍出胸前佩戴血劍徽章的血劍成員,生與生的抉擇,沒有真理的戰場,隻有生和死!

    受傷的血劍成員無奈的躺在地上,有些人隻能無奈的看著那魔獸的鐵蹄踩在自己的胸脯上,看著自己的胸脯一點點的壓縮,享受著死亡來臨的一刻,有些人不甘死亡,血紅的眼睛不時的緊盯著周圍的魔獸,用最原始的方法牙齒去咬那堅硬無比的脖頸,生命在此刻竟顯得如此脆弱,顯得如此慘白!

    眼瞳微縮,閃過一絲『迷』茫之『色』,旋即便被冷漠所取代,弱肉強食便是這個世界的生存法則。

    獸吼聲陣陣,刺鼻的血腥味,慘無人寰的畫麵無疑時時刻刻衝擊著葉晨。

    微微擺正銀『色』麵具,緊緊握著劍柄,雙腳一蹬,猛然的朝那些苦苦掙紮的血劍成員衝去……

    劍出,血濺,沒有留情,有的便是無情……

    

Snap Time:2018-01-24 09:23:05  ExecTime:0.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