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五十一章警告


    第五十一章 警告

    入夜,寒風陣陣,卷起地上堆積的枯葉,流『露』出深秋的清涼。

    葉晨那略顯薄弱的身影緩緩的朝葉家的祖堂前去,整個祖堂莊嚴肅穆,飄『蕩』著的一股檀木香。

    閣樓如星辰般灑落在四周,葉晨雖說不是初次來祖堂,但是依舊警惕的望著四周。

    周圍不經意流『露』出的氣息便令葉晨如入冰窖般,千年世家,雖說敗落,但是底蘊依在。

    “今夜來祖堂找我!”葉晨嘴中輕念著,眉頭緊皺,這葉文到底因為何事找自己,倘若要僅僅隻是為了氣武劍器的下落他大可直接發問,又為何選擇來祖堂這個略顯偏僻的地方。

    周圍傳來陣陣蟲鳴聲,襯托出整個祖堂的寂靜。

    穿過數座閣樓,葉文那高大的身影緩緩出現了葉晨的視線之內,月光之下,那身影略顯朦朧。

    表情淡漠的望著葉文,葉晨緩緩的朝葉文走去,腳步聲清晰入耳,夾雜樹葉飄落的沙沙聲響,在這窄長的石道內顯得異常的清晰,葉文顯然也注意到了葉晨的到來,頭也不回,淡淡道:“你來了!”

    僅僅三個字卻令葉晨臉上湧出一絲怪異之『色』,六年來,恐怕這葉文還是第一次主動朝自己這樣說話。

    “恩!”葉晨淡淡點頭,旋即淡漠道:“不知你找我來有何事!”

    葉晨語氣淡漠如冬天的一陣寒風,葉文也不在意,繼續道:“那氣武劍器從何得來?”

    來了,心中冷笑數聲,葉晨臉『色』依舊,淡淡道:“我在城外一樹林中揀的!”

    “撿的,葉晨難道你不說出實話嗎?”葉文淡淡的說著,語氣很冷,讓人聽得不寒而顫。

    然而葉晨臉『色』依舊,嘴角微撇,淡淡道:“事實便是如此!”

    若有若無的氣勢緩緩的從葉文處蔓延而出,秋風吹過,卷起滿地枯葉,一股肅殺之氣緩緩彌漫在葉晨心頭。

    此刻,葉晨卻發現自己已經漸漸看不透眼前的葉文,眉頭緊鎖,要把這件事情搪塞過去顯然是不可能的,在葉文那不經意流『露』出的氣息中,葉晨感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濃厚的血腥味。

    那股血腥味是深入骨子的,隻有經過無數次地獄般的殺戮之後才漸漸產生的。

    “你當真不說出事實!”葉文緩緩轉身,目光如實質的劍芒冷冷的掃『射』在葉晨的身旁,空氣中的溫度隨著葉文的這一聲落下徒然下降了數分,一層層冰晶徒然在空氣中凝結而出,滴答滴答的敲打著泛青的石道。

    濃烈的氣勢籠罩著葉晨的心頭,葉晨麵『色』依舊,淡淡道:“事實便是如此!”

    一抹詫異的神『色』從葉文的眼眸中一閃而過,葉晨的倔強出乎他的預料,尋常練武境武者在他的壓迫之下必定麵『色』大變,然而眼前這個被稱作廢物的兒子臉『色』卻始終如一,頓了頓,道:“你如今手中可否還有氣武劍器!”

    “沒有!”感受著葉文那平靜臉龐下的憤怒,葉晨依舊淡淡道。

    “嗯!”葉文輕哼一聲,旋即一掌朝前拍出,拳風夾帶著恐怖氣勁朝前激『射』而出,落在葉晨周旁的石道旁。

    青『色』石道轟然碎裂開來,化作無數碎石朝周盤激『射』而去,滴答的響聲在此刻顯得異常響亮。

    雜『亂』的勁風同時夾帶著碎石朝葉晨激『射』而去,薄弱的真氣緩緩的從葉晨身體湧出,那些碎石在薄弱真氣的抵擋之下紛紛灑落滿地,葉晨的身體也不由的朝後退出數步,在石道上留下極為醒目的腳印。

    一絲失望的『色』彩從葉文眼底一閃而過,旋即黯然一歎:“還是沒有覺醒!”

    然而那失望之中依舊有著一絲慶幸之意,葉晨怪異的望著葉文,此刻,他越發的感覺此刻的葉文才是真正的他。

    “葉晨,我希望你不要染指家主之位!”葉文沉默數刻,目光頓然直視葉晨的目光,旋即冷喝道:“記住,葉晨你將來是要嫁給柳家的,從那之後,你再也不是葉家人,也就是說你與葉家再無任何關係!”

    葉文聲音擲地有聲,宛如冬日的一陣寒風,冷冷的吹刮著葉晨的臉龐。

    “與葉家再無關係?”嘴角泛出少許冷笑,葉晨淡漠的望著葉文,淡淡道:“那也是等我嫁給柳家之後!”

    “我雖是你私生子,但是我體內流淌著葉家血脈,族規規定,有葉家血脈的嫡係弟子都有繼承家主之位的資格!!”目光同樣直視葉文那淡漠的眼神,葉晨不慌不忙道。

    “哼,你對嫬出子弟所做的那些事情我早已知曉,葉晨記住不要企圖染指家主之位!”葉文目光淩厲,朝葉晨瞪了一眼,葉晨便感到心房被大錘敲了一下般難受,忍不住、退後兩步。

    氣武境強者之威果然不是如今的他可以承受的,體內血氣一陣翻滾,葉晨感到頭暈目眩。

    微微運轉真氣,葉晨聲音不卑不亢,神『色』平靜道:“知道了!”

    家主之位,葉晨又豈會輕易放棄,迫於葉文的威壓,葉晨語氣不由一鬆。

    “最好如此!”葉文聞言,眉頭微微的皺了一下,旋即淡漠道:“你可以回去了!”

    回去,葉晨微微一愣,葉文今日找自己前來便僅僅為了警告自己不由染指家主之位,這未免有點小題大做,心中雖有少許疑『惑』,葉晨也沒有傻到直接去問葉文,微微朝葉文拱拱手,便轉身朝來時的石道離去。

    “葉文今晚的目的到底是為何?”走在回自己院子的路上,葉晨緩緩閉上眼睛,長長噓一口氣。

    葉晨總感覺葉文今夜的目的便僅僅為了警告自己不要和葉天爭奪家主之位,而氣武劍器的事情恐怕隻是一個幌子罷了,難道葉文認為以如今的實力能夠有資格爭取家主之位,想此,葉晨無奈的『揉』著額頭。

    “小子,剛才那家夥一掌明顯是為了測試你血脈是否覺醒,幸虧老子厲害,不然你血脈覺醒的事情恐怕就要『露』餡了!”火麒麟不溫不火道,旋即語氣一變,凝重道:“小子,你現在處境可不妙!”

    數道人影緩緩的緊隨在葉晨之後,緩緩的融入那黑暗的環境。

    處境不妙,的確不妙,原本以為能夠趁著沒人注意的時候能夠瘋狂修煉,然而隨著氣武劍器的出現,自己的一舉一動恐怕也漸漸的那些葉家長老監督起來,察覺到周圍數股氣息,葉晨不由苦澀一笑。

    旋即,目光冷冷的從後方一掃而過,縱身朝庭院狂飆而去,而數道人影從閣樓之內激『射』而出,緊隨在葉晨之後。

    祖堂之內,葉晨離去之後,整個祖堂徒然陷入死一般的寂靜,月華之下,葉文那淡漠的臉『色』緩緩褪去,臉上盡是黯然之『色』,朝葉晨離去的方向緩緩一歎,喃喃道:“晨兒.....”。

    旋即,葉文緩緩轉身,朝祖堂周旁的隱蔽處走去,泛黃的祖堂牆壁上掛著一副圖卷。

    透過那些微弱的光芒,圖卷依稀清晰可見,圖卷之上,仕女翩翩起舞,髣兮若輕雲之蔽月,飄颻兮若流風之回雪。

    葉文身體不動,目光遙遙的落於那副圖卷之上,眼中流『露』出一絲柔情之『色』,喃喃著:“筱熏,或許我能為晨兒做的也隻有這些……”。

    

Snap Time:2018-01-24 00:16:23  ExecTime:0.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