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四十九章故人


    第四十九章 故人

    一柄頂級劍器!

    葉天辰一陣無語,這小子條件這麼多,再三思索後,咬牙道:“沒問題!”

    聞言,葉晨嘴角處不由泛出幾許笑意,一柄氣武劍器換朱雀果以及火隕鐵,外加一柄頂級劍器,值了。

    葉天辰大袖一揮,身後的屋舍立刻顫抖起來,旋即一道清脆的劍『吟』聲響起。

    一道劍光從內激『射』而出,躍到葉天辰的身前,戲謔的望著葉晨,旋即右臂一甩,那長劍再次化作一道流光朝葉晨激『射』而去,劍嘯聲夾帶著少許勁道朝葉晨猛撲而去,見此,葉彬苦澀一笑,這老小子簡直在赤『裸』『裸』的報複。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得葉晨臉『色』微微一變,心頭微動,體內一縷縷風屬真氣緩緩的在手心處浮現,漆黑的眼眸緊緊盯著那激『射』而來的劍光,在二者詫異的眼神中,右手快如閃電般的探出,準確無比的抓住劍柄。

    手臂微震,葉晨不由後退數步,劍柄處傳來的力道令他右手一陣發麻。

    望著葉晨的一係列動作,一抹詫異的神『色』湧上葉天辰的臉上,旋即微微搖搖頭,若有深意的望了葉晨一眼,心中輕念道:“這小子絕對沒有表麵上的那名簡單!”

    沒有理會葉天辰詫異的眼神,葉晨目光微微朝下一瞥,整柄劍長六尺七寸,劍身透明,薄如蟬翼,寬不足寸許,泛著一道道冷光,雖然這柄劍器不及氣武劍器,但是如今以自己的修為能夠擁有這柄劍器倒也是不錯。

    葉彬麵『色』苦澀,極為不情願的從懷中掏出一塊礦石,不舍的望了幾眼,旋即在葉天辰的『逼』迫下,右臂一甩,礦石輕飄飄的落在葉晨身前,葉晨臉龐上湧出許些激動,撿起了,微微打量著,與火麒麟溝通著:“小火,這是火隕鐵嗎?”“質量雖然差了點,但是還勉強算的上火隕鐵!”火麒麟極為懶散回應道。

    得到火麒麟的確認,葉晨也不由朝二人點點頭,在葉彬那極為幽怨的眼神中

    收起火隕鐵。

    葉天辰沒好氣的將懷中的果子遞給葉晨,葉晨灑然一笑,同樣將氣武劍器遞給葉天辰,仔細的打量著朱雀果,體內的火屬真氣運轉的速度不由加快了數分,見此,葉晨不由流『露』出少許笑意。

    “好了,小子,你現在就給老子滾,看見你我就火氣大!”滿臉怒『色』的望著葉晨那鼓鼓的胸脯,葉天辰嘴角一陣抽搐,雖說已經得到了氣武劍器,但是也付出了極為慘痛的代價,氣的葉天辰想動手教訓葉晨。

    不僅得到朱雀果,還額外換來火隕鐵以及一柄劍器,因此,葉晨不由灑然一笑,朝臉『色』陰沉的葉天辰拱手道:“多謝長老成全了,他日葉晨若是得到其他氣武劍器,必定再找長老你交易!”

    一次交易就被狠狠宰一頓,葉天辰一陣無語,旋即咆哮道:“消失,立刻給老子消失!”

    朝葉彬苦澀一笑,葉晨緩緩轉身,然後在葉天辰極為不爽的目光注視下,縱身朝來時的路躍去。

    “媽的,這次交易可是賠了!”葉天辰頗為無奈的一屁股坐下,目光遙遙的落在葉晨那漸去漸遠的背影處,臉上的陰沉消失不見,眉宇間反而多出了一絲睿智,淡淡道:“葉彬,這小子不像表麵的那麼簡單!”

    “的確不簡單!這次我把火隕鐵給他不正是為了博得他的好感!”葉彬悠閑的提著酒壺,淡淡道。

    “你不把寶壓在葉天身上,反而壓在他身上,你難道不覺得有些冒險!”葉天辰頗為高深問道。

    “你不也是嗎?否則你那麼容易鬆手,還白送出一柄頂級劍器!”葉彬反擊道,旋即兩人相視一笑,整個庭院之內又再次響起了嘩嘩的灌水聲,以及葉彬二人的長笑聲。

    葉晨極為悠閑的到常『藥』堂購買了一些常用的丹『藥』,背著一大包袱,嘴角處噙著一片樹葉,在『藥』堂守衛那詫異的眼神中緩緩跨出『藥』堂,然而在那,葉晨便感覺到了一絲異樣,周圍那些人望向自己的眼神中顯然多出一絲畏懼。

    淡淡一笑,縱身朝自己的庭院內躍去,然而在途中葉晨卻嘎然止步,詫異的望著前方閣樓轉角處晃動的人影。

    閣樓處此刻顯得異常寂靜,昆蟲的嘶鳴聲依舊可聞,六名身穿藍『色』長袍的年輕人,無不例外的是在藍『色』長袍的背後上都刻畫出銀『色』月牙形的形狀,讓葉晨感到詫異的便是六名年輕人身上流『露』的氣息。

    六名年輕人,身體周圍泛著若有若無的真氣,整個人宛如未出鞘的寶劍,不鳴則已,一鳴驚人,整個人隱隱透『露』著一股磅的威勢,讓周圍一些經過的葉家子弟感到一陣的心驚膽跳。

    煉武境,眉頭微皺,葉家何時又出現了六名煉武境強者。

    而年輕人身上流『露』出的氣息葉晨也極為熟悉,那氣息和千川雪極為相似,難道他們是拜入月神門的葉家子弟。

    “你們憑什麼收我的丹『藥』,鐵晶你別太過分了?”一道極為不滿的聲音從前方傳來,葉晨注意到這幾名年輕人的臉上都閃過一絲嬉戲之『色』,仿佛正在看一場小醜表演戲似的。

    尋聲望去,葉晨臉上不由出現了一絲錯愕,前方人影晃動,數名嫬出子弟緊緊的將一名少年圍在其中。

    “家族的嫬出子弟依舊如此啊!真搞不懂他們!”

    “哥,這也是為何我們嫡係弟子能夠淩駕於嫬出的原因!”

    “嘿嘿,這些嫬出子弟的修為倒是不錯,但在我們眼中卻不過螻蟻罷了!”其中一名青年不屑的望著那夥嫬出子弟,旋即目光緩緩的朝葉晨落去,嘴角微撇道,眉宇間流『露』出一絲驕橫之『色』。

    淡漠的搖搖頭,這個世界上自我感覺良好的人總是這麼多,嘴角處泛許一絲冷笑,旋即淡淡的朝晃動的人影望去。

    被圍住的是一名青年,青年那一張平凡無比的臉已經被怒『色』所淹沒,對著其他嫬出子弟拔劍相望。

    “鐵晶,你當真要索取我丹『藥』!”青年的聲音中居然帶著雄厚的真氣,整個空氣被這聲音引得一陣『蕩』漾,一抹詫異的神『色』湧出葉晨的臉上,眼前的青年居然有著初武八層巔峰的實力,這在嫬出子弟中來說是極為了得。

    嫬出子弟中一名看起來比較粗礦的青年人不屑的望了青年一眼,語氣中帶著諷刺道:“葉孤辰,別忘記了承諾!”

    葉孤辰,葉鐵晶,葉晨眉頭微皺,不由陷入了沉思之『色』,旋即訝然的望著那兩張極為熟悉的臉麵,詫異道:“居然會是他們倆個,難道此次前往門派修煉的弟子都趕回來了!”

    旋即葉晨嘴角處不由流『露』出一絲神秘笑意,嘴角噙著樹葉,靜靜的望著二人。

    被稱作葉孤辰的少年,臉上閃過了一道堅定之『色』,抬頭望著那深藍的天空,仿佛在回憶些什麼,歎聲道:“鐵晶,我已經不是以前的我了,我知道你要那丹『藥』是為了少爺,但是我又為什麼要把那丹『藥』給他,如今的他也隻是一個廢物而已,不值得我們去跟隨?”說到最後,葉孤辰的語氣變的淩厲無比,身上的氣勢不斷的攀升著,目光如實質化的朝葉鐵晶落去,旋即身影徒然朝後方躍去。

    “按照規矩辦事!”葉鐵晶淡漠的朝周旁的數名嫬出弟子道,旋即身影徒然暴『射』而出,直接朝葉孤辰刺出一劍,長劍一擺,五寸許長劍氣噴薄而出,整個人騰空而起,淩厲的劍氣閃電般向著葉孤辰當頭劈下。

    在葉晨的目光中,對方長劍的軌跡雖然有些模糊,但自己輕而易舉地把握到其方向,顯然對方在劍法上的造詣和修為根本不成比例,不然根本不能讓他這麼輕易地看破,這也是戰鬥經驗的不足之處。

    冷哼一聲,葉孤辰大腳在地上一蹬,整個人頓時淩空而起,手中的劍隨意地揚起,上麵咻的一聲浮起一層純青『色』的淩厲劍氣,劍氣透出劍尖足有六寸長短,一股冰冷的氣息頓時噴湧而出。

    錚錚!

    金屬與金屬的碰撞聲在此刻顯得異常響亮,劍氣的碰撞立刻引起了空氣的一陣『蕩』漾,兩道黑影幾乎同時朝後落去。

    擦拭掉嘴角的血跡,葉鐵晶的身影再次徒然暴『射』而出,長臂一振,長劍化作一道流光朝葉孤辰激『射』而去。

    血氣一陣翻滾,一陣疲勞的感覺傳來,一陣恍惚,葉孤辰低沉一聲,身影徒然朝後躍去,連忙揮出數劍,企圖抵擋住那激『射』而來的劍光,然而那劍光卻勢如破竹般將葉孤辰的攻勢一一瓦解掉。

    葉鐵晶眼『色』不由一變,猛然朝葉孤辰怒喝道:“白癡,你給老子躲開!”

    無緣無故殺掉一名葉家子弟,那罪名可不是葉鐵晶可以承受的了。

    如今葉鐵晶的臉上也流『露』出一絲急『色』,身影朝葉孤辰奔去。

    然而就在葉鐵晶絕望的此刻,一道黑影豁然躍在那劍光的前方,瘦小的指頭緩緩朝前點去,一道青『色』的旋風形成的波紋出現,那劍光觸及那青『色』旋風的瞬間便停頓了下來,不斷在葉晨指尖處旋轉著。

    豁然出現的黑影便是葉晨,望著葉鐵晶那詫異的神『色』,葉晨淡淡道:“鐵晶,有點過火了!”

    

Snap Time:2018-07-22 11:17:03  ExecTime:0.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