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三十五章搶奪


    第三十五章 搶奪

    整個密林已然成為了殺戮的海洋,沒有對與錯,隻有實力為尊,弱肉強食,在這沒有人類道德的約束,每一刻密林中都有人死亡,整個密林中都飄『蕩』著濃重的血腥味,密林也被冠上了“血林”之名!

    茂密安靜的森林間,忽然樹葉微微抖動,一道人影從樹枝上閃掠而出,旋即身形如靈猴般的一點樹幹,身體再度前衝而去,如此幾個跳躍,便是飛快的消失在了樹枝盡頭。

    “咦”一聲低『吟』,葉晨的身影如鬼魅般消失在原地,躍上樹頭,整個密林中靜的可怕,蟲子叮咬樹枝的聲音皆可聽見!

    約莫三分鍾左右,不遠處的密林間,忽然有著細微的破風聲傳來,旋即,四道身影逐漸浮現,最後在距離葉晨隱蔽地方的上下方不遠處停了下來,銳利的目光緩緩的掃視過這片安靜的叢林。

    目光透過密林的間隙,視線緊緊的盯著不遠處的那四名武者身上滲透而出的氣息來看,這幾人竟然都是位於初武八層巔峰左右,一身黑衣上麵還沾滿了一些血跡,可以看出他們剛剛經曆一場血鬥。

    警惕的朝四周望去,旋即四道人影紛紛朝樹頭上躍去,隱蔽起來。

    隨著殺戮的進行,這些緊隨而來的武者原本的目的也漸漸改變,原本是為了葉晨懷中的百萬之資,到了最後尋仇的事情也隨之發生,甚至為了其他武者懷中的武技以及金幣,弱肉強食的規則在這片密林中體現的淋漓盡致。

    葉晨整個身體貼在樹杆上,屏住呼吸,宛如成為樹林的一部分,整個人看起來毫無生機。

    樹梢處的草蟲被風吹刮,落入葉晨的臉上,惡心的觸角不斷的在葉晨臉上爬動著,葉晨卻依舊未動。

    漆黑的眼眸不斷朝四周掃去,當掃視到自己剛剛所踩的樹枝,嘴角多了一絲淺笑,樹枝上麵明顯沾滿了一些紅『色』泥土,眼瞳微縮,一個起身便朝那幾道身影所在的位置襲去,整個過程,絲毫未發出聲音。

    “呼呼呼”葉晨黑袍和風的摩擦聲顯的格外的響亮,那四人都欣喜的望了一眼,其中兩個人相視一眼,拔起背後的劍,幾個起躍便朝葉晨所在的樹頭躍去,而剩餘兩人則是警惕的望著葉晨,遠遠望著葉晨臉上那銀『色』小醜麵具,不由一愣!

    身影突然一頓,火屬真氣徒然暴『射』而出,嘶嘶的火花在劍身處蔓延著,雙手握住劍柄,徒然朝前一甩,身影詭異的朝後躍去,再次躍上樹頭,身形略微彎曲,猶如一頭蓄勢待發的怒獅一般,沉寂瞬間,身體猶如離弦的箭,再次猛衝而出。

    旋即那暴『射』而出的劍器徒然爆炸開來,化作無盡碎片朝四周『射』去。

    火屬真氣附在那碎片之上,將碎片灼燒的發紅,兩名中年人顯然沒有反應,旋即驚駭的發現數片鐵片已經『插』在自己的胸膛上,臉『色』滿是不甘之『色』,連慘叫聲都沒有發出來,便直接死亡,從樹頭上落下

    那兩名躲在樹杆背後的武者均『露』出驚駭的表情,皆從對方的眼中看出了驚駭之『色』,身影飛快朝葉晨的反方向奔去,葉晨身形旋動,尖銳的勁氣,居然直接是導致空氣中傳出沉悶的音爆之聲,拳頭猶如閃電般,直接擊中二人。

    兩道慘叫聲響起,葉晨快速的握住掉落的劍器,身影閃動,左手快速的在二人的身上來回『摸』動著,一本武技豁然躍入手中,愜意一笑,重新躍回樹頭,再次躥進密林之中,消失不見,整個過程迅速無比,沒有絲毫浪費時間。

    屍體落地的聲音引起了附近武者的注意力,唰唰唰,三道人影快速無比的從四周奔來,望著地上的屍體臉上都『露』出了驚駭的表情,一拳殺敵,三人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一絲恐懼感,慌張的沿著剛才的來時的路退去。

    一瞥懷中的武技秘籍,葉晨嘴角處已經泛出了少許笑意,身影快速閃動,從茂密的叢林中對著北麵方向穿梭而去。

    約莫五分鍾後,葉晨身形猛然頓住,目光透過茂密的枝葉縫隙,望向了外麵的一處空地,嘴角處泛起一絲冷笑。

    在這居然會碰上葉家護衛,而且那為首的那名藍衣中年人正是在測試時將自己提到馬言麵前的大漢。

    此時,在這片空地上,數十道人影正在交錯閃掠,每隔一會,便是有著一名年輕人吐血暈厥,數刻之後,一方便是徹底落敗,一堆人被圍在空地中間,在他們周圍,四名中年人懶散的站立著,淡淡的真氣在他們拳頭處浮現而出。

    “嘖嘖,沒遇到那廢物倒是遇上這些白癡,收獲不錯。”空地中,一名藍衣中年望著自己手上的一本黃階低級武技,不由得『舔』了『舔』嘴,笑道,而周旁的三名中年人同意欣慰的笑道,肆無忌憚的狂笑著。

    “走吧,尋找那個廢物,別忘記了大長老的吩咐!”語罷,藍衣中年手一揮,旋即就欲對著另外的方向掠去。

    “廢物,不知道你在找哪個廢物!”

    在藍衣中年人轉身的那一那,淡淡的笑聲,忽然在樹枝上響起,前者急忙抬頭,卻是瞧得在空地周圍的樹幹上,不知何時出現一臉帶銀『色』小醜麵具的少年,說是少年那是從他的身高,以及剛才的聲音可以辨認出來。

    不知為何看見那銀『色』小醜麵具,藍衣中年人感覺一股寒意從自己的心中緩緩升起,揮去心中的寒意,藍『色』中年人冷笑道:“小子,你是在跟我說話嗎?”

    “這的廢物除了你還有其他嗎?”葉晨頗為無奈的搖搖頭,無力的聳聳肩。

    “找死!”

    錚!

    一聲暴喝,藍衣中年人揮手拔出背後的劍,一劍朝葉晨刺去,聲勢浩大,風屬真氣的加持令中年人速度不由加快幾分。

    躺在地上還沒有昏過去的青年人都不由的為葉晨捏了一把冷汗,見葉晨傻傻的站在樹枝頭,而對藍衣中年人的一劍視若未見,不由大聲的喊出:“笨蛋快點避開!”

    在藍衣中年要碰到葉晨的瞬間,黑影身形旋動,尖銳的勁氣,拳頭夾帶著無盡的恐怖氣勁,快如閃電般打出。

    “媽的,這小子的實力居然這麼恐怖!”心中飛快的閃過一道極其不妙的念頭,藍衣中年一揮劍,然而嘴中那想要喊同伴趕忙先撤退的話語還未曾吐出來,一道黑影陡然詭異般的出現在其麵前,前者眼瞳微縮,蘊含著強橫火屬真氣的拳頭,沒有絲毫遲的便是對著黑影腦袋狠狠揮擊而去。

    “轟”的一聲,藍『色』中年人的身體如斷線的風箏無力的墜落在地,砸在地上傳來的衝力,使藍『色』中年人在此吐出一大口鮮血,無力的睜著眼睛直直的看著又回到樹頭上的葉晨,滿臉難以置信以自己初武七層的實力就這麼輕鬆潰敗!

    地上三人相望一眼,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驚駭之『色』,紛紛拔起背後的劍,朝葉晨四人奔去,冷笑一聲,葉晨的身影如鬼魅般的消失在樹頭,劍過流痕,劍過流血,四名中年人比奔去跟快的速度退了回來,臉上留下了一道劍痕,血『液』逐滴的順著臉頰滴下。

    “交出你們手上的所有武技!”葉晨緩緩的說著,語氣不容他人拒絕,劍冷冷的指著地上的四個中年人,仿佛隻要他們一拒絕便會一劍刺去。

    幾名中年人互相望了幾眼,地上躺的藍衣中年人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有點不舍的從懷中抽出三本黃『色』的書頁,向葉晨扔去,隨意抓住秘籍,一瞥龍飛鳳舞的大字,不由一陣失望,僅僅隻是黃階初級的武技。

    揮揮手上的秘籍,冰冷的聲音從麵具下飄出:“不好意思,先撤了!”

    中年人有點不甘的對葉晨,道:“你到底是何人!”

    葉晨若有深意的望了地上幾人一眼,隨意的把秘籍收入懷中,很平靜的對幾人說道:“我叫冥!”

    話音未落,樹枝頭以及失去了葉晨的身影,中年人看著葉晨離去的方向,喃喃道:“冥,落霞城不知何時出現了這麼恐怖的少年!!”

    中年人的這句話在接下來的幾個小時之內得到了充分的體驗,在密林之中冥這個名字簡直成了眾多武者的噩夢,沒有任何的話語,隻是簡單的一劍,沒有任何的仁慈,隻是簡單的一劍,劍過留痕,劍過血現,已經成了劍者口中的最經常說的一句話。

    密林中除了個別初武巔峰的武者之外,其餘的武者都受到了葉晨的搶奪!

    “銀『色』出,血珠現”這正是形容葉晨的特征,葉晨不知道臉上的銀『色』小醜麵具已經成為了眾多武者心中最恐怖的象征,然而葉晨此舉也引起了眾多武者的憤怒,紛紛組成各個小隊,在密林中尋找著葉晨的身影。

    這無疑加大了葉晨的搶奪難度,幸虧那些初武巔峰的高手都在密林外圍守候,以免葉晨逃脫!

    這也為留下了喘氣的機會,葉晨懶散的躺在樹杆之上,嘴角處噙著一片樹葉,愜意的望著密林深處閃動的身影,嘀咕著:“開工了!”

    話語未落,樹頭儼然失去葉晨的身影,處處慘叫聲再次響徹在整個密林之中。

    

Snap Time:2018-01-20 09:35:22  ExecTime:0.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