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三十三章質問


    第三十三章 質問

    臉皮略微抽了抽,老者臉『色』陰沉,沉默數刻之後,再次猛然喝道:“一百五十萬金幣!”

    喝聲如雷鳴般響起,震的大廳之內眾人耳膜發痛,頭暈目眩。

    葉晨嘴角略微跳了跳,眼瞳深處,卻是閃過一抹得意的冷笑,淡淡道:“成交!”

    聽著老者的喝聲,場內頓時一片沸騰,驚呼聲不絕於耳,一百五十萬金幣買一柄劍器顯然是虧大了。

    無視周圍那各種情緒不同的目光,老者暗呼一口氣,那柄休柳劍始終給他一種神秘的感覺,總感覺那柄休柳劍不簡單,一百五十萬金幣對於其他世家來說或許是天價,但是對於商業世家柳家來說還不算什麼。

    原本葉晨打算賣出一百萬金幣就算是極限了,卻不料這柳家還真是財大氣粗,若有深意的朝右手那黝黑的戒指望去。

    倘若劍器這一行如此暴利,葉晨倒是不介意讓火麒麟多煉化幾柄。

    “小子,隻要你能搞到氣武級別的劍器,老子倒是不介意幫你煉化!尋常劍器一碰到朱雀之火早就被融化了!”葉晨那點小心思哪能逃過火麒麟的雙眼,頗為戲謔的聲音旋即在葉晨心頭上響起。

    一陣無語,氣武劍器對於葉晨來說便是稀有貨,他那去搞那麼多劍器,除非那些氣武強者都腦殘了自相殘殺。

    原本打算賣劍器致富的希望也落空,無所謂一笑,葉晨輕輕撥動著劍尖,嘴角微撇:“不知大師如何交易!”

    數百萬金幣,倘若堆積起來,恐怕也成山了!

    老者微微一笑,右手緩緩朝衣袖中『摸』去,旋即一張泛著金『色』光芒的卡片豁然躍入老者的手心上。

    葉晨微微一愣,旋即明白過來,這個世界同樣存在著和前世一樣功能的銀行卡,不過名稱換了而已,老者右手輕微朝前一甩,卡片宛如飄落的枯葉般輕飄飄的落入葉晨手中,一瞥卡片上的數字,葉晨微微點頭。

    卡片小心翼翼的收入懷中,眼中帶著許些不舍的望了手上劍器一眼,旋即右手一甩,休柳劍徒然朝老者暴『射』而去。

    突然一陣破風聲響徹在整個大廳之內,一道黑影越過無數人影,那休柳劍直接落入那道黑影手中。

    老者暴怒一聲,右腳一踏,身影徒然暴『射』而出,雙拳中真氣急速凝結,夾帶著無盡的恐怖氣勁以那道黑影相撞,兩道悶哼想隨之響起,老者和那黑影皆是往後退出數步,葉晨微微一瞥那黑影,嘴角處不由浮現出一絲戲謔之『色』。

    那道黑影也漸漸的浮現在眾人視線之中,一陣驚咦聲也隨之響起。

    葉晨嘴角微撇,朝那突然出現的身影努嘴道:“咦,大長老你怎麼會出現在這!”

    全場皆是眼神怪異的盯著突然出現的葉家大長老,葉家大長老那一張老臉陰沉的可怕。

    冷哼一聲,葉家大長老目光冷冷的盯著葉晨,沉聲道:“葉晨,你居然將氣武劍器拿出來賣,你可有經過葉家的同意!”一柄氣武劍器不僅僅能夠讓一名武者增添少許威力,更能增加葉家的整體實力。

    大廳門口處一陣『騷』『亂』,旋即數道人影朝葉家大長老躍去,葉晨微微一瞥後來的幾名身影,撲哧一笑,朝那數名老者笑道:“今天是什麼日子,眾位長老都來到柳家劍器閣,難道你們也是為了休柳劍而來!”

    葉晨此言無疑是明知故問,無視葉家大長老那陰沉的臉『色』,目光不斷在數位長老的臉上來回掃動著。

    旋即一臉無奈的朝周旁同樣臉『色』陰沉柳家老者望去,極為無奈道:“大師,公然在柳家劍器閣搶劍器,這算不算對柳家劍器閣的挑釁呢,大師,不知道你會做出怎樣的選擇!”

    柳家老者無奈的望了葉晨一眼,這小子倒是伶牙利嘴,旋即臉『色』一頓,朝葉家大長老拱手道:“葉林,這是你家子弟賣給我劍器閣的劍器,如今那休柳劍已經是我柳家劍器閣的,請你歸還!”

    盡管柳家老者說話的語氣表現的極為平靜,但是圍觀的人都能感受到柳家老者那平靜下的憤怒。

    葉林,往日做為葉家大長老又誰敢如此質問他,考慮到對方身後的柳家,葉林也不由壓製主內心的怒意,淡淡道:“這本是我葉家子弟之物,我們這些做長輩的難道連替他做選擇的權利都沒有,柳青,這柄劍器我葉家不賣!”

    不賣,隨著葉林的一聲不賣,全場的氣氛立刻緊繃起來。

    葉晨饒有深意的望著葉林,嘴角處不由泛許冷笑,當日長老會對蘭姑所做的一切,他可是謹記在心。

    “大長老何時能夠替我做主了!”葉晨無視葉林那殺人的眼神,饒有愜意道。

    “豎子閉嘴!”葉林臉『色』一沉,猛然喝道,旋即握住劍柄的大手一揮,這一揮竟然帶來了一股強烈的壓迫風壓朝葉晨席卷而去,此刻葉晨居然拆他的台,在葉林眼中如廢材的葉晨居然如此放肆。

    風壓吹起葉晨額前的發絲,『露』出一雙漆黑的眼眸,冷冽的掌風刮的葉晨陣陣發痛,無所謂的往前一揮,散去那冷冽的掌風,淡淡的瞟了葉林一眼,旋即眼神變得異常冰冷,攤開的右手,驟然一握,道道爆鳴聲隨之響起,葉晨緩緩踏出一步,長臂一振,豁然指著葉林道:“豎子,你有何資格如此稱呼我!”

    “休柳劍本是我物,族規可有規定子弟之物便是家族之物?”

    “大長老你無故出手傷我,你可將武者該有的仁慈之心放在何處?”

    “休柳劍我已經賣給柳家劍器閣,大長老此舉難道不是搶奪,大長老此舉將我葉家聲望置於何地?”

    “還有一點,大長老你是我何人,有何資格替我做主!”

    目光沉凝,,葉晨腳步踏動,不急不緩地朝著葉林『逼』近,每踏出一步,如雷鳴般的喝聲便從嘴中飄出。

    此刻葉晨散發出的氣勢,卻是讓四周之人一個個倒吸口氣,就連那葉林以及柳家老者,也是目光一凝。

    無所謂的聳聳肩,葉晨眼眸微眯,隻是一股蕭殺之氣卻是漸漸彌漫,目光遙遙落在了大廳之外,在周圍人那呆滯的眼神中緩緩的朝大廳外走去,那踏步聲在此刻顯得異常響亮!

    葉林麵紅耳燥的望著葉晨那漸去漸遠的身影,旋即冷哼一聲,陰森道:“葉晨,站住!”

    怒『色』湧上了葉林的臉上,當眾被葉晨喝斥,這讓葉林的麵子置於何地。

    身影一頓,葉晨背對著葉林淡淡一笑,旋即縱身一躍,如長虹一般朝前躍去,漸漸的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無比的漠視,這不僅僅漠視葉家大長老的權威,還有漠視葉林本人,年邁的身體忍不住的顫抖著,周圍熟悉葉林的幾名葉家長老都清楚此刻的葉林正處於憤怒之中,此刻便可爆發出來。

    “大長老何須動怒,聽聞葉晨這個廢物和葉浩打賭了,倘若三月後血脈未覺醒便進入紀律堂,那時候大長老想整死他還不簡單!”一名長相極為猥瑣的男子附著葉林的耳旁,低聲道。

    紀律堂的掌管者便是葉林,想此,葉林不由流『露』出一絲冷笑,這小子今日居然敢喝斥老夫,三月之後必定讓他生不如死。

    

Snap Time:2018-04-25 04:31:22  ExecTime:0.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