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三十章劍名休柳


    第三十章 劍名休柳

    突如其來的變化令全場的人來不及反應,葉晨絲毫不給青年反應的時間,雙腳直躥,身影徒然暴『射』而出緊隨在青年人的背後,以拳代劍,拳頭猛然緊握,攜帶著一股破風勁氣,狠狠朝青年的人砸去。

    青年人再次悶哼一聲,一道醒目的拳印浮現而出,葉晨冷笑一聲,再次一腳踹出。

    臉上的疼痛令青年人一陣蹙眉,初武七層的真氣猛然湧出體外,同時雙手往地上一拍,身體徒然暴『射』而起,避開葉晨的一腳,如側滑一般朝後躍出數米,臉『色』瞬間陰沉下來,陰森道:“小雜種,你找死!”

    微微一撇發紅的拳頭,葉晨微微聳肩,旋即同樣冷聲道:“那看下是誰先找死!”

    葉晨腳尖輕點虛空,一股淡淡的微風出現在腳下,借助著這股微風,葉晨身影宛如輕盈的鴻雁般朝青年人漂浮而去。

    “是你找死,別怪本少了!”青年人陰森道,心中閃過一道森然的念頭,然而在念頭還未落下時,葉晨那蘊含著氣勁的拳頭再次狠狠的擊中青年人的胸脯,連續幾拳,葉晨始終未使用超出初武六層的真氣,但是力道依舊恐怖。

    青年人仿佛被強行推移了一般,身體不動,雙腳在地上劃出兩條寸深的腳印,被直推出去數米遠。

    雙腳站定,青年人感到內腑一番震動,渾身的筋骨仿佛要散架了一般難受,旋即一道黑影再次徒然暴『射』而來,眼前一黑,氣血不斷的翻滾著,身影搖搖晃晃的倒下,全場望著那站在青年人周旁的黑袍少年久久無語。

    “葉晨你居然敢對他動手!”柳眉精致的臉蛋上盡是難以置信之『色』,旋即便沉下來,冷喝道。

    葉晨,全場駐足相望的人群中立刻響起了一陣倒吸聲,葉晨雖三年未出葉府,但是廢材之名卻早已傳遍整個落霞城,很難想象將眼前的黑袍少年和那個廢材聯係在一起,剛才葉晨出手的狠辣已經深深的印在了眾人的心頭上。

    緩緩轉身,葉晨無所謂的聳聳肩,旋即朝那名老者步行而去,當與柳眉擦肩而過的時候,葉晨身影一頓,旋即嘴角微撇:“怎麼為你情郎擔心了,記住你是我的未婚妻,要擔心也應該為我擔心,而不是他!”

    俏影一震,柳眉眼眸微抬起,望著葉晨那嘴角處若有若無的笑意,嘴角不由一陣抽搐。

    目光緩緩的從柳眉那慘白的臉上移開,葉晨右手緩緩上舉,朝如死狗一般倒在地的青年人,努嘴道:“還有下次找個好的男人,別連我這廢物的一拳都吃不消,別說你的眼光就僅此而已!”

    俏臉一陣慘白,柳眉冷哼一聲,低沉道:“要你管!”

    微微聳聳肩,葉晨臉『色』尋常,朝那名始終閉口不言的老者躬身道:“前輩,晚輩的確不是為劍器閣的劍器而來,因為我是來賣劍器的,想必劍器閣有收劍器吧!”

    眼前這麼老者絕對是練武境強者,秉著尊老愛幼的傳統美德,葉晨表現的極為謙虛,與剛才判若兩人。

    周圍人群皆是滿臉愕然的望著一臉自然的葉晨,不禁感慨原來臉也可以變得如此之快。

    “小子,你咋時候變得如此有禮貌!”火麒麟又是一陣鄙視,葉晨這廝的無恥它可是深有體會。

    嘴角微撇,倘若平時葉晨自然不會對這老不死的講什麼禮貌,但是如今要賣劍器的事情還沒完,倘若這老者不收劍器,那自己不就白來了一趟,謙虛的表現自然能夠引起人的好感,老者嘴角處泛出少許笑意,淡淡道:“什麼劍器!”

    “我能有什麼劍器!葉晨,倘若你想賣一些廢銅爛鐵的話你可以到其他劍器閣,我柳家劍器閣從不收垃圾!”柳眉戲謔道,眼角間依舊帶著點厭惡之『色』,在她看來葉晨剛才能夠將青年人打暈無非是靠著偷襲。

    懶得理會柳眉,葉晨嘴角微撇,繼續道:“

    前輩,劍器閣難道便是如此待客!”

    “葉晨,你居然敢無視我!”柳眉頓時眉頭微蹙,旋即手上的鞭子如長虹一般朝葉晨席卷而去,一陣破風聲隨即響起。

    麵『色』一冷,柳眉的三番兩次無理取鬧已經令葉晨感到厭煩,縮在衣袖中的右手豁然快速的朝後抓去,微弱的真氣在指尖流淌著,柳眉隻感覺到一股巨力從長鞭處傳來,旋即長鞭便脫手而出。

    一撇手上的長鞭,葉晨隨意的往後一扔,長鞭宛如受到巨力般拉扯,化作一道流光朝柳眉直襲而去。

    美眸泛著驚恐,柳眉驚駭的望著那在瞳孔中不斷放大的長鞭,有心想要躲閃,但是長鞭移動極為快速,冷汗順著臉頰滴落,長鞭恰好打在那滴冷汗之上,從柳眉的脖頸處橫擦而過,那涼颼颼的感覺令柳眉一陣後怕。

    長鞭擊中在後方的水晶櫃處,發出一陣清脆的撞擊聲。

    全場又是響起一陣倒吸聲,

    旋即眾人將那震撼的目光,投向櫃台處臉『色』淡然的黑袍少年。

    難以置信葉晨居然對柳眉下手,倘若一不小心那柳眉便是花容被摧毀,要知道一女孩的麵貌對女孩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少數人則是震撼葉晨控製力道的能力,居然能夠將力道控製到神乎其技的地步。

    緩緩轉身,一瞥柳眉那慘白的臉『色』,葉晨嘴角微撇,淡淡道:“不是每個人都有義務去承受你的任『性』,記住,有時候的任『性』會導致你終生的後悔,而且我討厭別人在我背後出手!”

    此刻葉晨的眼神冰冷的可怕,倘若剛才他未抓住那長鞭,恐怕如今的他也如死狗一般躺在地上。

    葉晨那冰冷的眼神宛如實質劍芒般掃『射』在柳眉身上,柳眉那原本慘白的俏臉更加的慘白。

    “這位小友,我劍器閣自然收劍器,不知你的劍器在哪!”老者身影如鬼魅般的出現在葉晨和柳眉二者之間,擋住葉晨那冰冷的眼神,此舉無疑化解掉現場的尷尬,葉晨也知趣,淡淡道:“前輩,請你過目,晚輩不知道這柄劍器品質如何,前輩你品劍無數,不知晚輩這劍如何!”

    周圍的目光不由的落在葉晨的背後的劍器上,皆是流『露』出一絲戲謔之『色』,這小子居然如此狂妄要劍器閣的大師品劍!

    要知道劍器閣大師所品之劍無一不是頂級劍器,經受大廣大武者的追捧。

    柳眉眼眸微抬,臉『色』也漸漸恢複正常,臉上同樣流『露』出一絲戲謔之『色』,她可不相信眼前的葉晨會拿出頂級劍器。

    無視周圍戲謔的目光,葉晨反手握住背後之劍,一聲咻,一道淩厲的劍氣朝四周擴散而去!

    一柄頗為古樸的大劍,三四尺長,黝黑無比,和那些華麗外表的劍器比起來宛如天壤之別,現場陷入了一陣寂靜,旋即便爆發出一股嘹亮的笑聲,各個難以置信的望著葉晨手上的劍器。

    柳眉同樣撲哧一笑,不顧淑女形象而大笑起來。

    無視周圍的笑聲,葉晨若有深意的望著眼眸微眯的老者,淡淡道:“前輩,不知此劍如何!”

    老者緩緩撫『摸』著下巴稀少的胡須,旋即緩聲道:“此劍名什麼!”

    “休柳!”平淡的聲音落入抹嘴嘲笑的柳眉耳中,宛如九天神雷般炸響,柳眉神情一震,旋即臉『色』變陰沉下來!

    

Snap Time:2018-01-22 00:52:38  ExecTime:0.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