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二十九章動手


    第二十九章 動手

    金黃『色』的夕陽餘暉靜靜的籠罩著整個落霞城,葉晨的身影漸漸的消失在柳眉二人的視線之中。

    柳眉麵『色』陰沉,身為天之驕女的她又何時受過如此斥罵,跺了跺腳,冷哼一聲,拉著一旁同樣麵『色』陰沉的青年縱身躍入劍器閣之內,周旁的護衛見到柳眉紛紛駐足相迎,顯然柳眉在柳家的地位還是極高的。

    剛剛踏進門檻,數道鋒利的劍氣便迎麵而來,葉晨隨意的朝前一揮,拳風夾帶著少許風屬真氣將之衝散。

    望著那如『潮』流一般的人流,葉晨微微聳聳肩,目光微撇門檻的另一處,數名身著柳家武袍的護衛威嚴的巡視著,感受著那些護衛身上流『露』出的氣息,不由暗歎柳家實力的強悍,這些護衛居然都是初武七級。

    在大門旁那些目光猶如毒蛇般陰沉的守衛巡視下,身體猶如遊魚順利的在擁擠的人流中穿梭而過。

    常人隻感覺一股旋風吹過,旋即一道身影便消失於周旁,皆是詫異的望著葉晨的身影。

    柳家劍器閣顯然規模比李家大,那些泛著冷光的劍器在暗黃的餘光照『射』下顯得更加耀眼緩緩的停下腳步,葉晨目光四處掃了掃,頓時嘴巴微張,滿臉驚異的望著那一排排的用水晶雕刻而成的櫃台。

    在大廳之中,擺滿著無數的水晶櫃台,櫃台之旁,人流不息。

    剛剛踏進大廳,葉晨就明顯的感受到十幾道如實質劍芒的目光從自己的身上一掃而過,

    葉晨微微聳聳肩,無視那些目光,坦然的朝大廳之內的最大櫃台走去,一撇周旁劍器的標價,葉晨暗暗咂舌。

    每一把劍器周圍都環繞著淡淡的劍氣,少許劍器還散發著血腥味,縱然不太懂劍器,葉晨也深知這些劍器必然不凡,然後劍器下方的標價卻令葉晨不由苦澀一笑,那些標價都至少是在一千金幣之上,這些價格,足以讓很多人望而止步。

    目光從那些劍器處移開,旋即落於大廳的中央,那個櫃台是唯一一個沒有人駐足的。

    與周旁相比起來,那個櫃台簡直門可羅雀,隻有一名滿頭白發的老者安靜的坐在櫃台之上,而老者的身後則是掛著一柄劍器,無盡的鋒芒之氣緩緩的環繞著在周旁,眼尖的葉晨能夠清晰看見周旁劍器的顫抖。

    周圍人群望向那柄劍器的眼神中盡是火熱之『色』,但是那劍器下的標價卻令人望而止步。

    微微聳聳肩,在周圍人詫異的眼神中,葉晨緩緩朝那櫃台步行而去,要知道那櫃台已經三月多沒有人敢駐足。

    枯黃老臉上那渾濁的眼中不由多出了一絲異常,老者緩緩睜開雙眼,望著步行而來的葉晨,淡淡道:“小友,你是否要購買劍器,倘若要購買一千金幣以下的劍器請到前方的櫃台!”

    老者之言無疑將葉晨歸類那初出茅廬的小『毛』孩,微微聳聳肩,葉晨苦澀一笑,淡淡道:“我不是為那些劍器而來!”

    聞言,老者臉龐上扯出許些笑意,聲音兀自平淡地道:“難道你是為我身後的這柄劍器而來!”

    此言一出,全場立刻響起了一道響亮的倒吸聲,目光不斷的在那柄劍器以及葉晨身旁徘徊,旋即一道道戲謔的笑聲響起:“這小子瘋了吧!居然想要買那柄劍器,難道他不知道那天價!”

    “數十萬金幣縱然是尋常世家也拿出不手,這小子穿的那麼普通恐怕連『毛』金幣都沒!”

    “你是為我身後的劍器而來,你可知這劍器的價格,難道你不知道這是我閣的鎮店之寶!”老者嘴角一陣抽搐,三月未迎來顧客,老者也感到一陣煩躁,也不由耐著細心解釋著。

    “我同樣不為你身後的劍器而來!”雙手縮進袖間,對於周圍戲謔的笑聲聞若未見,微眯著眼眸,淡淡道。

    “小友,你既然不是為我劍器閣的劍器而來,那便請你離去,老夫沒那閑工夫!”老者的聲音隱隱約約之間流『露』出一絲怒『色』,葉晨話語無疑令他感覺好像被戲弄了一般,臉『色』微沉,沉聲道。

    對於老者這話,葉晨隻得無奈的聳了聳肩,他本來就隻是為賣劍器而來的,剛欲說話,目光忽然朝大廳一處落去。

    原本寂靜的大廳一陣『騷』擾,全場那些男『性』的目光也不由朝那地方投去,旋即一陣吞口水聲響起,微偏著頭,目光透過那些人之間的縫隙,望著來人,葉晨無奈的『揉』著額頭,嘀咕道:“看來這柳眉的魅力還不錯!”

    柳眉麵『色』陰沉的朝大廳內望去,

    在其剛欲收回的前一霎,視線猛的一僵。

    目光遙遙的落於搖頭的葉晨身上,美眸中流『露』著許些怒『色』,而周旁的那名青年同樣是冷哼一聲,旋即兩人直接朝葉晨步行而去,周圍的人群也察覺到了異樣,紛紛為二人讓路,目光不斷在葉晨和柳眉之間徘徊著。

    “這個櫃台不是你能來的,你難道不知道劍器閣的規矩!”柳眉冷聲道,眼角處明顯閃過一絲厭惡之『色』,而周旁的青年顯然要擺回剛才的麵子,雙手持於胸前,傲慢道:“劍器閣規定除了貴族之外,不允許到此櫃台來!劍器也分三流九等,不是什麼人都可以使用的,眉兒,你不通知人把這廢物趕出去!”

    無奈的『揉』著額頭,葉晨苦澀一笑,這個世界上為什麼總是有一些不開眼的人!

    “葉家子弟難道也沒有進入這櫃台的資格嗎?我可以認為你這句話算是落家對葉家子弟的藐視嗎?”葉晨雲淡風輕努嘴道,眼神一冷,淡淡的望著青年人,同樣戲謔的一撇周旁的柳眉。

    柳眉臉『色』一沉,藐視葉家子弟,一不小心就要引起落家和葉家之間的矛盾,此刻,柳眉才猛然發現自己對於眼前厭惡的葉晨居然一點都不了解,除了隻知道他是個三年血脈未覺醒的廢物。

    “葉家子弟,你大哥葉天可從來沒有承認過你是葉家子弟吧!”撇著葉晨那張平靜的臉龐,青年人無所謂的譏笑道。

    “葉家何時是葉天來做主,你這話可有把葉家家主放在眼?”葉晨無所謂的笑了笑,淡漠的望著青年人,眼神淡漠得沒有絲毫情緒,有時候語言也能讓人置身於萬劫不複之地。

    “葉家自然是葉老爺子做主,但是廢物你隻是私生的,或許是葉家主尋花問柳留下的風流債吧!”

    葉晨那淡漠的眼神令原本就不爽的青年陡然大怒,聲音陰冷的道。

    “你說什麼!”臉『色』一凝,葉晨緩緩抬起頭,冷聲道。

    “怎麼,本少說的難道不是事實嗎?”葉晨的變化令青年人一陣暗爽,不由大笑著。

    “事實,事你妹啊!”攤了攤手,豁然轉身,目光陰冷的盯著那大笑的青年。

    旋即,葉晨的身影徒然暴『射』而出,右拳飛快的落在青年人的胸脯處,原本凸出的胸脯也不由陷下,一聲悶聲,青年人的身影如斷線的風箏朝後落去,全場皆是滿臉錯愕的望著葉晨。

    

Snap Time:2018-01-21 01:17:25  ExecTime:0.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