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二十四章殺人


    第二十四章 殺人

    “小子,你是誰?”甩了甩有點麻痹的右臂,羅流陰沉道。

    “殺你的人!”葉晨朝前踏出一步,微微抬頭,冰冷的聲音,卻是如雷聲一般,在眾人耳邊轟隆響起。

    劍器閣這方皆是滿臉愕然的望著緩步而來的葉晨,李詩月那一雙俏目中閃過一絲異彩,然而隨即又緩緩搖頭,黯然道:“謝謝你,此事不關你的事情,你還是離開吧!”

    羅流可是初武八層的強者,李詩月可不想因為自己的事情而牽連到他人。

    葉晨苦澀一笑,緩緩搖頭,望著李詩月臉上的急『色』心中頗為感動,這丫頭還是一如數年前,目光越過李詩月,落於羅流之上,淡淡道:“你剛才想殺她,那你便該死!”

    葉晨的聲音依舊是那般平靜不起波瀾的模樣,此刻,李詩月一雙俏目緊盯著一身麻布衣衫的少年,不知為何她心中會湧出相信眼前少年人衝動,自嘲一笑,絕望的時候果然會胡思『亂』想,眼前少年的身上沒有絲毫的真氣波動,又如何是羅流的對手,又何況周旁修為皆不弱的大漢。

    羅流滿臉愕然,隨即便撲哧一聲輕笑出來,頗似無奈的搖搖頭,傲慢道:“小子,你很狂妄,但是通常狂妄的人都是容易早死的,這個道理你可知道,你可知我是何人,居然敢為這丫頭出頭!”

    “你說的對,狂妄的人都是很容易死!”葉晨微微聳聳肩,眼眸微眯,右手緩緩握住『插』在地上的巨劍。

    “小子,你找死!”羅流眼神略有些陰寒的投向葉晨,眼中的張狂與輕蔑並未有絲毫的掩飾。

    青『色』的真氣緩緩湧出羅流體外,微弱的漩風緩緩在羅流周旁形成,旋即化作無數道風刃朝葉晨席卷而來,周圍的護衛皆想衝上來幫忙,卻被那風刃攔住,葉晨方圓數米之內再無一人影。

    “初武八層我也殺過!”葉晨左手猛然的朝前一揮,立刻就有一道道的破風聲響起,單薄的身影在那強悍的風刃的衝刷下,宛如大海中的一片孤舟,然而卻始終立而不倒。

    “小子你何時殺過初武八層,我怎麼不知道?”火麒麟在葉晨進入閣樓的那一那便感受到葉晨的變化,那股壓抑的殺意縱然是火麒麟也不由為之動容,趁著葉晨沒注意,偷偷掃描了葉晨的記憶,也明白了葉晨為何產生殺意的原因。

    “風屬真氣不是這麼用的!”平淡的聲音緩緩的從葉晨的嘴中飄出,從葉晨的身體內,在這一那

    爆發出一道璀璨的光芒,縱然空中的太陽也黯然之『色』,在眾人那呆滯的眼神中一股強悍的氣息緩緩的在葉晨的身上攀升著,初武一層,二層,三層,直至八層,恐怖的氣勢將周圍的人紛紛『逼』退。

    全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一抹駭然之『色』閃躍在眾人的臉上,望著那道黑袍身影久久不語。

    “羅流是吧!同樣給你一句話,我要殺的人,誰也擋不住!”平淡的聲音宛如冬日的寒風刮過眾人的心頭處,一股肅殺之氣緩緩的朝四周擴散而去,葉晨的身影徒然猛『射』而出,躍於半空中。

    羅流眼瞳微縮,右腳朝前一踏,旋即徒然朝半空中暴『射』而出,雙手持劍,青『色』的真氣附在其上,夾帶著恐怖氣勁朝葉晨的身影『射』去,冷笑道:“小子,得罪老子的人通常便是被老子一劍劈死!”

    話到一半便嘎然而止,冷汗順著臉頰滴落,羅流駭然的發現眼前已經失去了葉晨的身影,心中大駭,難以置信的朝半空中望去,一道巨大的劍影如流星般隕落,夾帶著無盡的恐怖氣勁以及風屬真氣。

    風屬功法便是擅長於靈巧類,三年血脈未覺醒,葉晨可是發了大多數時間來訓練速度以及身法。

    羅流冷哼數聲,身影朝後躍去,原本束在背後的長發也隨之散開,一股血跡順著嘴角處不斷滴落,劍影落地,一道數米深的劍痕橫跨而出,周圍的血流不斷滴落在內。

    然而葉晨的攻勢卻依舊未結束,劍勢一變,一掃剛才的輕盈,變得陽剛十足,巨劍脫手而出,化作一道流光從羅流胸脯處橫穿而過,血『液』順著那傷口處噴濺而出,羅流難以置信的望著葉晨,直至最後一刻,他也難以相信自己會死。

    死一般的寂靜,僅僅一劍便殺死一名初武八層強者,全場的武者被深深的震撼了。

    旋即恐懼布滿了羅流這一方的武者,麵對那麵『色』尋常的少年,這些武者失去了往日的勇猛,瘋狂的朝四周逃逸。

    嘴角處揚起一森嚴的弧度,葉晨淡淡的望著那些逃逸的武者,旋即身影徒然暴『射』而出,抓住『插』在地上的巨劍,劍勢一開,舉重若輕,劍影宛如毒蛇般纏繞住大漢的身影,泛著冷光的劍器在大漢驚駭的眼神中橫『插』入胸脯之內,數十道人影紛紛倒落,血滴落在滿地,遠遠望去,數米寬的血泊顯得觸目驚心。

    全場一陣倒吸聲隨之響起,一雙俏目盡是震驚的望著虛空之上的那道身影,短短幾個呼吸的時間內,便將不可一世的羅流滅掉,這等實力縱然放在落霞城內也是一尋常高手,然而令她震撼的便是眼前的少年不過弱冠之齡。

    自始至終葉晨身上未沾一滴血『液』,隨手將巨劍置於一旁,臉上的冷漠消失不見,緩緩的走到李詩月的身旁,滿臉凝重的盯著李詩月懷中的老『婦』,那老『婦』麵如死灰,顯然已經身死已久。

    一雙俏目緊緊盯著葉晨,精致的容顏上沒有冰山之冷,反而多了一絲感激之『色』,緩緩起身,躬身道:“謝謝你!”

    葉晨微微搖頭,目光緩緩落於李詩月懷中的老『婦』身上,黯然一歎,道:“死者不能複生,入土為安吧!”

    臉『色』一黯,李詩月緩緩搖頭,道:“你能替我殺一人嗎?”

    『揉』『揉』額頭,葉晨旋即一愣,緩緩點頭,道:“什麼人?”

    李詩月眼中難得出現了一絲殺意,語氣也變得極為冰冷,冷聲道:“羅絕!”

    “羅絕!”眉頭微皺,葉晨依稀記得這個名字,剛才羅流提起羅家幫的時候他便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沉默數秒,葉晨眼前不由一亮,羅家幫,原本是一不入流的地方勢力,然而卻是因為一人而導致了羅家幫在落霞城的地位大漲。

    那便是副城主馬言,此刻葉晨終於知道自己為何會記住這個名字了,因為羅絕便是馬言的提名弟子。

    馬言在落霞城地位極高,共有三徒,分別是葉天,血劍,以及剩下的羅絕。

    “倘若你能夠幫我殺掉羅絕,劍器閣必定有重謝!”李詩月輕聲道,如今其父未歸,倘若欲解決劍器閣的危機,隻能解決掉羅家幫,言畢,安靜的坐在一旁,但是眼中卻不時的流『露』出一絲期待之『色』,如今劍器閣的希望也隻能寄托在這突然出現的少年身上。

    “可以!”葉晨緩緩點頭,淡淡道:“重謝就免了!”

    李詩月一愣,自始至終都他認為葉晨是為了劍器閣的報答才現身解圍。

    緩緩蹲下身,輕握住一把泛著冷光的劍器,輕輕撥動著劍尖,劍身隨之發出一陣清脆的劍『吟』聲,葉晨緩緩起身,轉身背對著李詩月道:“這把劍器便是雇金!”

    圍在閣樓出口處的武者皆是自動為葉晨讓出道路,葉晨的強悍已經深入他們的腦海中。

    “小子,你為咋不跟那小妞打聲招呼!”火麒麟此刻有點難以理解葉晨的舉動,不由輕聲問道。

    “小火,剛才我的舉動必定已經引起了他人的注意力,而且我現在去殺羅絕,倘若那羅絕死後,你說馬言會發狂嗎?那時候是否會遷怒於劍器閣,所以一係列事件隻能我一人擔著!”葉晨微微聳聳肩,頗為無奈道。

    “想不到你小子想的倒是挺周到!”火麒麟輕歎一聲。

    葉晨一笑,人若犯他,他必定十倍償還,而誰對他有恩,他必定十倍報答。

    救命之恩又豈是殺幾個人能夠償還,輕輕握住劍柄,葉晨有種回到前世般的感覺,輕喃道:“這可以算是第一次替人殺人!好久沒有這種感覺,還真懷念啊!”

    望著那漸漸遠去的身影,李詩月一陣恍惚,那道背影有點熟悉……

    

Snap Time:2018-04-22 12:59:03  ExecTime:0.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