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二十三章李詩月


    第二十三章 李詩月

    長發雜『亂』披在雙肩,其遮蓋住葉晨的正臉,望著周圍絡繹不絕的人流,忍不住的咂了咂嘴,三年未出葉府的葉晨想不到如今的落霞城已經發展到如此繁榮的地步,周圍不斷傳來陣陣吆喝聲。

    一身普通的黑『色』衣袍,背後係著一佩劍,葉晨的目光不斷的朝四周掃『射』而去。

    “小子,你當真要賣掉這把劍器!”火麒麟聲音緩緩在葉晨耳旁響起,葉晨無奈聳聳肩,『揉』著額頭,苦澀道:“要拉攏葉家嫬係必須要有一定物質,如今我全身上下值錢的恐怕就隻有這兩柄劍器!”

    氣武境強者的佩劍自然不凡,葉晨也深怕被人發現,從而引來不必要的麻煩,經過深思熟慮之後,葉晨決定賣掉那順手牽羊的兩柄劍器,唯恐讓人認出,特意打扮了一下才縱身躍出葉家。

    葉家做為落霞城的幾大世家之一,依靠的便是眼前的坊市,葉晨低著頭穿梭在人群之中,直接朝坊市中最大的劍器閣前進,李家閣作為落霞城為數不多的劍器閣,往日人流川流不息,然而今日卻門可羅雀。

    駐足望著那宏偉的李家閣,葉晨嘴角處不由流『露』出一絲笑意,當初李天便是這劍器閣的主人,然而卻慘死於那柳家的青年手中,葉晨依稀記得當初自己還在李天懷中找到幾枚金錠以及一把鑰匙。

    “李詩月,老子看上了你家的劍器閣那是你的福分,縱然你那死鬼老爹在這也不敢說些什麼!”一道極為囂張的聲音驟然從劍器閣內傳出,引得路人踮起腳尖觀望,然而望見閣內的人影後,皆是搖頭離去。

    旋即一道低沉的哭泣聲緊隨之後響起,閣樓之內人影閃動,真氣也不由流『露』而出,激起周圍的粉塵。

    葉晨皺了皺眉頭,打算側身繞開,他本來就不是管閑事的人,而如今他要做的事情太多,更不願意自找麻煩。

    “羅流,不要啊!”一道宛如黃鶯泣血般的悲鳴聲響起,身影一頓,葉晨猛然抬起頭,縱身一躍,躍到閣樓之內,目光豁然落在了場中一倩影上,雪白的長裙被滿地血『液』染紅,遍地都是屍體。

    一陣陣刺鼻的味道撲麵而來,數名身著寬大長袍的大漢將那道倩影圍在中央,周旁似劍器閣守護的武者不斷與那些大漢廝殺著,望著那道倩影,葉晨目光再也難以移開,往日的畫麵湧上心頭。

    “喂,你為何全身都是傷痕?壞人欺負你了嗎?”

    “這是我爹爹的療傷『藥』,我幫你抹一下!有點疼哦!”

    “你要好好療傷,以後就不會被那些壞人欺負!”

    三年血脈未覺醒,被嫡係子弟欺辱的事情也是常有的,最嚴重的一次便是被葉天那些嫡係子弟拖出葉府一陣毒打,那時候大雪紛飛,重傷的葉晨也無力的倒落於大雪之中,正是那時候一名女孩救了自己。

    然而也在那一日之後,葉晨也再也找不到那女孩的消息,縱然殺人無數,然而那女孩對自己的救命之恩卻謹記在心。

    記憶中那張天真的臉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張憔悴的秀臉。

    清澈的眼眸中盡是絕望以及恨意,一具老『婦』的身體無力的倒在少女懷中,少女的身影在那不斷流躥的真氣衝擊之下也變得搖搖晃晃,宛如大海中的一片孤舟,隨時便會倒下一般。

    旋即葉晨的目光,轉到了人群中央,宛如眾星拱月般的青年人身上,臉上盡是傲慢之『色』,淡漠的望著少女。

    “為什麼,母親,你不要睡了,我們還要等爹爹回來,爹爹會保護我們的!”沙啞的聲音緩緩從少女嘴中飄出,掩蓋不住少女心中的悲傷以及絕望,癡癡的搖晃著懷中的老『婦』。

    然而回應少女的則是老『婦』那冰冷的身體,以及脖頸處湧出滾熱的『液』體。

    周圍的喊聲和少女的哭泣聲形成鮮明的對比,然而那青年人的表情卻無絲毫變化,依舊淡漠道:“劍器閣從今之後歸屬於我羅家幫,殺,殺無赦,不留活口!”

    生命在青年人眼中不再是生命,周旁的兩名大漢皆是冷笑數聲,一掌拍出,滾滾真氣如『潮』水湧出體外,身影猛然朝少女猛撲而去,少女身上同樣湧出一股真氣,旋即抱著老『婦』的身體朝後躍去。

    小巧的身影輕盈的避過兩名大漢的一掌,汗水順著慘白的臉龐滴落,浸透了少女的全身。

    不斷的喘氣著,恨意的眼神緊緊盯著青年人,咆哮著:“羅流,我縱然死了也要化為鬼厲日日夜夜纏著你,我李家死去的冤魂會詛咒你一輩子!你這個殺人狂,你這禽獸!”

    少女聲音冰冷至極,略顯幼稚的聲音中卻流『露』出冰冷的殺意。

    被喚作羅流的青年人眉頭微皺,旋即冷笑一聲,朝前一邁,身體如離弦的箭朝少女席卷而來,猛然朝前拍出幾掌。

    周圍廝殺的護衛皆是扔下各自的對手,瘋狂的朝羅流衝去,截斷羅流的去路。

    護衛終究隻是初武五層的修為又豈能抵擋住羅流猛烈的攻勢,道道身影朝原路落去,大袖一甩,解決掉幾名護衛之後,羅流緩緩的朝前走去,每踏出一步,羅流身上的氣勢便增強一分。

    “小女娃,你要變成鬼厲纏我,老子便給你這機會!”羅流嘴角處泛起一絲冷笑,右手緩緩上舉,青『色』的真氣緩緩在右手處浮現而出,空氣不斷被那真氣壓縮,發出嘶嘶的爆鳴聲。

    “不要!”周圍的護衛皆是咆哮起來,麵目猙獰,眼紅著雙眼,瘋狂的朝青年人衝來。

    羅流頗為不屑的搖著頭,周旁的大漢紛紛冷笑,拔出巨劍攔住那些護衛,環顧四周憤怒的臉『色』,青年人眼中閃過一絲得意之『色』,每次殺人的時候,望著那一張張憤怒的臉,他便感覺異常的興奮。

    “倘若你這一掌下去,我必定讓你碎屍萬段!”一道冰冷的聲音徐徐的在閣樓之內響起,然後輕飄飄的擴散開來,如九天響雷般炸響眾人的耳旁,閣樓內的人皆是不由打了個寒顫!

    羅流臉『色』微變,在那道聲音之中,他居然感受到一股心悸的感覺,話語中的藐視語氣讓羅流不由冷笑數聲,緩緩的上舉著右臂,然而下一那,右臂再次劈落。

    破風聲呼呼作響,緊隨的便是羅流那淡漠的聲音:“老子要殺的人,誰也阻止不住!”

    一道尖銳破風聲,突然在閣樓內響徹而起,旋即一道黑影猛然越過數名大漢,對著那羅流暴『射』而去,黑影所過之處空氣為之震『蕩』,羅流冷哼一聲,袖袍一揮,朝後退出一步,化掌為拳,夾帶著恐怖氣勁朝黑影席卷而去。

    一道宛如金屬的碰撞聲響起,羅流的身影狂退數步,右臂處的長袖化作碎步灑落,血『液』順著指尖不斷滴落,眼『露』震驚之『色』的朝那黑影望去。

    黑影也隨之被擊退,最後在半空一陣飛旋,重重『插』在堅硬地麵之上。

    僅僅隻是一柄普通的巨劍,劍身處依舊滴落著血紅『液』體。

    “你該死,真的該死!”冰冷的聲音徐徐飄來,宛如冬日的一陣寒風,令眾人皆是打了個寒顫。

    不同情緒的目光皆是同一時間朝閣樓大門處望去,那一道單薄的身影緩緩浮現而出,旋即一名身著黑袍的少年豁然出現了眾人的視線之中,少年那冰冷的眼神令眾人如入冰窖般,不由再次打了個寒顫。

    

Snap Time:2018-04-24 20:47:28  ExecTime:0.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