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二十一章朱雀圖卷


    第二十一章 朱雀圖卷

    紫『色』長袍一片漆黑,化作碎步灑落四周。

    鋒利的長劍橫穿中年人的整個胸脯,血紅的『液』體順著那傷口不斷朝外湧出,染紅了滿地。

    足久之後,葉晨還未感受到那身影有絲毫動彈,然而數年養成的習慣令葉晨依舊保持原狀,冷冷的盯著那具身體。

    忽然又是一陣破風聲響起,一道老邁的身影緩緩的浮現在半空中,旋即那道身影躍落到青年人的身旁。

    冷眼望去,豁然是剛才那老者的身影,那老者胸脯處同樣被一把利劍橫穿而過,原本紅潤的臉上盡是死灰之『色』。

    老者右腳狠狠踏著中年人的胸脯,握著『插』在青年胸脯處的長劍,長劍不斷攪動著,血『液』如噴泉一般湧出,瘋狂的咆哮道:“小兔崽子,你終究還是死於老夫的手中,哈哈,朱雀圖終究還是老夫的!”

    然而話語未落,咆哮聲嘎然而停,原本在地上的青年猛然躍起,一記手刀落下,老者的頭顱無力的朝後落去,脖頸處血『液』朝四周噴濺而出,老邁的身影朝後倒落,激起了滿地灰塵。

    中年人嘲諷的望著在地上滾動的頭顱,冷笑一聲,緩緩轉身望著葉晨所在的樹洞,冷聲道:“還不出來!”

    葉晨心中一驚,此刻中年人的目光豁然便是望向自己,難道被發現了?

    “小子,你好像真的被發現了!”火麒麟有點尷尬道,此刻它同樣想不通那中年人是如何發現葉晨的。

    “……”葉晨無語了,感受著中年人目光中的森然,葉晨依舊俯在樹洞中,絲毫沒有動彈。

    “小子,葉慕婉是你什麼人!”中年人眼中閃過一絲暗讚之『色』,依舊輕緩道。

    身體一震,苦澀一笑,無奈的聳聳肩,眼前的中年人居然能夠說出葉慕婉,看來是真的被發現了,緊握著鐵劍,朝麒麟戒努嘴,火麒麟微微一愣,旋即道:“小子,那小兔崽子已經到了強弩之末,我能夠保住你的!”

    縱身一躍,身姿優雅的落於碎石之上,中年人胸脯處那刺目驚心的空洞令葉晨一驚,倘若前世誰要如此重傷恐怕早已死亡,而眼前的中年人卻依舊存活,真氣果然是神奇的東西。

    “小子,你可是葉家子弟!”中年人眼神冰冷,語氣飄忽,似乎葉晨一答不是,便立即下毒手。

    眼『露』沉思之『色』,剛才中年人一口說出葉慕婉的名字,而且中年人剛才還聲稱是劍神門的人,如果沒有記錯的話,葉慕婉六年前拜入的門派便是劍神門,難道眼前的中年人是葉慕婉的同名,緊握著長劍,葉晨絲毫不敢放鬆,淡淡道:“是!”

    “葉慕婉又是你何人?”中年人說話的語速也變得極為緩慢,麵『色』一片死灰。

    “是我家小姐!”葉晨警惕道。

    “小子,你能否幫我把東西交給你家小姐!”中年人沉聲道,此刻冷汗不斷順著中年人臉頰滴落,顯然不久於世。

    葉晨饒有深意的望著中年人,右腳朝前一踏,猛然的朝後躍去,旋即鐵劍化作一道流光朝中年人『射』去。

    劍嘯撲麵而來,中年人臉『色』一變,顯然沒有預料到葉晨會突然出手,冷哼一聲,一掌拍出,冷冽的拳風夾雜著少量的真氣將鐵劍直接粉碎掉,化作碎片灑落滿地。

    血『液』不斷的流出,中年人眉頭微皺,殺機洋溢,冷聲道:“小子,你找死!”

    葉晨眼神淡漠的望著中年人,身形躍到周旁的樹頭,淡漠道:“你剛才想殺我?”

    在暴『露』的那一那,葉晨便感受到中年人眼中那冰冷的殺意,

    對於想要殺自己的人,葉晨下手沒有絲毫的猶豫。

    葉晨身影猛然動起來,活像一頭餓虎下山,一退掃出,滿地的碎石漂浮起來,漫無天際的掌影如狂風暴雨般席卷而出,滾滾熱氣夾帶著真氣朝中年人襲去,然而在下一那,葉晨的身影再次躍到樹頭上。

    漫天熱芒籠罩,已經將中年的去路完全堵死。

    中年人冷哼一聲,身形暴『射』而出,長臂一振,恐怖的劍氣從指間『射』出,將掌影化盡,隨即如鬼魅般的躍到樹頭,以指代劍,劍氣彌漫,宛如長虹一般朝葉晨暴『射』而來,葉晨麵『色』沒有絲毫的慌張,右腳一踏,猛然朝前暴『射』而去。

    “小火,該你出手了!”葉晨猛然的朝後拍出一掌,紅『色』的火屬真氣席卷而出,一陣陣劈啪聲隨之響起。

    中年人臉『色』一頓,一道詭異至極的紫『色』火焰憑空出現,又詭異的消失不見。

    一道慘叫聲豁然響起,原本血跡遍身的中年人全身宛如黑炭般,搖搖晃晃的從樹頭倒落。

    一陣陣焦糊味傳來,葉晨眉頭微皺,無奈聳聳肩,苦澀道:“小火,你要殺他就直接點,幹嘛把他火烤了!”

    “老子除了烤人之外咋也不會!”火麒麟頗為自豪的回應著葉晨,對此,葉晨無奈一笑,再次一掌拍向中年人的身體,見中年人絲毫沒有反應之後,才縱身躍到中年人的身旁,紫『色』長袍儼然化作灰燼,一副紅『色』的圖卷徒然躍入葉晨視線之中。

    身體微曲,撿起那一副圖卷,一股熱流從指間一閃而過,整副圖卷呈現出暗紅『色』。

    拿著圖卷,葉晨明顯感覺到體內真晶一陣顫抖,旋即想起剛才老者所提到的朱雀圖,喃喃自語著:“難道這便是他們所說的朱雀圖,不知這副圖卷到底有何價值居然引起兩名氣武境強者的生死搏鬥!”

    “朱雀圖?”火麒麟的身形緩緩浮現而出,旋即那漆黑的眼眸中立刻閃過一絲詫異之『色』,難以置信道:“難道是朱雀圖,那一絲若有若無的氣息倒是挺像那老小子的,但是這東西為何出現在此!”

    前後翻轉著

    整副圖卷,葉晨也沒有發現特殊的地方,撇見火麒麟自言自語,不由詫異道:“小火,你知道這玩意!”

    火麒麟的目光緊緊落於圖卷之上,旋即開口道:“小子,我們得趕緊離開!”

    “離開?”旋即葉晨也明白過來,倘若這副朱雀圖價值不菲,那恐怕不僅僅隻有兩名氣武境強者爭奪,葉晨微微點頭。

    眼瞳微縮,葉晨將圖卷收起,臉『色』一頓,目光緩緩的落於兩具屍體上,旋即身影一閃,順手將『插』在地上的兩柄利劍拔起,也不顧劍上的血跡,縱身一躍朝密林外狂飆而去。

    “小子,你丫的還真是一點不浪費!”葉晨順手牽羊的舉動無疑令火麒麟一陣鄙視。

    

Snap Time:2018-04-25 15:03:42  ExecTime:0.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