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十八章寧有種乎


    第十八章 寧有種乎(本章免費)

    葉無塵一直都沒有任何舉動,隻是冷冷的望著葉晨,威脅著:“葉晨,你這是在挑釁我!”。

    要不是顧忌到葉無塵身後的大長老,葉晨倒不介意殺了葉無塵,無所謂的聳聳肩膀,淡淡道:“那又如何呢?”

    葉無塵身影一閃,立刻出現在了旁邊的樹頭上麵,冷冷的望著場中的葉晨,不屑的笑著:“葉晨,倘若要不是我爺爺事先交代我最近不要找你的麻煩,否則近日少爺我必定讓你斷胳膊少腿!”

    盡管話是這麼說,但葉無塵心中還是對葉晨那神出鬼沒的速度產生了一絲忌憚。

    旋即便朝其餘兩名少年招手,雙腳一躍,身影漸漸的消失於樹頭間。

    微微一愣,旋即葉晨便明白過來,葉家大長老想必是顧忌到自己和柳家之間的聯姻才會勸告其餘葉家子弟,微微聳聳肩,『揉』著額頭,自語道:“看來與柳家的聯姻還是有點好處的!”

    柳眉那充滿厭惡的眼神依舊徘徊於葉晨的眼前,自嘲一笑,不禁為自己和小孩子鬥氣的行為感到可笑。

    樹旁的少女望著葉晨那頗為俊俏的臉,臉『色』不由一紅,弱弱道:“那個,謝謝你了”

    葉晨隻是隨口應了一聲,便要轉身離去,然後旋即又一頓,轉頭望著躺在地上的十幾名葉家嫬出子弟,嘴角泛出少許笑意,淡淡道:“你們當真如此甘心於嫡係子弟的欺辱,難道你們沒想過反抗!一群孬種!”

    原本對葉晨心存感激的眾多少年皆是猛然從地上蹦起來,滿臉怒『色』的望著這家族中的廢物,眼中盡是憤怒以及鄙夷之『色』,嫡係弟子欺辱他們便罷了,這家族中的廢物又有何資格如此說他們。

    葉晨微微一笑,眼前的這些少年看來還有些卑微的自尊,微微聳聳肩,淡淡道:“或許在你們眼中我是一個三年未覺醒的廢物,然而在我眼中你們又豈不是連廢物都不如,簡直一孬種!”

    十幾名少年的呼吸頓時沉重了起來,憤怒的目光看著葉晨,一個個臉上漲的通紅。

    羞辱!極度的羞辱!

    葉晨此言無疑將他們那僅餘的自尊踐踏的一文不值,居然被血脈未覺醒的廢物說出孬種,這口氣如何咽下。

    先前拉扯葉無塵的少年猛然朝前踏出一步,擦拭掉嘴角的血跡,目中噴火的看著葉晨,憤怒的道:“縱然你剛才幫我們解了圍,你也不該如此欺辱我們,我們雖是嫬出子弟,但也不是每個嫡係子弟便可侮辱的!”

    “侮辱你們,你不覺得你的想法很天真很幼稚!”無所謂的聳聳肩,葉晨『揉』著額頭一陣搖頭,旋即輕笑出來:“我能夠讓葉無塵退避,而你們呢,你們隻會用乞求的目光去渴望他的同情,至少在你們眼中是廢物的我還可以反抗,而你們卻沒有那膽子,你說你們是不是孬種!”

    一陣嘩然,葉晨此言說的所有少年麵紅耳燥。

    葉晨絲毫不給眾人思考的時間,冷冷的聲音再次響起:“我問你們,嫬出子弟中是不是個個如你們一般,那眾多長老中為何會有嫬出的,他們可曾想你們那樣被嫡係子弟欺辱,他們可曾像你們如此孬種被欺辱也不反抗!”

    又是一陣沉默,葉家長老數目雖是不多,但依舊有少數嫬出弟子做上了長老,而不僅僅如此,那些天賦異常的嫬出子弟無一不受到家族重點培養,從而擁有了嫡係弟子同樣高的待遇。

    “那些嫬出子弟無一不是天才,自然能夠得到家族的重用!而我們這些隻是一些平凡的人罷了!”少年不甘示弱的反駁道,臉『色』通紅,身體不斷顫抖著,顯得極為激動。

    “我們又不是天才,怎麼能跟他們比!”

    “我們也曾努力過,但是結果又如何呢?”

    一些竊竊私語聲緩緩的從周圍響起,不斷的朝葉晨耳旁湧去。

    葉晨聞若未聞,淡淡的望著眾少年,右手緩緩上舉,隨即如閃電般落下,鐵劍脫手而出激『射』在地麵之上,原本平曠無比的地麵之上出現一道數丈深的劍痕,恐怖至極的劍氣緩緩彌漫著。

    此舉無疑將周圍的竊竊私語聲壓下去,淡淡一笑,拂去遮蓋住右眼的長發,葉晨淡淡道:“你們認為我是天才嗎?”

    不足十二歲便達到初武五層那便是天才,然而三年血脈未覺醒無疑給葉晨冠上了廢物的名頭,眾人皆是沉默不語,在他們眼中或許葉晨曾經是天才,然而此刻隻是一血脈未覺醒的廢物。

    “那你們認為你們是天才嗎?”葉晨絲毫未理會許些少年眼中的鄙夷之『色』,自顧道。

    天才,對他們這些平凡的嫬出子弟是多麼遙不可及的,幾乎同時所有少年都黯然搖頭。

    微風陣陣,卷起地上的灰塵,葉晨輕輕一拂,風散塵落,目光落在眾人臉上,許久之後,葉晨才輕聲道:“自始至終我便認為自己是個天才,無人可以比擬的天才!”

    舉場靜寂,眾人默然,望著葉晨那臉上洋溢的自信,精神一陣恍惚,三年前這個少年臉上便掛著那笑容傲視葉家子弟。

    頓了頓,眼眸微眯,葉晨緩緩轉身朝那密林外望去,那金碧輝煌的閣樓林立,一座座測試台灑落四周,三年前他便是在那達到人生的巔峰,但是葉晨相信以前的巔峰終究成為踏腳石。

    “天才不是別人給你的定義,而是自己給予的。隻要你信,你就是。”

    平淡的聲音緩緩的飄『蕩』在響徹整個密林,此刻葉晨的聲音仿佛帶著奇異的魔力,話語宛如在眾人的頭頂盤旋,又似在耳邊私語,眾人緩緩的抬起頭,眼中異彩連連,望向葉晨的眼中少了一絲怒『色』,多了一絲敬佩。

    葉晨嘴角處泛起幾許神秘笑意,旋即笑意又被掩蓋起來,微微聳聳肩,淡淡道:“高手,是用孤獨和寂寞堆砌而成的,縱然那些嫡係子弟天賦比你們好,縱然那些所謂的嫡係弟子有丹『藥』輔助,那又如何,至少在我眼中你們能夠認清自己的狀況,這一點便比他們強,因為你們比他們懂得在大雪天揮劍的寂寞,在無人指導下修煉的孤獨!初武九層又如何,練武境又如何,十年不成,我們便用數個十年去追求,沒有丹『藥』輔助,但是我們有寂寞相陪,沒有強悍武技,但是我們在孤獨中『摸』索,或許我們的想法在他人的眼中很狂妄,但是人生在世,便年少輕狂一回又如何,王侯將相,寧有種乎!而不是像你們現在!”

    平日被嫡係子弟欺辱的畫麵瘋狂的湧出眾人的腦海,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為何嫬出子弟便要受嫡係子弟的欺辱,為何不反抗,為何不輕狂一回。

    人不輕狂枉少年,人生在世又有幾次輕狂,此刻眾人能夠清晰的感受到體內血『液』的流動,能夠感受到內心的顫抖,那是激動的顫抖,每個人都在重重的喘息著,麵『色』通紅。

    “王侯將相寧有種乎!”聲浪如排山倒海一般,所有人都鼓足了勁,竭斯底的呼喊,直著嗓子如要喊破喉嚨一般,渾身的熱血都衝上了腦門,年輕的氣息,望著那一張張年輕的臉龐,葉晨抹嘴一笑,此刻,他感到自己就像個要策反士兵謀反的將軍。

    “小子,你收買人心幹嘛!這些小兔崽子的實力太弱了,對你沒咋用!”火麒麟也不得不佩服葉晨的煽動群眾的能力。

    葉晨微微聳聳肩,沒有理會火麒麟,頓了頓,喝道:“或許那些長老的今天便是你們的明天!”

    所有少年眼中『射』出了炙熱的火花,有人全身顫抖了起來,激動得無以複加!

    長老之位,往日他們連想都不敢想的,他們真的有一天能當上嗎?

    “你們想不被嫡係弟子欺辱嗎?”葉晨依舊平淡的聲音緩緩在眾人耳旁響起,宛如雷鳴聲一般久久不絕。

    “想!”一道道略顯幼稚的聲音隨之響起,聲浪化作陣陣咆哮聲,聲震長空,宛若在這一瞬間,天地都震顫了幾下,天空中飄『蕩』的雲彩在這聲浪之下也緩緩散開!

    “你們想不想當人上人,想受萬人矚目嗎?”葉晨繼續煽動著,鋒利的眼神緩緩的從眾多少年身上一掃而過。

    “想!”那間化成了如『潮』的聲浪,飄『蕩』在整個密林之間,這股喊聲縱然那萬古猶存的大地也為之顫抖,葉府之內的眾多奴仆皆是詫異的望著那片密林,那喊聲令他們震撼。

    

Snap Time:2018-06-20 01:49:09  ExecTime: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