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十六章震驚


    第十六章 震驚(本章免費)

    血腥味彌漫在整個草原之上,油綠的青草也被染成了紅『色』。

    成山的屍體堆積在葉晨腳下,一身黑袍獵獵作響,俯視著腳方那如『潮』水一般的獸群,嘴角處泛起一絲冷笑。

    葉晨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亡過多少次,每一次都是撕心裂肺的疼痛,看著自己的身體化作無數塊碎片,再緩緩的重合起來。

    縱然前世經曆無數次刺殺行動的葉晨也不由暗罵這幻境的變態。

    永無止盡的死亡以及殺戮不斷衝刷著人的神經,火麒麟雲淡風輕的聲音不時的在葉晨耳旁響起:“小子,這幻境真變態,但是我發現你更變態,倘若換了別人,恐怕早已經瘋掉了!”

    再次握起那仿佛變得無比沉重的鐵劍,葉晨的身影化作一道流光衝進那獸群之中,無所畏懼,沒有重傷,一場不是敵就是我亡的戰爭隨著葉晨的喊而拉開帷幕。

    不斷的刺劍,出劍,劍氣斬不知道施展多少次,葉晨宛如死神的鐮刀不斷收割著生命。

    直到草原之上再無巨牛的時候,葉晨才緩緩從殺戮中反應過來,臉上盡是麻木的表情,身體化作一道光緩緩消散掉。

    祖閣的底層,微亮的光芒從四周牆壁發出,一道身影緩緩的浮現而出,葉晨的身影豁然出現。

    深深的呼了口氣,葉晨緩緩的閉上雙眼,腦中盡是剛才殺戮的場景,眼中的殺戮也緩緩退去。

    再次睜開眼,葉晨的眼中已經恢複了平靜,沒有了任何的殺戮,此刻葉晨才猛然意識到他已經脫離了幻境。

    不知從何冒出的清風拂過葉晨額前的秀發,盡管在經曆隻有短暫的時間,但是葉晨卻感覺宛如曆經數百年的錯覺,緩緩甩了甩手臂,望著那漆黑的閣樓上方,破罵道:“媽的,這祖閣真是可怕,怪不得那些小兔崽子都瘋掉了,這簡直是製造瘋子的絕佳場所!”

    火麒麟那老氣橫秋的聲音緩緩的傳出:“小子,這地方可是鍛煉人的好地方,葉家那些小兔崽子也真沒用!”

    葉晨一陣無語,眼眸微眯,望著一片漆黑的閣樓上方,臉上出現了一絲怪異之『色』,喃喃道:“這地方很邪門,倘若一不小心就陷入幻境!”

    腳步微抬,頓然停在半空中,腦海中就瞬間閃過十幾個下落的地點,旋即落在一點處,聲音如狂風卷落葉般朝前直『射』而出,右手猛然的拔出腰間的鐵劍,猛然朝前刺出,身影再次猛然的朝後躍去,整個過程顯得極為自然,宛若天成。

    葉晨無奈的苦澀一笑,『揉』著額頭搖搖頭,苦笑道:“小火,這幻境的後遺症漸漸的顯現出來,在那幻境之中我已經習慣了此刻處於警惕之中,現在那一係列反應已經成為了本能,倘若我前世要是有經曆過幻境絕對能夠成為頂級殺手!”

    “瞧你這點出息,還頂級殺手!”火麒麟一陣鄙視,無奈的白了葉晨一眼,嘲諷道:“小子,眼光放長遠點,我們也該出去了,不然那些葉家人以為你死在麵的!”

    葉晨無奈的用力甩了甩手臂,咆哮道:“小火,燕雀安知鴻鵠之誌哉!”

    火麒麟一陣無語,見過無恥的卻沒有見過葉晨如此無恥的,大歎遇人不淑啊!

    『揉』著額頭,葉晨再次望了那閣樓一眼,不知為何葉晨感覺的祖閣一直被神秘所籠罩,那神秘的劍以及玉佩,還有所謂的青龍氣。

    夕陽的餘暉靜靜的籠罩著整座祖閣,一陣步伐聲緩緩的從祖閣之內傳出。

    閉目眼神的老者臉『色』一震,眼中帶著點期待的望著那漆黑的閣樓大門,又是一陣步伐聲響起,旋即那道步伐聲突然消失不見。

    葉慕婉俏臉微白,數刻之後,依舊沒見那大門打開,心中不由一懸,黯然一歎,道:“長老,你打開門吧!想必葉晨也應該到門口前了!”

    葉天眼中不由閃過一絲喜『色』,緩緩朝前走出幾步,淡漠的望著那漆黑的門,道:“祖閣規定三天之內隻有進入者自己開門,或者三天過後方能打開門!規定不能破!”

    此刻,葉天才真正的放下心來,一個瘋子不足為慮,又憑什麼和他爭搶家主之位。

    葉浩嘴角處浮現出一絲笑意,表麵上更是擺出了一副假惺惺的麵容,萬分惋惜的道:“葉晨這小子命硬,希望他能夠平安的走出來,我還期待著和他的賭約!”

    實際上,葉浩心已經笑開花了,那個頂撞他的小子變瘋了,這對他來說無疑是一個好消息。

    “數百年以來進入祖閣的人足足有上百個,然而結果無一不是成為了瘋子!”

    “錯,不是都成為了瘋子,大部分直接死在麵,唉,這祖閣不知斷送了多少葉家弟子的未來!”

    “,這次可不是斷送了葉家子弟的未來!葉晨就廢物一個!”

    “是啊,或許變成瘋子對他來說是最好的選擇!”

    一陣竊竊私語聲在周圍駐足的長老口中傳出,他們臉上沒有絲毫的著急,反而多出了一絲幸災樂禍之『色』,各個好奇的朝閣樓望去。

    “各位長老可以散去吧!葉晨恐怕早已死在麵了!”葉天無所謂的聳聳肩,臉上出現了一絲不耐之『色』,旋即轉身朝各位長老拱拱手。

    在眾人的眼中葉晨無疑變成了瘋子或者直接是死亡,眾人也無了最初的耐『性』,各個轉身朝後走去。

    然而下一那,眾人的腳步嘎然而止,皆是難以置信的朝後方望去,一道哈欠聲從後方傳來。

    原本眼神暗淡的葉慕婉也不由眼前一亮,喃喃道:“他出來了!”

    在滿場目光的注視之下,漆黑的大門之內,忽然間有著腳掌踩在地板上發出的細微聲響,而在聽得這腳步聲後,全場人的臉『色』都是忍不住的變了變。

    腳步聲越來越近,葉天不由緊握拳,眼睛眨也眨的盯著那漆黑的大門,片刻後,眼瞳猛然一縮,臉『色』微變,一名身影緩緩的出現了眾人的視線中。

    望著那臉『色』平靜的葉晨,陣陣的微風拂過,一身黑袍獵獵作響,滿場突然寂靜,先前幸災樂禍的長老皆是張著大嘴,難以置信的望著那一襲黑袍。

    誰能想到,在進入祖閣之後不僅沒有想象中的死亡甚至沒有變成瘋子,反而呼吸平穩,麵『色』平靜,外表整潔,和他們想象中的相差甚遠。

    

Snap Time:2018-01-21 08:58:44  ExecTime:0.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