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十三章詭異


    第十三章 詭異(本章免費)

    龍行虎步的朝閣樓邁進,當邁進的那一那,葉晨身影顯然一震,一股驚人的劍意襲來又隨之消散掉。

    冷汗不由順著臉頰滴落,在剛才那一那,葉晨明顯感受到體內真晶的顫抖,暗呼道:“好強的劍意!”

    火麒麟緩緩的從戒指中浮現而出,銅鈴般大的眼瞳緊盯著閣樓的上方,緩聲道:“小子,上麵可有一好東西!”

    “好東西?”嘴角微挑,旋即眼中流『露』出一絲火熱之『色』,能夠令火麒麟說成好東西的物品自然不差,葉晨舒緩一下右臂,懶散道:“小火,到底是什麼東西,以你的眼光肯定不差吧!”

    一陣無語,火麒麟身影化作一道流光朝戒指中『射』去,顯然對小火這個名字很感冒,旋即咆哮聲又再葉晨的腦海中響起:“小子,老子的名字叫火麒,閣樓上那東西等你上去便知道了!”

    無奈的『揉』著額頭,緩緩的朝閣樓走去,邊走邊嘀咕著:“真是的,這麼老了,還這麼小氣!”

    麒麟戒之中的火麒麟又是一陣無語,旋即咆哮聲再次如狂風卷落葉般在葉晨腦海飄『蕩』著。

    踏入漆黑的大門,光線略暗,柔和的光芒從周圍牆壁上散發而出,將寬敞的樓閣照得幽深而寂靜,葉晨一掃周圍的牆壁,臉上不由流『露』出一絲錯愕之『色』,牆壁上雕刻著一副副壁畫,然而那壁畫卻雕刻著一隻隻栩栩如生的青龍。

    踏入閣樓,一條寬敞的通道現進眼內,在這一條通道的最前方,一道極為刺眼的光幕橫立,淡淡的風屬真氣波動緩緩的朝四周散去,葉晨眉頭微挑,小心翼翼的朝那光幕靠去,體內的火屬真氣不由的湧出體外,融入那光幕之中。

    頃刻間一道清脆的劍『吟』聲響起,隨即整個祖閣都震動起來,閣外,老者滿臉震驚的望著那閣樓,數百年來進入祖閣的葉家子弟也有數十個,然而他們進入閣樓的時候卻未有如此強烈的反應,不禁喃喃道:“或許他能夠創造一個奇跡!”

    身旁的葉慕婉臉『色』也是微變,旋即一歎,喃喃道:“但願他平安出來就行了!”

    光幕緩緩散去,化作一條階梯,自葉晨前方向上蔓延,不知盡頭,葉晨深吸一口氣,眼『露』果斷之『色』,踏上了階梯,向上走去,一步一步下,隨著他不斷地前行,其身後的階梯緩緩地消失。

    突然之間,隻見祖閣上一道光芒閃爍,這光芒越來越濃耀,幾乎奪目般刺眼,隨即整個祖閣便再次震『蕩』起來,發出一陣清脆的劍『吟』聲,葉晨的身影便被那道光芒所淹沒掉,詭異的消失在階梯之上。

    身後雲層如海浪翻滾,不斷在腳下湧動,處於晶瑩剔透的冰封世界中,白雪紛飛的天空有著說不出的陰沉,牙齒一陣打顫,皮膚上傳來的冷意,葉晨忍不住哈欠一聲,趕緊運起自身的火屬真氣抵抗著外界的寒冷。

    “這是哪”葉晨警惕的望著周圍的環境,心中不由疑『惑』,旋即朝右手望去,輕聲道:“小火,這是在那!”

    原本靈氣閃現的麒麟戒此刻也顯得暗淡無光,回複葉晨的唯有那呼呼的獵獵寒風聲。

    原本打算火麒麟會知道,火麒麟的突然消失也令葉晨感到一股不安,旋即又變得冷靜起來。

    對於未知的環境,保持警惕『性』是很重要的,雙眼警惕的望著四周,“難道我已經不在祖閣麵!”葉晨心中一陣震驚,武神大陸上有種東西叫做虛空之陣,可以連接兩個不同的地點,“也就是說自己已經離開了祖閣!”

    然而虛空之陣那可是屬於大陸上的高級貨,葉家祖閣之內怎麼會存在虛空之陣。

    既來之則安之,四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隻好選擇一個方向前進,不時的打量著四周的環境,以備突發情況發生,從冰雪反『射』出來的身形,不斷的搖曳變幻,眼前沒有一條所謂的路,因為除了冰雪,還是冰雪。

    但是葉晨此時心中卻有著一股莫名的情緒,好象前方有一個無聲的呼喚在催促著他不斷的往前走,而眼前的白茫茫一切,在葉晨看來卻再也不是難題,緩緩的朝前前進著,耳邊盡是風雪聲。

    直到眼前豁然開朗,盡管以葉晨一向冷靜的人,此時滿眼都是驚駭的神『色』,完全被眼前所表現出來的情景所震攝,竟不由自主的後退一步,好象天地間再也找不出一件事情可能讓他如此的驚訝了。

    眼前是一片空曠的冰麵,平整得如一麵鏡子一般的展現在葉晨麵前,在這一麵鏡子的中間,赫然並立著一把劍。

    一柄高達十幾丈的冰劍指天而立,森然之氣不斷的散發出來,讓遠在百丈之外的葉晨從心底感受到那一份無與倫比霸道之氣,讓人產生屈服的感覺。

    而更讓葉晨吃驚的還不止於此,在這一柄劍之下的空地上,竟圍著它們長滿了各式各樣的鮮花,百花爭鳴,而在劍柄雕刻著鬼臉的冰劍之下,劍柄之處,卻又寸草不生,充斥著黑『色』的死亡之氣,讓外麵一圈圍著的鮮花此時看起來更是詭異絕倫。

    這柄巨劍仿佛有著某種不可思議的力量,一種絕望以及壓抑的情緒充斥著葉晨整個內心,火屬真氣如『潮』水一般湧葉晨的體外,葉晨身上的氣勢大漲,一拳打出,全身的真氣都集中在這一拳打出,朝前再邁進一步。

    突變頓生。那一團死氣好象有生命一般,在葉晨的拳頭打出的瞬間,一下子就全部湧上葉晨的拳頭上,葉晨隻覺得心頭一陣狂然悸動,眼前顯現出許多幻象。

    無處的血腥畫麵如『潮』水一般朝葉晨湧來,畫麵中一群人『性』滅絕的野獸進行著慘無人道的屠殺,生命在他們眼中再也不是生命,不管是老少『婦』孺,隻要是能在地主行走的動物,都無一例外的成為屠刀下的冤魂,血流成河,染紅了那泛黃的土地,那一道道悲鳴的慘叫聲更加刺激著屠夫心中的凶氣,女人,隻會成為這個時候最慘烈的淩辱對象。

    血腥的不斷升級著,葉晨眼中已是一片血紅,血紅的人影,血紅的樹木,死亡的氣息不斷的籠罩著葉晨,縱然前世徘徊於死亡邊緣的葉晨也不由臉『色』慘白。

    突然畫麵一變,一道刺眼的光芒傳來,“噗”一聲,血跡順著葉晨嘴角滴下,從幻像中醒來,望著那把劍柄雕刻鬼臉的劍,眼中不由流『露』出一絲駭然之『色』。

    那一副副血腥的畫麵宛如印記一般深深的刻在了葉晨的腦海,再也抹不去,冷汗不斷的順著臉頰滴落,身子直退數步,無力的『揉』著額頭,此刻他終於知道為什麼進來的人會瘋狂掉,那血腥的畫麵可不是常人能夠承受住的,沒有人『性』,隻有殺戮。

    “小子,你在幹什麼!”一道熟悉的聲音宛如雷鳴般在葉晨的耳旁炸起,葉晨身影一震,眼前的畫麵宛如流水一般朝四周散去。

    眼前立刻明亮起來,所在之處,是一間閣樓,整個閣樓之內劍氣彌漫,數股強弱不一的劍意到處『亂』躥著,倒吸一聲,葉晨心中一震,那數股劍意令他冷汗直冒。

    火麒麟那小巧玲瓏的身影緩緩浮現在葉晨胸前,一撇滿臉慘白的葉晨,不由笑道:“小子,你也太不濟了吧!太給老子丟臉了!”

    

Snap Time:2018-04-20 20:27:37  ExecTime:0.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