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十二章祖閣


    第十二章 祖閣(本章免費)

    繞過那龐大的建築群,葉晨按照記憶中的路線進入一庭院之內,微風徐徐,石道旁的林木修剪的極為整齊,道路四通八達,整潔大方,瓊樓飛簷,假山池澤,蔥鬱草地,比比皆是,然而此時葉晨卻無暇欣賞。

    藏書閣作為葉家的第一重地,必定重點保護,在前方的數百米處,葉晨感受到數股熟悉的氣息,那氣息正是葉家風神訣所導致的,心中暗自一驚,周圍至少有數十名初武七層的武者,身影一躍,身影緩緩落於一閣樓之前。

    葉晨抬頭望著麵前這幢龐大的閣樓,巨大閣樓的牌匾之上,繪有“祖閣”兩個頗顯古氣的字體,牌匾略微有些顯黃,匾上的溝壑,顯示著歲月的滄桑,然而那祖閣二字上流『露』出的劍意卻令葉晨心驚膽顫。

    按照那倒黴蛋的記憶中藏書閣的名字應該是葉家閣,不知何時改名了,而且周圍的護衛也沒如此眾多,葉晨臉上不由流『露』出一絲疑『惑』。

    微眯著眼睛,目光在閣樓四處的掃過,在樓閣的偏僻之所,葉晨感受到剛才的幾股氣息又緩緩的消失不見。

    森嚴的守衛緩緩的在祖閣的周圍徘徊著,當葉晨踏入祖閣的那一那,一道如雷鳴般的響聲在葉晨耳旁炸響:“你是何人,難道你不知道沒有族長的允許,誰也不能靠近祖閣!”

    轟鳴聲震得葉晨耳膜發痛,一陣眩目,漆黑的眼眸中閃過一絲駭然之『色』,目光落在祖閣的前方,那一道身影緩緩的浮現出來,身著紫『色』衣袍的老者,枯黃的老臉上沒有任何表情,而那渾濁的雙眼卻不時的閃過一絲精光。

    火麒麟的聲音緩緩的在葉晨的腦海中飄『蕩』:“小子,這老頭的實力很強,你可別惹他,不然我也保不了你!”

    嘴角微揚,葉晨苦澀一笑,好像把他說是惹事精似的,能讓火麒麟忌憚的人必定是氣武境強者,葉晨可不會如此狂妄去挑釁,嘴角流『露』出一絲笑意,朝老者躬身道:“小子葉晨見過前輩,這藏書閣不是尋常子弟便可進入,為何需要族長的同意呢?”此刻的葉晨表現的宛如一知書達理的後輩,惹得戒指中的火麒麟一陣鄙視。

    “葉晨?”老者眉頭微皺,目光緩緩的從葉晨的身上一掃而過,旋即一聲輕歎,緩緩道:“你是葉文的二兒子!”

    在老者目光掃過的時候,葉晨感受到宛如被一座大山壓著般難受,然而老者的話語卻令葉晨一愣,隨即苦澀一笑,如今的葉家恐怕除了眼前的老者還會如此說,通常那些葉家子弟都是以家主的私生子來稱呼自己,微微點頭,道:“小子正是葉家主的私生子!”

    “這是祖閣,你說的藏書閣在前方數百米處!”老者眼眸微抬,枯黃的右手緩緩的從衣袖中伸出,指著前方數百米處的一閣樓,數名少年慌慌忙忙的從閣樓中進進出出,而閣樓上方掛著一牌匾,正麵浮現著三個龍飛鳳舞的大字:葉家閣。

    順著老者的視線望去,縱然葉晨臉皮頗厚也不由閃過一絲緋紅,自己居然破天荒的認錯路了。

    火麒麟也一陣無語,旋即戲謔的笑聲在葉晨的腦海中飄『蕩』著:“笑死老子了,你小子居然還是個路癡!”

    『揉』『揉』額頭,葉晨直接對火麒麟的笑死無視掉,朝老者躬身道:“晚輩剛才冒犯了!”

    老者倒是沒有怪罪葉晨的意思,目光緩緩的落在葉晨身上,足久之後才緩緩移開,渾濁的眼中出現一絲複雜之『色』,淡淡道:“倘若你要進入祖閣,或許今日我會答應你的要求!”

    “祖閣!”葉晨頂樓,目光緩緩的朝頂樓望去,此刻葉晨駭然的感受到頂樓處散發著一股強悍的氣息,那股氣息縱然是眉頭微挑,在那倒黴蛋的記憶中根本沒有任何印象,而穿越過來幾年葉晨來武堂的次數也屈指可數,對這所謂的祖閣饒是一點記憶都沒有,而且眼前這突然出現的老者又是誰,眼瞳微縮,緩緩退出一步,躬身道:“不知前輩可否告知小子祖閣的來曆!”

    老者笑而不語,目光緩緩的移到祖閣的頂樓處,雙手負背,滿頭白發隨風飄『蕩』!

    他也感到心悸,然而不知為何那股氣息令他產生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沉默數刻,緩聲道:“進入祖閣可有危險!”

    “危險和機遇通常便是共存的,倘若你想要覺醒青龍血脈,或許進入祖閣是你的唯一生機!”老者的話語依舊顯得平靜,絲毫不為葉晨的反應所影響,目光始終不再朝葉晨望一眼。

    “小子,你一定要進去,因為那麵有一樣東西是你需要的!”火麒麟的聲音也漸漸的在葉晨的腦海中響起。

    火麒麟不斷的在葉晨的腦海中咆哮著,在那一那,它在那祖閣上感受一股很熟悉的氣息。

    前世固然隻是一尋常殺手,然而葉晨也深知危機與機遇並存的道理,不過得到重生的葉晨更懂得了生命的可貴,沉默數刻之後才猛然抬起頭,嘴角泛出一絲笑意,堅定道:“我選擇進去!”

    聞言,老者臉上也流『露』出一絲笑意,目光再次落在葉晨身上,淡淡道:“和三年前的你比起來,你更加的內斂了!也謹慎了許多,看來三年的磨練對你的心『性』成長了許多,遭受恥辱果然是最磨練人的方法之一!”

    苦澀一笑,當初穿越過來的時候憑借著先天優勢遙遙成為年輕代的第一人,過多的獻媚以及讚揚也讓葉晨漸漸的驕傲起來,然而三年的磨練也讓他懂得了內斂,輕輕舒展了一下手腕,葉晨長長的吐了一口氣,道:“或許是吧!”

    微微點頭,老者緩緩從袖袍中探出一雙幹枯的手掌,旋即一指一印的慢慢結動著手印,隨著手印的結動,葉晨能夠清晰的感覺到一股極為雄渾無形波動如波浪一般從他手心處湧出,旋即沒入那閣樓之內。

    “你可以進去了!”老者淡漠的聲音緩緩的在葉晨耳旁響起,葉晨微微點頭,朝前邁出一步,然而此刻一道嬌呼聲傳來:“葉晨,你可不能進祖閣!那可是家族的禁地!”

    清脆的聲音傳來,緊隨的便是一陣香風撲麵而來,葉慕婉的身影緩緩的出現葉晨的背後。

    “為何?”葉晨眉頭微皺,旋即轉身望著葉慕婉那張嫵媚和清純共存的俏臉,對於這突然出現的葉慕婉,葉晨心中還是心存感激,剛才她做的一切畢竟是為自己解圍。

    “祖閣被列為家族禁地的原因便是進入祖閣的人都瘋了!”葉慕婉望著那高聳入雲的祖閣,眼中不由流『露』出一絲駭然之『色』,這外表器宇不凡的祖閣不知埋葬了多少葉家子弟的未來。

    眉頭微皺,葉晨怪異的朝那老者望去一眼,老者也是尷尬一笑,拂著胡須笑道:“那些人進去因為受不了血腥的畫麵才瘋掉的,小子,倘若你此刻選擇不進去也可以!”

    血腥的畫麵,眉頭舒展開來,葉晨對於葉慕婉抱以一笑,旋即毅然轉身,龍行虎步的朝閣樓邁進,無顧葉慕婉的驚呼聲,顯然明知危險還要前行的舉動令葉慕婉頗為震驚,同樣震驚的也包括葉慕婉身旁的老者。

    俏目之中閃過一抹擔心之『色』,旋即轉身朝一旁的老者道:“長老,不知他能否平安出來!”

    老者緩緩搖頭,噓聲道:“倘若他能夠承受住那些血腥的畫麵必然沒有什麼事情,倘若不能,那便會……”。

    老者的話語未說完,聰慧的葉慕婉又如何不知老者的言下之意,倘若承受不住,葉晨或許便會瘋掉,黯然一歎,俏目始終盯著那道漸去漸遠的身影,固然和葉晨不熟,但畢竟是她的弟弟。

    然而葉慕婉和老者交談時卻未注意到葉晨嘴角處揚起的一絲微笑,前世的血海平波所經曆的血腥又豈是老者和葉慕婉能夠想象的,殺手便是徘徊於死亡邊緣的職業,葉晨的心智又豈是二人能夠想象的。

    

Snap Time:2018-08-20 16:55:47  ExecTime:0.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