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十一章賭約


    第十一章 賭約(本章免費)

    震驚布滿了那一張張稚氣的臉,葉家立家數百年恐怕葉晨是第一個敢如此質問長老的人。

    葉慕婉俏臉蒼白,玉手緊握,貝齒輕咬著紅唇,事情發展到如今的地步顯然不是她所能預料到了,微微搖頭,暗歎一聲,縱身一躍,身姿優雅的落於葉晨的身旁,麵帶恭敬朝葉浩躬身道:“五長老,葉晨年幼無知,剛才是他魯莽了!”

    “魯莽,哼,當眾反駁罪名,還辱罵長老,這可不是年幼無知人可以做出來!”枯黃的臉上盡是怒『色』,葉浩大袖一揮,目光冷冷的盯著,自從當上長老數年以來,還是第一次如此丟臉,他如何忍下這口氣。

    少女的獨有的香味撲麵而來,葉晨不由多吸了幾口,目光緩緩的從葉慕婉那凹凸有致的身軀上移開,淡淡道:“葉家祖訓難道規定無罪也有往自己身上攬嗎?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五長老你說呢?”

    “祖訓是死的,你難道不懂得變通,練武台上的比試生死有天,同族弟子應該互幫互助!葉星可是家族要重點培養的少年天才,你可知將他重傷後對家族有多大的損失,你可有考慮到家族的利益!”葉浩朝前一踏,冷冽的氣勢如狂風暴雨般朝葉晨席卷而去,語氣變得咄咄『逼』人。

    家族利益,在葉浩那冷冽的氣勢衝刷下,葉晨的身影也不由退出幾步,眼眸微眯,嘴角微揚,冷笑道:“依照五長老之言,這祖訓可以廢了,這能不能算五長老漠視祖訓,不知族長知道了又有何感想!”

    葉浩把家族利益以及家族利益這頂帽子扣下來,葉晨又豈會讓他得逞!

    縱然葉浩身為長老也不得不遵守祖訓行事,葉晨這一漠視祖訓的往他頭上扣下來令他心中一顫,眼中也出現了一絲慌張之『色』,長臂一震,喝道:“葉晨你休得胡言!”

    微微聳聳肩,葉晨愜意的笑了笑,淡淡道:“漠視祖訓便是不孝,加上先前的幾項,五長老,我不知道不忠不孝不仁不義之人又如何能當長老.倘若事情鬧大了,葉家上下又會認可你這個長老嗎?”

    然而下一刻,葉晨的語氣再變的咄咄『逼』人,無顧葉浩的氣勢朝前一踏,喝道:“祖訓第十條葉家子弟若為不忠不孝不仁不義者,先剔除祖籍,再受葉家的追殺!五長老,我所言可對!”

    葉浩不禁竦然動容,麵『色』漲的通紅,瘦小的身軀不斷的顫抖著,葉晨喝聲宛如雷鳴般在葉浩耳旁炸響,腳下接連退了三步,倘若他當著被冠上不忠不孝不仁不義之名,恐怕今日他便要受到葉家的追殺。

    武神大陸雖是以武為尊,然而儒家的大義卻深入人心,葉浩料不到眼前的葉晨竟如此口齒伶俐。

    葉浩畢竟是煉武境高手,意誌堅忍,很快的回過神來,等反應過來剛剛發生什麼事,葉浩麵『色』陰晴不定,心中怒意十足,剛才居然被廢物一言嚇得後退三步,這無疑往他的老臉上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大袖一揮,葉浩怒笑了兩聲,猛的臉『色』一冷,喝道:“葉晨,老夫可以不追究你重傷葉星的責任,然而你不顧家族利益的事情你又如何解釋,家族正是處於需要人才的時期,你這不是給家族搗『亂』嗎?”

    嘴角處泛起一絲笑意,葉浩此舉無疑是以退為進,葉晨右手緩緩上舉,隨即猛然劈落,指著倒在地上不醒人事的葉星,淡漠道:“家族利益,以初武六層的修為敗給一血脈未覺醒的廢物,此等人又可配稱為天才,連廢物都不如的天才,五長老你不覺得很可笑嗎?倘若家族花費精力在他身上,終究會浪費家族的資源,

    五長老難道以你的慧眼看不出我的良苦用心嗎?隻有給葉星點挫折感,方能更加促進他成才,難道如此簡單的問題你弄不明白!”

    葉晨絲毫不給葉浩反擊的機會,頓了頓,再次道:“五長老不知我此舉是對家族有利還是有害?”

    平淡的聲音緩緩的飄『蕩』在整個練武台周圍,全場陷入了一片呆滯,稍微蘇醒過來的葉星被葉晨的話語刺激的昏了過去。

    葉浩也被葉晨話語刺激的說不出話來,大袖一揮,冷冽的罡風席卷而出,狠狠的擊打在葉晨的胸脯處,葉晨不由後退了數步才勉強停下搖晃的身影,猛然的抬起頭望著葉浩,冷聲道:“五長老,你這又是何意!”

    手掌緩緩探出衣袖,微微曲卷,淡青『色』的風漩緩緩的在手心處浮現而出,葉浩眉頭微皺,沉聲道:“葉晨,記住你是一個血脈未覺醒的廢物,縱然如今的葉星敗給你,就不一定說明你對家族的價值高於葉星!”

    葉晨接連兩番的話語令葉浩心中泛出幾許殺意,倘若不是顧忌到葉晨是家主私生子的身份,今日他便讓葉晨血濺當場。

    “廢物,你就那麼肯定我是廢物!”葉晨的聲音依舊淡漠而平淡,並未因為葉浩的話語表情而有所變化

    “廢物終究是廢物,葉晨記住一點,要擺正自己的位置,你已經不是當年那少年得誌的天才了!”葉浩漆黑的眼眸中閃過一絲戲謔之『色』,當年葉晨得誌的時候,他可是受了不少的氣,今日正好可以借機出氣。

    聽著葉浩這蘊含著許些嘲諷的話語,葉晨雙肩微微抖動,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片刻後,一句狂妄得讓在座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話語,卻是輕飄飄的傳了出來:“廢物,五長老,你可否敢跟我打個賭,三月之後,我血脈必定覺醒!倘若我血脈未覺醒,我便親自進紀律堂三年不出,倘若我血脈覺醒,那五長老便要當眾給本少道歉,不知五長老可有膽!”

    此話一出,全場陷入死一般的寂靜,一道道錯愕的目光望向那口出狂言的身影,這家夥今日難道吃錯『藥』了,三年血脈未覺醒的家夥居然敢說一年之內血脈必定覺醒,進三年紀律堂,縱然是煉武境的高手也不敢說出此話!

    聽得的語氣,葉慕婉俏臉微變,望著那道單薄的身影,眼中出現一絲『迷』茫之『色』,這還是六年前那個膽小的少年嗎?

    狂妄的話語無疑對葉浩的反擊,葉浩陰沉的臉龐略微有些顯得猙獰,嘴角微微抽搐著:“好,葉晨,老夫便和你打這個賭約,我要看看成為三年廢物的你又如何覺醒血脈!”

    感受到葉晨身上沒有絲毫風屬真氣的波動,葉浩自然知道葉晨如今血脈未覺醒,也不怕葉晨的賭約!

    然而在火麒麟的作用下,以葉浩那練武初級的實力又如何能夠察覺到葉晨體內緩緩流轉的火屬真氣。

    眼眸微微抬起,葉晨能夠察覺到葉晨地那道嘲諷目光,緩緩搖頭,目光緩緩的朝四周掃去,望著那一道道同情又嘲諷的目光,暗歎一聲,嘴角處同樣泛起一絲嘲諷之『色』,旋即轉身朝武堂內部緩緩走去。

    “這葉晨還真有膽子居然敢和五長老打這個賭,還當真是三年前的他呀!”

    “恐怕被一時的得意衝昏了頭腦,三年血脈未覺醒,三個月我看也不可能覺醒!”

    “三月後的家族祭日可有看頭了!”

    在葉晨轉過身之後,一道道竊竊私語聲宛如雨後春筍般從周圍的人群中冒出來。

    走出幾步,葉晨的身影徒然一頓,望著那氣勢雄偉的武堂,背對身朝葉浩淡淡道:“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五長老,記住你我的賭約,三年前我是天才,三年之後的今天我依然是天才!”

    平靜的聲音回『蕩』在廣場中,令得滿場竊竊私語都是噶然而止,一道道蘊含著各種情緒的目光不斷的落在那道單薄的身影上,全場寂靜的隻剩下那平緩的步伐聲,直到那身影緩緩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之中,周圍才再次響起了談論聲。

    葉慕婉眼『色』複雜的朝武堂內望了一眼,縱身一躍,俏影如鴻燕般輕盈的朝武堂內落去。

    葉浩那年邁的身影靜靜的站在原地,對於周圍的竊竊私語聲宛如未聞一般,自嘲的笑了一笑,剛才他居然為自己的賭約的擔心起來,揮揮衣袖,廢物終究是廢物,縱然給他多少時間同樣還是廢物!

    

Snap Time:2018-06-23 23:59:48  ExecTime:0.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