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十章大義稟然


    第十章 大義稟然(本章免費)

    “站住!”一道清脆的聲音從半空中緩緩響起,倩影緩緩的落於練武台之上。

    微風拂來,衣袍緊貼著嬌軀,『露』去其下那完美的曲線身材,那張平靜淡然的美麗臉頰多出了一絲嫵媚之『色』,全場的目光都不由的投落在那道倩影身上,一陣陣吞口水聲在周圍的少年嘴中發出。

    葉晨身影一頓,緩緩轉身望著那嬌軀挺拔得猶如一朵傲骨雪蓮的倩影,眼中不由浮現出一絲複雜之『色』,記憶中那張淡然出塵的精致臉頰漸漸的和眼前的倩影緩緩重合著,嘴唇微動:“葉慕婉!”

    “小子,這妮子長的不錯啊!是你情人,不對,以你那幾年的表現,不可能泡到這妮子!”火麒麟那戲謔的聲音在葉晨的聲音中緩緩響起,盡管未見到火麒麟此刻的表情,葉晨也能想出那猥瑣樣。

    “葉晨,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如此對待同族子弟!”葉慕婉眉頭微皺,美眸中掠過一抹不屑與厭惡。

    察覺到葉慕婉眼中的厭惡,葉晨同樣眉頭緊皺,淡淡道:“那又如何!”

    不知為何葉晨對眼前的女子很感冒,記憶緩緩的變得清晰起來,自從來到葉家六年多,葉晨還是第一次看見眼前的女子,但是葉晨卻能夠一眼認出來,因為這女子是這倒黴身體同父異母的姐姐。

    一條紅『色』長鞭從葉慕韻背後『射』出,帶著一股淩厲的氣息,刷一下卷向葉晨。

    葉晨冷哼一聲,六年前葉慕韻便拜入了一極強的門派,滑稽的當初葉慕婉離家的時候正是葉晨穿越到這個世界,因此,葉晨倒未見過葉慕韻一眼,記憶中縱然葉慕婉對葉晨印象極差,但也沒有一見麵便大打出手。

    手腕一探,單拳微抬,葉晨一招出手,拳風呼嘯,帶著一股狂野的氣勢朝長鞭砸去,拳鞭相交,發出劇烈的響聲,身影蹬蹬往後退出數步,葉晨才停下身影,眼中不由閃過一絲詫異之『色』。

    剛剛接觸長鞭的那一那,葉晨明顯感受到那鞭子上麵蘊含的力道並不大,那一鞭僅僅是聲勢大而已。

    隨即又一道破風聲響起,眨眼間,一道身影緩緩的出現在了葉晨的麵前。

    微微一撇突如其來的身影,葉晨依舊一副古井不波的平淡表情,淡淡道:“葉晨見過五長老!”

    突然出現的人影正是長老會排行第五的五長老,葉浩,在葉家威望甚高,也是往日最瞧不起葉晨的長老之一。

    葉浩的身影徒然朝葉晨猛『射』而來,一股尖銳的破風勁氣,旋即對著葉晨肩膀落去,葉晨眼睛一睜,沒想到葉浩會突然出手,腳步微曲,然而下一刻,一股巨力壓迫著葉晨,令葉晨絲毫不能動彈。

    尖銳的氣勁急『射』在葉晨肩膀上,衣袍破開,肩膀火辣辣的疼,一縷縷血痕立即從傷口處流了出來。

    “葉晨,你好大的膽子,居然如此對待葉家子弟!”葉浩淡漠的聲音徒然在場中爆裂開來,震得眾人耳膜發痛。

    葉慕婉柳眉緊蹙,一撇葉晨肩膀處的血跡,朝葉浩道:“五長老,剛剛我已經教訓過他了,而如今你也懲罰他了,我看此事就此作罷如何!”

    “不行,此事絕不能就此作罷!我一定要將他送紀律堂處理!”葉浩絲毫不顧忌葉慕婉的麵子,冷漠道。

    紀律堂,作為監督葉家子弟的唯一部門,通常犯罪的葉家子弟被送進去之後,不死也要脫張皮。

    葉晨也不去擦拭掉肩膀處的血跡,漆黑的眼眸緊緊的盯著葉浩,神『色』冷漠。剛剛那一拳,葉晨已經明白,葉浩的實力遠遠的超過自己,原本以為初武八層的修為至少能夠擋住一招,卻不料如此的不濟。

    微微一撇練武台上臉『色』陰沉的葉慕婉,此刻葉晨意識到葉慕婉為何要揮出那一鞭,顯然是為自己解圍,肩膀處火辣辣的疼痛令葉晨越發的冷靜下來,倘若要不是突破了初武六層,恐怕剛才那一掌至少會重傷,想此,葉晨漆黑的眼眸中閃過一絲寒意,冷喝道:“你憑什麼送我進紀律堂!”

    葉浩神『色』如同冰霜,叱喝一聲道:“憑什麼,就憑你惡意重傷同族子弟,這一條足夠你進紀律堂!”

    冷笑數聲,葉晨猛然朝前一踏,目光如實質劍芒般落在葉浩身上,暴喝道:“罪名,這就是你所謂的罪名,真是可笑至極!”徒然朝前一踏,葉晨神情凜然,語氣一變,變的咄咄『逼』人指著葉浩喝道:“長老,你口口聲聲的說我惡意重傷葉星,葉家祖訓可曾規定練武台上的比試生死有天!”

    右臂一甩,葉晨再次猛然的朝前踏出一步,神情淡漠,大聲喝道:

    “五長老,你口口聲聲說我惡意重傷人,那你如今置族規於何地,你公然違反族規,此等是為不忠!”

    “五長老,你不問前後的起因便欲送我進紀律堂,陷害我落得惡意重傷同族子弟的壞名,此等是為不義!”

    “五長老,你一堂堂葉家長老,對後輩出手如此狠辣,豈不是惡意重傷同族子弟,此等是為不仁!”

    葉晨質問一個接一個,每問一個可有,便『逼』近一步,三步之中,雙眼怒張,聲音宏亮,如墨長發無風自飄,他的步伐中更是運用起了體內的火屬真氣,給人一種氣勢雄渾,不可抵抗的感覺。

    葉浩再也保持不住淡然的樣子,麵對葉晨那如劍芒般的眼神慌忙的朝後退出三步,隨即便感到了恥辱感,剛剛居然被人一個廢物的眼神駭得連退三步,麵『色』難堪的朝葉晨喝道:“你休得胡言!”

    再次邁出一步,葉晨徒然大喝道:“休得胡言,哼,此等不忠不義不仁之人,我不知是否該送進紀律堂,我不知這種人又何德何能擔任葉家長老之位,我不知何德何能要我去尊敬這種人!”

    最後一記暴喝宛如雷鳴聲在眾人的耳旁出炸響,此刻,全場針若可聞,皆是滿臉震撼的望著場中那單薄的身影,此刻,那身影竟顯得如此高大,一句句喝聲令他們不由自主的後退幾步。

    

Snap Time:2018-04-25 05:14:27  ExecTime:0.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