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八章龍有逆鱗觸之必死


    第八章 龍有逆鱗,觸之必死(本章免費)

    “武堂”葉家專門開辦,專門傳授武技的地方。

    葉家能夠作為落霞城的霸主之一,依靠的不僅僅是那令人眼紅的財富,更多的便是令人聞風喪膽的武力。

    而武堂便是做為葉家火力輸出的核心,不過武堂雖是葉家開辦,但是不僅僅葉家子弟可以加入,就連葉家奴仆子弟也可以加入,這也見證了葉家能力之上的治家特點。

    而武堂最核心的地方無疑便是藏書閣,收藏了葉家數百年以來的武技。

    遠遠地望著武堂,便感受到一股鋒銳無匹,似乎要劈天裂地的驚人劍意衝天而起,虛空之上,無一片雲彩。

    轉過一個彎,葉晨抬頭望著眼前的巨大的石碑,石碑之上繪有“武堂”兩個頗顯古氣的字體,數百年的雨水衝刷絲毫不能破壞這塊巨石,反而增添了這塊巨石的威勢。

    聽著武堂中傳出來的一陣吆喝聲,葉晨眼中不由流『露』出一絲追憶之『色』,三年前他便是在這達到人生的最巔峰,然而隨著血脈未覺醒,來武堂的次數也屈指可數。

    緩緩走進武堂門前,透過門縫望著那一個個打著拳的少年,葉晨臉上也不由流『露』出一絲追憶之『色』。

    武堂分為前後兩部門,前麵便是尋常葉家子弟修煉的地方,而後麵便是藏書閣所在之地。

    此時武堂的弟子在各自導師的安排之下做著不同的體能訓練,葉晨緩緩的推開那龐大的木門,沉重的木門和地麵發出一陣難聽的摩擦聲,堂內的喊聲也隨之停頓下來,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都集中到了葉晨的身上。

    所有人的臉上都不由流『露』出了一絲錯愕之『色』,三年以來,他們從來沒有在這個地方見過葉晨,或許在他們的潛意識,葉晨根本沒有資格出現在這個地方。

    葉天如眾星拱月般站在人群的中央,望著葉晨,葉天眉頭微皺,眼中閃過一絲寒意,半月前,李倩被打無疑往他的臉上狠狠打了一巴掌,這對極好麵子的葉天來說無疑是恥辱。

    然而葉晨卻足足半月未出庭院,這無疑讓葉天想要教訓葉晨的計劃夭折。

    眉頭微挑,葉天微微朝身旁的少年努嘴著,臉上也流『露』出一絲凶狠之『色』,隻不過那凶狠之『色』頃刻間便被葉天很好的掩蓋起來,身旁的少年同樣抱以一笑,笑容顯得格外森嚴。

    少年臉上掛上了和煦的笑容,整了整有點淩『亂』的衣衫,在眾目睽睽之下,緩緩的踏出數步,傲慢一笑:“廢物,這地方不是你能來的,因為你沒有這資格!”

    聞言,眾多少年都是幸災樂禍的笑出了聲,當然,這笑聲明顯不是衝著少年,而是衝著剛剛踏入堂內的葉晨。

    葉晨嘴角微掀,略微偏了偏頭,用一種怪異的眼神望向出聲的少年,然後翻了翻白眼,隨即用一很白癡的眼神望著站在人群中的葉天,顯然在告訴他要找人也要找個聰明點的。

    葉晨此舉,無疑是對少年赤『裸』『裸』的無視,少年當下臉『色』陰沉,冷笑道:“廢物,你來這做什麼!”

    『揉』了『揉』額頭,葉晨輕歎了一口氣,這少年也真夠白癡的,這不是找虐……

    嘴角處緩緩浮現出一絲冷笑,雙眼微眯,葉晨無奈的聳聳肩,淡淡道:“廢物,你又是來做什麼的!”

    眼角一挑,撇見葉晨嘴角處的冷笑,少年狠狠的蹬了他一眼,嘲諷道:“本天才自然來修煉,你不過一血脈都未覺醒的廢物,又有何資格和我同在武堂修煉!”

    全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隨即便爆發出一陣陣響亮的笑聲。

    葉晨無奈的『揉』『揉』著額頭,嘲諷的朝葉天一笑,望著少年一歎,然後翻了翻白眼,雙手『插』在褲兜處,緩緩的從少年的身旁走過,如今時間對葉晨來說便是金錢,哪有那麼無聊浪費在這個白癡身上。

    少年顯然也意識到自己話語中的『毛』病,嘴角微微抽搐,臉『色』頗為難看,躍到葉晨的身前,攔住葉晨的去路,冷笑道:“廢物,你連血脈都未覺醒,進入武堂修煉簡直是在浪費資源,還不快滾!”

    葉晨身影一頓,目光直視著少年,嘴角掀起森寒弧度,漆黑眸中,緩緩湧上寒意,那眼神令少年也為之心驚,隨即葉晨頗有無奈道:“你張口閉口的廢物,不就是『逼』我跟你這個廢物發生衝突,然後教訓你,不過,我還是不得不說,你這些做法很幼稚……”

    葉晨幅淡然從容的模樣,嘴角處浮現出的嘲諷之『色』,落在少年人的眼中,無疑是赤『裸』『裸』的諷刺。

    牙齒狠狠的咬在一起,發出嘎吱的聲響,雖然心中已然暴怒,少年此刻的目的便是羞辱葉晨,卻不料被葉晨激怒了,右腳一踏,青『色』的真氣湧出手掌之外,猛然的朝葉晨拍去。

    無視於周圍那一道道戲謔的目光,這個世界自我感覺良好的人總是那麼多,無所謂的聳聳肩,眼眸微眯,數日前,他就能夠憑著初武五層的修為打敗眼前初武六層的少年,何況是今日。

    “住手!”一道倩影在少年出手的那一那驚呼出來,青『色』的真氣湧出體外,夾帶著一股淩厲的氣勢躍到葉晨的身前,隨即一道轟鳴聲傳出,少年的身影不由被震退數步,望著那道俏影臉上不由閃過一絲錯愕之『色』,喃喃道:“姐,你幹什麼!讓我教訓這個廢物一下!”

    葉晨淡漠的望著站在眼前的葉婉兒,無所謂的聳聳肩,繼續前行!

    葉婉兒臉『色』複雜的望著葉晨,腦中忽然浮現出三年前那意氣風發的少年,倘若三年前誰對他不敬,少年絕對會一劍劈出,然而此刻,莫名的輕歎了一口氣,道:“葉星,算了!放過他一次吧!”

    雖說三年不來往,然而昔日的舊情依在,複雜的望著葉晨的背影,葉婉兒再次一歎,如今的他血脈未覺醒,頂多隻能作為家族中的下層人員,而天賦優秀的她,則將會成為家族重點培養的對象,前途可以說是不可限量。

    兩人之間的差距宛如天與地般,此生再無交集。

    被喚作葉星的少年原本便是葉婉兒之弟,通常他對於葉婉兒的話是很聽信的,然而此刻葉星絲毫未理會自己的姐姐,臉『色』發青的蹬著葉晨的背影,冷笑道:“難道你就知道躲在女人的背後!”

    然而葉晨的步伐依舊,整個武堂之內,靜的隻剩下葉晨的步伐聲。

    “,果然是『妓』女生的,孬種一個!”嘴角微挑,葉星冷笑數聲,緩緩的轉身朝葉天走去。

    “你該死!”

    葉晨身影一頓,緩緩轉身,一道冰冷的話語從嘴中飄出!

    龍有逆鱗,觸之必死,先前葉星的步步緊『逼』,可以認為他年少不懂事,然而他卻不該說出那一句話。

    縱然未見過那已逝的母親,然而血肉之情卻緊緊牽動著葉晨,前世孤兒,無力盡孝,母親一直便是葉晨的逆鱗。

    葉晨話語冰冷,如寒風刺骨,吹在了葉星的身上,葉星身影一震,回首一望,不由自主的後退幾步。

    一雙淡漠的眼眸,宛如冬天的冰雪,突然被一廢物眼神嚇退的屈辱感襲變全身,葉星故做鎮靜,冷笑道:“你可膽和我上練武台一戰,記住,說話不能狂妄!”

    練武台,通常便是家族子弟比試的武台,葉星傲慢的一笑,覺醒血脈之後的總是看不起眼前三年未覺醒血脈的廢物,

    雙腳猛然一蹬,身姿優雅的落於數丈寬的練武台之上,長臂一振,喝道:“來吧!你這個三年未覺醒血脈廢物!今日我便讓你知道什麼是廢物和天才之間的差距!”

    葉晨的目光,緩緩轉向葉星,旋即停在那張布滿傲慢臉龐上,漆黑眼眸中,也是緩緩湧上寒意,今日倘若不讓你斷五肢,我葉晨就跟你姓!

    緩緩的踏出一步,朝練武台行去,每踏出一步,葉晨臉上的淡漠之『色』就更加濃鬱!

    “葉晨,你還是離去吧!你不是我弟的對手,顯然他是受了葉天的托付,你又為何自討苦吃!”葉婉兒眉頭微皺,顯然在她認為此刻葉晨此舉無疑是自討苦吃。

    目光淡漠的瞟過這位曾經跟在自己身旁親密無間的美麗少女,葉晨閃過一抹譏諷,輕輕的搖了搖頭,毫不留戀的收回目光,倘若連已逝母親的名諱都無動於衷,他又如何能算個人。

    一步步的踏上台階,葉晨淡漠的身影,與周圍的世界,有些格格不入,嘴角處的一抹冷笑顯得格外顯眼。

    夕陽的餘暉之下,微風拂過少年那額前的長劉海,嘴角處浮現出的一抹冷笑,葉婉兒忽然間有些莫名的恍惚…

    三年之前,那位少年,嘴角處便是常常掛著那一抹冷笑傲視於葉家年輕代子弟。

    

Snap Time:2018-04-23 09:32:32  ExecTime:0.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