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七章妖孽般的修煉速度


    第七章 妖孽般的修煉速度(本章免費)

    一道道目光,近乎呆滯般的望著那瘦小的身影,一時間,整個庭院之內都是陷入了寂靜。

    “記住,誰下次欺負蘭姑,後果跟她一樣!”厭惡的撇著腳底處的血跡,那一雙漆黑的眼眸緩緩的從周圍的奴仆身上一掃而過,葉晨嘴角掀起一抹森冷微笑,輕聲道。

    一股冰冷寒流時流遍所有人的心中,在那刻,所有人仿佛死了一遍又活了過來,冷汗瞬間濕透全身。

    所有奴仆猛的跪倒在地,狠狠的磕頭,整個身子劇烈的顫抖起來,冷汗不斷順著臉頰處滴落,此刻他們才猛然醒悟眼前所站的少年盡管是一廢物,同時也是掌控他們命運的主子。

    過分的低調或許會一時的平靜,但是低調過頭便會導致小人的猖狂,緩緩的掃視四周之後,葉晨才緩緩轉過身,朝著同樣有些呆滯的蘭姑走了過去。

    長長的睫『毛』上還掛著點點淚痕,薄薄的嘴唇上全無血『色』,消瘦到極點的身形,無力的躺在風中搖晃著,此刻,葉晨才恍然醒悟,那個照顧他數十年的蘭姑已經漸漸老去。

    “蘭姑,我們走吧!”葉晨嘴角處浮現出幾絲笑意,此刻,他用那滿地的血跡告訴世人當初那個意氣風發的葉晨回來了,無論多少年,高手,隻要回來,仍舊是高手,塵埃可以掩蓋劍的寒光,卻掩不去劍刃本身的鋒芒。

    那笑容正如三年前自信的笑容,在這一刻,眼打轉的淚珠終於滑落,打落在那泛白的衣袖上。

    淚水不停的滑落,蘭姑將頭就那樣的埋在葉晨漆黑的長發中,眼淚以然將葉晨那漆黑的長發浸的通透,但依然沒有停止的勢頭,葉晨攙扶著哭的如同一個淚人兒一般的蘭姑,款步朝著那破敗的庭院走去。

    夕陽西下,奴仆緩緩抬起頭望著那身影,久久不語。

    破舊的平房之中,葉晨安慰完蘭姑之後,才緩緩的回到自己的屋內。

    流光從戒指中飛出,而後降落到睡床的旁邊,直接化為一火麒麟的模樣,那銅鈴般的眼眸緊盯著葉晨,戲謔道:“小子,你剛才幹嘛不殺掉那婆娘,按照你那手段,我可不會認為你最好起了憐憫之心!”

    微微聳聳肩膀,葉晨眼眸微『迷』,躍到那簡樸的床上,淡淡道:“小火,我們是大男人,何必跟一小女子計較!”

    火麒麟不由白了葉晨一眼,前世死於這小子手中的女子可不少,葉晨神秘一笑,盤膝坐在角落的平板床榻之上,雙眸微閉,麵容安詳,一股肉眼可見的紅『色』氣流,順著口鼻中,灌入了身體之內。

    紅『色』氣流順著當初風神決的運行途徑緩緩流轉著,最終注入葉晨體內的丹晶之內,原本暗淡無光的丹晶表麵也閃過一陣紅光,嘶嘶的聲音從葉晨的體內傳出,宛如火焰燃燒發出的響聲,然而葉晨沒有注意到一絲絲風靈氣漸漸的和血『液』融合在一起,不斷的催動著真氣朝真晶內湧去。

    若是細細聽聞的話,甚至可以聽到葉晨身體之中的血脈,竟隱然有一絲淡淡的如同風聲。

    修煉,在忘寢廢食的苦修中緩緩度過,窗戶外『射』進的陽光,逐漸的轉弱,炎熱的溫度,也是緩緩降低。

    將近三年,任憑葉晨如何修煉也終究不能突破初武六層,而如今正式突破完之後,葉晨也漸漸的呈現出他瘋狂的一麵,足足半個月閉在房間之內不出去,把三年的惡氣狠狠的出在修煉之上。

    半個月下來,葉晨除了悶頭修煉之外,便是把其餘的心神,全部放在了從那青年手上奪來的黃階武技之上了。

    落霞城的某處庭院之內,一少年手持普通鐵劍不斷揮舞著,劍很輕,沒有絲毫的聲勢,柔若輕風。

    地上的枯葉被卷起,漫天飛舞,少年雙目緊閉,快速的回想起劍法的要點,右手執劍,陣陣秋風吹落了漫天飛舞的枯葉,少年的身影動了,仿佛一隻蝴蝶在花叢中翩翩起舞,步伐輕盈,沒有絲毫的堅硬之處,整個步伐看起來好像雜『亂』無比,但是仔細一看卻符合了某種規律,不斷的變化著。

    手中的劍在少年的手中仿佛沒有重量似的,隨意的揮動著,一陣陣的風聲隨著劍尖的移動而響起,無比淩厲的劍氣從劍身溢出,整個樹林劍氣縱橫,周圍的空氣被『逼』迫到庭院的外圍,以少年為中心形成了一個真空帶,但是少年卻一臉輕鬆的樣子。

    手中的劍勢一變,一改剛才的輕柔,變的陽剛十足,周圍的枯葉居然被溢出的劍氣給粉碎掉,雙腳微微一躍,躍到半空中,手中的劍飛快的飛舞著,劍氣急速的壓縮著,形成了一層致密的劍氣層脫劍而出,直『射』地麵。

    一道足足有一米多深的劍痕浮現出來,旁邊的枯葉直接的被粉碎成灰塵飄散在庭院之中,一抹精芒,從眼眸的深處一掠而過,為少年平添了幾分神采!

    “半個月前,我還是初武五層,而如今已然達到了初武八層,嘿嘿,這要說出去,恐怕會讓那些天才也自愧不如吧!小火,恐怕所謂的天才也不過如此吧!”

    少年人,自然便是血脈覺醒的葉晨,數十幾天來,他不斷的在這庭院之內修煉武技劍氣斬,如今儼然已經大成。

    常人修煉黃階武技至少需要半年時間才能小成,而修煉至大成得需要數年的日積夜累,然而也不缺少少數天賦異常的天才半年之內就修煉至大成,但是像葉晨這樣半月大成的卻屈指可數。

    然而卻有一件事情依舊困擾著葉晨,那便是功法的問題,原本風神訣便是風屬『性』功法,而如今葉晨覺醒的是火屬『性』,兩種不同屬『性』,葉晨能夠修煉至今已經是一種奇跡,但是到了初武八階之後,這個弊端也慢慢的顯現出來。

    幸虧風神訣的前部分功法適用於初武級別的任何屬『性』武者,否則葉晨如今便無功法修煉。

    漆黑深邃的眼眸中閃過一絲喜『色』,嘴角微微揚起,朝一邊打著呼嚕的火麒麟道:“小火,走了!”

    望著一副懶散的火麒麟,葉晨就氣不打一處來,原本將功法的希望寄托於它,卻不料它很無辜的說火麒麟的功法至少得氣武境才可以觸及,如今葉晨隻能將希望寄托於葉家的藏書閣。

    懶散的打了個哈欠,火麒麟化作一道紅光躥入戒指之中,對此,葉晨隻能苦澀一笑,然後行自門前,推門而出。

    數月未出庭院,周圍的環境一如既往,秋風陣陣,淡淡的花香入鼻,葉晨貪婪的多吸進幾口,讓人精神為之一振,悠閑的順著碎石小路,慢悠悠的對著藏書閣行去。

    繞過那些金碧輝煌的閣樓,一陣少女的輕笑聲隨之迎麵而來,少女那空靈的輕笑聲宛如仙樂般悅耳。

    為首的一名少女,身材窈窕,穿著袍袖上衣,下罩翠綠煙紗散花裙,葉晨眼中不由流『露』出一絲追憶之『色』,這名少女原本便是葉晨兒時的玩伴,同樣也是葉晨的表姐,從小便非常的崇拜葉晨,然而隨著血脈三年未醒之後,葉婉兒找他的次數也漸漸變少,到如今數月未見也習以為常。

    葉婉兒已經疏遠了自己,葉晨心中並沒有任何葉婉兒的意思,隻是有時候想起來常常自嘲的笑笑,前世的世界便是如此的現實,何況在這個以實力為尊,弱肉強食的世界。

    微微一愣之後,葉婉兒顯然也注意到葉晨,然而卻並沒有主動打招呼的意思,望向葉晨的目光中閃過一絲失望的神『色』,最終卻沒有發出聲音,拉扯周旁的另一名少女才匆匆的從葉晨的旁邊走過。

    在與葉婉兒擦肩而過的那一那,葉晨仿佛聽到一聲輕微的歎息,接著便看到葉婉兒從他的身邊走了過去,那熟悉無比的背影也變得如此陌生,一陣淡淡的香風逐漸消散掉。

    柔和的陽光灑落在那道漸去漸遠的身影處,葉晨臉上閃過一抹譏諷,輕輕的搖了搖頭,毫不留戀的收回目光。

    葉婉兒,你真的如此小瞧我,你也和他們一樣認為我注定是一個血脈無法覺醒的廢物,一個注定碌碌無為一生的

    廢物,可惜令你失望了,我葉晨不僅僅會掌握整個葉家,甚至淩駕於整個世界之上。

    臉『色』一抹傲然之『色』,將脊梁挺得筆直,淡漠的望著前方的那一道俏影,隨手摘取一片樹葉,靠近嘴邊,叼著一片樹葉,微微嚼動,任由那淡淡的苦澀在嘴中彌漫開來,悠閑的順著碎石小路行去。

    

Snap Time:2018-07-18 11:12:22  ExecTime:0.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