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四章柳眉


    第四章 柳眉(本章免費)

    日耀當空,金秋的陽光懶洋洋的灑在南國大地。

    早早醒來的葉晨感受著體內血氣翻滾,前世見慣血腥場麵的葉晨對於滿身的血跡進行了稍微處理,便呼喚著戒指中的麒麟,可惜得到麒麟的一句“老子正在睡覺,別打擾我!”

    無奈的戴著命名為麒麟戒的戒指朝屋外走去,昨晚發生的事情太過於匪夷所思,葉晨已經決定把這件事情爛於心底,就連最疼愛的蘭姑也不告訴。

    蘭姑由於瑣事老早就被叫去幹活,對此葉晨一陣無奈。

    推開房門,葉晨緩緩的在庭院之中打起太極來,經過多次的大起大落,葉晨心境也漸漸的平和下來。

    正當葉晨沉浸在太極之中時,一個聲音打斷了他的思路。抬頭一看,見來人是府的老管家葉林,便道:“什麼事?”

    “老爺找你有事,我來請你過去。”葉林並沒有因為是私生子而放棄禮儀,他的聲音溫適從容,一身剪裁得體的禮儀服,無不彰顯伯貴族的高貴。

    葉晨微微點頭,畢竟還在葉家,葉文的話,葉晨在某種程度上還是會執行的。

    匆忙的換了套嶄新的武士服,緊隨著葉林朝葉家的權利中心之地走去。

    跟著老管家從後院穿過,最後在肅穆的迎客大廳外停了下來,恭敬的敲了門,方才輕輕的推門而入。

    大廳很是寬敞,其中的人數也是不少,坐於最上方的幾位,便是葉文與三位臉『色』淡漠的老者,他們是族中的長老,葉晨被趕出閣樓正是敗這幾人所賜。

    在四人的左手下方,坐著便是一臉孤傲的葉天,以及一些家族的精英成員。

    而另外一邊,坐著三位陌生人,想必這三人便是今天的主要角『色』。

    有些疑『惑』的目光在陌生的三人身上掃過,三人之中,有一位身穿黑『色』衣袍的老者,老者滿臉笑容,神采奕奕,一雙有些細小的雙眼,不時有精光閃過,不時從老者的身上傳來威壓讓葉晨暗自警惕。

    老者身旁坐著一名少女,俊美的臉蛋配著眼角間的魅意足以吸引住客廳內的眾多少年,就在葉晨在打量少女的時候,少女同樣在打量葉晨,眼中閃過一絲不屑之『色』以及厭惡。

    “哼”一聲冷哼從一旁的青年傳來,葉晨隻感覺一股力道撲麵而來,葉晨身體忍不住後退幾步,要不是經過昨晚的事件,這一聲足以將葉晨重傷。

    經過青年身旁,葉晨緩緩低下頭,眼中閃過一道殺機,緩緩朝高堂之上的葉文走去。

    “小子,你就這麼被人欺負也不還手!”火麒麟充滿嬉戲的聲音在葉晨腦中響起。

    對此葉晨已經見怪不怪,微微撇撇嘴,以目前自己的實力對上那名青年還不找死,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前世的刺殺經驗告訴葉晨,場中的數人都是不好惹的,特別是剛才那名老者。

    剛才那麼青年的動作自然落入眾人的眼,可是卻無一人出聲責怪,葉晨對此冷笑一聲,家族的冷漠在三年中來他便嚐過,對高堂之上的葉文微微躬身道:“父親."

    盡管不屑,但是表麵上葉晨依舊表現出恭敬的表情。

    葉文始終未瞧葉晨一眼,對一邊的那名老者竊竊私語著,而場中的少年都將注意力集中在那名少女身上,就連葉天也是如此。

    經過幾句客套,幾人關注的東西終於出現了,隻見老者對葉文道:“人都來了,那就開始吧。”

    “好。”葉文也不拖泥帶水,對葉晨招手道:“葉晨,今天便是你和柳家小姐柳眉的訂婚日子,你有何意見。”葉文看似詢問實為向葉晨暗示答應。

    瞧著葉天不時的望著自己和剛才那麼少女,葉晨也能夠猜測出一個大概,微微點頭,道:“沒意見!”此刻葉晨也知道剛才那名少女眼神中為何有厭惡感,嫁於一廢物對於一天之驕女來說比殺了她還難受吧!

    聞言,葉文和那名老者的眼中都閃過了一絲喜『色』,此時的聯姻若成,兩家的地位必然大漲。

    微微掃視那少女,投去一眼神,在那眼神中女孩看了嘲諷,正是嘲諷之『色』,自己居然被一廢物給嘲諷.

    接下來的事項葉晨也不注意,緩緩閉上眼睛沉思起來,昨夜發生的一切讓穿越者的他也感到匪夷所思,不過想到自己血脈可以覺醒,葉晨就一陣火熱,廢物不是誰都想要做的。

    “葉晨,作為結婚的嫁妝,家族和柳家將會送你一份領地。”葉問的聲音驚動了沉思中的葉晨。

    葉晨再也難以保持淡然,難以置信的望著葉問以及那名老者,驚呼道:“嫁妝?要我嫁人,怎麼可能。”

    葉晨此時的反應難免有失禮儀,葉文臉『色』一沉,淡淡道:“要你嫁給柳家,你可有意見。”

    嫁人!一個大男子嫁給女人,這無疑將男人的尊嚴踏的一文不值,葉晨臉上一陣火熱,不顧在腦海中大喊大叫的火麒麟,咬牙道:“沒意見!”

    答應是一會事,做到又是另一會事,葉晨心中暗自冷笑,私生子又如何,總有一天他會把葉家掌握在手的。

    那女子和以及剛才那名青年眼中的鄙夷之『色』更加濃了,對於一個男人來說無疑是尊嚴最重要,而眼前此人竟然尊嚴也不顧。

    “靠,男人的資格都給他敗壞了!”

    “果然是賤骨頭,還曾經的天才,嘿嘿,我看連廢物都不如。”

    周圍傳來的不屑嘲笑以及惋惜輕歎,落在那如木樁待在原地的葉晨耳中,恍如一根根利刺狠狠的紮在心髒一般,讓得葉晨呼吸微微急促。

    葉晨緩緩抬起頭來,漆黑的眸子木然的在周圍那些嘲諷的同齡人身上掃過,葉晨嘴角的閃過一絲冷笑,總有一天將這些人踩在腳下。

    火麒麟也安靜下來,暗自苦思著,暗道:“此子心智不錯!”

    葉文也不阻止,微微揮揮手,示意葉晨離去,葉晨微微點頭,便欲離去。

    “嘿嘿,當初那賤女人所生之子忍耐力不錯!”葉天原本就要看葉晨憤怒的表情,但是葉晨臉上除了驚訝便是淡然,忍不住出口諷刺。

    葉晨身影頓然停止,也不瞧葉天一眼,漆黑的眼眸中出現了一絲血『色』,緊盯著葉文逐字道:“你可以讓人來侮辱我,但是我母親卻不能!記住你今天這句話,總有一天我會討回來!”

    言畢,不顧場中眾人的反應頭也不回的離去。

    實力,葉晨需要實力,倘若有實力今天便殺了葉天又怎麼樣,歸咎於自己太弱。

    戒指中的火麒麟感受葉晨內心的憤怒,凝重道:“小子,你已經有了我七滴精血,有了麒麟血脈,時刻便可以開啟血脈!”

    “我今天便要覺醒,可以嗎?”葉晨迫不及待追問著。

    “尋找一無人地段,今日便是麒麟血脈覺醒時刻!讓那些異族人看看,華夏血脈的厲害!”火麒麟豪氣十足的聲音在葉晨的腦中飄『蕩』著。

    

Snap Time:2018-07-23 15:28:55  ExecTime:0.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