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三章遠古麒麟


    第三章 遠古麒麟(本章免費)

    送回蘭姑,回到了為他準備的房間內,躺在硬板床上,久久無法入睡。

    幾年的風光,幾年的受辱,那種從天堂一下跌到地獄的感覺,他都不知道有好久沒有感受到了。

    “倘若我的血脈屬『性』覺醒,恐怕如今……”其實葉晨從三年前便從未放棄過修煉,可是血脈卻仍未覺醒,這無一不是一次次的打擊著葉晨的信心。

    拿出懷中的戒指打量著,麒麟在地球被稱作瑞獸,可惜在這個大陸上卻被稱之為魔獸,憑借著從破舊屋頂灑『射』進來的月光,葉晨玩弄著手中的麒麟戒指,不知為何每一次仔細觀察戒指的時候便感覺一陣炫目。

    看看天『色』,現在恐怕已經到了半夜,累了一天的葉晨隻好無奈的將戒指放在一旁,騰身而起,開始了每一天的工作--修煉!

    靈氣從葉晨的『毛』孔中緩緩進入,由於血脈沒有覺醒的原因,大部分靈氣都消散在血『液』之中,但總是有一股小靈氣化作真氣在經脈之中緩緩流動著,葉晨丹田之中依然徘徊著少些真氣,沒有任何屬『性』的真氣慘白的懸浮在丹田之上!

    按照家族所給的風神訣,葉晨再次開始了衝擊初武六層,感受著天地間的風屬『性』靈氣,葉晨平緩內心的急躁,緩緩的將風屬『性』靈氣引入經脈之中,可惜未覺醒屬『性』的葉晨如何承受的住風屬『性』的衝擊,皮膚一陣血紅,慢慢的紅『色』的『液』體順著『毛』孔緩緩的流出來!

    全身傳來的痛感讓葉晨有暈過去的衝動,嘴角一陣抽搐,考慮到屋旁的蘭姑,葉晨緊咬著牙,一聲不吭,眼見那風靈氣漸漸的進入丹田,葉晨一陣狂喜,不顧身體上傳來的痛感,集中注意力吸收風屬『性』靈氣!

    眼見丹田之中的風屬『性』靈氣和真氣漸漸的混合在一起,葉晨仿佛見到了黎明的曙光,就在等待下一步的時刻,葉晨絕望了,全身的經脈居然受不住靈氣的衝擊,崩潰了。

    絕望的表情,葉晨的牙齒已經深入嘴唇中,血『液』順著嘴角緩緩滴落!

    緊握著雙拳,感受著經脈的逐一崩潰,痛感和絕望淹沒了葉晨的內心,葉晨一聲不吭,整個房間針若可聞,剩下的是那血滴敲打地麵的敲打聲!

    葉晨沒有注意到嘴角滴落的血滴滴落在一旁的戒指上,黝黑的戒指表麵閃過一道紅光!

    當最後一條經脈破碎的時候,葉晨笑了,笑的很慘然,全身的真氣盡散,儼然成為一名廢物,擦拭掉嘴角的血跡,身影如秋風中的落葉搖搖擺擺的走向窗旁,月光溫柔的灑在葉晨那慘白的臉上,雙手緊握著,葉晨喃喃道:“為什麼,連變強的資格都不給我,為什麼!”

    最後一句為什麼葉晨是喊出來的,鄰房的蘭姑以為葉晨發生了什麼,在門外一陣慌忙叫著!

    隨便找個借口解釋打發走蘭姑,葉晨再次躺在床上,望著那漆黑的天花板出神!

    “嘿嘿,小子,你難道要放棄了!”一道嬉笑聲在屋內響起,葉晨尋聲望去,驚駭的發現那一枚戒指居然懸浮在半空中,散發著淡淡的紅光!

    輕微的震顫低鳴聲響起,隻見道道光暈從戒指上冒出,而後那在光暈籠罩下的黝黑戒指更是緩緩的從空中緩緩的朝葉晨飛去,懸浮在離葉晨胸口十厘米的位置。

    震顫聲愈加劇烈了起來,那戒指的光暈也是越來越盛。

    “唆!”隻見戒指的光暈忽然急劇收縮了起來,而後化為一道『迷』蒙的流光,那道『迷』蒙流光從戒指中飛出,而後降落到睡床的旁邊,直接化為一火麒麟的模樣!

    火焰在那雙眼處翻騰著,兩顆同齡般大的眼珠緊緊盯著葉晨,滾滾熱浪充斥著整個房間。

    這時候戒指也緩緩的掉落,掉落在葉晨的胸脯處,葉晨難以置信的用手捏著大腿,大腿處傳來的痛感告訴他這眼前一切都是真實的,眼睛陡然瞪得滾圓“你,你是麒麟聖獸?”

    這下輪到火麒麟驚訝了,滾滾的熱浪帶著那深沉的聲音朝葉晨襲來.

    “你是來自神州!”

    葉晨這個時候感到腦袋好像一片糨糊,眼前這個麒麟突然的冒出來,問自己是否來自神州。有比這還離奇可笑的事情嗎?

    葉晨甚至於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

    麒麟微微朝葉晨一躍,一股熱流撲麵而來,緩緩的進入葉晨的體內,開始緩緩的修補者葉晨那破碎的經脈,葉晨一陣驚喜,仿佛沙漠中的旅者突然見到綠洲,欣喜若狂道:“你能夠治好我破碎的經脈!”

    麒麟那龐大的臉緩緩的落下,葉晨也不顧身上的傷勢,興奮的手舞足蹈!

    突然一股威壓朝葉晨襲擊,葉晨的身體詭異的漂浮起來,葉晨感覺一陣眩目,漸漸的沉睡過去!

    麒麟雙目緊閉,過了許久,緩緩道:“原來神州現在叫地球,這小子的近三年過的還真窩囊!”

    葉晨的身體再次緩緩的落於床上,眼皮一動,而後緩緩睜開。當一看到床前站著麒麟的時候,不由大驚“你,你剛才幹什麼?”

    “隻不過掃描一下你記憶而已,小子你別太驚訝了!”麒麟帶點鄙視的眼神望著葉晨。

    對於麒麟的鄙視,葉晨隻是淡淡一笑,望著天花板陷入沉思,麒麟也一副老神的懸浮在床鋪,足久之後葉晨艱難的從床上爬起,望著麒麟,堅定道:“你願意幫助我踏入武道巔峰嗎?”

    麒麟凝視葉晨足久,小巧的身軀緩緩的朝葉晨頭頂飄去!

    “所謂血脈屬『性』,便是以血『液』為媒介,引天地靈氣至丹田形成真晶,而血脈屬『性』的不同也導致了個人屬『性』不同,你血脈未覺醒,我便再弄個血脈!”

    麒麟的話令葉晨一陣震驚,血脈可以再次形成的嗎?

    話語剛剛落下,火麒麟輕輕一吐,一個被火焰包裹的瓶子憑空出現,整個小瓶子晶瑩透亮,仿若是用水晶做成,而且在瓶子的表麵上還雕刻著幾條栩栩如真的火麒麟,透過瓶子還可以看清楚在幾滴不斷移動的血『液』,火麒麟的眼中『露』出了一股決然之『色』,往虛空一點。

    那瓶子突然爆裂開來,突然葉晨頭頂上方出現了七道紅『色』的血滴,七滴血滴化作了七道流光朝葉晨的額頭衝了過去,在那七滴血滴中葉晨感到了一股驚天的氣勢,而且還包含著強大的力量。葉晨本能的想要避開,但是全身卻絲毫不能夠移動,仿佛有一座大山壓在自己的身上。

    七滴紅『色』血滴接二連三的『射』進了葉晨的腦海,葉晨隻感覺自己的額頭處傳來一陣陣的痛感。麒麟全身的氣勢不斷的上升著,而且全身還開始散發著淡淡的紅光,那紅光開始朝葉晨包圍了過去。

    在那紅光的影響之下,葉晨隻感覺自己全身的血『液』開始不斷的翻騰著,在自己的血管之中不斷的快速移動著,“踏上巔峰,便要承受住。”

    火麒麟的聲音飄『蕩』於葉晨耳旁,如雷鳴般響亮。

    聞言,葉晨感覺一陣劇烈的疼痛驟然的出現,全身開始不由自主的抽搐了起來,清晰的感覺到一股高溫的熱流從自己的腦海中出現,沿著體內的血管四處流竄著,如同往葉晨的體內起了一場大火,燒烤著他的血管內髒,全身的血『液』居然開始沸騰了起來,原本是『液』態的血『液』直接的變成了氣態血氣。

    葉晨忍不住的慘叫起來,但是那聲音卻傳不出屋外。

    葉晨全身開始劇烈的顫抖著,發現自己的聲音突然發不出來,連自己的身體想移動一點都不行,就像全身被打了麻醉一樣,唯有那遍布全身的痛苦卻是那樣的清晰,此時就好象有無數隻的小蟲子在葉晨的骨頭內爬動著,而且還在不斷的咬著,那深入骨髓的痛苦讓葉晨有種想放棄的衝動。

    “苦難是強者的無價之寶,是弱者的無底深淵。你倘若連這痛也承受不了,又何談踏上巔峰!”火麒麟聲音再次響起。

    聞言,葉晨咬緊牙關默默的承受著這痛苦,感受著身體的每一處變化,那股熱流已經和葉晨體內那已經汽化的血『液』混合在一起,不斷的融合著,漸漸的在葉晨的血『液』中出現了淡淡的紫『色』,一些血透過葉晨的皮膚慢慢的流出來。不一會兒,葉晨便變成了一個血人。

    血『液』再次的『液』化了,化成了帶著點紫『色』的血,紫『色』的血沿著血管早已經流竄到葉晨全身各處,不斷的融入到肌肉,骨骼和內髒,每一處的融合都是先破壞,在緩慢的修補著,葉晨卻默然的承受著劇痛,扭曲的俊臉也漸漸的恢複了過來。

    麒麟欣慰的望了葉晨一眼,化作一道流光直奔葉晨胸膛處的戒指,逐漸消失不見!

    葉晨也由於酸痛漸漸的睡過去,屋內飄『蕩』著葉晨那沉重的呼吸聲。

    

Snap Time:2018-07-18 14:47:12  ExecTime:0.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