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二章武神大陸

  
  第二章 武神大陸(本章免費)
  “唉,虎落平陽被犬欺,天才與廢物就在那一夜間轉變!”
  走在幽暗的樹蔭小道,葉晨回想起自己以前那風光的日子和現在的落魄,不由自主的發出感慨,趁你病,要你命,葉晨深知這個道理,今天隻是個開始,以後的生活,恐怕更不好過。
  回想起剛才那些醜惡的嘴臉,葉文那張冷酷無情的臉,葉天那高傲的嘴臉,馬言那虛榮的笑臉,葉晨隨意一笑,倘若尋常人受此打擊必定會自暴自棄,但是葉晨不會,因為他不是那種受不了打擊的小孩!
  其實葉晨不是這個世界上的人,他是一名標準的穿越者,一名尋常的殺手,六年前正在執行任務時,莫名其妙的被一股力道拉扯進這個世界,醒來之後便成為了這個世界的葉晨!
  也是所謂葉家家主的私生子,其母親在產下葉晨的時候便難產而死!
  如今在家族中地位與奴仆無異,甚至更低,自幼便由母親的一名侍女撫養長大……
  因為穿越,他的靈魂融合了原來這具身體的靈魂,所以葉晨的靈魂天生就要比別人強大,心誌也比其他人堅定。
  他剛剛發現這個優勢的時候,可是樂了好久,自以為起步比別人早,修煉起來便可以更有優勢,說不定還真是這個世界的天才。
  初步對這個世界了解後,葉晨發現自己這個世界並不是小說中描寫的那樣,沒有魔法,沒有修真,有的隻是和血脈相結合的真氣,這是一個全真氣的世界!
  在這片大陸上,真氣的修煉,幾乎已經在無數代人的努力之下,發展到了巔峰地步,而且由於真氣的不斷繁衍,最後甚至擴散到了民間之中,這也導致,真氣,與人類的日常生活,變得息息相關,如此,真氣在大陸中的重要『性』,更是變得無可替代!
  一套被大陸人所公認的等級製度也隨之確定:強者的道路大致分為初武境,煉武境,氣武境,魂武境,靈武境。除了初武境分為九層之外,其餘境界又分為三層,當達到了氣武境‘便就可以嚐試與天地溝通,借用天地之力凝淬自身,從而使人體達到一種難以想象的強大程度,並將擁有各種神通…隻不過‘魂武’之境極難突破,萬中存一……”
  常人練氣隻能練到初武境五層,便不能突破到第六層,唯有覺醒血脈屬『性』,引天地靈氣與血脈相結合在丹田之中形成真晶方可突破第六層!
  憑借著先天的優勢,葉晨八歲練氣,十一歲便達到了初武五層巔峰,不過卻足足三年不進一步,這對葉晨來說無疑是一種莫大的諷刺!
  “越王勾踐能夠臥薪嚐膽,忍受的住年年如一日的忍辱!我葉晨為何不可!”葉晨緊握著雙拳頭,堅定道。
  思索間,離的住處已經不遠了,那座發出微微亮光的閣樓,就是他這幾年來的住所。
  這所棟分院還是當初葉晨表現出異於常人的天賦時,家族所分配給他的!也是在那時候葉晨第一次見到了自己名義上的父親,滑稽的是葉晨至今隻見過葉文幾次!
  隨著距離越來越近,葉晨看見了閣樓大門,不過隨即,他也發現了門邊站著的三人。
  其中兩人,是兩名衣著鎧甲的護衛,對於他們,葉晨沒有任何好感,對於剛才宴會廳發生的一切,葉晨可都銘記於心。不過也隻是記住而已,現在的他,在別人眼堻s條蟲都不如,又何談其他。
  兩名護衛筆直的站在閣樓前,而站在一旁的是一名『婦』人,麵帶著細碎的皺紋,皮膚黝黑,一看便就知是貧苦出生,眼中包含擔心之『色』望著閣樓的前方通向前院的小道!
  “蘭姑”
  葉晨遠遠的認出那『婦』人,內心閃過一絲感動,無論自己是天才還是廢物,蘭姑自始至終一樣將自己當做親兒子,將自己拉扯大!
  蘭姑身體不由一震,望著走近的葉晨,麵容驚喜交加,趕緊問道:“少爺,老爺沒有為難你吧!”
  蘭姑一生未嫁,女人最美好的那一段時間,便就是在撫養葉晨之中度過的。因為葉晨特殊的出身,導致他在葉家的地位甚至不如一般的奴仆來的高。而作為他的看護人,蘭姑這些年來受了不知道多少委屈。然而她都咬著牙度過了,從某種程度來講,葉晨早已經成為她生存下去的全部寄望!
  葉晨不忍讓蘭姑擔心,微微搖搖頭,突然注意到了蘭姑身後的包袱,不由緊張問道:“蘭姑,你要走!”
  蘭姑儼然已經成為了葉晨在葉家唯一在意的人,倘若蘭姑離去,那這個冰冷的家就如地獄一般,暗無天日!
  “我們搬家了,我怕你找不到我,就在這媯尼A!”蘭姑臉『色』不由一黯,帶著點不舍的語氣說著!
  “搬家?”葉晨神情一愣,他突然明白了什麼,麵『色』微寒,對著兩名護衛道:“誰讓你們站在我家門口的?”
  “葉晨少爺,這是家族的命令,從今往後,不再是你的住所!”護衛同樣以冰冷的聲音回答。
  “憑什麼!”盡管已經知道如此,葉晨還是抑製不住內心的怒火,怒道!
  “家族的長老說家族不養廢物!”依舊冰冷的語氣落入葉晨的耳中是如此的刺耳,自嘲的笑了一聲,突然葉晨臉『色』一變,撥開蘭姑那披落的額前的秀發,一片片紫『色』的青痕橫跨著蘭姑的右臉頰,頓時心怒道:“誰幹的!”
  經過了世間冷暖之後,葉晨更珍惜現在依然對他好的人,所以葉晨怒了,他沒想到這些畜生,不放過他也就算了,居然連手無縛雞之力的『婦』人,也會動手。
  “是我收拾東西的時候,不小心摔倒的。”蘭姑眼見憤怒的葉晨,眼中閃過一絲欣慰,卻輕描淡寫的道。
  蘭姑的那點心思如何瞞的過葉晨,原本鬆開的左手再次緊握,鋒利的指甲再次劃破手心,可是手心的痛永遠也比不上內心的痛,看著自己最親的人受欺負卻無能為力,葉晨好恨自己如此沒用,暗道:“家族長老會,你等著,我一定要讓你們償還的!”
  “蘭姑,我們走吧!”葉晨輕輕的拉著蘭姑的手朝來時的路退去,對於那金碧輝煌的閣樓瞧都沒瞧上一眼!
  葉晨和蘭姑現在的住所離原來的並不遠,但與原來相比,可就是天壤之別了。他們現在住的就是兩間小木屋,而且離畜棚較近,總有一股怪味。
  葉晨與蘭姑進了當中發出微微光亮的屋子,透過床頭微微亮著的燈光,葉晨看見了屋內的陳設,一張床,一張桌子,連衣櫃都沒有。
  蘭姑和葉晨走進時候便扯下腰間處的抹布朝那已經被灰塵所掩蓋的桌子走去,邊走邊歎氣道:“家族竟如此無情對待少爺你!”
  葉晨早已習慣了家族的無情,自嘲的笑了笑,道:“誰叫我是私生子!”
  蘭姑聞言不由怪自己多嘴,突然臉『色』一變,從懷中掏出一團精美手帕,輕輕的翻開手帕『露』出其中的包裹物品,一枚黝黑的戒指出現在葉晨的視線之中,對身後的葉晨道:“少爺,今天是你生日!”
  “生日?”葉晨一愣,今天事情太多了,宴會大廳受辱,回來又發現自己住的閣樓被占,他哪還記得生日什麼的,現在被蘭姑一說,好像真是。
  不過隨即,葉晨又感覺一陣黯然:今天葉家張燈結彩,大家都為葉天慶祝,而有幾個人,知道是他的生日?他相信在這府堙A恐怕也隻有蘭姑吧!
  “這是小姐生前讓我替你保管的東西。”蘭姑瞧得葉晨眼堛瘍f然,心堣]是有些歎氣:當初少爺被譽為天才時,這時候無不眾人獻媚的時候,此時卻……
  “母親?”葉晨接過手帕上的戒指,他對那位母親可沒半點印象。
  在穿越到這倒黴蛋身體的時候,倒黴蛋的母親便已經去世了,不過盡管如此,葉晨心中還是對那位母親很尊敬。
  整枚戒指通體黝黑,材質仿佛是木質,又仿佛是石質。
  這黑『色』戒指,通體是一種似木似石的材料,在戒指的環上還雕刻著一隻張牙舞爪的火麒麟,看著那猶如火一般炫目的片片鱗甲,葉晨感覺一陣炫目,微微搖搖頭。將戒指收進懷中,輕撫著蘭姑,柔聲道:“蘭姑,不早了,你早點休息!”
  蘭姑知道葉晨擔心自己的身體,心中不由一暖,輕唉了一聲,便在葉晨的攙扶下緩緩離去!
  

Snap Time:2018-10-23 04:39:37  ExecTime:0.0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