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章笑話


    第一章 笑話(本章免費)

    日耀當空,金秋的陽光懶洋洋的灑在南國大地。

    “砰!”高台上傳出一聲悶響,四位青年應聲倒地,幾位青年有些尷尬的了站起來,整個葉府內人『潮』湧動,聚集在葉府那寬大的比武台上,倒吸聲不斷,全場的目光都落於那高台之上的那道身影之上。

    “葉晨,此次比試通過!”一名老者怪異的望著那道身影一眼,沉重的聲音緩緩的傳開!

    少年輕輕拍打著肩膀處的灰塵,嘴角處浮現出一絲嘲諷之『色』,淡淡道:“承讓了!”

    隨即少年縱身躍下高台,獨自一人朝人群中走去。

    一道慘叫聲響起,少年身影一頓,轉身望著另一高台,他的目光最終停留在高台中央的地方,那站著一群年輕的少年,他們身著代表自己屬『性』的武士長袍,而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則是站在中間那位身著銀『色』武士長袍的少年。

    這不僅僅因為他身著代表覺醒血脈屬『性』的銀『色』長袍,更重要的是,那銀『色』所代表的含義是風屬血脈中最強的血脈——青龍血脈!

    少年有著一頭藍『色』的長發,俊美絕倫,臉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臉俊美異常,配上神情中隱隱滲出的絲絲傲慢之『色』,讓人不由自主產生一種自卑感。

    少年,也就是葉晨臉上閃過一絲黯然之『色』,輕輕一歎,便欲轉身離去!

    “唷,這不是葉二少爺嗎?”

    還沒有轉身,一道充滿嬉笑之『色』的聲音從高台之上響起,這道聲音立刻將全場的所有注意力集中在葉晨身上,一時間現場的氣氛變的無比沉默!

    幾乎所有人望向葉晨的眼神中都多了一絲嬉戲之『色』以及一絲同情!

    葉晨尋聲望去,入眼的是一名年過半百的老頭,歲月的痕跡在他的臉上留下了深深的印痕,周圍人望向那老頭的眼中盡是尊敬之『色』,顯然老頭在眾人中的聲望甚高。

    馬言,落霞城的副城主,也是落霞城為數不多的高手之一!

    斜斜的高台之上的眾人一眼,葉晨並不答話,而是轉身離開。

    高台之上,幾名少年縱身躍下,身影徒然暴『射』而出,落到葉晨的身旁,將葉晨的去路截斷。

    “你們有事!”葉晨麵對幾人,冷冷的低喝道,漆黑的眼眸中閃過一絲寒意。

    “馬言大師都發話了,葉二少該給點麵子吧!”其中一名少年嬉笑的對著葉晨道,隨即對旁邊的兩名中年漢子投去一神秘眼『色』!

    兩名中年漢子領會的頷首一笑,大步流星的走到葉晨的身旁,兩隻古銅『色』的強健大手按住葉晨的肩膀,像提著小雞似的將葉晨提起來,在那名少年的示意下朝高台上走去,四周的人仿佛先前便得到了某人的命令,自動為兩名大漢讓道。

    感受著肩膀處傳來的力道,葉晨眉頭微皺,肩膀的上的力道越來越大,葉晨緊咬著牙,一聲不吭。

    高台的中間除了馬言之外還站著一名中年人,那一身武士袍掩蓋不住那一身凹凸分明的虯曲肌肉,剛毅而棱角有致的麵容,加上一頭隨意披散在肩上,整個人透『露』著一股難以言明的強悍氣質,而他便是葉家的現任家主葉文,也是葉晨的父親。

    馬言對身旁的葉文微微一笑,右手輕輕一揮,一道青『色』的旋風從指間溢出,朝葉晨奔襲而去。

    兩名武士同時鬆開葉晨的肩膀,葉晨的身體在那旋風的牽引下,雙腳離地,緩緩的朝馬言飛去,一股難以抵抗的力道從上身傳來,葉晨嘴角處流出了幾絲血跡,不由冷哼一聲!

    可是現場卻沒有人理會,全場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馬言身旁的測試石旁,測試石便是用來測試血脈覺醒的儀器,葉晨的身體緩緩的靠近那測試石,一道雄厚至極的力道從後背傳來,葉晨喉嚨一甜,一口鮮血噴了出來,整個身體緊貼在測試石上,倘若覺醒了血脈屬『性』的人碰到測試石,測試石便會發出一道相對應的光芒。

    但是那測試石過了數十秒之後表麵依然一陣暗淡,馬言淡漠的望了那測試石一眼,撤去那道旋風。

    葉晨身體搖搖晃晃的從測試石滑落,雙膝著地發出一聲沉悶的撞擊聲,劇烈的疼痛幾乎讓葉晨暈厥過去,這一刻他幾乎喪失了對於身體的控製,渾身的骨骼仿佛散架了一般沒有半點氣力,一股深入靈魂的羞辱感湧上心頭。

    “血脈屬『性』依然未覺醒!”馬言環視一周,語氣淡漠的宣讀著測試的結果,漠然的語氣充斥著整個高台的周圍。

    周圍站的少年臉上卻是出現了嘲諷之『色』,麵『色』傲慢的望著那跪在高台上的少年,曾經遙不可及的目標如今卻如死狗一般跪在眼前,心中甚至得意,一陣竊竊私語聲也隨之響起。

    “嘿嘿,他依舊沒有覺醒啊!兩年了還是這樣!”

    “真是廢物,以前以為他是個天才,沒想到連血脈屬『性』都沒有覺醒!”

    “不過,他以前修煉倒是很快,十一歲便達到了覺醒血脈的條件!”

    “以前速度快有什麼用,現在不是連血脈都沒有覺醒!廢物一個!”

    淡漠的目光緩緩的在周圍人的臉上掃過,曾幾何時那些被他認為是螻蟻的人如今卻如此大膽的嘲諷自己,那一句句嘲諷聲宛如一股洪流般狠狠的衝刷著葉晨那顆高傲的心,鋒利的手指甲深深的陷入大腿處,一陣痛感席卷而來,隻有那短暫的痛感才能夠令葉晨保持清明。

    “弱肉強食的世界果然最無情,強者終究是令人仰望,而弱者無疑成為那些弱者嘲笑的對象!”苦澀的笑了一聲,身上傳來的酸痛讓葉晨感到一陣的無力,艱難的從那青灰『色』的地麵上爬起來,落寞的轉身往高台下走去,孤單的身影,與周圍的世界格格不入。

    “各位,下麵歡迎我的徒弟來測試一下!”馬言那沙啞的聲音再次響起,緊伴著是雷鳴般的響聲,葉晨停下腳步,冷冷的望著自己所謂的大哥葉天,也就是剛才的那名少年,眾人如眾星拱月一般將葉天圍在一起,緩緩的朝那測試石走去!

    葉天高傲的環視周旁充滿獻媚的笑臉,最後若有深意的望了葉晨一眼,那眼神仿佛在告訴葉晨“差距就是差距!”

    在其父葉文的鼓勵眼神中,一雙連少女都要嫉妒的雪白雙手緩緩的往那測試石貼去,在剛剛接觸的那一那,一道銀『色』的光芒如黑夜中的太陽一般刺眼,周圍的人都把嘴巴張的大大的,盡管已經知道了結果,也不得不做出一副驚訝的表情!

    那銀『色』光芒代表的是血脈屬『性』的覺醒,而覺醒的是風屬『性』中的最強血脈青龍血脈,對於已經沒落的葉家來說無疑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家主葉文緊繃的臉『色』也不由出現了一絲欣慰的笑容,周圍的驚歎聲接連不斷的響起,不管他們是否真心,但是此刻他們都不得不發出一陣的感歎!

    “沒有想到,葉家出了一個廢物之後,又出了一名天才!”

    “葉晨以前被稱之為天才,可惜連血脈都沒有覺醒,聽說他是私生子,其母親肯定是低賤的出聲,不然連血脈都不會覺醒!”

    “跟所謂的天才比起來,葉大公子才是真正的天才啊!百年難遇的天才啊!這樣的天才能夠被馬言大師收為徒真是絕配啊!”

    “廢物與天才!當然是大公子是天才了!葉晨隻能說是....”

    周圍不斷傳來的嘲笑聲以及驚歎聲,落在原本如木頭呆立在高台上的葉晨耳中是那麼的刺耳,雙手那鋒利的指甲尖已經深深的刺進了手心處,一滴滴鮮紅的血『液』順著手心處的手紋滴落在地,那血『液』與那地麵抨擊發出的滴答聲在這此刻顯得異常刺耳!

    葉天淡淡的看著葉晨,那代表著勝利者的微笑,與那玩味的眼神,眼角處的厭惡之『色』,令葉晨一陣反感,他討厭那種眼神,討厭那種笑容。

    漆黑的眼眸中閃過一絲寒意,冷冷的望著周旁那些獻媚的臉,馬言臉上那得意的笑容。

    這是一場華麗的陰謀,在這一刻,葉晨終於明白了自己在這場宴會中所代表的角『色』,與自己的以往那天才的天賦來襯托葉天的天才,來襯托馬言的高明偉大,來滿足馬言那自私的虛榮心!

    自己那所謂的父親卻站在旁邊冷眼旁觀,看著自己如小醜般被人嘲笑,馬言那虛假的笑聲落入葉晨的耳中是如此的刺耳,牙齒緊緊咬著嘴唇,任憑那嘴角處的血跡滴落在脖頸上,低『吟』著:“莫欺少年窮!”

    落寞的轉身朝那無盡黑暗的門外走去,自己拿僅剩無及的尊嚴就被這群人狠狠的踐踏,葉晨內心充滿了不甘與憤怒!

    “你們譏我笑我,我隻當是狗屁『亂』響!哼,等著瞧吧,終有一天,我會把你們所有人統統甩到身後,讓你們用羨慕、崇拜、敬畏的眼光來仰視我!”

    此刻全場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宴會中央處的三人身上,沒有人去注意已經沒有價值的葉晨已經悄然離開!

    這次所謂的比試本就是一場用葉晨來襯托葉天的笑話!

    

Snap Time:2018-04-23 04:25:33  ExecTime:0.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