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七百六十一章殺機


            驚天的殺意席卷而來,其空氣中的水汽凝結開來,化作冰晶灑落在虛空中。[本章由 M為您提供]

    率川流殺身形猛然一震,其目光拋落在葉晨身上,眼中流『l』出一絲駭然之『s』1“他要殺我!”

    朝陽峰主幾人神『s』也是猛然一震,紛紛收劍,朝陽峰主等人與千川

    流殺幾人匯合在一起。

    瞥見山石的屍體,朝租峰主幾人臉『s』皆是一變,旋即複雜的望著持劍而來的葉晨。

    至於出手相助的兩名『hn』武境武者,神情皆是慌張的望著葉晨,他們沒想到月驚仙會如此輕易隕落,那麼,他們出手相助豈不是惹惱了葉晨。

    想起葉晨現身至今展現出來的實力,兩名『hn』武境武者心中後悔不已。

    “驚仙師兄就這樣隕落了!”朝陽峰主輕聲喃喃道,誰能想到,數日前還是意氣風發的『hn』武巔峰武者會隕落。

    原來『hn』武境武者並不是不死不滅,同樣也會隕落。

    “『hn』武之下,皆為螻蟻,豈不知,『hn』武也隻是比較強壯的螻蟻罷了!”一名『hn』武境武者輕聲喃喃道。

    “武道漫漫,我等隻是這條道路上掙紮的螻蟻罷了!”另一名『hn』武境武者低沉道。

    說此,這兩名站在朝陽峰主身後的『hn』武境武者皆是複雜的望著葉晨,對於他們而言,他們本意就是不想對葉晨出手,隻是礙於宗主之令。

    月驚仙以及月痕的隕落雖然在劍神『mn』弟子心中起了巨大『b』瀾,然而,大多數弟子並未感到憤怒。

    對於他們而言,月痕也罷,月驚仙也罷,劍神『mn』始終不是因為他們二人而存在劍神『mn』是因為劍神『mn』弟子而言,他們能夠不顧生命去殺敵並不是去守護月驚仙,而是守護劍神『mn』。**

    僅僅隻是因為劍神『mn』,他們深愛這片土地,這劍神五峰在他們心中便是聖地所在。

    月驚仙雖然在劍神『mn』擁有極高的威望,那僅僅隻因為他是劍神『mn』宗主甚至大多數弟子入宗以來僅僅隻見過他數次而已。劍神五峰,除了月驚仙幾名親傳弟子外,大多數對手月痕的死然而葉晨當初血戰保護劍神『mn』的畫麵始終回『dng』在他們腦中,當初月痕『b』走葉晨時候,眾多弟子心中皆是有怨言。

    砰!每踏出一步,虛空中便響起一道尖銳的爆鳴聲,陽光灑落在葉晨身上,此刻葉晨的身影在眾人眼中不斷放大著,特別是那一身血衣。

    血衣獵獵作響,葉晨目光在朝陽峰幾人身上流轉著,最後落在千川流殺身上,淡淡道“這便是你的憑仗嗎?”

    聞言,千川流殺一愣,他沒想到葉晨第一句便是對自己開口,按道理來說葉晨應該會問朝陽峰處才對。

    眼神一片警惕,千川流殺曾經畢竟是一代君皇,心中雖懼怕葉晨,其神『s』還是從容不迫“憑仗?不知葉家主是指?”

    葉晨並未直接回答千川流殺,其目光微偏,落在下方的月驚仙身上,淡淡道“當失去憑仗之後你又如何去安排她的命運!”

    “她?”千川流殺一愣,旋即明白過來,葉晨口中的她自然是指千川雪,按照目前的情況來看,這小子沒準跟小雪有點關係?

    不知為何想到這點,千川流殺暗自鬆了口氣,若他跟雪兒有關係那麼他應該不會去刁難皇族。

    “你想滅掉葉家,對吧!”沒有理會千川流殺那變化的神『s』葉晨淡淡道,麒麟劍抖動,發出一陣清脆的劍『yn』聲。

    劍『yn』聲落入千川流殺眼中猶如天地之音,千川流殺身形猛然一顫,此刻,他可以感受到葉晨的殺機,這種毫不掩蓋的殺機。

    “皇族與劍神『mn』聯姻,皇族借助劍神『mn』的實力,劍神『mn』借助皇族的之手除去葉家,你倒是好計算!”葉晨淡淡道。

    強忍住內心的懼意,千川流殺迎上葉晨的目光,淡淡道“葉家主想多了,雪兒之所以嫁入劍神『mn』,僅僅隻是因為兒『nv』情長而已,這無關任何利益!”

    說到這點,千川流殺語氣也恢複了先前的從容“帝國的建立離不開葉家,數千年前,若不是葉家保護帝國,那麼如今的帝國早已不存在。對於葉家,皇族始終很感『j』,又何談誅滅葉家!”如今月驚仙與月痕皆隕落,皇族與劍神『mn』的聯姻自然破碎,千川流殺的憑仗也『dng』然無存,如今,千川流殺隻希望葉晨不要遷怒於皇族。

    “一個人的名義被人所安排,那種感覺很討厭!”葉晨輕聲喃喃道,同時,其目光朝下方的劍台望去。

    盛受到葉晨投來的目光,千川雪那如清泉般明亮的眼眸中也起了一絲『b』瀾,不複以往那般淡漠。

    這兩人絕對有『jin』情!任誰都能看的出來,葉晨和千川雪之間必定有一段不為人知的關係。

    “莫非千川師姐與葉師兄是地下情人,怪不得當初千川師姐出手救葉師兄!”

    “不為人知的過去,一怒為紅顏殺上劍神峰,千川師姐好幸福!”

    夕月峰的『nv』弟子其目光皆是火熱的望著葉晨與千川雪,眼『s』不一,不過大多數都是好奇。

    “先是打壓葉家,後來慫恿三大世家對付葉家,緊接著便是聯合三大世家圍攻葉家,這便是你皇族的感『j』?”葉晨嘴角浮出出一絲嘲『nng』之意。

    聞言,千川流殺沉默了,畢竟事實是如此,而朝陽峰幾人也沉默了,一言不發的站在原地。慕辰等人掠過千川流殺的身形,落在葉晨身前,其恐怖的威壓席卷開來,壓的千川流殺冷汗直冒!而葉晨接下來的一句話更是讓千川流殺感到心驚膽跳“那次圍攻之後,你知道三大世家的下場嗎?”

    “三大世家的下場!”千川流殺臉『s』猛然一變,三大世家,隻要跟那三大世家沾上關係的人,無一幸免。

    “既然三大世家為其付出代價,那麼你千川家呢?”麒麟劍舉起,實質化的劍意直『b』千川流殺,其恐怖的氣息緊緊鎖住千川流殺,葉晨僅僅一個眼神便給人帶來一中莫名的威壓。

    “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不管你是君皇也罷,一宗之主也罷,平民也罷!”葉晨輕聲喃喃道,麒麟劍上徒然冒出丈許劍氣,一劍剩出。

    一劍帶起了殺意,陽光之下,這股殺意足以凍結住陽光,殺意中彌漫著寒氣,冰晶浮現而出,最後化作冰屑灑落開來。

    慕辰和蕭胖子的氣息鎖住千川流殺,兩人的劍意猶如一道枷鎖般,鎖住千川流殺,千川流殺身形一動便感受到這兩股劍意,身形不由一滯。

    劍氣如流星般劃過天際,撕碎那柔和的陽光,帶起千川流殺『xing』前的猩紅,一道醒目的劍痕浮現而出。

    疼痛如『cho』水般席卷而來,千川流殺卻暗自鬆了口氣,他知道,葉晨對自己僅僅隻有殺意而已,並未下死手,若他想殺你,那是輕而易舉的一件事情。

    千川流殺低頭,麵帶笑意的望著劍台之上的千川雪,輕聲喃喃道“你倒是成為家族的唯一生機!“嘶嘶!尖銳的爆鳴聲再次響起,其淩厲的劍氣鋪天卷地而來,千川

    流殺此次倒是神『s』淡然的望著這些劍氣,他知道,有些罪是需要人去承擔的。而這些罪也隻能有他來承擔,所以,麵對這些劍氣前,他沒有躲避,而這些劍氣直接破開千川流殺的『xing』脯,其淩厲的劍氣瘋狂的破壞著千川流殺的經脈,最終衝入丹田,摧毀了千川流殺的真晶。

    經脈被完全摧毀,其真晶也是如此,千川流殺體內那翻湧的真氣化作天地靈氣散去,千川流殺知道,自己修煉數十年的修為就這樣散去,若這樣能換的皇族的生存,一切都值得。

    見千川流殺未躲過自己這一劍,葉晨眼神越發的冰冷!。

    最新最快章節,請登陸\(^o^)/三藏小說^_^o~ !,閱讀是一種享受,建議您收藏。

    

Snap Time:2018-01-18 16:14:36  ExecTime:0.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