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奇才》全文閱讀

作者:九指仙尊  全能奇才最新章節  全能奇才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全能奇才最新章節第2868章抓獲青木天牛(15-01-02)      第2867章智計百出(15-01-01)      第2866章戰純血異獸(15-01-01)     

第1487章武藏流的藏寶庫


    求訂閱、月票……雖說秦方對於服部久成手上的這一把妖刀很有興趣,但卻沒打算奪過來仔細的看一眼的。

    就是遠遠的看了幾眼,實力不過是宗師級初期的服部久成,持有這把妖刀之後,整個人都好像變得邪異了許多,實力更是仿佛瞬間暴漲了不少。

    川田武藏的實力在宗師級中期高手中絕對是頂尖的存在,比之宗師級後期都不差多少的。

    但此刻,麵對手持妖刀的服部久成,他不但沒有打得非常輕鬆,反倒是被服部久成給壓製住了……

    若不是他的功力比較深厚的話,隻怕是早已經飲恨在這一把妖刀之下了……

    饒是如此,川田武藏也隻是在苦苦掙紮而已。

    “或許這把真的是傳說中的那一把妖刀……”

    僅僅隻是憑借著這一把妖刀,就將服部久成的實力足足提升了接近兩個層次,那麼說這把刀隻是普通的神兵利器,顯然就不是那麼很能說服人了。

    或許,這把刀就是傳說中的那一把妖刀,這樣的解釋或許會更加的合理一些……

    至於服部久成明知道這把妖刀的傳說,知道妖刀的主人從來都不得善終,他還堅持使用這一把妖刀,隻怕也是有所依仗的吧……

    這現場已經變成了大混戰的戰場了,伊賀流的高手多一點,但武藏流的人也是徹底爆發了。這樣大戰也就拉近了雙方的差距,死傷的數量也是越來越大了……

    不過,總體來說,武藏流的人死傷慘重一些,畢竟他們的人實力水準普遍偏低,傷亡大一點也不奇怪。

    川田武藏也是看在眼的,但他卻是有心無力,本以為可以輕鬆擒獲服部久成。卻沒想到這根骨頭比他想象的還要難啃得多了。

    如今,他自己都是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了,更是無法顧忌到其他武藏流弟子的死活了……

    “要不要過去搭把手呢?”

    看到武藏流的人快要伊賀流滅殺的差不多了,秦方就琢磨著是不是過去幫幫忙,隻要暗中滅掉一些伊賀流的高手,這樣雙方就可以拉到差不多的水準上了。

    以他的實力來說,基本上除了個別伊賀流的宗師級以上的高手。其他的弟子都很難擋得住他……

    “算了,還是小心點比較好……”

    不過。考慮了一下。秦方還是沒敢動手,畢竟現在武藏流的人都死傷慘重,之前也沒見到什麼棘手的人物,突然蹦出他這麼一個來,搞不好就要出事情了。

    他倒不是怕伊賀流的高手圍剿,主要是怕川田武藏認出他來……畢竟作為武藏流的宗主,武藏流有什麼像樣的高手。他不敢說一定全知道,但也知道一個大概的。肯定不會出現秦方這一號人物的。

    這樣簡單的一聯想,反倒是容易讓他發覺自己上當了。

    更何況。秦方之所以不肯動手,還有另外一個更加重要的憂慮,這個才算是他真正不去動手的原因所在。

    “咦,果然來了……”

    就在這時候,秦方卻是已經感覺到了些許異常,在心默默的嘀咕了一句,便快速的從這撤離了。

    沒辦法,那個伊賀流的宗師級巔峰的老者正在過來,秦方可不想被這樣的強者給盯上了……

    他雖然有能力擊殺實力比這個老者更強的宮本武藏,但那是以有心算無心,加上宮本武藏太輕敵了,這才會偷襲得手的。

    現在秦方毫無半點準備,且對方又那樣的警惕,想要得手可就沒有那麼容易了……秦方可不敢輕易冒這樣的險的。

    也就是因為這個宗師級巔峰的老者,從這件事開始,一直發展到這個程度,他都始終沒有露麵,這才讓秦方不敢輕舉妄動的。

    萬一他秦方跳出去攪事兒了,這個老者突然冒出來追殺他,那情況可就相當不妙了……

    現在看到這個老者終於來了,秦方第一時間就選擇了遁走,離他越遠越好,誰讓這個老者的感知太厲害了,之前就已經把秦方嚇退了一次。

    更何況……

    “高手都出來了,那個寶庫……是我的了!”

    秦方搞出這麼多的事情來,可不隻是為了報複或是挑起爭端的,還有一個目的就是為了武藏流的那個藏寶庫的。

    武藏流的藏寶庫,當然不可能在山下麵的,而是處在武藏流最為重要的地方……宗主的居所。

    原先,那是宮本武藏的居所,以宮本武藏個人的霸道,其他人是休想染指一下的。

    隻不過,宮本武藏一死,川田武藏奪位成功,這個寶庫自然也就落入了他的手中了……

    可偏偏服部久成一行人的到來,直接就霸占了川田武藏的地盤,他們未必知道寶庫依然在什麼位置,但川田武藏空有鑰匙,卻也是沒辦法去打開藏寶庫的。

    這也是為什麼秦方說鑰匙是服部久成要的,因為寶庫就在服部久成那邊,隻要有了鑰匙就可以打開藏寶庫了……

    這已經是讓川田武藏感覺到深深的憤怒了,這個藏寶庫是武藏流幾百年的積蓄,好不容易才落入他的手中,這都還沒有捂熱,就可能被伊賀流一鍋端了,他怎麼可能輕易接受呢?

    再加上,武藏流諸多弟子被殺,就連他獨子川田正南都沒有逃脫毒手,更是讓他怒不可遏了,這才會鬧到如今這個地步的。

    當然了,這一切都是秦方一手導演出來的,雖然事情的發展跟秦方預先的計劃,有了那麼些許的偏移,但大方向上還是沒有什麼太大變化的。

    如今。留守在上方宗主居所的那個宗師級巔峰的老者也出來了,那麼那就不剩下什麼太離譜的高手了。

    秦方便迅速從這消失,向著藏寶庫方向趕去了……

    這個老者一出馬,這邊的戰鬥很快就會宣告結束的,不管是他出手滅掉了武藏流的所有人,還是製住了川田武藏再進行談判,這都不會給秦方留下太多的時間……所以秦方必須要盡快完成行動計劃。

    “果然沒人了……”

    當秦方來到這的時候,整片建築群都是空空蕩蕩的。半個鬼影子都沒有的,倒是讓秦方輕鬆了不少。

    服部久成和那個宗師級巔峰的老者,在伊賀流的地位都相當的高,對於居住環境自然也要求很高的。

    加上他們本身實力強勁,也不怕有什麼敵人潛伏進來,這也就沒有幾個人看守了……

    原先可能黑兵衛的人還會留守在這的,可是黑兵衛被服部久成派去追殺秦方等人了。然後又被秦方直接全殲了,自然不可能再在這出現了。

    其他的伊賀流弟子。或是宗師級別的長老。都是住在下麵一點的地方,這反倒是顯得非常的幽靜。

    現在服部久成和那個老者都離開了,秦方也就變得自由很多了。

    “時間不多,速戰速決!”

    雖然秦方有點想要給服部久成搞點小動作,比如在他的房間下毒等等,可是考慮到時間實在是不充裕,他又不能浪費。索性也就隻好放棄了這個打算了,直奔著藏寶庫的位置過去了。

    當然了。像是服部久成這樣的天才高手,能夠走到如今這個地位。絕對不是什麼簡單人物的。

    就算是秦方給服部久成下毒,對方也未必一定會中招的……甚至秦方本能的覺得,服部久成中招的可能性極低!

    整片建築都沒有人,藏寶庫這邊自然也沒有的,而且秦方琢磨著服部久成等人還真未必知道藏寶庫的位置。

    這是一片假山群,各種怪石嶙峋的,有些是天然成型的,而有些則是經過了後天加工的,假山上流水潺潺,下方是一片小水潭……

    這可不是當初秦方擊殺宮本武藏的那一處深不見底的水潭,而是人工搭建而成的……

    武藏流的藏寶庫便隱藏在這一片假山之中,而入口嘛……卻是在這不起眼的水潭之下的。

    秦方也很幹脆,直接就躍入了水中,然後在水潭的一個角落處,秦方悄然的潛入到其中,不多會兒的功夫,他便通過這一條非常隱蔽的水道進入了假山的內部了。

    “嘖嘖,一般人還真未必能夠發現這條水道的……”

    雖然秦方是第一次來到這,可也不得不讚歎當初修建了這個藏寶庫的武藏流祖師的能耐。

    水道是天然成型的,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一條地下暗河呢,倒是經過武藏流的一些高人的加工,這條天然水道就成了一個非常不錯的隱蔽路線了。

    “門在哪?鑰匙孔……”

    找到了藏寶庫的具體位置,秦方又立即抓緊時間翻找鑰匙孔的位置了,至於別人或許要擔心機關暗算之類的,秦方卻是一點也不在意的。

    先不說他偵查技能的強勢牛叉,便是他宗師級水準的陣法大師,連那種護島大陣都可以尋找到破綻,還能對付不了區區一點點小機關?

    真要是在這吃了虧的話,那他還不如直接一頭撞死算了……

    鑰匙孔的位置比較隱蔽,且跟那一扇大門看似完全沒有關聯,可是在秦方的偵查技能的偵測下,還是無所遁形的。

    找到了鑰匙孔,秦方插入了鑰匙,然後快速的擰開了,耳邊傳來了哢哢哢哢的聲響,那一扇巨大的石門也是隱隱打開了一道縫隙的。

    與此同時,藏寶庫內部的也是自動點燃了一道道的火光,將麵也是徹底的照亮了的。

    這是一條甬道,卻也是一條布滿了危險和殺機的甬道。

    可秦方卻隻是簡單的瞅了一眼,然後便以最快的速度衝了過去,甚至連一點點的漣漪都沒有蕩漾起來。就這麼順利的通過了……

    若不是地麵上隱約閃爍著的點點水漬證明了他確實是從上麵跨過去的話,都要以為他是直接飛過去的了……

    通過了這一條殺機四伏的甬道,後麵的道路就暢順的多了,雖然麵還設置了迷宮一樣的簡易陣法,但是在秦方的眼中,這跟什麼都沒有幾乎是一樣的,一分鍾都沒到,他便已經從這個陣法中穿過。正式踏入了武藏流的藏寶庫之中了。

    “嘶~~~”

    看到眼前這個藏寶庫,秦方也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氣的。

    “麻痹的,真窮……”

    本來秦方就知道武藏流的藏寶庫可能未必有多麼的牛叉,畢竟武藏流本來就不強,且存在的年歲也不長,收不到好東西也不奇怪的。

    但是真正走進來的時候,秦方還是忍不住叫罵了一句的。

    是藏寶庫。其實頂多也就是一個相對大一點的石室而已,麵空空蕩蕩的存放著一些相對來說比較珍貴的“寶物”。

    這些寶物呢。其實有不少都是價值連城的……

    但那是相對於普通人來說的。比如幾幅來自於龍國的著名書畫作品、瓷器、玉石等等,還有幾把比流影神劍略差一籌的寶劍……

    除此之外,像是武林門派最珍而重之的武功秘籍、丹藥或是丹方這些,那更是一件也沒有的……

    甚至連這幾把寶劍,或許也是存放的年歲有點太久遠了,鏽蝕的也有點嚴重,能不能用都還是一個未知之數的。

    “難道就這麼一些破爛?”

    雖然這藏寶庫中東西。很是讓秦方不滿意的,但秦方也沒打算跟武藏流客氣的。直接大手一揮,將這所有的東西都打包丟入了道具箱麵去了……

    至少那些古玩文物中有不少都是價值連城的。秦方雖然不差這一點錢,可這麵有不少是來自於龍國的,秦方把它們帶回龍國,也算是做了一件大好事的。

    但是,收拾好了這些東西,秦方的眉頭卻是緊皺了起來的,總覺得自己似乎錯過了一些什麼似的。

    “若是藏寶庫麵隻有這麼一些破爛,川田武藏至於跟我這樣翻臉?”

    秦方仔細的思索了一下,發現自己似乎忽略了這樣一個重點。

    這些東西雖然價值不菲,但也不至於達到讓川田武藏會為此跟秦方翻臉的地步,光是秦方替他擊殺了宮本武藏這個人情,就遠遠不是這樣一兩件文物的價值可以比擬的……

    但是川田武藏不但是翻臉了,甚至想盡辦法也要把秦方給滅殺掉,固然有掩蓋事實真相的意思,但是理由太牽強了。

    “除非……”

    想到了這,秦方的眼神頓時變得犀利了起來,立即在這一個石室麵又仔仔細細的搜尋了起來。

    “肯定是有什麼地方被我忽略了的……”

    他幾乎可以肯定,這個藏寶庫絕對不會這麼簡單的,因為它……太幹淨了!

    武藏流雖然成立的時間不長,實力也不是特別強,但是武藏流的祖師們霸占了這樣一處洞天福地一般的山門,又特意建立了這樣一個隱蔽無比的藏寶庫,絕對不隻是為了區區這點文物的。

    更何況,幾十年前,扶桑入侵龍國的時候,曾經有大批武林高手隨行,隨著軍隊一起覆沒了不少的武林門派,搶走了難以計數的寶物。

    而據秦方所知,當年武藏流也派了不少人隨行的,甚至有人傳言,宮本武藏之所以可以達到這樣的層次,就是因為他早年從龍國得到了什麼非常珍貴的寶物……

    當然了,這個肯定是扯蛋的。

    宮本武藏的年紀雖然不小,但是那一場戰爭的時候,他還隻是一個孩子而已,根本沒有資格去龍國的。

    但是,宮本武藏的老爹卻也是武藏流的一位非常牛叉的長老級別的人物,他是否從龍國帶回來什麼,那就不得而知了。

    更何況,這麼多年以來,宮本武藏的實力非常強悍,在道神教的地位也相當的高,甚至一度被任命為權勢很重的位置,但宮本武藏卻是拒絕了,隻是一直留守在他的一畝三分地上。

    有些人認為他是低調,有些人認為他是不想得罪道神教的六大執事,但更有人認為宮本武藏是有著另外的目的……

    “難道這藏寶庫麵還真的隱藏著什麼秘密?”

    先是武藏流的祖師們大興土木的建造了這個藏寶庫,然後宮本武藏多少年留守在這,川田武藏更是為了它而不惜跟秦方徹底翻臉……這要說這麵沒有真正稀有珍貴的寶物,秦方是絕對不會相信的!

    “等等,這還真有問題……”

    感覺這有問題,秦方便仔仔細細的搜尋了起來,偵查技能也是全力發動了,幾乎不放過任何一點點的角落。

    還真別說,正所謂功夫不負有心人,還真讓秦方先了一點點異常……確切的說,秦方又找到了一個鑰匙孔!

    “還有一把鑰匙……”

    當秦方將之前打開了藏寶庫大門的那把鑰匙插進去,卻驚訝的發現鑰匙卡住了,根本插下去了。

    也就是說,他手上的這把鑰匙根本據跟這個鑰匙孔不配套的……那麼很明顯,想要打開這個真正的藏寶庫,應該另外還有一把鑰匙才對的。

    可問題是……

    “這把鑰匙在哪?”

    這就是一個非常讓人蛋疼的難題了,秦方之所以可以從川田武藏那拿走鑰匙,是他從堂本義男那得到的消息。

    但是很明顯,堂本義男卻是絕對不可能知道這還有一個鑰匙孔的……那麼這個門該如何打開呢?rq

    

Snap Time:2018-06-24 13:22:51  ExecTime:0.6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