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界全職業大師》全文閱讀

作者:莊畢凡  異界全職業大師最新章節  異界全職業大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異界全職業大師最新章節第一千四百零六章繼續沉睡(13-05-21)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神火(13-05-20)      第一千四百零四章還不夠(13-05-20)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神火

  
  ww.x.om   而現在,林立給這支月光法杖找到了另一個用處,那就是燃燒。在信仰之力的火焰包裹下,即使是這代表著高等精靈至高權威的月光法杖,也沒有堅持得了幾秒,轉眼間就被燃燒得砰然碎裂。而隨著月光法杖的碎裂,一股龐大而又精純的力量,好像洶湧的洪水一樣,湧入了林立的精神海,使得精神力的總量再次有了顯著的提升。
  孤注一擲,林立現在這才真正是孤注一擲,將所有的一切甚至自己的生命,都拿來作為了賭注。如果不能戰勝格雷斯科,那麼不僅僅是生命,就連靈魂都不會保留下來,那麼還留下那些東西有什麼意義呢!
  無盡風暴之戒,幾乎為之一空,除了無關緊要的東西,所有在安瑞爾世界堪稱珍寶的,不管是材料還是魔法裝備,全部都被投入了信仰之力的火焰中。甚至,就連林立手上戴著的,那枚邪眼暴君魔晶製作的戒指,還有那支他一直在使用的太陽王權杖,也同樣被信仰之力燃燒掉了。
  太陽王權杖,可以說是陪伴林立經曆過很多戰鬥了,即使林立現在已經有了星辰之怒和星辰碎片這樣的武器,已經不是十分倚重太陽王權杖了,但是對太陽王權杖多少還是有些感情的。
  可是現在,這種情感上的東西,對於林立來說太奢侈了,自己的性命尚且能以保存,哪還顧得上去考慮那麼奢侈的問題。
  不過,真正給林立,提供了巨大幫助的,還是那顆邪眼暴君的魔晶。本來這邪眼暴君魔晶,就有著提升佩戴者精神力的逆天作用,現在直接被信仰之火燃燒,邊所蘊含的龐大的精神力,也被一次性的釋放了出來,甚至比起那支月光法杖提供的精神力也毫不遜色。
  “你居然燃燒了信仰之力。這樣下去,即使你能夠戰勝我,又能支撐多久呢!”格雷斯科冷漠的看著林立,看著眼前的螻蟻做出的最後掙紮。
  而這個時候的林立,已經是聽不到任何東西了,心隻剩下一個念頭就是擊敗格雷斯科。因此,他根本沒有對格雷斯科的話作出回應,而是抬起了被信仰之火包裹的手臂。艱難而又堅定的將星辰之怒指向了格雷斯科。
  在信仰之火的燃燒下,就連星辰之怒都褪去了原本的滄桑古舊的顏色,表現上顯現著銀白聖潔的神聖之力。在林立的操縱下,盤旋在星辰之怒周圍的七支星辰碎片。也開始依次落入到星辰之怒中,一支,兩支,三支……
  星辰之怒中,再次被填入了六支星辰碎片,終於再了決定一切的關鍵了,林立付出了這麼多,就是為了能夠達到七支星辰碎片齊射的目標。如果現在,他還是無法裝入第七支星辰碎片。那麼之前的這一切就都成為無用功了。
  拚上了我的一切,虛無加入進去吧!林立心無聲的喊著,用那信仰之火引燃了自己全部的靈魂,精神力的海洋中頓時掀起一場巨大的風暴。而在外麵,在林立的操縱下,那最為關鍵的第七支星辰碎片虛無,緩緩的向著星辰之怒中飄去。
  看到林立的掙紮。格雷斯科不由得皺起了眉頭,作為對手自然不能眼看著林立順利的完成這一切。他的雙手抬到胸前,快速的做出幾個魔法手勢,原本被信仰之火逼退的那無數法則鎖鏈,也再次爆發出了無比耀眼的法則光芒,向著林立和毀滅之城發起了又一次的衝擊。
  原本那信仰之火,幾乎可以焚盡這世間一切,但是格雷斯科畢竟已經是眾神之神。實力遠遠超出林立不知多少倍。在如此懸殊的實力差距下,很多事情都是不能以常理去衡量的,就好像水可以滅火,但足夠大的火又可以將水燒幹。
  因此,盡管法則鎖鏈形成的遮天巨浪,被包裹在毀滅之城外麵的信仰之火阻擋了一下。但卻仍然以龐大的力量不斷的推動著,仿佛要將那信仰之火熄滅一樣,向著林立逼近過去。
  不過,對於這個情況,林立卻好像根本沒有注意,整個人如同一個火人一樣,甚至都已經失去了人類的形態,卻仍然是堅持著將最後一支星辰碎片虛無,一點點的控製著裝入星辰之怒。
  不管結果是怎樣,就讓這一切,在這一刻徹底的結束吧!
  終於,最後一支星辰碎片虛無,被裝入了星辰之怒中。緊接著,星辰之怒發出一陣震動,幾乎要從林立的手中的飛離出去,一道道的絢麗光芒從虛空中顯現出來,並全部凝聚到了星辰之怒上邊。
  七支星辰碎片,在星辰之怒的上方,顯現出了各自的幻影。代表大地法則的新生,代表水元素法則的冰極,代表火元素法則的赤炎,代表風元素法則的雷霆,代表光之法則的聖光,代表暗之法則的幽暗,還有代表時間與空間的混沌法則的虛無。
  七支星辰碎片的幻影,在半空融合成為了一體,並再次落入到了星辰之怒上邊。星辰之怒光芒爆發了,那力量甚至逼退了周圍的信仰之火,讓林立的身影再次從信仰之火的包裹中顯露了出來。
  不過,這個時候的林立,模樣已經完全不似人形,就好像一個正在融化的雪人一樣。隻有一直握著星辰之怒的手,還保持著完好的模樣,手指扣在星辰之怒的弩機上,輕輕的輕輕的扣了下去。
  “砰!”
  整個虛空中,掀起了一場劇烈的風暴,仿佛真正成為了沒有任何存在的虛無之境。從星辰之怒的前麵,一道絢麗的光柱飛射而出,虛空中所有的一切都在這一刻被凝固了,無論跳動的信仰之火的火焰,還是那正在被焚燒的法則鎖鏈。
  麵對著星辰之怒射出的這一擊,就連號稱眾神之神的格雷斯科,也仿佛一下子被定在了那,隻能是眼看著那七支星辰碎片的光芒迎麵射來。
  “哧”的一聲輕響,沒有那劇烈碰撞的轟鳴聲,不管是法則鎖鏈還是法則神國的壁壘,在七支星辰碎片的力量麵前,都好像紙一樣的脆弱。七支星辰碎片的光芒。穿透了那無數法則鎖鏈構成的巨浪,又穿透了法則神國的壁壘,最後穿透了高坐在法則神座上的,格雷斯科的身體!
  當光芒散去,時間仿佛重新開始流動,林立半跪在全知高塔的露台上,仰著頭看著遠處的格雷斯科。那充塞了整個空間的法則鎖鏈,在沒有任何震動的情況下。迸裂成一團團的飛灰,而格雷斯科的法則神國,也好像走到了末日一樣開始大麵積的崩潰塌陷。
  格雷斯科,從已經崩潰的法則神座上。緩緩的站了起來,胸口是一個看上去非常普通的傷口,就好像普通人被箭矢射中後留下的血洞一樣。隻是,從那傷口中,金色的神血卻不斷的無法阻止的流出,一直流到他的腳下,在虛空中化為金色的粉末四處飄散。
  我贏了嗎?盡管林立把自己的一切,都賭在了七支星辰碎片的齊射上,但是此刻看到格雷斯科的模樣。卻仍然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而這個時候,格雷斯科的臉上,卻露出了一縷笑容,那是很純粹的沒有任何多餘意義的笑容。
  “你贏了,這,算是我為你上的最後一課!希望有一天,你能夠讓我知道。在這至高法則之外,究竟是怎樣的一種存在!”格雷斯科淡淡的說著,沒有一絲自己失敗的沮喪,仿佛這一切都是很平常。
  隻是此時的林立,已經是難以做出任何的反應了,他的身軀與靈魂在信仰之火的焚燒下,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的。林立不知道,格雷斯科為什麼要那麼說。其實對方隻要能夠再堅持一會兒,說不定自己都不用對方再動手,就要先一步離開這個世界了。
  但是,格雷斯科卻沒有那麼做,沒有和林立繼續去比究竟誰能堅持到最後。他手捂著嘴輕咳了兩聲,目光投向了遠處的安瑞爾世界。身體卻在這一刻仿佛沙雕一樣開始崩潰,一層層化為了金色的粉末向著虛空的深處飄去。
  接著,從格雷斯科的身體中,一團光芒飛射而出,轉瞬間來到了林立的近前,並且一下子沒入了進去。隨著這團光芒進入身體,林立原本已經被信仰之火焚燒得不成樣的身體,如同時光倒退一樣,快速的恢複了起來。
  不知過了多久,林立終於站了起來,不僅僅是身體,就連靈魂都沒有了一絲的損傷。而且,他已經清楚得感覺到,自己的靈魂似乎是比之前,有了一種難以形容的變化。
  難道這就是格雷斯科所說的,彌補缺陷嗎?林立看向了格雷斯科原來所在的位置,隻是這個時候,那已經變得空空蕩蕩,沒有了格雷斯科也沒有了那法則神國,仿佛一切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一樣。
  林立想起了格雷斯科最後說的話,似乎那不應該是一個戰敗者說的話,那邊沒有遺憾和不甘,有的卻是欣慰與向往。
  這,算是我為你上的最後一課!
  林立的耳邊,仿佛再次響起了格雷斯科的聲音,這讓他不禁對自己之前的看法有了改變。在最初知道一切答案的時候,林立眼中的格雷斯科,似乎就是一個為了突破至高法則,可以犧牲一切的瘋子。
  但是現在,雖然不可否認,格雷斯科仍然是那個,為了突破至高法則不顧一切的瘋子,可是林立的心卻沒有了曾經的憎恨。在他的心,甚至生出了一絲的憐憫,盡管格雷斯科的人生,恐怕任何人都沒有資格去憐憫。
  既然現在,自己已經彌補了缺陷,那麼接下來是否終於可以踏出那最後一步,點燃神火成就不滅真神了呢?林立感歎了片刻後,思緒轉回到了自己的身上。
  這時,林立突然發現,在自己的靈魂深處,一縷微弱的火苗正在微微跳動著,那似乎就是傳說中的神火。而這時候,他的腦海中,也傳來了似乎是格雷斯科留下的信息,讓他明白了究竟要如何踏出那一步。
  林立站在全知高塔的露台上,轉身麵向了正在被信仰之火焚燒的毀滅之城,張開雙臂將精神力發散出去。頓時,毀滅之城中的信仰之火,好像是吸引一樣,紛紛從毀滅之城的建築上脫離了出來,如同群鳥歸巢一樣湧向了林立。
  實際上,信仰之力的燃燒,與點燃神火有著非常緊密的關係。如果,林立的靈魂沒有缺陷,恐怕在信仰之力燃燒的那一刻,就已經順利的點燃神火了。而現在,林立的缺陷已經得到了彌補,並且在靈魂深處已經生成了一縷神火,接下來所要做的就是用信仰之力不斷的壯大神火。
  隨著林立召喚,所有的信仰之火,都被吸納到了身體中,並且融入到了原本那一縷微弱的神火種子上。而那一縷神火種子,也開始漸漸的壯大起來,從一絲火苗,變成如同燭火一樣,接著又很快變得如同一支火炬,不斷的壯大著膨脹著。
  而在神火壯大的同時,林立的靈魂與身軀,都開始受到了神火的淬煉,靈魂與身體中的雜質被焚燒殆盡,隻留下的最純粹的精華。他的軀體,漸漸變得如同水晶一樣晶瑩純粹,靈魂也變得不染一絲雜質的空靈。
  林立的領域世界,也漸漸開始變得凝實,從虛幻中漸漸成為了真實的存在,從領域世界變為真正的神國。原本的領域世界中,那些不斷向林立祈禱的生靈,全部都感受到了神的召喚,所有生靈都更加虔誠的祈禱,生出無比龐大的信仰之力,凝聚在每一座林立的神像上。
  同時,在安瑞爾世界,那些正在與空間裂縫的入侵者抗爭的人們,那些將希望寄托在林立身上的人們,也在這個時候生出了一種奇異的感覺。他們身上的傷,他們損耗的力量,竟然是在這一刻都得到了恢複。
  神跡,這是神跡啊!盡管他們並不知道,林立與格雷斯科在無盡虛空中的戰鬥,甚至不知道林立正在踏上神位,成為這個世界不滅的真神。但是在冥冥中,他們卻能夠感覺到,這一切似乎都與他們所寄托了希望的,那位黃昏之塔的費雷會長有關。
  林立終於睜開了雙眼,抬手向下輕輕一揮,原本在這場戰鬥中,已經被破壞幾近崩潰的毀滅之城,竟然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複了起來。那已經接近枯萎的永雙樹,也重新煥發出了勃勃生機,轉眼間就變得枝繁葉茂,比起之前甚至更加的茂盛。
  這就是神靈的力量嗎?林立看著眼前變化,對於神靈那種創物的力量,也有了一個真切的認識。
  “咦,這是什麼?”林立正準備接著去處理安瑞爾世界的事情,卻突然發現永雙樹中的那棵,經曆了生死轉換的樹,似乎出現了一些變化。在那棵樹的樹冠中央,一顆果實孤零零的掛在樹枝上,淡淡的散發著一股讓林立感到陌生卻又仿佛熟悉的氣息。
  wxs.o
  

Snap Time:2018-12-13 14:07:31  ExecTime:0.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