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界全職業大師》全文閱讀

作者:莊畢凡  異界全職業大師最新章節  異界全職業大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異界全職業大師最新章節第一千四百零六章繼續沉睡(13-05-21)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神火(13-05-20)      第一千四百零四章還不夠(13-05-20)     

第一千四百零四章還不夠


    虛空的塌陷中,一個個黑色巨影浮現出來,似乎正是傳說中無盡虛空獨有的生物,虛空荒獸。傳說那令神靈都感到頭痛的虛空風暴,正是這虛空荒獸一呼一吸之間而形成的,一旦有世界的屏障開始衰敗,就是虛空荒獸出現進食的時候了。

    隻是這一次,林立與格雷斯科的戰鬥,造成了大片的虛空塌陷,使得那隱藏其中的虛空荒獸也不得不提前醒來。可惜這些虛空荒獸,千萬年才醒來一次,已經不知渡過了多少歲月,這一次醒來卻要麵對一場滅頂之災。

    六支星辰碎片與法則神國的碰撞,力量的餘波在虛空中擴散千萬,而在這片虛空中的所有的虛空荒獸,剛剛醒來還沒等反應過來,就被那力量的餘波撕成了碎片。隻要有區域邊緣的幾頭虛空荒獸,看都不敢多看這邊一眼,就轉身隻想著向更遠的地方逃去。

    這個時候,在戰場的中央,六支星辰碎片凝聚的光芒,已經是飛射到了格雷斯科的麵前,仿佛都已經貼到了他的鼻尖一樣。格雷斯科身下的法則神座,好像沙雕的城堡一樣,化為了最基本的微粒開始一層層的崩潰。

    而格雷斯科此時的表情,已經沒有了之前那種淡然輕鬆,皺起的眉頭已經顯露出,這六支星辰碎片齊射的力量,給他帶來的壓力和威脅。

    “砰!”

    格雷斯科終於後退了一步,接著又是一步,而後又是第三步第四步,每一步都跨越了萬之遙。在他落足的虛空中,每一步都踩得虛空崩裂,如同蜻蜓點水一樣,在水麵上留下一圈圈的漣漪。

    當然,對於虛空中的那些存在,不管是虛空荒獸還是什麼大大小小的世界,格雷斯科的每一步都如果一場末日的災難。在格雷斯科的腳步下。幾乎沒有什麼能夠存在下來,一切都在轉瞬間泯滅。

    連退幾步之後,格雷斯科緩緩抬起手臂,伸出一根手指向前點去,點在了緊追在麵前的六支星辰碎片的光芒上。一瞬間。爆發出的光芒。幾乎充斥了那片虛空,讓林立的視野中到處都變得白茫茫一片,隻能聽到轟隆隆的震動聲不斷的響起。

    究竟怎麼樣!林立從射出六支星辰碎片,心就一直提在了嗓子眼。六支星辰碎片齊射。已經是他能夠做到的極限了,如果這樣都無法擊敗格雷斯科,那麼恐怕再怎麼努力也沒有用了。

    這時,六個光點飛回到了星辰之怒的周圍,與剩下的星辰碎片虛無一起。圍繞著星辰之怒緩緩旋轉。而在林立的前方,那充斥了整個視野的光芒,也逐漸的開始消退,一個身影從那淡去的光芒中漸漸顯露出來。

    格雷斯科!看著那個身影出現,林立的心頓時沉入了無底深淵。

    那個身影,正是抗下了六支星辰碎片齊射的格雷斯科。此時的格雷斯科,臉色顯得極為蒼白,嘴角還殘留著一絲金色的血跡,而那法則神國更是變得千瘡百孔。盡管格雷斯科的模樣。似乎是有些狼狽,但是臉上卻掛著一縷笑容,不知是得意還是對林立的嘲笑。

    “這就是你的極限了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你還是認輸吧。”格雷斯科原本已經退出很遠的身影,一閃就再次回到了之前的位置。與林立相對的站立在虛空中。同時,那受損的法則神國,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的恢複了起來。一張巨大的法則神座再次出現在了格雷斯科的身下。

    是啊,這已經是自己的極限了。除了認輸還能做什麼呢!林立低下頭,看著手中的星辰之怒,任憑那法則鎖鏈重新封印四麵八方。林立,還有他的毀滅之城,就好像落入蛛網的一隻飛蠅,最後的命運就隻有成為那捕食者的腹中餐了。

    星辰之怒在手,星辰碎片齊聚,林立曾經認為自己在擁有這一切後,將會成為這世界是最強大的存在,套句狗血的話,那是神擋殺神,佛擋屠佛。然而,麵對強大的格雷斯科,林立終究還是感覺到了自己的無力。

    這就是絕望嗎?林立來到安瑞爾世界這些年,經曆過不少次實力相關懸殊的戰鬥,但每一次都能夠找到方法化解困局。可是這一次,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要怎麼做了,六支星辰碎片齊射,已經是他精神力能夠達到了極限,卻僅僅是將格雷斯科擊傷了,那麼除了認輸還能怎麼樣呢!

    站在法則神座前的格雷斯科,看著林立,似乎在等待什麼。但是最終,他的目光還是微微一黯,抬手指向了已經喪失了鬥誌的林立,千萬條法則鎖鏈如群蛇狂舞一樣,從法則神國中疾射而出,仿佛洪水巨浪般的衝向了林立。

    “轟!”

    永雙樹的樹冠,首先受到了衝擊,仿佛感覺到了林立心中的絕望與放棄,就連永雙樹的力量似乎也變得脆弱了許多。在那無數法則的轟擊下,永雙樹隻堅持了一那,便如同將死的枯樹一樣枝葉凋零。

    緊接著,毀滅之城的天幕,更是好像氣泡一樣一觸即破,幾乎沒有起到一絲一毫的防禦作用。而且隨著天幕的破碎,整個毀滅之城也是瞬間變得黯淡下去,那原本全力運行中的魔紋法陣,一個個熄滅了光芒。

    毀滅之龍阿紮達斯的靈魂,幻化出的如同毀滅之城一般巨大的龍影,向著那萬千法則的洪流撲去。可是隻一碰觸,阿紮達斯連咆哮都來不及發出,身影就好像水中的倒影一樣被瞬間攪散。

    密集的轟鳴聲響起,好像毀滅之城遭遇了一場流星雨的轟擊似的,隻是那結果比起流星雨更加嚴重。毀滅之城的所有建築,都遭受到了毀滅性的轟擊,一片片的房屋在轟鳴聲中倒塌,一個個精心布置的魔紋魔法陣被瞬間摧毀。

    隻有在毀滅之城的中心,那座全知高塔,還仍然完整的矗立著,一層層光芒不斷從高塔的表麵浮現出來,將所有向著這的攻擊都彈向了一邊。

    與此同時,林立的領域世界,也同樣宛如末日降臨。天空塌陷大地崩裂,所有的生靈都陷入了無盡的恐慌中。一道道的流星從領域世界的天空中墜落,毀滅著一座又一座的城市,那些矗立在城中的神像,在痛苦呻吟中轟然倒塌。

    幸存的生靈們。開始向他們的神靈祈禱。即使他們麵前的神像隻剩下半個身軀,但是在他們的目光仍然顯得那樣的虔誠。在絕望中祈禱,那信仰之力不斷的匯聚在一起,讓整個領域世界仿佛都被信仰之力充斥。原本虛幻的領域世界似乎在這一刻開始變得似真似幻。

    深陷絕望的林立,突然間感覺到了一股力量注入到了自己的身體中,那是一股不屬於任何法則的力量,那是充滿了企盼與希望的力量。他的腦海中,仿佛可以聽到。無數的聲音在向自己訴說著他們的願望,但是卻不顯得一絲嘈雜。

    這就是信仰之力嗎?沒有點燃神火的林立,按道理是不可能接受信仰之力的,沒有神火的燃燒,那信仰之力對他如同毒藥。

    但是,林立沒有抗拒那股信仰之力,並且打開了接收信仰之力的閘門,任憑那洶湧的信仰之力如洪水般灌注到自己的身體中。漸漸的,他所接收到的信仰之力。已經不僅僅是來自他自己的領域世界了,更有安瑞爾世界中所有信任他的人心中對他的企盼。

    安瑞爾世界中,多蘭德地區,黃昏之塔的魔法師們,憑借著黃昏之塔以及永熔爐的力量。與那從空間裂縫中回歸的泰坦巨人激烈的戰鬥著。盡管戰況顯得無比艱難,但所有的魔法師們心中,仍然保留著對他們的會長大人的信心,相信會長大人終將拯救這個世界。

    落日山脈。人族的聯軍已經退守到了臨時建立的防線,防線前無邊無際的魔獸黑潮。正在不斷的衝擊著防線。光明黑暗兩大神殿,萊丁法蘭兩大王國,不管是來自哪個勢力的人,在與那些洪荒魔獸們戰鬥的同時,心中也充滿了對未來的希望。

    就連在那無盡之海上,金度王國,光照會,以及幾大海族,在與入侵的洪荒魔獸們抗爭的同時,似乎也在企盼著林立的出現。

    所有的這些,將希望寄托在林立身上的人們,都在不知不覺中生出一股信仰的力量。那並不是單純的對林立的信仰,更多的是對希望的信仰,而林立則是他們寄托希望的存在。

    也許,虛幻的領域世界中生產的信仰之力,還不能為林立提供多少幫助,但是來自真實的安瑞爾世界的信仰之力,卻是真真切切的凝聚了眾生希望的力量。

    “這群無知的螻蟻,居然把希望放在了你的身上,如果他們知道你自己都已經自身難保了,不知道又會是什麼樣的反應。按照約定,來吧,與我成為一體,成為我踏入無之境界的見證者吧!”格雷斯科冷笑著說道,手指微微一彈,那無數的法則鎖鏈瞬間將林立和全知高塔都包裹了起來,仿佛要將林立和毀滅之城都絞成碎片。

    隨著法則鎖鏈的層層縮緊,似乎能夠聽到從邊傳來的,全知高塔發出的不堪重負的呻吟聲,仿佛下一刻一切就將要徹底的結束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縷白色的火焰,突然從法則鎖鏈的縫隙中鑽了出來。接著,越來越多的火焰,絲絲縷縷的從每一個縫隙中冒出來,讓那被包裹著的全知高塔仿佛成了一個巨大的火把。那些白色的火焰,充滿了神聖的氣息,舔舐著周圍的法則鎖鏈,由法則之力所凝聚的鎖鏈竟然好像普通的鎖鏈一樣,被點燃被焚燒而後寸寸斷裂。

    隨著法則鎖鏈的潰散,被包裹的全知高塔,以及站在高塔露台上的林立,也終於再次顯露了出來。隻是這個時候的林立,從眼睛鼻孔和耳朵中,都在不斷的冒著那白色的火焰,就好像被從內而外的焚燒一樣。

    接著,林立身上的空間法袍,在那白色火焰的燃燒下,很快就變成了一堆飛灰。頓時,林立的身體,都被白色的火焰所包裹,每一個毛孔都在向外冒著火苗,整個就成了一支白色的人形火把。

    這是被點燃的信仰之力,在沒有點燃神火淬煉神軀之前,林立的凡體根本無法承受信仰之力的燃燒。但是,林立卻沒有一絲要停下來的意思,甚至還在不斷的加大對信仰之力的吸收。

    林立的身體,如同過火的琉璃一樣,變得硬質光滑同時又布滿了龜裂,從那龜裂的縫隙中還不時的爆出一股火焰,就像燃燒中的柴堆偶然發出爆響一樣。不僅僅是林立,很快就連全知高塔,甚至整個毀滅之城,都被那信仰之力燃燒的白色火焰包裹了起來,如同虛空中一顆耀眼奪目的太陽。

    而這個時候的林立,不僅沒有抵抗信仰之力的燃燒,更是將自己全部的魔力一絲不剩的投入到了火焰中,成為了信仰之力的燃料。但是這還不夠,林立又將無盡風暴之戒打開,無數的魔晶從中飛出,不管是聖域級別的魔晶,還是那隻有十幾級的魔晶,流水一樣被投入到了信仰之力的火焰中。

    在把所有的魔晶化為燃料後,接著又是各種珍貴的魔法材料,各種的稀有魔法金屬甚至那從無盡世界中帶來的神之金屬,還有類似黑蓮花那樣的大量的珍稀草藥。最後,甚至連一些魔法裝備,也都被投入了火焰之中,轉眼間就被焚燒得渣都不剩。

    所有這一切,在信仰之力的火焰燃燒下,都隻剩下一縷最為純粹的力量,匯入到了林立那精神力的海洋之中。原本在射出六支星辰碎片後,已經顯得幾近幹涸的精神之海,在這大量的力量灌注下,也再次充盈了起來。

    還不夠!還不夠!林立心底喊著,一支法杖從無盡風暴之戒中飛出,正是那支隻有高等精靈血統才能使用的月光法杖。這支月光法杖,也是不朽之王借助獵人角色穿越時,從無盡世界中帶來的,並且成了高等精靈女王專用的權杖。原本在林立的手中,這支月光法杖似乎也就隻有當作信物,從大漩渦中拿回星辰之怒一個用處。

    

Snap Time:2018-01-18 02:02:48  ExecTime:0.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