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界全職業大師》全文閱讀

作者:莊畢凡  異界全職業大師最新章節  異界全職業大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異界全職業大師最新章節第一千四百零六章繼續沉睡(13-05-21)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神火(13-05-20)      第一千四百零四章還不夠(13-05-20)     

第一千四百零一章原因


    格雷斯科沒有直接回答林立的問題,仿佛帶著幾分感懷,看著安瑞爾世界的大地,淡淡的說道:“我誕生於洪荒年代,與永之樹相伴而生,我目睹了遠古巨龍與泰坦的興盛與衰落。我遇到了我愛的人,幫助她和她的種族成為這個世界的主人,直到失去她的時候,才知道我所謂的永與不朽是多麼的可笑。”

    聽到這,雖然這似乎是一個狗血的愛情故事,可林立卻聽到了一個關鍵,不朽之王與永之樹相伴而生,那豈不是說不朽之王就是永雙樹的之一嗎?一個是永,一個是不朽,隻是不朽之王脫去了樹的身體,讓安瑞爾世界隻剩下了一株永之樹。

    同時,林立心的另一個問題也有了答案,為什麼在傳說中,不朽之王總是擁有著一股恐怖的死亡氣息。黑暗神殿的創始者,黑暗大祭司羅格,不就是因為當初,在不朽之王與毀滅之龍大戰之時,遠遠的被那死亡氣息所波及,才被轉化成了半亡靈的存在。

    格雷斯科沒有去注意林立的表情,與其說是在講給林立聽,倒不如說是在說給自己聽,隻是語氣仍然平緩,仿佛說得都不再是自己的事情一樣,緩緩的說道:“我開始追尋真正的永不朽,就是在這,我找到了去往另一個世界的通道。”

    很顯然,格雷斯科所說的去往另一個世界,就是無盡世界那個遊戲了。聽到這,林立不禁有些忍不住了,冷聲說道:“於是,你看中了我的獵人角色以及星辰之怒和星辰碎片是嗎?”

    格雷斯科毫不在意的笑了笑,沒有一點身為盜號者的慚愧,說道:“不錯,這大概就是我說的至高法則的影響吧!我發現我可以從那個你們的遊戲世界中,將邊你們所謂的虛擬物品帶來這個世界並且一切都將成為真實的存在,星辰之怒和星辰碎片就這樣出現在了這個世界。”

    “不過,似乎這也沒有讓你達到真正的永不朽,好像就連你的弟子都沒有把你放在眼了。”林立想到了大領主奧斯瑞克,從點點滴滴的信息中看,當年大領主奧斯瑞克對不朽之王似乎並不是十分的恭敬啊。

    “那隻是個被眾神蠱惑的蠢貨罷了,這個通道是就連眾神都要為之瘋狂的存在,而想要得到那個世界的信息眾神自然也隻有從那個蠢貨身上動腦筋了。”格雷斯科的情緒,絲毫沒有受到影響,盡管被自己的弟子算計,似乎不是多麼光彩的事情,不過畢竟奧斯瑞克已經得到了應有的懲罰。

    而林立也從格雷斯科的幾句話中,聽出了當年的一些事情,格雷斯科發現了通向另一個世界的通道,眾神與奧斯瑞克達成什麼協議想要獲得關於通道以及另一個世界的秘密。

    林立想起當前康納斯說到的,大領主奧斯瑞克在離開一段時間後,回到了永熔爐,結果卻已經身受重傷,不得不提前開始布置自己的陵墓,並且製造新的身軀以求能夠獲得重生。顯然奧斯瑞克的重傷,八成是和不朽之王脫不了幹係了。

    “那麼,這也是你將眾神鎮壓在無盡之海的原因嗎?”林立想到了詛咒之島下邊那座封印了眾神的魔法高塔。

    “我替他們清除掉了進入這個世界的阻礙,讓他們認為通道就在那座島嶼的地下,那些一直高高在上的神靈,恐怕直到最後也不會相信,他們將永遠也無法離開那。”格雷斯科的語氣,聽不出一絲的驕傲仿佛是在說幾件雞毛蒜皮的小事。

    但是林立卻能夠想象得到,那絕不會是格雷斯科說的那麼簡單。清除掉進入這個世界的阻礙就說指擊殺安瑞爾世界的五大守護巨龍,正是五大守護巨龍的存在,才讓眾神不敢容易進入安瑞爾世界。

    而騙過眾神的感知,讓他們以為通道是在那詛咒之島的地下,也不是簡單說幾句謊話就行的。這讓林立想到了無盡之海上,不朽之王布置下的那七座有著神匠魔紋高塔的小島,那大概就是瞞過眾神感知的關鍵所在吧。

    雖然知道了一些當年的秘密,可卻都不是林立真正關心的,因此還是忍不住問道:“你還是沒有說,這一切和我有什麼關係。”

    “鎮壓眾神之後,我就隻剩下了一個目標,那就是挑戰至高法則,成為那淩駕一切之上的無,達到真正的永不朽。可是,我終於發現這個給我帶來強大力量的身體,卻有著無法彌補的缺陷,成為了我難以逾越的障礙。為了消除這個缺陷,我成為了格雷斯科,推翻了過去的一切,了結了屬於不朽之王的牽掛。”格雷斯科終於坦承了,自己和不朽之王的關係,同時也說出了推翻高等精靈的原因。

    在另一個世界,林立穿越前的那個世界,有一種叫做因果的說法。為了達到更高的成就,為了打破至高法則,不朽之王成為了格雷斯科,然而推翻了高等精靈的統治,也算是了結了與高等精靈,與自己的過去的因果。

    不過,很顯然,林立不用猜也知道,即使是已經做得那麼絕了,但格雷斯科也沒能達到想要的目標,否則也不會有自己的穿越了。

    果然,格雷斯科的目光,轉回到了林立的身上,接著說道:“可惜,我仍然沒能成功,不過我也找到了原因,那就是你。”

    “我?”林立愣了一下,盡管猜對一點,可也沒有想到,格雷斯科能不能打破至高法則,和自己會有什麼關係。

    “不錯,就是你,所以我回到了第一次從那個世界回來的時間,把你帶來了安瑞爾世界,並且放在了一千多年後的現在。我需要你成長起來,需要用你來彌補我的缺陷所以現在你來到了這,而我也來到了這。”格雷斯科說完之後,靜靜的看著林立,似乎是想要看林立的反應,但又好像根本隻是在看一塊可以彌補自己缺陷的材料。

    而聽到這個答案林立的心不禁一陣戰栗。他想到了自己會是棋子,想到了自己會是玩物,但沒有想到自己會被彌補別人缺陷的材料補品。麵對眾神之神的格雷斯科,作為僅僅是聖域巔峰級別的林立,身體不由自主的微微顫抖起來。

    對於格雷斯科所說的缺陷,林立並不是十分了解,不過對方當初所占據的獵人角色,自己現在穿越所用的生活職業小號,這兩者之間顯然是有一定的聯係的。那麼,格雷斯科所說的要彌補缺陷,顯然就隻有讓兩者合二為一了。

    當然,林立可以肯定,格雷斯科既然有著那樣偉大的目標,要突破至高法則成就淩駕一切法則之上的無,不可能會大公無私的舍身來成全自己。那麼這個彌補缺陷的合二為一,就隻有對方吞噬自己這一種可能了。

    正在這時,一縷冰涼之感,突然間從手心傳入,仿佛要將靈魂都凍結起來一樣。林立心中的那股對格雷斯科的畏懼,那種茫然與不知所措造成的躁動情緒,竟然是在這一縷冰涼中沉寂了下來。

    心神稍定的林立,下意識的將手微微用力一握,那冰涼堅硬的觸感再次傳來,那是星辰之怒!

    格雷斯科的強大是毋庸置疑的,但是感覺著自己手中的星辰之怒,林立的心卻也漸漸升起了一股豪情。即使對方是眾神之神又如何,當初自己在無盡世界,憑借著星辰之怒和星辰碎片,也曾經是擊殺了境界遠超自己的毀滅之龍阿紮達斯,現在難道卻連放手一搏的勇氣也沒有了嗎?

    林立從來到這個世界,也不止一次麵對實力遠超自己的對手,如果麵對強敵就直接放棄,恐怕現在早就已經是一堆黃土了。他很清楚,不管是身處多麼絕望的境地,鼓起勇氣放手一搏才有可能尋到那一線生機,放棄才是真正絕望的根源。

    當然,打定主意的林立,並沒有立刻就和格雷斯科動手,而是目光仿佛帶著幾分嘲諷的看著對方,說道:“既然這樣,那麼你又何必給我安排這一切呢,直接把我抓過來隨意擺布不就好了。”

    林立想要知道,這個彌補缺陷究竟是怎麼回事,說不定會成為自己絕境中的一個有力籌碼。他現在隱約能夠猜到,格雷斯科所謂的彌補缺陷,應該不僅僅是簡單的吞噬掉自己的靈魂與精神。如果是那樣的話,格雷斯科也不必做出這些安排,把自己一路推到現在這樣的層次

    格雷斯科並沒有被林立的嘲諷所激怒,似乎一切都已經盡在掌握一樣,毫不隱瞞的說道:“看來你也已經猜到了。第一,我不需要弱者,所以我安排這一切,讓你一步步擁有現在的實力。第二,我要你心甘情願的奉獻出你的一切。”

    “哧!”林立不由得冷笑了一聲,曾經心對這位法師之神的敬意,早已經蕩然無存了,冷冷說道:“讓我心甘情願的奉獻出一切,即使你是眾神之神,但也太想當然了吧!我雖然實力不如你,但還不至於下賤到那種程度!”

    然而,聽到林立的話,格雷斯科的臉上卻露出了一縷笑容,點頭說道:“不錯,我要的就是你的抗爭之心,如果你連這點精神也沒,那麼也沒有資格和我一同成就那淩駕於至高法則之上的無。”

    格雷斯科的回答,讓林立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敢情自己打定主意拚命,反而還稱了格雷斯科的心了不成。當然,就算是這樣,他也沒有想過放棄抗爭,格雷斯科的意思很明白,那個沒有資格可不代表會放過他,畢竟沒有利用價值的人還有什麼存在的必要呢。

    看著林立臉上表情的變化,格雷斯科微微一笑,似乎已經看透了林立內心的想法,接著說道:“何況,這對你也未必沒有好處,你現在遲遲不能踏出最後一步,無法點燃神火登上神位,大概也察覺到了一些問題了吧。”

    “你的話是什麼意思?”林立有些疑惑的看著格雷斯科,心中不禁閃過一個念頭:難道是自己想錯了?

    “我所說的缺陷,不僅僅在我的身上,同樣也在你的身上,難道你不想彌補這個缺陷,跨出那最後一步嗎?甚至,你也有可能,成為那至高法則之外的無,真正永不朽!”格雷斯科的語氣中,帶著幾分誘惑,也帶著幾分向往,那是對自己追求的偉大目標的向往。

    不過,對於格雷斯科這樣的誘惑,林立卻是顯然極為冷靜。他現在不過是聖域巔峰而已,距離那虛無縹緲的無的境界,還不知差著幾萬億光年呢。何況,在他看來,說不定格雷斯科所說的,就是把自己吞到肚子,和對方一起去達到那個目標,那對自己而言又有什麼意義呢。

    這就是好像一個笑話,獵人與北極熊,獵人想要熊皮大衣,而北極熊想要填飽肚子,於是北極熊吃掉了獵人。北極熊填飽了肚子,而獵人從某種意義來說,也得到了熊皮大衣。如果是這樣的話,就算達到了那所謂的無的境界,和林立又有什麼關係呢?

    當然,對於自己的身上有缺陷這個事情,林立倒是相信格雷斯科沒有騙自己。畢竟,他也是早有感覺,仿佛這聖域巔峰就已經是自己的極限了,明顯距離神位境界隻隔了一層薄薄的膜,卻始終無法將其捅破。

    格雷斯科拿走的是林立的大號獵人角色,而林立穿越到安瑞爾世界所用的身軀,則是原本專業生活職能的一個小號而已。大概,這兩者在極限上的差距,也就是因為這個原因了,格雷斯科達到了神位的巔峰,而林立卻隻能是停在聖域境界的巔峰。

    “這對我能有什麼好處,難道你有心舍己為人,舍棄自己來成就我嗎?”林立嘲諷的看著格雷斯科。他當然不會相信,格雷斯科搞出這麼多的事情,會是為了把別人推上那個所謂的無的境界。(未完待續)

    列表

    

Snap Time:2018-01-18 02:09:25  ExecTime: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