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界全職業大師》全文閱讀

作者:莊畢凡  異界全職業大師最新章節  異界全職業大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異界全職業大師最新章節第一千四百零六章繼續沉睡(13-05-21)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神火(13-05-20)      第一千四百零四章還不夠(13-05-20)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海上夕照


    不過,疑惑歸疑惑,維迪大公還是沒忘記自己的職責,先是把那幅畫好一通誇讚,直說得是天上有地下無。接著又按照蒙特利交待的,把這次拍賣跟金度王國與八爪族的友誼扯到了一起,免得八爪族那邊多心。

    最後,這幅由海爾德諾斯創作的海上夕照,以一百萬金幣的底價,由維迪大公宣布正式開始競拍。

    然而,和其他拍賣品,一宣布競價開始,就爭得熱火朝天不同,這一次整個會場卻是一片寂靜,靜得仿佛掉根針都能夠聽到,居然冷場了!

    一百萬金幣,對於參加拍賣的這些人來說,的確算不上多大的數目。就算是邊財力最弱的人,恐怕都不會把一百萬金幣當回事。可是,花一百萬金幣去買一幅畫,卻沒有人願意去做那種傻事。

    來這參加拍賣會的,都是為了買到對自己真正有用的東西。隻要真的對自己有用,哪怕價格再高,他們也會全力一爭的,可是那一幅畫對他們來說,卻實在看不出有什麼用處。那幅畫雖然有這樣那樣的意義,但那些意義都是別人賦予它的,而對於參加拍賣會的人們來說,那些意義就是沒有意義。誰會花一百萬金幣,去買一個對自己毫無意義的東西呢?

    而坐在包廂中的林立,看到那幅拍賣的畫之後,臉上卻是露出一縷了然之色。金度王國這樣的做法,其實已經非常明顯了,林立要是再看不出來,那也白做這麼久的會長了。他沒立刻舉牌叫價,不是因為不想要那幅畫,而是不想讓別人知道自己想要那幅畫。

    雖然林立也不差錢,但是能夠花最少的錢,拿到自己想要的東西,那自然還是最好的。他很清楚,如果自己表現出勢在必得的樣子。那些參與競拍的人中,肯定會有人跳出來給自己找別扭。至少,那位巨鯊族的格納,肯定是不介意把價格推高一些,以報之前暗金魔龍鎧被搶的仇。

    維迪大公心埋怨著布拉德洛,嘴卻又不得不一遍遍說著那幅畫的優點。雖然流拍對於一場拍賣會來說,也是十分平常的事情,可是在現在這樣的拍賣會上。如果出現了流拍,對拍賣會也肯定會有影響的。

    可是,一幅畫就是一幅畫,無法和蜃珠那樣檔次的東西相比。維迪大公絞盡腦汁,從藝術品的角度,把這幅畫描述成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絕世珍品,也無法改變它隻是一件藝術品的本質。

    看來這次真的是要流拍了!維迪大公滿心無奈的想道。而這次流拍,無疑將會成為這次拍賣會的一個瑕疵,甚至成為人們口中的一個笑話。

    麵對這樣的情況。金度王國的包廂中,布拉德洛和蒙特利與是麵麵相覷。那個費雷不是看中這幅畫了嗎?怎麼現在畫擺上去拍賣了,他反而卻不肯出手了。是自己這邊會錯了意。還是說對方嫌一百萬金幣的價格太高了呢。

    然而,就是維迪大公幾次詢問後,準備宣布流拍的時候,卻從八爪族那邊的包廂中傳來一個聲音。

    “兩百萬金幣!”

    不管怎麼說,那幅畫是八爪族送給金度王國的,而且還是八爪族的傳奇人物海爾德諾斯的作品,如果真在的這場拍賣會上流拍,八爪族也會覺得臉上無光的。因此,眼看著沒有人出價競拍。隻得自己報了個兩百萬的價格。

    聽到八爪族的報價,維迪大公心多少鬆了口氣,雖然沒有那麼熱烈的競拍,但能夠不流拍也是好的。

    “三百萬金幣!”林立終於出手。三百萬金幣買一幅畫,對於其他人來說有些不可思議。但是林立看中的卻不是所謂的藝術,而是那畫中所蘊含的銘文知識。如果那不是以畫的形式,而是以筆記的形式出現,銘文宗師海爾德諾斯的筆記,恐怕三千萬金幣都打不住。

    巨鯊族的格納。本來正感到有些無趣,甚至還想看著那幅畫流拍後,八爪族那邊會是什麼樣的反應。卻沒想到,先是八爪族想自己把自己的東西買回去,後麵那個黃昏之塔的費雷居然也跟著出手了。

    這下,格納頓時來了興趣,先不說別的仇,之前暗金魔龍鎧被搶走,可也讓他憋了一肚子氣了。

    既然對方想要那幅畫,那自己不給對方添點麻煩怎麼行呢?自己雖然不需要那幅畫,也不知道那幅畫有什麼用,但是把價格抬得高高的,也算是讓對方吃個不小的苦頭了吧。想到這,格納抬手就要舉牌。

    不過,旁邊的康托利,卻一把將格納攔住,說道:“等一下,格納少君,你不覺得這有些奇怪嗎?”

    “奇怪?這有什麼奇怪的!”格納扭過頭向康托利看去,麵帶得意之色說道:“他想要那幅畫,我就讓他多花十倍百倍的錢,否則怎麼能出心這口惡氣。”

    康托利卻是微笑著搖了搖頭,目光投向對麵的包廂,口中淡淡說道:“格納少君難道不覺得嗎,在這樣的拍賣會上,出現那樣一幅沒有多少價值的畫,實在是透著那麼詭異。說邊要是沒什麼問題,恐怕誰都不會相信。”

    “什麼,你的意思是,他就是想引我出手?”格納也不是傻子,得到康托利的提醒後,立刻就想到了這樣的一個可能,而且還想到了更多。

    要是黃昏之塔那個費雷先出手,自己倒是不介意給他找點別扭,可是經過康托利這麼一提醒,現在怎麼看都感覺有股陰謀的味道在邊啊!格納手指在桌麵上輕敲幾下,心不由得有了這樣的想法。

    尤其是,現在這兩個出手的人,和自己的關係都不怎麼樣。那麼就不能不懷疑,對方是不是想到了自己會找他們麻煩,所以才布了這麼個局給自己鑽。

    也不怪格納會這樣想,實在是這種事情在拍賣會上太多了。一件本來沒用的東西,往往會因為一些意氣之爭,最後被抬到一個天價,讓某個人一不小心掉到坑。當然,這種事情。也涉及到心理戰,如果計高一籌的話,說不定就能夠反坑回去。

    但是,格納並不擅長這些,因此看了看康托利,問道:“那麼,就這樣放棄嗎?”

    “放棄?不用,我們可以先少加一點試探一下對方。看看對方的反應再做決定,說不定還可以讓他們自食其果。”康托利和林立的仇也不小,自然也不願意錯過這樣的機會,因此給格納了這麼個主意。

    “三百五十萬金幣!”格納猶豫了片刻,決定小小的試探一下。

    格納這邊話音剛落,林立那邊又再次加價道:“四百五十萬金幣!”

    又是直接加了一百萬金幣,似乎是想要把格納拉到這個節奏來。人家一加價就一百萬,這卻是五十萬的往上加,以格納的狂傲又怎麼可能做這麼丟臉的事情呢。這樣一百萬一百萬的往上加價。要不了幾個回合,價格就會突破千萬大關。千萬金幣不算多,尤其是對他們這樣身家的人來說。可有的時候這千萬金幣,卻能夠發揮出非常關鍵的作用。

    格納正想直接再加價百萬金幣,但是就在手中的牌子將要舉起的時候,卻又一下子落了下去。他雖然衝動,但不是傻子,既然早就想到對方是在給自己設套,又怎麼可能一點防備都沒有呢。因此,他不由得又看向了康托利,想問一下康托利的意見。

    康托利沒有說話。而是舉走手,伸出了兩根手指示意了一下。

    格納一看就明白了,於是舉牌叫道:“六百五十萬金幣!”

    康托利讓格納一下加價兩百萬金幣,就是想給林立一個假象,讓對方誤認為這邊已經落到了套子。不過。隻是一幅畫而已,沒有太大的操作空間,所以在格納報價之後,他又說道:“可以了,對方再加價。我們就不用再拍了。”

    對於康托利這個主意,格納也沒有反對,反正自己沒有被對方坑到,反而坑了對方七八百萬金幣,也算是稍稍的出一口惡氣了。

    果然,就像康托利和格納想的一樣,自己這邊報出六百五十萬金幣的價格後,對麵包廂中的那個費雷也再次舉起了號牌。不過這一次,對方沒有跟自己加兩百萬金幣,而是和之前一樣,隻加了一百萬金幣,報出了七百五十萬金幣的價格。

    “果然是這樣!放手吧格納。”康托利拍手說道。一百萬金幣的節奏,和兩百萬金幣的節奏完全不同,這邊涉及到很微妙的心理反應。而現在,他可以確定,對方就是想要拿這幅畫來坑格納,那麼接下來也沒必要再做什麼了。

    在玩這種陰謀詭計方麵,格納對康托利還是比較信服的,或者可以說在海族人的眼中,人族都是非常狡猾奸詐的。所以,對康托利的判斷,格納沒有任何反對的,直接坐回到位子上,手中的號牌也丟到了桌上,笑著說道:“哈哈,痛快,痛快啊,這回看那個費雷,還怎麼在我麵前裝,現在他恐怕是哭都哭不出來了吧。”

    康托利算計林立不少次了,但是就沒占過一次上風。而這一次,對於康托利來說,無疑是相當有紀念意義的,如果不是還要繼續參加拍賣會,他都想出去找地方痛飲一場。

    下邊的維迪大公,在連續叫價三次之後,終於手中的木錘落下,確定了這筆交易的成功有效,宣布道:“三次無人競價,這幅海爾德諾斯的海上夕照,最終的擁有者是,來自黃昏之塔的費雷會長!”

    一下子,會場的人們,目光都投入了林立所在的包廂。他們無論如何也搞不明白,怎麼會有人願意花七百多萬金幣去買一幅畫。或許在這一刻,林立在所有人的心,都已經和瘋子傻子畫上等號了。

    但是,拿到畫的林立,卻根本顧不上去注意那些。開玩笑,這幅畫可是一位不遜於自己的銘文宗師留下的筆記,別說七百多萬金幣了,就算是七千萬金幣花得也是值得的。對於林立來說,這絕對可以說是撿到寶了,又有什麼不滿意的呢。

    正這時,包廂門再次被敲響,蒙特利親王親自把那幅畫給送了過來。在完成交易之後,蒙特利親王沒有馬上離開,而是試探的問道:“費雷會長,現在這幅畫屬於你了。但是我很好奇,如果你介意的話,不知道能不能告訴我,這幅畫究竟有什麼特別之處,以至於如此吸引你。”

    外麵已經都傳開了,說林立買這幅畫的原因,就是因為算計格納沒有算計好,反而被對方給坑了一把。但是,蒙特利親王是知道的,林立早就對這幅畫有興趣了,自然不會相信那傳言的說法。

    林立倒也沒有隱瞞,將那幅畫收起來之後,對蒙特利親王說道:“說起來,還要多謝蒙特利親王了。其實這幅畫,對於一般人來說,真是沒有什麼用處。不過,之前在展廳中,我從這幅畫中,看到了一些銘文領域的知識。這幅畫,就像是那位海爾德諾斯的銘文筆記,上邊記錄了他在銘文領域中的所有領域和經驗。隻是這些東西,一般人是看不出來的。”

    林立說得是實話,可蒙特利親王卻並不怎麼相信。一幅畫而已,怎麼可能還成了什麼銘文筆記了,那要是真那麼神的話,八爪族中可有的是銘文領域的大能,又怎麼會看不出來,反而把畫當成外交禮物送了出來呢。

    但是,林立就說這麼多,蒙特利親王也不好追問什麼,隻得搖頭作罷,幹巴巴的說道:“那恭喜費雷會長了,拍賣會還沒有結束,我就不打擾了。”

    蒙特利親王雖然沒刻意的去傳播,可林立的這番解釋,還是很快在會場中傳開了。不過,在所有人看來,林立的這番解釋,根本就是死鴨子嘴硬,為了那點臉麵胡編亂造出來的。(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7-11-25 02:34:15  ExecTime:0.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