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界全職業大師》全文閱讀

作者:莊畢凡  異界全職業大師最新章節  異界全職業大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異界全職業大師最新章節第一千四百零六章繼續沉睡(13-05-21)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神火(13-05-20)      第一千四百零四章還不夠(13-05-20)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各位受驚了


    幾個人聽到林立這有些沒頭沒腦的話,正還麵露不解之色,卻見林立已經站了起來,隨手在麵前憑空劃出一道空間裂縫,接著就從容的一腳踏入了進去,身影頓時消失在了空間裂縫之中。

    “費雷這小子,現在的實力究竟到了什麼程度!”看到這一幕,森德羅斯不由得感歎了一句。別看林立做的好像非常輕鬆,但是以森德羅斯對聖域境界的力量的理解,卻知道這看似輕鬆的舉動,絕非一般的聖域強者能夠做到的。

    旁邊的恩洛斯則是頗為羨慕的吧咂了一下嘴,搖頭笑道:“這小子把我們甩得越來越遠了,我估計下一次見到他,都不好意思再和他攀交情了。”

    而喬納森和傑梅兩位親王,就更是看得目瞪口呆,這一幕對他們來說已經完全超過了理解的範疇。他們雖然都是傳奇巔峰的強者,但是正是因為這樣,才對這個世界的力量有更加深刻的認識。這種以一己之力破開空間的情景,對他們來說簡直如同神跡一般,是他們根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這時在海倫娜港口的上空,輕風平原的傳奇強者們已經陷入了一場危機當中,麵對大祭司普爾那恐怖的力量,他們根本沒有一點反抗的可能。那空間中浮現出來的無數魔法符文,匯聚成一條條魔法鎖鏈,向著輕風平原眾人的身上纏去,一旦被那魔法鎖鏈纏到身上,他們就會立刻失去全部的力量,不管是魔法還是鬥氣。

    媽的,一群鄉巴佬,這才是真正的聖域強者的力量,我看你們再給我囂張啊!德拉諾緊跟在父親的身後。看著對麵麵帶驚色的輕風平原眾人。臉上露出現得意的獰笑。他心已經開始盤算,拿下這些人之後,要如何狠狠的修理他們。找回自己的麵子了。

    當然,輕風平原這些人,也隻是一些小蝦米而已。德拉諾心最迫切希望的,就是看到父親將那個黃昏之塔的叫費雷的家夥拿下的情景。

    聖域強者了不起啊,二十幾歲的年紀,不知道走了什麼狗屎運踏入聖域境界,怎麼能和自己父親這樣真正的聖域強者相提並論呢。在德拉諾想來,即使那個叫費雷的也是聖域境界,但是隻要自己的父親出手,肯定會很容易就拿下對方的。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整個空間突然傳來一陣劇烈的震動。震得德拉諾險些從天空中掉下去。接著就看到,空間中那些正在向輕風平原眾人束縛過去的魔法鎖鏈,猛得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推了開去。並且好像落在火焰中的冰雪一樣。瞬間開始快速的消散了起來。

    而正在施法的普爾大祭司,也是低哼了一聲。突然收手帶著德拉諾向後一退老遠。空間中正在不斷閃現出來的魔法符文,也好像受到了多大的驚嚇,剛一閃現就立刻又隱去了蹤跡,轉瞬間讓這空間又恢複了原來的樣子。

    直到這個時候,場上的眾人才發現,一個年輕的身影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出現在了輕風平原眾人與普爾大祭司之間。

    “費雷會長,您來了!”當看清那憑空出現的身影之後,輕風平原的眾人不由得又驚又喜的喊道。

    “不好意思,讓各位受驚了。”林立看了一眼身後的眾人,微笑著說道。

    看到林立及時出現,輕風平原的眾人終於鬆了口氣,他們其中不少人都參加過囚籠島的那一戰,自然知道這位年輕的聖域強者擁有著多麼可怕的力量。盡管剛才,普爾大祭司給眾人帶來了極大的壓力,但是他們堅信隻要這位費雷會長在,勝利的天秤就會再次傾向自己這邊。

    通過輕風平原那些人的話,普爾大祭司也知道了這個年輕人的身份,但是心中的震驚卻並沒有絲毫的減退,反而更是掀起了一片驚濤駭浪。

    這一刻,普爾大祭司簡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此眼前這個人實在是太年輕了。二十出頭的聖域強者,這個世界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瘋狂了,就算是當年的格雷斯科,恐怕也沒有如此變態的天賦吧!

    而且,更讓普爾大祭司震驚的,就是對方所表現出來的實力了。隨意闖入一位聖域強者的領域世界,這可不是一般聖域強者能夠做到的事情。一般的聖域強者,即便是等級實力稍勝一籌,可要是闖入到對手的領域世界中,那也根本就是自討苦吃。

    可是現在,那個年輕的聖域強者,不但直接闖入了自己的領域世界,而且還一出手就逼得自己將領域世界收縮了回來。如果不是親身經曆,普爾大祭司恐怕就是打死也不會相信有這種事情。

    看著對方那本應該讓自己感到不屑的年輕模樣,普爾大祭司的眼中卻是流露出難掩的忌憚之色。盡管隻是接觸了一下,但是他心卻已經有了計較,真要是和對方大打出手的話,搞不好自己都有可能吃個大虧啊。

    “父親,就是這個家夥,那艘窩藏了通緝犯的船就是他的,那個怪物也是他召喚出來的!”德拉諾連傳奇強者都不是,自然看不出兩位聖域強者,在這一瞬間的接觸中已經分出了高下,隻顧著指著林立向父親訴苦,想讓父親替自己狠狠的教訓對方。

    “你就是黃昏之塔的費雷會長?”普爾大祭司很快掩去眼中的忌憚,不動聲色的出言問道。

    林立伸手將吞噬之主格爾收回了召喚神燈,這才抬眼向普爾大祭司看去,表情上看不出一絲喜怒,淡淡的說道:“不錯,看來你的兒子,已經向你介紹過我了,那麼我就不自我介紹了。”

    林立並沒有去問普爾大祭司的身份,隻看對方身上那件祭司法袍,以及對方與德拉諾眉眼間的相似程度,就已經可以確定對方的身份了。當然,如果是正常的交際,即使是猜到了對方的身份。出於尊重也要問上一句。但是現在。雙方可是對立的關係,林立隻要自己的星辰號和船的水手們沒事就行,至於對方是什麼身份都無所謂。

    和普爾大祭司搭了一句之後。林立就沒有再搭理對方,而是扭頭對輕風平原的眾人說道:“好了,你們去看看星辰號怎麼樣了。不是船上的人,都丟到海去就行了。”

    “是,費雷會長,您放心吧。”輕風平原的那些傳奇強者,立刻非常恭敬的回應了一句,接著紛紛向著被扣押在港口角落的星辰號飛去。

    看到對方居然這樣無視自己的存在,普爾大祭司的臉色不由變得更加陰沉了,冷聲說道:“費雷會長,對於這發生的事情。你難道不覺得應該給我們金度王國一個交代嗎!”

    “怎麼,你的兒子,難道沒有把事情都告訴你嗎?”林立轉回頭。毫不在意的說道。剛才的接觸。讓他對這位普爾大祭司的實力,已經有了相當的了解。盡管對方也是一位真正的聖域強者。但是那樣的實力,還不足以讓他心生忌憚。

    其實真要說起來,以林立現在高階聖域級別的實力,在整個安瑞爾世界,可以真正成為對手的都是屈指可數。而且,林立手中還掌握著七支星辰碎片,還可以隨時將天空之城召喚過來,這樣的力量已經足以讓他不懼任何威脅了。

    至於說與金度王國的關係,林立雖然也不喜歡戰爭,但是並不意味著為了所謂的和平,就一定要讓自己吃虧受委屈。因此,就算是因為這件事情,和金度王國真的徹底翻臉,林立也不會有一絲可惜。

    但是林立的話落在普爾大祭司的耳中,卻是顯得囂張至極,簡直就是視自己與金度王國如無物。普爾大祭司踏入聖域境界多年,在金度王國的聲望甚至不遜於國王布拉德洛,還從來沒有人敢這樣和他說話。

    普爾大祭司頓時怒極反笑,目光陰冷的看著林立,說道:“費雷會長,你們作為我金度王國的客人,相信我們在對你們的接待上,已經表達了足夠的誠意。但是,這並不代表,你們可以無視我國的律法。你窩藏我國的通緝重犯在船上,現在又給我國艦隊造成這麼大的傷亡,難道你想與我國正式開戰嗎!”

    普爾大祭司很清楚,如果真要動手的話,自己未必是那個年輕人的對手,因此拿出了戰爭這件利器,想要讓對方在戰爭的威脅下低頭。而且,他這話也不僅僅是說給對方一個人,更是說給輕風平原那些各勢力的代表的,目的是想用戰爭的威壓,將對方從輕風平原中孤立出來。

    畢竟,輕風平原的其他勢力,在與金度王國的合作中,都獲得了不小的利益。如果金度王國與輕風平原爆發戰爭,那麼輕風平原那些勢力,肯定會失去這些既得的利益。而且,在失去這部分利益的同時,輕風平原那些勢力在戰爭中,還可能會失去更多。相信任何一個人,在這個時候,都會做出明智的選擇了。

    “開戰就開戰,有什麼了不起的,你們金度王國既然沒有誠意,那我們也用不著看你們的臉色。”在奪回星辰號之後,克勞斯等幾個為首的人,又都來到了林立的身邊,一方麵是說一下星辰號上的情況,另一方麵也是表明了與黃昏之塔站在一起的決心。因此,在聽到普爾大祭司的話後,克勞斯等人不等林立開口,就搶先表達了自己的選擇。

    小小的傳奇級別,居然也敢和自己搭言,普爾大祭司立感到受了多大的侮辱一樣,冷哼一聲,就準備要出手教訓一下那幾個不自量力的螻蟻。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又一個人影從遠處疾飛了過來,口中大聲急呼道:“不要動手,普爾,費雷會長,請冷靜一些!”

    來的人正是福克斯的老師,與林立在囚籠島合力封印龍屍的祖瑪長老。顯然,祖瑪長老是已經得到了弟子福克斯的報告,這才不顧形象的急急忙忙趕了過來。不過,剛一進入港口上空,看到港口中的景象,祖瑪長老心不由得一陣抽搐,一方麵是因為艦隊的巨大損失,另一方麵則是擔憂與黃昏之塔的關係。

    原本看到普爾大祭司在這,祖瑪長老並不打算露麵,畢竟普爾大祭司並不是光照會的人,而是代表著金度王國王室方麵。在他想來,反正德拉諾也沒有什麼事,普爾大祭司就算出於對王國利益的考慮,應該也會盡力安撫住黃昏之塔那位年輕會長的。

    可是,出乎祖瑪長老意料的是,雙方還沒談幾句話呢,居然就叫嚷著要開戰了。這一下,他可不敢再袖手旁觀了,於是立刻露麵出來,並且大聲疾呼讓雙方克製冷靜。

    祖瑪長老的出現,倒是讓氣氛稍稍緩和了一些,畢竟就算拋開光照會長老的身份,這也是一位貨真價實的高階聖域強者,就算是普爾大祭司也要對他表示相當的尊重。

    “祖瑪長老,你來的正好,這些外來者實在是太過分了,不但無視我國的法律窩藏通緝要犯,而且在我們的人將通緝犯抓捕之後,更是惱羞成怒幾乎毀掉了我們的艦隊!”普爾大祭司知道自己的實力,根本不足以把那個年輕的聖域強者怎麼樣,真要動起手來也是自討苦吃。因此一見祖瑪長老出現了,他立刻找了個台階下來,義憤填膺的向祖瑪長老抱怨了起來。

    “你說我們窩藏通緝犯就窩藏通緝犯了嗎,我們一路乘船過來,根本就沒有陌生人上船,誰知道那通緝犯是什麼時候被人塞進去的!”克勞斯等人也立刻不滿的說道。其實他們心,也不想和金度王國真的開戰,能和平,誰不願意和平。

    祖瑪長老其實早已經從弟子福克斯那,把事情聽了個大概,不過究竟事情的真相是怎麼樣的,目前還真不好下定論。於是,他連忙向兩邊擺手,示意各人都暫時安靜下來,然後說道:“這件事情究竟是怎麼樣的,相信我們隻要調查一下,一定會真相大白的。這邊肯定有誤會,那個通緝犯,說不定是自己偷偷跑上星辰號的。費雷會長,你這,也太衝動了!”

    

Snap Time:2017-11-21 05:00:51  ExecTime:0.0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