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界全職業大師》全文閱讀

作者:莊畢凡  異界全職業大師最新章節  異界全職業大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異界全職業大師最新章節第一千四百零六章繼續沉睡(13-05-21)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神火(13-05-20)      第一千四百零四章還不夠(13-05-20)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狂風暴雨


    以奧諾對人族的認識,別看人族的人口數量龐大得驚人,可在人族中別說是出個聖域級別的強者了,就算是傳奇級別都已經非常了不得了。可是現在,一個活生生的人族聖域強者出現了,盡管奧諾看不出林立究竟達到了什麼級別,但這已經足以顛覆人族在他心中的形象了。

    林立微微笑了笑,語氣平淡的說道:“我是誰不重要,你隻需要回答我的問題就夠了,我想以你的聰明,應該看得出現在誰才應該是提問者吧。”

    林立的笑容很親切,聲音很柔和,但是奧諾聽得卻是心有些發寒。奧諾雖然心怎麼都看不起人族,但是也不得不承認人族有一個優點,就是非常富有想象力創造力。至於為什麼他有這個看法,而且還被這看法嚇得心發冷,則是因為他曾經看過手下幾個人族拷問犯人時,所施展出來的那千奇百怪的極富想象力的酷刑。

    奧諾怎麼也想象不出來,人族怎麼會想出那麼多種酷刑,從肉體上的摧殘到精神上的摧殘,最後就連靈魂都不放過。這麼多年了,在自己那幾個人族手下的手中,不管是凶悍的海盜還是狂暴的獸人,幾乎沒有人最後不乖乖的張口,連幾歲尿床的事情都不敢有絲毫的隱瞞。

    而且,尤其讓奧諾印象深刻的,就是自己那幾個人族手下在拷問犯人的時候,也是一個個都臉上帶著人畜無害的笑容,那反而讓人更感到陰森可怕。特別是,當他們在一個人麵前,將另一個人折磨得不成人形之後,隻要帶著這樣的笑容向那人看上一眼,那人恐怕連問都不用問就直接把所有的事情都說出來了。

    老實說在那個時候,看著自己的對手或者自己的俘虜,在自己人族手下的種種酷刑下鬼哭神嚎,奧諾心也總是有著一種異樣的快感。可是現在,自己卻落到了一個人族的手中,想到自己也可能會被那無數殘酷的手段折磨,奧諾真是哭的心都有了。

    “你,你想知道什麼,我隻是例行公事對來往船隻進行檢查而已。如果說這樣對你有什麼冒犯的話,也隻是職責所在。你現在放我離開,我可以當這件事情沒有發生過,不然你的行為就等於在和海族為敵。”奧諾強忍著身體的顫抖,結結巴巴的說道。現在,他也顧不得什麼形象了,反正這甲板也沒有他的手下在什麼都不如自己的小命要緊,而且死還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想死都死不了。

    奧諾的表現,倒是讓林立吃了一驚,據說和高等精靈一樣高傲的海族,怎麼此刻竟然表現得這樣沒有骨氣?他當然不知道在奧諾的心,人族雖然沒有實力沒有天賦,可是那用在刑訊上的想象力創造力,卻簡直讓惡魔都自愧不如。

    不過,林立也沒有工夫去考慮,海族人奧諾為什麼會這樣表現,而是將那支生命禮讚拿了出來說道:“例行公事?奧諾大人我看你是為了這個東西吧。

    奧諾原本還有點畏畏縮縮的樣子,可是一看到林立拿出生命禮讚,視線頓時被吸引了過去,兩眼好像饑餓的野獸看到獵物一樣。就這麼盯了好一會兒他才戀戀不舍的收回目光,艱難的咽了下口水,說道:“怎,怎麼會呢我們真的隻是例行檢查而已。”

    而林立好像沒有聽到奧諾的話一樣,拿著那支生命禮讚晃了晃讓那翠綠色的藥水在陽光下映射出誘人的光彩,說道:“這支生命禮讚,應該是對你有很重要的用處吧。如果你老實回答我的問題,隻要能夠讓我滿意,這支藥劑送給你也沒什麼不可以。”

    什麼!送給自己?奧諾的眼睛頓時瞪得老大,這生命禮讚可是對方花了十顆傳奇魔晶買到的,竟然是說送人就送人?但是,很快他就想到了,對方話邊真正的重點,十顆傳奇魔晶買到的生命禮讚做報酬,那問題恐怕不會簡單啊。

    而且,奧諾能夠坐到現在的位置,負責海族在這座海市的所有貿易,自然也不是什麼蠢貨,立刻就想到對方競拍下這支生命禮讚,恐怕十有八九就是為了引自己上鉤的。那麼,對方所看重的,要麼就是自己主管海市貿易的身份,要麼就是自己海族的身份。如果對方隻是問關於海市貿易的事情,自己就算把什麼都告訴他也無所謂,可如果是要打探海族的情報……

    不過,這支生命禮讚的誘惑力實在太大了,奧諾甚至都忘記了自己此刻的處境,語氣中帶著幾分迫不及待,說道:“你說得是真的嗎?你會把那支生命禮讚給我?”

    “當然,一支生命禮讚而已,對我來說還算不上什麼。”林立一邊說著,一邊非常隨意的將藥劑瓶上上下下的拋著,一點也不像拿著價值十顆什麼魔晶的寶貝,好像那根本就是塊毫無價值的石塊一樣。

    可是奧諾的心卻一下子被吊了起來說,隨著那生命禮讚一上一下的,心說不出的緊張。盡管他知道,別說對方一個聖域強者了,就是一個普通人也未必就會出錯,可還是擔心對方失手把那生命禮讚藥劑給毀了。

    奧諾強忍著衝上去奪下生命禮讚的衝動,連聲說道:“好吧好吧,你想知道什麼,隻要我知道的,都會告訴你的。”

    “你知道格雷斯科嗎?”林立沒有和對方兜圈子,一上來就問起了自己最關心的問題。他覺得,格雷斯科既然搞出這樣一個世界,那麼這個世界中總會有什麼東西和格雷斯科有聯係,而目前看起來最有可能的,似乎就是這個已經消失在曆史長河中的海族了。

    然而,聽到林立說出格雷斯科這個名字,奧諾卻顯得一臉的茫然,小心翼翼的說道:“抱歉,我對人類的名字,記得並不是十分清楚。你能不能再說得詳細一點比如他是做什麼的,多大年紀,長什麼模樣……”

    奧諾的話,頓時讓林立感覺像被當頭澆了一盆冷水,難道自己真的搞錯了嗎?格雷斯科,那可是被稱為法師之神,在安瑞爾世界曆史上與不朽之王並列的人物。以格雷斯科的實力,如果和海族人真有什麼聯係的話,海族人怎麼可能連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你,不知道格雷斯科?”林立有些不太死心的又問了一遍,並且將格雷斯科的名字,用海族人使用的古老通用語強調了一遍。

    我倒是想知道!奧諾眼巴巴看著林立手中的生命禮讚,卻隻能把頭搖得像撥浪鼓一樣。他倒是想胡亂編點什麼,可鬼知道對方說的格雷斯科究竟是什麼玩意,萬一要是一句話沒有說好,不但得不到生命禮讚,恐怕還要觸怒對方。

    林立正在為奧諾的回答而感到失望的時候,突然間又想起一個被自己忽略了的問題,這個世界究竟是什麼時代的世界?從這的人們的語言上,林立判斷這個世界應該還是黑暗年代的中期,而在真正的安瑞爾世界的曆史上,格雷斯科這個時候似乎還沒有出生吧。

    難道說自己來到的這個世界,並不是格雷斯科創造的,而是真的被送到了安瑞爾世界的那個年代?畢竟,就算是這個世界的時代,格雷斯科還沒有出生,可如果這個世界是格雷斯科創造的,並且留給自己這個傳承者來探索的話,不可能不留下點線索吧。

    或許格雷斯科留下的並不是自己的名字?林立現在也隻能死馬當活馬醫了,對奧諾問道:“那麼,你們是不是有信奉的神靈,把你們所信奉的神靈的信息都告訴我。”

    的確,聖域強者創造一個世界,在這個世界中他就是唯一的神靈。那麼,格雷斯科創造了這個世界,或者也不會以自己的本名在這個世界中行走,搞不好也會被這個世界中的人們當成什麼創世神之類的。

    “神靈?”奧諾有些奇怪的看了看林立,誰不知道海族人信奉的海洋之神尼普頓。要說對方如果隻是個普通的內陸人,可能還真不了解這些,可對方是個聖域強者,不可能消息閉塞到這種程度吧。

    不過,不管心是怎麼想的,奧諾為了那支生命禮讚,也隻能乖乖的回答:“我們海族信奉的,是偉大的海洋之神尼普頓,是他創造了這無盡之海和我們海族。”

    海神尼普頓?林立一聽就知道,這海神和格雷斯科肯定是沒什麼關係,因為在真實的安瑞爾大陸的神話中,也有這樣的一位神靈。而且,直到現在,凡是在海上討生活的人,幾乎都要信奉海神尼普頓,祈求自己在海上航行能夠一帆風順。

    這可真讓林立沒招了,很顯然從這奧諾的口中,是不可能問到關於格雷斯科的信息了。他將手中的生命禮讚拋了拋,頗有些無奈的說道:“好吧,按照之前的約定,這支藥劑……”

    就在林立要將那支生命禮讚交給奧諾的時候,突然一場巨大的異變降臨到了這片海域,原本碧藍如洗的天空眨眼間變得烏雲密布,那濃厚的烏雲不斷的翻滾著好像要壓到海麵上來說了。烏雲當中,無數的雷光電蛇跳躍狂舞,滾滾的雷聲讓空間都不停的顫抖著,好像天空整個都要塌下來一樣。

    同時,這片空間中的魔法元素也都變得無比狂躁,在這海麵上憑空掀起一股龐大的令人窒息的元素風暴。

    甚至能夠讓人用肉眼看到,那魔法元素之間碰撞爆發出來的閃光與火花,讓已經變得非常昏暗的空間中充滿了星星點點的光芒。

    “這,這是怎麼回事,這怎麼可能有風暴呢!”奧諾驚訝的看著周圍的一切,這囚籠島所在的位置正處於一個月牙形海灣當中,海上的風暴極少能夠到達這,因此這才成了一個相當有名的海市。可是現在,一場風暴竟然毫無預兆的,憑空降臨到了這片海域,這讓在這居住了幾十年的奧諾,如何能不驚訝呢。

    不過,很快奧諾就知道,這可不是一場簡單的風暴,因為一股讓他感到無比恐怖的氣息,突然間從那滾滾烏雲中滲透了出來。這股恐怖的氣息,讓被束縛的體內魔力的奧諾,一下子毫無形象的趴到了地上,甚至連根手指頭卻動彈不得。也就是他的精神力,比起普通人要強大得多,否則這一下恐怕就要讓他直接瘋掉了。

    而林立的注意力,也早就被天空中的異狀吸引了過去,雖然他已經是高階聖域強者了,可是卻仍然從那天空中的氣息感覺到了一股極其巨大的壓力。但是真正引起林立注意的,還不是那末日降臨一般的巨大壓力,而是在那股氣息讓他生出了一種熟悉的感覺。

    但是,林立可以肯定,那股讓自己感覺到熟悉的氣息,絕對不是來自於格雷斯科,那是一種死亡與毀滅混雜的氣息。

    這個時候,天空中的烏雲已經黑得好像墨汁一樣了,沒有一絲陽光透過來,讓這片海域提升進入了夜晚。而烏雲中,那無數道跳躍的雷光閃電,在互相的碰撞融合中也愈發顯得粗壯,最終帶著震耳欲聾的轟鳴聲落了下來。

    那每一道閃電,都蘊含著不遜於傳奇魔法的恐怖威力,落在海麵上眨眼間就能轟出一個巨大的深坑,甚至讓人感覺都深達海底了,而且久久都不能彌合。而海麵下,那些深藏的暗礁,更是瞬間就被轟成了粉碎,恐怕這一場災難過後,這片海域的海下地貌都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了。

    當然,在這樣的狂雷如雨點般落下的情況下,囚籠島以及上邊的繁華海市也同樣難逃萬雷轟擊的下場。隻不過,這個時候就看出各個勢力,尤其是海族,在囚籠島上經營幾百上千年的成果了。

    在第一波雷光閃電落下的時候,囚籠島上就立刻升起了一道道色彩繽紛的魔法護罩。每一個店鋪,有每一個店鋪的魔法護罩,每一條街道也有每條街道的魔法防罩。(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7-11-25 02:40:49  ExecTime:0.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