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界全職業大師》全文閱讀

作者:莊畢凡  異界全職業大師最新章節  異界全職業大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異界全職業大師最新章節第一千四百零六章繼續沉睡(13-05-21)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神火(13-05-20)      第一千四百零四章還不夠(13-05-20)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絕密消息


    八一中文 › 網遊小說 › 異界全職業大師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絕密消息

    一秒記住【八一中文網】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可是在烏伊法魯西施展出來,這骸骨囚牢卻簡直成了一磨骸骨堡壘,白森森的骸骨密密麻麻的將整個建築都包裹在了麵,別說是人了,就是一隻蒼蠅恐怕都別想飛出去。

    而施放了骸骨囚牢之後,烏伊法魯西又緊接著吟唱了兩句咒語,一個漩渦狀的大門憑空展開,大量的亡靈生物如同潮水一樣從大門中湧了出來,如同一片白色的浪潮直向著大廳中的眾人衝了過去。

    要說這些亡靈生物,實力在傳奇強者眼中自然是不夠看的,可是大廳的空間就那麼大,外麵又被堅不可摧的骸骨囚牢包裹了起來,這些亡靈生物的湧入幾乎立刻就像整個大廳都擠滿了。對麵的那些勢力的頭領們,一邊要防備著諾菲勒的突然襲擊,一邊又要應付大量的亡靈生物,很就被逼得有些手忙腳亂了。

    雖然諾菲勒的速度,對於空間有著一定的要求,可是這些亡靈生物對他來說卻沒有任何影響。吸血鬼被稱為天生的刺客不是沒有道理的,諾菲勒作為一名傳奇巔峰的吸血鬼,更是將這項天賦發揮到了極致,再加上黑暗魔法的輔助,在這密密麻麻的亡靈大軍中行動仍然無比迅速流暢。

    一位劍聖剛剛轟開身前的亡靈生物,卻突然感覺心口一疼,低頭一看,卻見從後背刺入的匕刃正在緩緩退出。一位傳奇刺客正隱身於是陰影之中,小心的向著大門那邊潛行,卻猛得感覺到脖子一涼,視線中的景物沒有來由的一陣翻滾。

    幾位傳奇法師,連連施展魔法轟擊,卻眼見著亡靈生物越來越多隻得各自施展飛行術向半空中飛去。可是他們的身形剛剛從亡靈大軍中脫出,卻看到從大門的方向,突然轟過來一片絢麗而又致命的魔法,頃刻間便被那魔法風暴轟得連渣都不剩了。

    戰鬥從開始到結束,也不過幾分鍾的時間而已,當烏伊法魯撤掉包裹建築的骸骨囚牢和死亡之潮後,再看那原本在骸骨囚牢中的建築早已經變成了一片廢墟。而在那片廢墟之中,隻有諾菲勒手持天譴匕首,押著幾個臉色灰白身體不斷顫抖的人。

    這剩下的幾個人自然就是埃蘭那個名單上沒有的,留下他們,除了是因為他們對黃昏之塔隻使用了商業上的手段之外,更重要也是要借他們的嘴,將這一次的事情宣揚出去。要是真的把所有人都滅掉的話,就算場麵搞得再大,也不可能造成太大的轟動效應所以還是要留幾個親曆者去宣揚這件事情。

    幾個被留下性命的人,完全沒有了傳奇強者的那種風度,戰戰兢兢的在諾菲勒的押解下,一路經過一具具屍體,來到了黃昏之塔的隊伍近前。這幾個人雖然都是什麼商會的會長,但一生中也見過無數的屍體也曾經親手奪取過不少人的生命,可是卻從來沒有現在麵對這些屍體時這樣震撼過。

    死去的這些人,可都是真正的傳奇強者啊,而且每一位都代表著一個稱霸一方的強大勢力。可是現在一切都成為了虛無,不管是強大的個人實力,還是雄厚的勢力背景,在黃昏之塔麵前不過是眨眼之間已全部都化為了虛無。

    “埃蘭大師我也是被他們脅迫的,身不由己,才做出的那些對不起黃昏之塔的事情。”

    “埃蘭大師……”

    那幾個人來到了埃蘭的麵前後,就立刻七嘴八舌的說了起來有解釋自己有苦衷的,有幹脆直接認錯求饒的,也有嚇得連一句完整話都說不出來的。

    幾個人認識埃蘭並不奇怪,畢竟三年前埃蘭就是黃昏之塔法師團的團長隻不過那個時候以這些人的地位,並不怎麼把埃蘭這樣一個初入傳奇境界的法師團團長太放在眼中罷。但是現在埃蘭的手中,可是掌握著他們的生殺之權,由不得這些人不萬分的恭敬。

    “埃蘭大師,這些人雖然是已經受到了應有的懲罰,不過他們手下必然還有一些死忠之人,希望您給我們一個贖罪的機會,讓我們調些人手協助您一起前去清剿。”某個商會的會長倒是很會找機會,竟然是想派人和埃蘭一起去清剿昔日盟友的勢力。

    而旁邊幾個人,得到同伴的提醒後,也是立刻紛紛響應向黃昏之塔表起了忠心,一個個拍著胸脯號稱把身家性命全都砸進去也不皺一下眉

    然而,埃蘭卻淡淡的搖了搖頭,目光冰冷的從眾人臉上掃過,直看得眾人都縮起了腦袋,才緩緩說道:“沒有必要了,他們的勢力,現在已經不存在了。”

    埃蘭的話,讓那幾個人不由得愣了一下,還以為黃昏之塔是要隻追究首犯,畢竟大廳中死掉的那些都是各個勢力的首領,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代表著那個勢力。可是很,他們就會知道,黃昏之塔對待敵人,可是從來不會心慈手軟的。

    “埃蘭大師,我有一個絕密的消息,希望對您和黃昏之塔用。”說話的,正是之前最早想要離開的那個胖子魔法師,也是一家中型商會的會長,名叫拉爾夫。

    “說吧,”埃蘭淡淡的說道,顯然對拉爾夫口中所謂的絕密消息,並不怎麼放在心上。不過這個態度,卻在聽到拉爾夫接下來的話後,立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那位胖子魔法師拉爾夫,小心翼翼的湊到了埃蘭的近前,刻意的壓低了聲音,搞得神秘兮兮的說道:“埃蘭大師,據我所說,這一次這個聯盟,並不是黑日兄弟會他們幾個大勢力最先牽頭的,而是有一個人在這起到了關鍵的作用。正是由於這個人在幾大勢力間的串聯,才讓他們有了聯合起來對抗黃昏之塔的心思。”

    “哦?”埃蘭本來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可是聽到拉爾夫的話,卻也不由得眉頭一挑,問道:“你怎麼知道的,那個人在哪?”「無廣告,更新,八一中文 」

    埃蘭雖然表現出了一點驚訝但是也並不是非常的相信拉爾夫的話,畢竟在這種時候,有些人往往會胡亂的攀咬旁人,希望可以混到些功勞來減免自己的罪責。

    “埃蘭大師,我保證我說的都是真的,要是胡編爛造的話,就讓我不得好死。”拉爾夫聽出了埃蘭語氣中的懷疑,連忙拍著胸脯賭咒發誓,直到見埃蘭臉上露出不耐之色這才又重新壓低了聲音,說道:“我聽過安洛克他們稱那個人塔努大師,據說那人不但不是咱們輕風平原的人,甚至都不是大陸上的人,而是來自於海上。”

    “海上?”埃蘭不禁皺起了眉頭,如果拉爾夫說的是真的,那麼這一次自己可就漏掉了一條大魚啊。

    這時埃蘭想起了之前和會長大人回來的時候,在消滅掉那圍攻黃昏之塔的敵人後抓住的那個俘虜。雖然到現在還沒有從那個俘虜口中拷問出什麼,但是也已經可以肯定,那次圍攻黃昏之塔的事件後麵,還有一個神秘的勢力。那麼拉爾夫所說的這個塔努大師,和那個俘虜以及那個神秘的勢力之間是不是有著什麼樣的聯係呢?

    想到這些,埃蘭知道塔努,恐怕是一個揪出那神秘勢力的線索,於是對拉爾夫追問道:“關於這個塔努,你還知道什麼?”

    “這個”拉爾夫那張胖臉上五官擠在一起,很是思索了一陣,這才猶猶豫豫的說道:“那個叫塔努的人很神秘隻和為首的幾個勢力的首領接觸我也是偶然在遠處見過他一次。不過,我記得那個人的手背上,繪製著一個非常奇怪的圖案,隻是關於圖案的來曆我就不清楚了。”

    “畫下來如果消息是真的,可以算你將功抵過。”雖然隻是問到了一個圖案,但是埃蘭心隱隱感覺到,這個圖案很可能會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線索。

    “是是我立刻就畫,絕對不會有半點偏差。”聽到將功抵過拉爾夫的臉上簡直要樂開花了,立刻找來紙和筆,然後又找了一處合適的地方,撅著屁股趴在那一點一點的畫了起來。

    相比拉爾夫,其他幾個人就沒有這麼好命了,雖然也是保住了性命,可是卻不得不簽下了賣身契一般的契約,將自己的產業甚至自己的生命自由都要抵給黃昏之塔。簽下那契約之後,他們不再是什麼商會的一會之長,而是成了黃昏之塔的奴隸,到死都要為黃昏之塔工作,不能有絲毫的異心。

    雖然在簽訂契約的時候,幾個人心還不太樂意,可是等到離開這之後,各地的消息傳到他們的手的時候,他們才知道自己是多麼的幸運。埃蘭拒絕他們參與清剿那些敵對勢力,並不是要放過那些勢力,而是黃昏之塔另有人去處理那些勢力。

    負責清剿那些勢力的,是由康納斯帶領的隊伍,除了有法師團的成員之外,還有那支擁有神聖力量的死亡騎士團,不過現在應該稱為天譴騎士團了。血鴉盜賊團的滅亡,就是康納斯的傑作,二十名天譴騎士釋放的黑暗凋零,直接將盜賊團的老巢連同麵的所有人,全部都在那間化為了齏粉。

    而在血鴉盜賊團之後,那些被埃蘭點了名的人所掌握的勢力,一個個也都是遭遇了同樣的命運。很,一個個的消息就在輕風平原上傳開了,那些動輒擁有上千成員的勢力,幾乎就是一夜之間,就被從輕風平原上抹去了一切的痕跡,好像從來沒有存在過一樣。

    黃昏之塔的殘酷報複,讓整個輕風平原都震動了,十幾個勢力被連根拔起,除了讓人知道黃昏之塔的實力之外,更讓人們知道了黃昏之塔對待敵人的冷酷無情。

    這個時候,那些幾乎是賣身為奴的人們,才知道自己是多麼的幸運。

    而在黃昏之塔的這次立威之舉過後,黃昏之塔在這三年中所失去的產業,也很重新回到了黃昏之塔的手中,甚至還有這些產業在這三年中的收益也是一分不少。各個勢力的首領,再也不敢怠慢,紛紛親自攜帶著厚禮來到黃昏之塔,希望能夠拜見黃昏之塔的會長,並且和黃昏之塔重新簽訂各種生意上的合作協議。

    像秘銀聯盟,凱撒家族,血月會這些輕風平原最頂級的勢力,原本在這三年對黃昏之塔的態度也早已漸漸的冷淡了,雖然沒有出手打壓黃昏之塔,但是不少生意要麼終止了合作,要麼開出了更為苛刻的條件。

    可是這一次,林立回歸,並且在輕風平原重新豎立了不可侵犯的威嚴,幾大勢力也立刻改變了態度。不過,這幾家勢力,在這次魔法潮汐中都獲得了巨大的好處,甚至傳說還誕生了真正的聖域強者,因此就算是改變態度,也不像三年前那樣了。

    當然,有底氣擺出這種態度的,也就隻有這幾個最頂級的勢力了。其他那些大中型的勢力,隻要是沒有聖域強者坐鎮,就沒有資格和黃昏之塔平等對話,就得老老實實的裝孫子。因此,那些勢力的首領們,可是不敢對黃昏之塔稍有一點怠慢。

    隻不過,這個時候,林立正在圖書館中,痛並樂著的接受著格雷斯科的操練,在一次次的被虐中不斷的向著更高的層次發起衝擊,哪有時間去接見那些螻蟻般的人物。別說是接見那些螻蟻般的人物了,就算是原本還比較關心的,關於那個俘虜以及神秘勢力的事情,林立現在也顧不上去過問一句。

    埃蘭帶著拉爾夫畫的那幅圖回來後,原想立刻向林立報告,結果也是被擋在了圖書館的門外,隻能是又去找加文和巴塞爾等人商量。雖然因為會長大人閉關了,這件事情不能第一時間報告,但是也不表示就要把這件事情放下,要是能夠在會長大人出來的時候,把所有問題的答案都拿出來,那才能顯示出下屬的能力。(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7-11-21 05:00:19  ExecTime: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