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界全職業大師》全文閱讀

作者:莊畢凡  異界全職業大師最新章節  異界全職業大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異界全職業大師最新章節第一千四百零六章繼續沉睡(13-05-21)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神火(13-05-20)      第一千四百零四章還不夠(13-05-20)     

第八百五十三章自覺的靈魂商人


    第八百五十三章 自覺的靈魂商人

    總是算計別人,自然也要提防被別人算計,康納斯從來不會自作多情的認為,有什麼人會無私的為別人著想,那樣的人反而更要加倍提防。隻有利益才是最值得信任的,隻有利益的關係才是最公平,最讓人放心的。

    雖然與林立相處這些日子,康納斯並不能說已經看透了林立,但是林立的『性』格其實和自己有些相似,都是傾向於將任何對自己不利的可能扼殺在萌芽中,而不會等到真正威脅到自己的時候才出手。

    奧斯瑞克為了成就真正的不朽創造的身體,本身擁有的強大力量隻是一個方麵,更大的優勢在於這身體擁有的無窮潛力,甚至可以與真正的神軀相媲美。以林立的『性』格,怎麼可能會放任這樣強大的力量,脫離自己的掌控呢。康納斯心很清楚,就算林立不會擔心自己對他不利,也不會放棄從這身體上撈取足夠多的好處的。

    因此,康納斯可一點也不敢冒險,剛一融合了這具身體,就主動的立下了仆從契約,雖然會失去一部分自由,但對自己卻是最安全的。否則的話,真要是把林立『逼』急了,未必會是兩敗俱傷,但自己絕對會很悲慘。

    “哈哈,你想得太多了,”聽到康納斯的話,林立難得的臉紅了一下,扭頭看了看四周,直接岔開話題,說道:“先不說別的了,趕緊幫我把我的東西放出來,時間長了可就找不到了。”

    林立沒有承認,但是也沒有否認,隻是借著讓康納斯放出四支星辰碎片,含混的將話題錯開了。當然,事實上他也的確急於拿回四支星辰碎片,雖然現在還能夠感覺到星辰碎片從散發出的氣息,但說不定什麼時候出來一股虛空風暴,卷走一支都絕對讓他心疼死。

    安度因等人,在旁邊聽著林立和康納斯的對話,卻並不覺得林立做得有什麼不對,防患於未然嘛,這隻能說明林立心思縝密。不過,這在諾森那,則是暗暗給林立又打了一個陰險的標誌,心中更多了許多忌憚。

    康納斯揮動手中一直緊握的虛無長矛,憑借著從身體中繼承的一些記憶,在林立指點的位置劃出一道空間裂縫,雖然發揮的威力不像之前奧斯瑞克使用時那麼大,而且也沒有那麼輕鬆自如,不過也足夠星辰碎片通過了。

    在林立的召喚下,陷入時空『亂』流的四支星辰碎片,一支支從空間裂縫中飛出,甚至還都維持著『射』出時的狀態。找回這四支星辰碎片,林立才算是終於鬆了口氣,然後直接向著康納斯把手一伸。

    康納斯看了看手中的虛無長矛,雖然在見識過奧斯瑞克使用這虛無長矛時的威力後,心也是頗為不舍,但是更知道這東西是林立勢在必得之物,隻好乖乖的將虛無長矛交到了林立的手中。

    看著林立拿走了奧斯瑞克手中的武器,諾森雖然心有不甘,卻也不敢在這個時候再說什麼針對『性』的話。別說自己現在重傷在身,就算是全盛時期,恐怕也對付不了那個得到了奧斯瑞克身體的靈魂,最後隻能是自取其辱。

    不過,那個水晶巨棺,是這次最高議會的目標,勢必不能再被那小子拿去!諾森強撐著身體,快步來到水晶巨棺近前,轉回身大義凜然的對林立說道:“最高議會的命令,就是將這個水晶棺帶回去,任何人不得在此之前私自察看盜取其中的物品。”

    然而,林立卻隻是聳了下肩膀,扭頭對安度因等人說道:“這次探險應該算是結束了,我們找找回去的路吧。”說完,轉身帶著安度因等人離開,似乎完全對水晶棺和麵的東西不感興趣一樣,把水晶巨棺和諾森晾在了那。

    “費雷,我們怎麼回去,總不會從這七十二層深淵,一層一層的殺上去吧。”麥德林放眼看向深淵四周,連翻大戰讓這已經是一片狼籍,卻根本沒有看到什麼離開的路。

    “回我們來時的地方,那應該有深淵之門,隻要重新開啟,就可以直接回到那座尖塔中了。”林立毫不擔心的解釋道。

    很快,在眾人最初出現在這深淵中的地方,林立找到了早已經停止運轉的深淵之門煉金法陣。重新開啟煉金法陣,以林立的能力來說,根本是不費吹灰之力,更何況還有個煉金宗師安吉拉諾,就算是重建一個深淵之門都不成問題。

    穿越深淵之門,眾人果然回到了尖塔中,接下來就是原路返回了。離開尖塔,穿過宮殿,通過長長的通道回到無邊的墓園,一直到布置滿魔晶大炮的城牆那。雖然城牆上的魔晶炮已經大部分被摧毀了,不過在城牆兩邊的最遠處,還有一些是完好的。林立也不客氣,直接讓安吉拉諾『操』縱著煉金巨像動手,拆了十幾座魔晶炮,收到了無盡風暴之戒中。

    接著,隊伍一直到了外麵的原野,頭頂的天空中,那個巨大的黑『色』漩渦還是不斷的旋轉著。林立不顧元素幼龍的抗議,直接將剩下十二個死亡騎士裝進了夢幻花園中,運用飛行術跟著安度因等人向著那黑『色』漩渦中飛去。

    到是安吉拉諾,先是從煉金巨像的身上取了一些零件,飛快的安裝出了一個飛行煉金機器,然後在地上念念有詞,一個無比巨大的六芒星陣在煉金巨像的腳下緩緩張開。六芒星陣的光芒越來越盛,直至將整個煉金巨像淹沒,當六芒星陣消失之後,那座小山一樣的泰坦級煉金巨像也隨之失去了蹤影。

    雖然身為地精的安吉拉諾,並沒有使用魔法的能力,不過強大的煉金師都能夠利用煉金法陣,創造出一個存放自己的煉金巨像的空間。安吉拉諾身為煉金宗師,自然也擁有著這樣的能力,而且足以存放泰坦級煉金巨像。隻不過在使用這個空間的時候,過程非常的複雜繁瑣,安吉拉諾這幾千上萬年,都沒有使用過幾次。

    “哼,收到了我的空間,再找我要就不容易了。”安吉拉諾一邊看著天空中漸漸接近黑『色』漩渦的林立等人,一邊跳上飛行煉金機器,啟動煉金法陣直追了過去。當然,想想那個人類惡魔,如果真找自己要的話,自己能不能挺過那無數的酷刑呢?想到這,他心頓時又是無比的沮喪,暗下決心自己出去之後,一定要有多遠跑多遠,離那個人類惡魔越遠越好。

    通過巨大的黑『色』漩渦,眾人終於回到了地麵上,幽影穀那熟悉的出現在了人們的眼中。幽影穀中,開啟不朽之門的亡靈三君主,已經不知去了哪,周圍的死亡氣息比眾人剛進去的時候,更加淡薄了許多。天空中,最高議會的蒼穹高塔,正散發著龐大的魔力波動,鎮壓著不朽之門,不過隨著眾人出現,那魔力波動也漸漸變得收斂。

    “費雷大人,如同沒什麼事情的話,您看我是不是也可以離開了。”安吉拉諾『操』縱著小巧的飛行器,滿臉不安的看著林立,隻等對方說個同意,便準備最快的速度離開這。

    “離開?”林立的一句話,頓時讓安吉拉諾的臉『色』變得煞白,不過接著的一句話,卻又讓安吉拉諾的表情立刻由驚恐轉成了驚喜,“你不是想要那顆魔晶嗎,不要了嗎?”

    “要要要,如果您肯給我的話,我當然要了!”安吉拉諾驚喜的連連點頭。

    “我答應了的事情,就一定會做到的,拿去,”說著,林立將巴拉克魔晶拿出來,直接遞向了滿臉難以置信的安吉拉諾。

    不過,安吉拉諾剛剛伸過手去,想要拿那魔晶時,卻又突然間把手收了回去,滿臉苦相的說道:“費雷大人,您能不能先把麵的炎魔放出來,不然……”

    安吉拉諾『操』縱泰坦煉金巨像時,擁有接近聖域級別的強大戰鬥力,但是自身卻受體質所限,脆弱的還不如一個普通的人類。炎魔之王畢竟是接近聖域級別的強者,就算隻剩下靈魂,也擁著非常強大的力量。別看炎魔之王在林立的手中翻不起什麼浪花,但是要對付一個小小的地精,隻需要一個念頭,就能夠讓他死得不能再死。

    “哎呀,這個到是我考慮不周了,要放炎魔出來到也不是不行,不過這個過程還是相當困難的,你要不等這事情結束,跟我去一趟我那,我想想辦法。你放心,我答應了的事情,就一定會做到的,就算是很困難,這魔晶我也一定會給你的。”林立麵『露』為難之『色』,似乎這是一件非常棘手的問題,甚至比和奧斯瑞克戰鬥還要困難。

    安吉拉諾表情頗為糾結,內心不知進行了多麼激烈的掙紮,終於看著林立手中的巴拉克魔晶,重重的咽了下口水,顫抖著聲音說道:“好,好吧,您一定不會騙我的,我知道……”

    “嗯,先和我去見見最高議會的仲裁者大人,把這的事情辦完,我就帶你回去。”林立扭回頭去,跟著安度因等人直奔天空中的蒼穹高塔,隻是臉上為難的神『色』卻是不見了蹤影,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絲得意的笑容。

    安吉拉諾可是一位名副其實的煉金宗師,林立自問在煉金術方麵,也沒辦法和這個地精相比。而且他腦袋中的煉金學知識,沒有知識斷層,是完全從當年地精一族那個年代,一直到黑暗年代,完整的傳承下來的。真要是按照現在的等級劃分,恐怕安吉拉諾會直接被劃分到神匠那個級別去。

    煉金法陣,煉金巨像,煉金傀儡,還有奧斯瑞克研究的神秘煉金術,這些東西都裝在安吉拉諾那顆大腦袋。隻要把安吉拉諾騙到黃昏之塔,凡是與煉金術有關的東西,幾乎都不是什麼問題了。而且,以安吉拉諾的年齡,幾乎經曆了整個黑暗年代,肯定知道不少黑暗年代的辛秘,甚至於一些神秘寶藏的位置,這同樣是一筆不可估量的巨大財富。

    這樣一位難得的煉金宗師,光是製作煉金巨像的能力,就足以讓各大勢力瘋狂拉攏,林立又怎麼可能放過呢。說什麼把炎魔之王放出巴拉克魔晶有多困難,不過是欺負地精沒文化罷了,就是為了騙他一同回黃昏之塔。炎魔之王和林立簽定了極為苛刻的靈魂契約,隻要林立一個命令,炎魔之王就會乖乖的從巴拉克魔晶出來,而且這還是他求之不得的事情。

    安吉拉諾自然是不知道,自己已經成了被林立釣在鉤上的魚,滿臉欣喜的跟在後麵,甚至心麵對林立的印象也有了不少的改觀。這個人類惡魔雖然凶殘了一些,不過到是很講信用,你看這連契約都沒有簽,就答應把那麼珍貴的魔晶給自己了!

    聽著林立騙安吉拉諾的那些話,安度因等人都是強忍才沒有笑出來,同時心麵對茫然不知的地精報以極大的同情。

    眾人進入了蒼穹高塔,仲裁者梅格爾德正在大廳中靜靜的等候著,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尤其是當看向林立的時候,目光中甚至透出一縷欣賞之『色』,倒是讓一旁的諾森暗中嫉妒不已。

    各自坐下之後,諾森做為這次行動名義上的領導者,向仲裁者梅格爾德大概的講述了隊伍在陵墓中的遭遇。出於對林立的忌憚,還有安度因和奧德文也在場,諾森沒有添油加醋的說林立的是非,而是毫無感情『色』彩的把事情都說了一遍,最後把已經損毀的巨龍召喚法杖交給了梅格爾德。

    “嗯,”梅格爾德微微點了點頭,示意諾森坐回去,然後也沒有對行動做出什麼評價,而是看著眾人,緩緩說道:“我想,你們現在一定是很好奇,為什麼最高議會會對那座水晶棺如此重視,我又為什麼會放過那三個亡靈君主吧。”

    關於最高議會這次行動的目的,諾森隻知道是要那座水晶棺,卻不知道要水晶棺幹什麼。

    

Snap Time:2017-11-21 05:03:43  ExecTime:0.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