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界全職業大師》全文閱讀

作者:莊畢凡  異界全職業大師最新章節  異界全職業大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異界全職業大師最新章節第一千四百零六章繼續沉睡(13-05-21)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神火(13-05-20)      第一千四百零四章還不夠(13-05-20)     

第八百三十四章統帥徽章


    第八百三十四章 統帥徽章

    該死,這個人類太可怕了,簡直比惡魔還要惡魔!安吉拉諾『操』縱著煉金機器,已經遠遠的離開了林立左右,滿臉戒備的看著這個原本以為很好應付的年輕魔法師。此時的他,在看過了林立禁錮和折磨炎魔之王的靈魂後,回想起之前自己還和對方談條件的事情,如果不是有煉金機器背著,恐怕早就被嚇得癱在地上了。

    別看安吉拉諾被稱為奧斯瑞克手下最強大的三位戰士之一,然而離開了那具泰坦級的煉金巨像,他也隻是一個甚至連普通人都打不過的地精而已。他掌握著淵博的煉金知識,高超的煉金技術,但是隻有躲在那泰坦級煉金巨像麵,才能讓他感覺到安全。正是因為這樣,這千萬年來,恐怕也隻有奧斯瑞克才知道,大名鼎鼎的安吉拉諾,其實隻是一個膽小的地精。

    而現在,林立那比惡魔還要殘忍的手段,顯然是嚇到了安吉拉諾。即使他已經躲得很遠了,可是人們如果仔細去聽的話,還能夠聽到他身下的煉金機器,正在不斷的發出顫抖的聲音。

    但是,現在沒有人去注意安吉拉諾,因為那一波波突然在精神層麵響起的淒慘叫聲,給所有人帶來的驚駭,其實絲毫不比安吉拉諾要少。那痛苦的慘叫,直接在眾人精神層麵響起,甚至讓眾人有種感同身受的感覺,每個人的靈魂深處都隱隱有些顫抖。

    一直將林立視為眼中釘的諾森,此時更是臉『色』陰沉,站在那沉默不語。林立的凶殘手段,讓他心頭對這個年輕的傳奇法師更多了許多忌憚,雖然不知道林立從炎魔之王那問到些什麼,但是在現在這種危機四伏的地方,任何一點微不足道的信息,恐怕都可能成為難以預料的變數。

    而且,諾森也是魔紋方麵的大師,看到林立輕而易舉的繪製出天界淨火魔紋,心的驚駭就更是無以複加了。難怪當初莫克為黃昏之塔繪製魔紋回來後,一直說這小子在魔紋方麵如何如何。那天界淨火魔紋可是頂級的大師級魔紋,即使是自己這個貨真價實的銘文大師,也很難在這麼短的時間,這麼輕鬆的繪製出來。而這個費雷,年紀不過二十出頭,不但已經在魔法方麵有了極高的成就,就連魔紋、『藥』劑、鍛造甚至煉金方麵,都有著讓人看不透的造詣,這樣的敵人實在是太可怕了。

    奧德文和麥德林對視了一眼,卻都在對方的眼中,看到了一縷難掩的震驚。以一支珍貴的神魂『藥』水為代價,用大師級的天界淨火魔紋,對炎魔之王的靈魂進行慘無人道的刑訊,恐怕也隻有眼前這個瘋子才想得到了。

    雖然身為林立的老師,但是安度因其實教導林立魔法的時間並不長,對林立的了解恐怕也不比其他人多多少。此時看到林立的手段,安度因也不由得暗自嘀咕:他媽的,這小子比老子還狠,那炎魔之王都死掉了,還要把靈魂抓回來刑訊。

    當然,以安度因的『性』格,雖然也被林立的做法嚇了一驚,不過卻並不覺得有什麼過分,畢竟對方是敵人,而且還是一個深淵惡魔。唯一讓他感到可惜的,就是那支被用掉的神魂『藥』水了,畢竟那炎魔之王就算知道一些陵墓中的信息,恐怕也不會太多,否則炎魔自己早就把麵搬空了。

    林立這時也結束了與炎魔之王的親切交談,站起來轉過身,卻看到那些法師團的魔法師們,居然被嚇得一同向後退了一步。當然眾人隻是下意識的表現,畢竟剛才那精神層麵的淒慘叫聲,實在是讓他們心靈太受衝擊了。

    林立毫不在意的笑了笑,指著宮殿的深處,說道:“通過這,就是真正奧斯瑞克的埋骨之地了,據說奧斯瑞斯的靈柩,就在中央那座尖塔的頂層,而且我也相信他是不敢騙我了。如果大家已經休息好了,那麼就繼續出發吧。”

    林立折磨了炎魔之王那麼久,究竟得到些什麼信息,誰也沒有多問。諾森是知道自己即使問了,也不太可能得到真正的回答,幹脆也就不去自討沒趣了。而安度因和奧德文,則是知道不管林立得到什麼信息,如何真的和眾人的安全有關,不用問也會說出來的,既然不說,那自然是有不說的原因。

    剛才那一戰,眾人雖然戰鬥的相當驚險,不過卻並沒有消耗太多的力量,因此幾位領導者稍稍商量了一下,便同意了林立的提議,重整隊伍後向著宮殿深處繼續探索。

    高大寬敞的宮殿,所有魔紋都黯淡了下去,又恢複之初的死寂。地上的種種激戰痕跡,在某種魔紋的作用下,很快就被清理得幹幹淨淨,仿佛一切從來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不過,在林立的無盡風暴之戒中,那盞封印了噩夢之主和骸骨紅龍的召喚神燈上,又多了一個正在咆哮不停的新房客。

    “卑鄙的人類,無恥的背信者,我已經把全部知道的都告訴你了,你不會再從我這麵壓榨到任何東西了,放我出去!”炎魔之王憤怒的咆哮著,那龐大的靈魂之力不斷的衝擊著召喚神燈上的封印,激起一陣陣絢麗的光芒。

    其實炎魔在林立拿出召喚神燈準備封印自己時,心更多的不是擔心而是興奮。憑著自己二十四級接近聖域的實力,一個小小的人類魔法師,就算是借助奧斯瑞克打造的神燈,也根本不可能將自己封印的。自己不但可以借助這封印的力量離開軀體,正好還能夠給那卑鄙的人類一個永世難忘的教訓。

    然而讓炎魔之王沒有想到的是,別看林立的實力剛剛達到二十三級頂峰,但是在邪眼暴君魔晶和天空之城控製魔晶的幫助下,龐大的精神力可是絲毫不遜於真正的聖域強者。炎魔之王沒有在靈魂離體的第一刻逃逸,而是妄想反噬林立,以報被天界淨火折磨之恨,結果卻根本就是自投羅網,當反應過來不對的時候,已經是徹底失去了抵抗之力,自投羅網的被拉入了召喚神燈。

    “安靜,別忘記,你現在是我的戰利品,回答我的問題隻是保證你不再受聖炎灼燒,我可沒有說過會放你回去。”林立毫不在意的回應了一句,接著便將炎魔之王靈魂的咆哮全部都屏蔽掉了。

    “卑鄙,無恥,你們人類才是這世上最卑劣的生物!”炎魔之王不停的咒罵著,所有人們用來咒罵惡魔的話,這時都被他用在到林立的身上。顯然在他看來,這個人類魔法師,才是真正的惡魔。

    隊伍向著宮殿深處緩緩而行,周圍那奢華到極致的裝飾,已經讓所有人都感到有些麻木了。而林立和安吉拉諾,仍然是走在隊伍的最前方,不斷的停下來破解奧斯瑞克留下的致命陷阱。隻是失去了泰坦煉金巨像的安吉拉諾,顯然因為剛才的事情,心麵被留下了難以抹去的陰影,總是和林立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穿過一條長長的夢幻般的走廊,破解了幾個足以讓傳奇強者隕落的魔法陷阱,隊伍終於來到了又一座無比奢華的宮殿。和之前的宮殿比起來,這座宮殿的麵積稍小了一些,不過對於眾人來說仍然顯得極為寬敞。

    站在宮殿的門口向麵看去,除了深處的一道明顯的出口大門之外,宮殿的兩側對稱的還有幾道略小些的門,門後麵是一個個不明用途的房間。隊伍的領導者們互相看了看,眼中微微透出些許期待之『色』,說不定在那些房間中,會有一些發現。畢竟一直走到這,除了之前與炎魔一戰有些戰利品之外,隊伍可是一直都隻有付出而沒有收獲。

    從進入陵墓到現在,也隻有林立得到了一個控製煉金亡靈的控製中樞,結果那支煉金亡靈大軍還全部做了炮灰。還有一具被禁錮的銀鎧騎士,而那也隻是林立的研究材料而已。其他人就更不用說了,原本還以為那無數的魔晶炮是一筆巨大的財富,卻為了過關而不得不一一摧毀。之後的探索,隊伍接連減員,雖然從高等精靈墓地得到一些魔法物品,結果還在法師殺手的攻擊下丟棄了大半。

    也就是與炎魔的一場激戰,才算是讓眾人得到幾個傳奇級的魔晶,還有一些炎魔屍體,奧蘭納魔法工會一方,得到了炎魔之王的二十四級魔晶。但是這點收獲,放在別的地方也許還不錯,可這是奧斯瑞克的陵墓,對於這座公認的安瑞爾最巨大的寶藏來說,還能稱為收獲嗎。

    看了看宮殿左右的房間,雖然知道奧斯瑞克不太可能把貴重的東西留在這,但是就這樣忽略過去的話,眾人又都有些不甘心。而且,奧斯瑞克不放眼中的東西,未必就對於這些人沒有價值,畢竟他們和奧斯瑞克比起來,就好像乞丐與國王的對比。

    盡管諾森和安度因的使命,是為最高議會尋找某件重要的東西,但好不容易走到這,誰也不甘心自己白忙一場。而奧德文和麥德林,本來就是到這尋寶的,既然某件可能存在的東西被最高議會預定了,那自然是要從其他地方彌補。

    幾個人商量了一下,除了諾森之外,其他人又齊齊的看向了林立,因為誰都知道這陵墓中魔法陷阱恐怖威力,如果沒有林立的話,恐怕誰也別想輕鬆的帶一塊石頭出去。

    “好吧,我也很想看看,奧斯瑞克會留下些什麼。”林立雖然急於找到星辰碎片虛無,卻也不會嫌寶貝多了燙手。更重要的是,他還不確定最高議會要找的,那件所謂的威力巨大的可以毀滅整個法蘭王國的武器,究竟與虛無有沒有關係。炎魔之王說虛無被奧斯瑞克收回去了,但是誰知道奧斯瑞克會把虛無放在哪,也許放在身邊,也許就放在哪個不***的角落呢。

    第一個房間的門前,林立和安吉拉諾忙碌了許久,而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身後的眾人眼中的期待之『色』也愈加難以掩飾。是的,誰都知道,越是難以破除的防禦,也就越意味著麵的東西的價值越高。

    終於,一陣光芒閃爍,門前的魔法陷阱爆發出一股恐怖的魔法波動,卻又轉瞬間偃旗息鼓。林立轉回身,對眾人微笑了一下,什麼也沒有說,也沒有搶先進入房間,而是後退了兩步,等待著安度因等人一起進入。法師團的魔法師們被吩咐等在外麵,幾位領導者也跟著走入那房間,感覺著房間中傳出的龐大魔法波動,心中對奧斯瑞克留下的寶物充滿了期待。

    與外麵的宮殿相比,房間內的空間自然是小了很多,大概隻有二三百平米的樣子。隻是所有走入房間的人,第一個感覺就是空曠,因為房間中的一切,在他們走到門口的時候,就已經能夠盡收眼底了。除了牆壁上和屋頂上的精美浮雕,以及一些充滿高貴典雅的高等精靈藝術風格的桌椅,竟然是再也找不到一件對他們來說有意義的魔法物品。

    一連搜索了三個房間,雖然一個個都充滿了誘人的魔法波動,可一旦有人走入,那魔法波動便消失不見了,實際上對於眾人來說根本都是空的。其實,這大概也算是一種陷阱,一種心靈上的陷阱,如果不是林立在破解魔法陷阱後,等著眾人一起進入房間,恐怕多少會被人懷疑是他自己已經將東西獨吞了。如果換成那種互相不太信任,合作不太牢固的隊伍,說不定就這麼一個陷阱,就能夠引起隊伍的分裂甚至於爭鬥。

    搜索到第四個房間的時候,其實眾人已經不抱什麼希望了,隻不過因為魔法陷阱很快就破解了,進去看一眼也不廢什麼時間,眾人才再次走入房間。隻是這一次,眾人一走進房間,奧德文就發出一聲難以抑製的驚呼。

    “統帥徽章,居然是統帥徽章!”如果不是還記得這是什麼地方,奧德文幾乎忍不住要撲上去了。

    

Snap Time:2017-11-25 02:44:22  ExecTime:0.0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