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界全職業大師》全文閱讀

作者:莊畢凡  異界全職業大師最新章節  異界全職業大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異界全職業大師最新章節第一千四百零六章繼續沉睡(13-05-21)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神火(13-05-20)      第一千四百零四章還不夠(13-05-20)     

第四百八十四章你死我活


    第四百八十四章 你死我活

    其實到目前為止,夏亞強盜團這邊的人同樣也很意外,他們還不知道黃昏之塔已經等來了瑪法家族的援兵。按照他們的想法,一上來用鋪天蓋地的魔法攻擊營地,起碼能滅掉黃昏之塔一半的人,然後地麵煉金巨像和戰士出擊,將黃昏之塔的人一網打盡。

    一個才建立幾個月的魔法工會,根本就不放在他們的眼中,要知道這十個大魔導士,隨便一個人也有主持一方工會的實力了。可是,十個大魔導士不惜魔力的一陣狂轟,黃昏之塔的魔法防禦結界搖搖欲墜卻始終撐在那。

    這樣一來,天上漂著的幾個人就有些尷尬了。從發起攻擊到現在,雖然隻是片刻的時間,幾個人的魔力消耗卻是十分驚人的。若是有所斬獲還好,可現在看來,那些魔力根本就是做了無用功。如果早早的把魔力耗盡,就算是大魔導士,也會被一塊板磚輕鬆撂倒的。

    現在就隻能靠煉金巨像了,隻要打破對方營地的防禦結界,相信以自己這一方的實力,要屠盡對手隻是分分鍾的事情。幾個人稍作商議後,改變了攻擊方式,將重點放在了掩護煉金巨像上邊。

    而黃昏之塔這邊,同樣知道煉金巨像的可怕,一部分人被組織起來,竭力阻擋煉金巨像前進的腳步。然而人力有時窮,煉金巨像本身就有極高的防禦力,再加上天空中十個大魔導士的掩護,想要拖慢腳步都顯得不太可能。這邊剛放一個泥澤術,那邊就丟下個極冰術,你來我往鬥的是挺熱鬧,可煉金巨像卻一步步的越來越近。

    跟在煉金巨像身後的,是夏亞強盜團的弓箭手,紛紛舉弓搭箭,也不管有沒有用,把一支支利箭拋向黃昏之塔的營地。有的沒有飛到就落在了地上,有的則被防禦結界彈開,但是這些人卻並不在意,好像專門就是來惡心人的,嬉笑著不斷『射』出手中的箭。

    這還怎麼的啊?就好像拿著木棍捅巨龍,這不是找死嗎……

    黃昏之塔這邊,魔法師們都有過和煉金巨像交手的經曆,所以應對時到還能保持鎮定。而瑪法家族的魔法師,麵對漸漸『逼』近的煉金巨像,震驚過後就表現的有些驚慌失措了。

    其實也怨不得他們,黃昏之塔這些人,第一次看到煉金巨像時,表現也未必就比現在瑪法家的人強。

    不過,巨龍山脈這兩個多月的時間可沒有浪費,葛瑞安領著這些人與夏亞強盜團的人周旋,全當是練兵了,才把這些調教成現在讓赫頓都眼紅的程度。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防禦結界遲早會被打破,”既然林立沒有提起,葛瑞安自然繼續行使他的指揮權,眼看著現在的形勢對己方不利,便果斷下令道:”放棄魔法防禦結界,結成戰鬥小隊應敵。”既然遲早要被打破,不如幹脆放棄,爭取主動。

    保命的東西,總是會讓人產生依賴,沒有人甘心主動放棄。在瑪法家的人看來,既然有這麼個罩子撐著,何苦要衝出去勞累拚命呢。就算是罩子罩不住了,那等罩子破掉再打也不晚,這早早的放棄也太傻了。

    可是,黃昏之塔的魔法師們,已經習慣令行禁止,有疑問事後再說,但命令必須不打折扣的執行。黃昏之塔的人放棄了魔法防禦結界的維持,瑪法家的人就算是再不願意,也沒有辦法,隻能也跟著照做,最多在心麵罵幾句。

    “什麼!媽的,這是什麼狗屎命令,現在保都保不住了,居然要主動放棄!”命令傳到瑪法家族這邊,亞曆克氣得破口大罵,卻也無可奈何。現在的情況,容不得他由著『性』子做事,一個不慎自己都可能栽進去。

    隨著魔法防禦結界消失,敵方的攻擊毫無阻擋的落了下來,在營地中盡情肆虐。帳篷被掀翻撕碎,地麵上留下各種魔法光顧的痕跡,焦黑或是霜白,隆起或是深陷,斑斑點點慘不忍睹。

    所幸的是,黃昏之塔和瑪法家族的魔法師們,早已經做好了準備,並沒有在這一波打擊中造成什麼損傷。避過一波魔法攻擊後,眾人按照葛瑞安的分配,紛紛結成小組迎向各自的目標。

    “!”

    瑪法家的一個大魔導士剛剛用漂浮術升起來,那煉金巨像手臂以與體型極不相符的敏捷,好像拍蒼蠅一樣,將那人重重的擊飛出去。

    “白癡,以為自己是傳奇法師嗎,居然敢在煉金巨像麵前用漂浮術。”加文看到後暗自冷笑,對那些整日鼻孔朝天的家夥,他可是沒有一點好感。

    不過,畢竟大家是盟友,尤其現在麵對敵人,不說團結一致起碼也不能背後下刀。眼見著煉金巨像向著拍飛的蒼蠅奔去,加文連忙帶著同伴迎了上去。黃昏之塔的人雖然沒有辦法打破煉金巨像,但憑著這兩個多月交手的經驗,卻是能將煉金巨像糾纏些時間。

    被拍飛的大魔導士凱爾特,狼狽的從地上爬起,還好一早就加持了防護魔法,不然這一下就被拍成肉餅了。晃了晃暈沉沉的腦袋,這才注意去看遠處的情景,心不由得對黃昏之塔的人有了幾分佩服。

    類似這樣的景象,在戰場的其他地方也能看到。黃昏之塔的魔法師們,也許單個的實力不如瑪法家族的,但是幾個人合在一起,卻遠超過一加一的效果。

    在一般人想來,所謂的配合之術,就是看到同伴做什麼,然後自己再決定是幫助防守還是協助攻擊,這樣就難免有時間上的延遲。但是黃昏之塔的這些人,好像都能預測到同伴的動作一樣,配合之間全無間隙。就好像一架運轉中的精密機器,各個零件間搭配的絲毫不錯。

    在這樣的配合下,盡管還不能對煉金巨像造成實質的傷害,但起碼自身得到了極大的保全,這已經是了不得的成就了。煉金巨像可不是隻有殼甲堅硬的烏龜,它的攻擊力連城牆都能輕易擊破,動作也絲毫不受體型的影響,敏捷靈活如同人體一般。所以說,想要在煉金巨像麵前全身而退不是一般的困難,更不用說與其糾纏在一起。

    黃昏之塔眾人默契的配合,也早被赫頓看在眼,而所帶來的震憾不亞於見到煉金巨像時。這不就是自己一直夢寐以求的隊伍嗎!赫頓移開眼饞的目光,轉向自己家族的魔法師身上,這一看自己都覺得臉紅。

    配合與配合之間也是有不同之處的,黃昏之塔的配合,目的就是以數量優勢彌補個體實力的缺陷。其實這也正是林立根據以前玩遊戲時的經驗修改而來的,為的就是彌補黃昏之塔高端戰力不足的問題。一個個憑著風『騷』的走位,把傻大個一樣的煉金巨像逗弄得團團轉,每次看似必殺的一擊,最後總是被險之又險的躲過。

    而赫頓的瑪法家族,或者說大多數的勢力,訓練魔法師之間的配合,其實就是按照練兵那樣,什麼口令啊隊形之類的,講究魔法齊『射』,講究陣列防禦,目的就是進行魔法壓製,是一種以多對多的配合。即便是這麼簡單的配合訓練,一般魔法師們也都懶得用心,加上魔法師的社會地位又高,很少有人能夠強迫他們去做什麼,哪還能配合出什麼花來。

    瑪法家的魔法師們,幾個人在正麵擺了個陣型,對煉金巨像進行魔法壓製。可問題是,魔法轟到煉金巨像的身上,根本連防都不破,怎麼可能起到壓製作用呢。一群人圍著煉金巨像打吧,卻由於配合不得法,反而束手束腳,甚至有時候出現阻擋了同伴退路的事情。

    天空中的戰場,與地麵上的局麵相似,十名十八級大魔導士的力量並不比煉金巨像差多少。由於高端戰力不足,黃昏之塔與瑪法家族的聯軍,隻能是繼續用數量來彌補不足,這樣才勉強能夠維持一個僵持的狀態。

    而且任誰都看得出,這個僵持的狀態並不能維持太長時間。戰場上,任何一個小小的失誤都是致命的,更何況他們所麵對的是等級高達十八級的大魔導士。等級雖然並不能說明一切,但敵方這十名大魔導士很明顯善於抓住機會。由於配合上的失誤頻出,瑪法家族的魔法師很快就出現了不小的傷亡。

    雖然雙方打得很熱鬧,但隻要身處其中的人恐怕都清楚,黃昏之塔和瑪法家族這一邊隻是苦苦支撐而已。然而奇怪的是,如果是外人來看,恐怕還真不知道是誰落了下風。

    雙方正式開始接戰後,最先遭殃的就是跟著煉金巨像後邊,那些夏亞強盜團的步卒們。被壓著打了半天,黃昏之塔的人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雖然打不破煉金巨像,可對付這些小嘍囉還能費得了什麼事。

    於是,奇怪的事情發生了,明明是占據著上風的夏亞強盜團一方,反而最多哭爹喊媽的慘叫,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是失利的一方。那些小嘍囉們可沒有本事和魔法師叫板,而天上的十位大魔導士,和地上的四具煉金巨像,也沒有一個去想著照顧這些嘍囉。

    可惜的,這些嘍囉連炮灰都算不上,就算是斬盡殺絕,對於戰場的大勢也不會有什麼影響。十名大魔導士和四具煉金巨像,幾乎就是這戰場上無敵的存在。

    “可惡,這東西到底是他媽什麼做的!”

    眼看著自己發出的魔法,在煉金巨像身上連個痕跡都沒有留下,這種感覺讓人很絕望。可是,打不動難道就不打了嗎,這真的是很悲慘的一件事,這就好像螞蟻咬大象一樣,搞了半天,連人家皮都咬不破,根本連『騷』擾都算不上……

    這煉金巨像之所以難纏,就是因為防禦太高了,先是所用的魔法材料在物理和魔法方麵的防禦能力很強,然後又有煉金法陣提供的魔法防禦,又給加了一層保險。畢竟這東西是用在戰場上的,太過嬌貴的話,根本就不可能成為戰爭機器。

    往天空上看,黃昏之塔和瑪法家族,兩家合起來也有二十多名大魔導士,可實力最強的也就是十七級而已。在大魔導士的數量方麵,黃昏之塔的確是不如瑪法家族,畢竟才建立幾個月,僅有的幾個大魔導士還是巴塞爾介紹來的。

    不過林立也不著急,自己現在主要是沒有時間,符文『藥』劑的材料都已經收集齊全,隻等騰出時間來就可以配製。以那變異龍舌草的份量,最少也能配製出十支符文『藥』劑,那就意味著十個大魔異士。到時候,黃昏之塔的實力必然有一個驚人的飛躍。

    這就是在安瑞爾世界,為什麼『藥』劑師的地位還要淩駕於魔法師之上的原因。資質有限,一輩子隻能做魔法學徒?來瓶『藥』劑,立刻成為真正的魔法師,即使以後沒有了再進一步的機會,這生意也絕對劃得來。魔法師時期的瓶頸,魔導士時期的瓶頸,對應每一個瓶頸都有相應的『藥』劑,隻看有沒有人能配得出來而已。對於別的『藥』劑師也許很難,但對於林立這個『藥』劑宗師來說,根本不值一提。

    身穿落日法袍的埃蘭漂浮在半空中,用力握了握手中的落日法杖,目光注視著眼前不遠處的敵人,盡管知道對方是十八級的大魔導士,心中卻並沒有一絲怯意。剛開始加入黃昏之塔,隻是因為恩師巴塞爾的要求,而現在他深深的知道,自己能加入黃昏之塔是多麼的幸運。

    落日法袍,落日法杖,落日之戒,這三件稱為落日套裝,在製式魔法裝備中,屬於最高檔套裝之一。其價格遠不是一般魔法師可以承受的,如果不是加入黃昏之塔,也許自己一輩子都無緣碰觸。

    而對於埃蘭來說,物質上的收獲還不是最重要的,就因為一個不太好的習慣,卡在十四級的瓶頸上遲遲無法突破,就連恩師都對此無能為力。可是,那個年輕的會長,用了一個看似毫無道理的方式,居然讓自己改掉了吝嗇魔力的習慣。來到巨龍山脈兩個多月,瓶頸的積累再加上戰鬥的感悟,終於突破了十五級,成為了真正的大魔導士。

    如今在埃蘭的心,年輕的費雷會長已經被放在了與恩師巴塞爾同等重要的位置。現在,費雷會長就在下麵看著,哪怕對手是十八的大魔導士,這一戰也絕對不能給黃昏之塔丟臉。

    落日法杖頂端的橙『色』魔晶亮起,埃蘭搶先發起了進攻,既然等級比不了對方,那就以命相搏吧。橫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當然這命也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拚的。要是埃蘭在晉級之前,十四級的魔導士就是再拚命,也根本沒有任何作用。可是現在,十五級的大魔導士,別看隻是提高了一級,卻有著質的不同。再加上落日套裝的加成,這才有拚命的資格,才堪堪敵住對方一位十八級大魔導士。

    天空中的戰鬥,比起地麵上的要絢麗不少,數十名大魔導士在天空中交手,好像慶典時燃放煙花一樣,滿天都是各種魔法的光芒。偶爾還能看到,有人慘叫著從空中墜下,可惜沒有一個是敵方的人。

    可能是不想被天上的同伴奪了風頭,四具煉金巨像忽然直立而起,身上的繁複的煉金法陣毫無規律的亮起,隨著不斷閃爍的光芒,各種魔法好像機關槍一樣傾泄而出。

    圍在煉金巨像身周的人們,頓時被打得四處『亂』飛,還好他們沒有忘記開著護盾,這是與煉金巨像周旋最重要的注意事項。你可以打不動它,你也根本打不動它,所以你隻能盡量確保自己被打中不會掛掉。

    天上地下,敵人占盡上風,黃昏之塔與瑪法家族的魔法師們隻能苦苦支撐。而這樣的局麵,也勢必無法保持長久,也許下一刻就如潰壩一樣全線崩潰。

    “費雷會長,我們現在……”麵對如此強敵,赫頓心急如焚,這次自己帶來的可都是家族的精銳,要是都葬送在這,那瑪法家就不得不沉寂很長一段時間了。可是,當他向費雷會長詢問計劃的時候,扭頭一看險些把鼻子氣歪了。

    在這種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黃昏之塔的主人,輕風平原魔法工會年輕的會長大人,居然蹲在地上不知在擺弄什麼玩意。難道畫圈圈詛咒一下敵人,就能讓敵人不戰自退?拜托,你老人家是主事人哎!如果不是想到對方還是個傳奇法師,赫頓真想立刻跳過去,扯起那家夥左右開弓狠狠的抽他一頓。可是,現在也隻敢在心意『淫』一下而已,真要那麼做的話,死的一定會比被煉金巨像踩到還慘。

    赫頓不敢明顯的說什麼,可他手下有膽子大的,無知者無畏嘛,反正也不知道這位費雷會長到底有什麼本事。尤其是亞曆克,之前被赫頓訓斥了一頓,心對林立更是恨極。

    

Snap Time:2017-11-21 05:08:21  ExecTime: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