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界全職業大師》全文閱讀

作者:莊畢凡  異界全職業大師最新章節  異界全職業大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異界全職業大師最新章節第一千四百零六章繼續沉睡(13-05-21)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神火(13-05-20)      第一千四百零四章還不夠(13-05-20)     

第三百七十七章樹林的燒烤


    第三百七十七章 樹林的燒烤

    傍晚的時候,林立所在的團隊抵達黑石山脈,在艾門達斯的命令下,冒險者們用帳篷和石塊,在半山腰的一片平地上,建起了一座簡陋的營地,夜幕下的營地燃著一團團的篝火,冒險者們圍坐在篝火旁邊,吃著幹糧喝著烈酒,洗去一天的疲乏。

    黑石山脈確實是一個危險無比的地方,從山腳下到半山腰最多不過兩三個小時的路程,可是一路走來卻遇到了無數的魔獸,而且每一頭都是至少十五級以上,有幾頭甚至是十七級十八級的強悍存在,這一路殺過來,就算是艾門達斯這樣的十七級大魔導士都有些頂不住了,簡陋的營地才剛剛建起,他就早早的躲回帳篷去冥想去了,隻不過在躲進帳篷之前,還給林立安排了一個任務……

    “好冷……”林立縮在一棵樹下,一邊『揉』著凍得通紅的鼻子,一邊在那嘟嘟囔囔的抱怨著:“這鬼地方,一到晚上就冷成這樣,還要不要人活了……”

    漆黑的樹林,冷風嗖嗖吹過,吹得林立一張臉都白得發青了,單薄的長袍裹了又裹,還是覺得渾身上下都好象泡在冰水似的,從腳底一直涼到頭頂,這見了鬼的樹林就好象一座『迷』宮一樣,走來走去,都好象是在同一個地方打轉,四麵八方都是陰森森的樹影,時不時從樹林深處傳來一陣風聲,更是聽得人不禁一陣頭皮發麻。

    “媽的,艾門達斯,你有種!”林立幾乎是咬牙切齒的罵了一句,這個時候,他本來應該坐在篝火旁邊,吃著充饑的幹糧,喝著禦寒的烈酒,聽那些走南闖北的冒險者們,用炫耀的語氣說著一段段故事。

    可惜,艾門達斯一句話,就讓這一切都變成了泡影。

    “費雷魔法師是吧?前麵那片樹林,可能藏著一些魔獸,你過去看看,如果遇到什麼危險,就發出警報,我們會盡快趕過來支援你。”

    “……”林立當時就想一巴掌抽在他臉上……

    這可是高級魔獸橫行的黑石山脈,大半夜的讓一個十級魔導士鑽進一片樹林,就算白癡都知道他想幹什麼了,還什麼發出警報,還什麼趕過來支援,支援你媽個大西瓜,老子要真是一個十級魔導士,遇到什麼魔獸估計連哼都哼不出一聲來,還有時間給你們發出警報,還有時間等你們趕過來支援,真當老子是白癡不成?

    想想那位瑪法家族的二少爺,再想想那幾個倒黴的冒險者,林立就算再蠢,也知道這事怎麼回事了,毫無疑問,這個艾門達斯多半是受了某人的指使,要在黑石山脈上讓自己吃點苦頭——或者幹脆是丟掉小命……

    還好,自己並不是一個真正的十級魔導士……

    這黑石山脈的森林雖然危險,卻還不至於對自己造成太大的威脅,唯一讓林立不爽的是,這鬼天氣實在是太冷了!

    “等深紅巨蟒這事完了,非讓這混蛋吃吃苦頭不可!”林立『揉』了『揉』通紅的鼻子,又伸手拉了拉虛空法袍,讓這件單薄的長袍把自己裹得更緊一些。

    說起來也是活該艾門達斯倒黴,光想著給瑪法家族二少爺一個麵子,卻沒想到這會給自己惹來一個多大的麻煩……

    當然,明知道艾門達斯沒安什麼好心的林立,肯定也不會那麼老實,真去樹林幫他偵察什麼魔獸。

    走進樹林還不到半個小時,林立就找了一塊背風的山石躲了起來,一邊跺著腳取暖,一邊打開無盡風暴之戒,從麵拿出早就準備好的睡袋和生火工具,在那塊背風的山石後麵燃起了一團小小的篝火。

    其實早在進入樹林之前,林立就已經想好了,管他什麼偵察什麼魔獸,自己反正就是進去轉一圈,隨便找個地方坐一坐,耽擱上幾個小時,等出去之後就跟艾門達斯那混蛋說,樹林麵什麼也沒有安全得很。

    至於是不是真的安全,林立可就管不了那麼多了。

    反正,就算明天團隊開進樹林,真遇上了什麼厲害的魔獸,自己也有大把理由可以推脫,沒辦法,誰讓老子是十級魔導士呢,實力這麼差,發現不了魔獸的蹤跡也不奇怪是不是?

    篝火生起來之後,林立坐在旁邊,喝了兩口從營地帶來的烈酒,原本都快要凍僵的身體總算暖和了幾分。

    “要是有點吃的就好了……”林立的酒量本來就不怎麼好,如今又是空著肚子,幾口烈酒下去,頓時就覺得有些火辣辣的,可惜,在無盡風暴之戒找了半天,也沒找出什麼可以吃的東西,唯一能跟吃扯上一點關係的,也隻是某個角落躺著的大量烹飪調料。

    說起這些烹飪調料,倒是在無盡風暴之戒當中放了很長一段時間了,這還是當初林立在無盡世界的時候,無聊時鍛煉烹飪技能時所留下的,當初為了鍛煉烹飪技能,林立可是花了不少的心思,各種食材就不用說了,天上飛的地下跑的,除了真正的龍肉沒機會一飽口福之外,無盡世界中的動物幾乎被他吃了個遍。

    除此之外,還有大量的調料。

    這些烹飪調料可不是一般的油鹽醬醋那麼簡單,烹飪技能達到大師級別之後,所使用的每一種調料都隻能以奢侈來形容,其中很多調料甚至本身就是珍貴無比的魔法材料,就拿其中一味幽藍草來說吧,用於烹飪的話,不但可以去除肉類的血腥氣,還可以讓肉質變得細膩,讓一些原本粗糙的肉類變得可口起來。

    但是同時,幽藍草又是相當珍貴的魔法材料,魔法師們常常把幽藍草烘幹,研磨成細細的粉末,在施展魔法的時候,隻需要一小撮的幽藍草粉末,就可以讓魔法師們在不消耗魔力的情況下,施展出一個十五級的魔法。

    當初,林立一口氣買下大量幽藍草,在無盡世界的魔法師當中引起了巨大的轟動,幾乎所有的魔法師都在暗暗猜測,是不是某個財力變態的商會,想要徹底壟斷幽藍草的供應了?為了這事,一些魔法師還組織起來抗議了很長時間,可惜,喊了差不多一個月“打倒『奸』商,抵製壟斷”的口號後,他們才突然發現,這個賤人之所以一口氣買下那麼多的幽藍草,純粹是因為他的燒烤技術沒練到家而已……

    “對啊,沒吃的怕什麼,自己做不就行了?說起來,還真的很久沒有自己做東西吃了……”想到這,林立從無盡風暴之戒當中抓了一把幽藍草出來,然後又念了一句咒語,放出了一個生命偵測。

    以林立現在的實力,一個生命偵測放出來,方圓百米之內,一切活著的生物都將無所遁形,原本林立以為,這麼一片幽暗陰森的森林,再怎麼也應該有不少的魔獸才對,誰知道這一個生命偵測放出來,卻發現方圓百米之內,竟是連一個活著的生物都沒有,別說魔獸了,就連野兔野豬什麼的都找不到一隻……

    “沒這麼邪門吧?”林立吸了口氣,臉上的表情有些僵硬了。

    要知道,這可是魔獸橫行的黑石山脈,這麼大一片樹林,居然連一隻魔獸都找不到,這會不會太邪門了一點?

    林立死活不肯信這個邪,再次催動魔力,將生命偵測的範圍從一百米擴大到兩百米,但是,結果依然是一樣的,生命偵測的範圍之內,仍然沒有一絲魔獸的氣息。

    “我還就不信了……”林立咬了咬牙,幹脆一不做二不休,放出一個漂浮術飛到樹林上空,一路往森林的另一端飛去。

    而在高速飛行當中,生命偵測仍是一刻不停,一遍又一遍的掃描著下方樹林。

    林立花了差不多半個小時,幾乎是橫跨了整片樹林,才終於是在接近樹林邊緣的地方,發現了一絲屬於魔獸的生命氣息,那是一隻十級的血牙野豬,黑石山脈上最廢柴的魔獸之一,這雪牙野豬本身等級就不怎麼高,還沒有繼承任何天賦魔法,唯一值得稱道的,可能也隻是它那一身蠻力了。

    不過這一身蠻力遇到魔法師——特別是一個餓紅了眼的魔法師,下場可就有些悲慘了……

    也活該這血牙野豬倒黴,林立從天空中俯衝下來的時候,這血牙野豬剛剛從洞『穴』出來,才剛一抬頭,就看見一道黑影從天空種飛快落下,跟著,就隻覺得一股冰寒徹骨的寒意迎麵襲來……

    林立腳都還沒來得及沾地,一個死亡霜凍就已經放出去了,時之間,就隻見一片白蒙蒙的霧氣彌漫開來,那可憐的血牙野豬連哼都沒來得及哼上一聲,就已經被那無邊的凍氣凍成了一塊冰雕,跟著林立又是一緊手中的蒼穹法杖,那一片白蒙蒙的霧氣當中,頓時又是一片烈焰“轟”的一聲升騰而起……

    而幾乎是與此同時,『操』縱著漂浮術的林立已經“嗖”的一聲貼著地麵掠過,當他以驚人的速度從霧氣與烈焰當中衝出時,手上已經多了一頭被脫了『毛』的血牙野豬!

    這一冰一火兩個魔法,就算是安度因看了,隻怕都會『露』出欣慰的笑容,這家夥現在對魔法的掌握,確實已經到了一種近乎完美的境界了,一個死亡霜凍凍住血牙野豬,跟著一個無盡烈焰化去堅冰,這兩個十六級魔法的威力,竟是被他控製得分毫不差,無盡烈焰的溫度剛好可以化開死亡霜凍的堅冰,並脫去血牙野豬身上那長長的鬃『毛』,除此之外,竟是連燒傷都沒有留下一點,此時提在他手上的血牙野豬,除了心髒不再跳動血『液』不再流淌之外,竟是與活著的時候一般無二,一直到很久之後,那血牙野豬的身上都還帶著一縷餘溫。

    憑著大師級的烹飪技術,林立隻花了不到十分鍾,就把這隻血牙野豬給處理好了,幾根木頭一堆石塊,就構成了一個簡陋的燒烤架,肚子塞滿幽藍草的血牙野豬被一根削尖的木棒穿著,架在篝火上烤得“滋滋滋”的直往外冒油。

    幽藍草的芬芳滲入野豬肉,與濃濃的肉香混在一起,混合著一股讓人垂涎欲滴的香味,林立一邊輕輕的轉動著手中的木棒,讓篝火把野豬肉烤得更加均勻一些,一邊從口袋『摸』出一把銀質小刀,在後腿處割下一小片野豬肉。

    “不錯……”沒想到隔了這麼久,自己的手藝居然一點也沒擱下,這一道幽藍草野豬燒烤,居然不比以前做的差上多少,如果非要說有什麼缺點的話,恐怕也隻能是佐料太少,無法突出野豬肉的美味。

    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無盡風暴之戒一向隻放貴重物品,象油鹽醬醋這些普通佐料,自然是不可能放進去的,如今又是荒郊野外的,差點也就差點吧,等改天又機會再重新弄一頭野豬來烤好了,反正自己無盡風暴之戒幽藍草大把,烤上幾十頭野豬估計都夠了。

    可是,就在林立有些遺憾的時候,樹林中卻突然傳來一陣輕微的響動。

    這一聲響動落入耳中,林立臉上的表情頓時就僵住了,要知道,自己剛才放出的生命偵測,可是到現在沒有撤去的,方圓百米之內,任何風吹草動都不可能瞞過自己的耳目,這種情況之下,居然還有東西能悄無聲息的接近自己。

    這隻有兩種可能……

    要嘛這是一個善於潛蹤匿跡的高階盜賊,可以憑著嫻熟的技巧,生生避開生命偵測的監視,要嘛就是一個比自己強大很多的存在,強大到可以在不知不覺之間,屏蔽生命偵測的監視……

    最可怕的是,林立分明感覺到,一股龐大的壓力,正從樹林當中散發出來,那是一種凶威滔天的氣息,偏又顯得無比威嚴,讓人一見之下,就忍不住心生怯意想要向對付臣服,林立知道,這種凶悍的氣息隻屬於魔獸,隻不過樹林傳來的,又和林立所見過的任何魔獸都不相同,凶悍之外,還有著無盡的威嚴,就算是深紅巨蟒和沙羅曼蛇的氣息,都沒有給林立帶來如此龐大的壓力,如果非要找出一個與之相當的存在來的話,恐怕也隻能是無盡世界當中那條冤死的毀滅之龍阿紮達斯了……

    這無數念頭在腦海當中閃過,說起來可能有些複雜,但在當時也隻不過是一瞬間而已,幾乎是那聲音響起的同時,林立就已經下意識的抓起了蒼穹法杖,跟著就隻見法杖頂端的龍眼寶石光芒一閃,一顆巨大的火球拖著長長的尾焰,在空氣當中發出“轟”的一聲呼嘯……

    這是林立一早就保存在龍眼寶石當中的炎爆術,專門用來應付眼前這種突發狀況,魔法師畢竟沒有戰士那種強橫的身體力量,在應付這種突發狀況的時候,必須要依靠魔法裝備當中保存的瞬發高級魔法。

    就聽見“轟隆”一聲巨響,炎爆術猛的一下在樹林當中炸開,時之間,那一片樹林就變成了火海,一片耀眼的火光衝天而起,將漆黑的夜空映得紅彤彤的一片。

    一個炎爆術轟出之後,林立更是半點也不敢停留,跟著就是一個漂浮術放出,整個人“嗖”的一下升到半空,同時一顆巫師之眼丟了出去,在漫天火光的掩護下,悄無聲息的就飄入了樹林當中。

    通過這一顆巫師之眼,林立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樹林一片烈焰熊熊火光衝天的景象,而在這一片大火當中,一個身穿黑『色』長袍的身影,卻仿佛閑庭信步一般的走了過來……

    “不是魔獸?”林立一雙眼睛頓時看得直了,他怎麼也沒有想到,散發出這種凶悍氣息的,竟然是一個身穿黑『色』長袍的人類,而不是自己想象當中的魔獸……

    這一下可就有些糟糕了……

    林立『摸』了『摸』鼻子,神『色』間有些尷尬。

    原本以為,這是一頭強大無比的魔獸,對付魔獸當然沒什麼道理可講,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管他是什麼妖魔鬼怪,用炎爆術先轟了再說,可是林立萬萬沒有想到,從樹林走出來的竟然是一個人類,這一下可就有些複雜了,人家說不定隻是路過,並沒有什麼惡意,可自己卻一個炎爆術轟出去,隻怕沒惡意也變成有惡意了……

    然後,林立就看見那個身影伸出手來,在虛空當中輕輕一招,巫師之眼就如同一片柳絮一般,輕飄飄的落到了對方手掌當中。

    跟著,林立就什麼也看不見了……

    巫師之眼消失的同時,林立一顆心也不由沉了下去。

    如果說,林立剛才還對對方的實力有幾分懷疑的話,那麼現在,林立是清清楚楚的知道,對方的實力,絕對是遠在自己之上,巫師之眼雖然名字帶了個眼字,但卻並非真正的眼睛,而是由魔法師的一絲精神力與魔力結合之後,變幻出來的一種感官延伸,通過這一絲精神力,魔法師可以清晰無誤的把握住周遭的一切,想要消滅這一顆巫師之眼,就必須要有捕捉這一絲精神力的能力。

    精神力本身就是虛無縹緲無影無形的存在,特別是象林立這種天賦異稟的人物,精神力更是已經鍛煉到了隨心所欲的地步,隻要他願意,就算是有人布下天羅地網,都無法阻止他那一絲精神力逃遁。

    可是剛才,那個身穿黑『色』長袍的身影,卻隻是用手在虛空當中輕輕一招,那一絲精神力就好象旋渦中心的一片落葉一樣,毫無抵抗能力的就落入了對方的掌握之中……

    這是何等強大的力量。

    林立來到安瑞爾世界之後,也算是見過無數強者了,甚至就連傳說當中的傳奇人物,也親眼見過不少,可是林立自信,就算是這些傳奇人物,也不可能象這個身穿黑『色』長袍的身影一樣,隻是舉手投足之間,就捕捉住自己釋放出去的一絲精神力。

    也許,阿波菲斯可以……

    不過,這世界上又有幾個阿波菲斯?

    就在林立目瞪口呆的時候,那個身影已經慢慢的從樹林當中走了出來,黑『色』的長袍,熊熊的烈焰,那種仿佛閑庭信步一般的輕鬆,簡直讓林立頭皮發麻,這人從烈焰當中走來,渾身上下,竟是沒有一絲一毫燒傷的痕跡。

    “小魔法師,是你在攻擊我?”從樹林中走出來的,是一名看起來四十多歲的中年人,健壯的身材,黝黑的皮膚,一張方方正正的國字臉顯得甚為威嚴,當他開口說話的時候,聲音雖然並不如何響亮,但是聽在林立耳中,卻是每一個字都如同一個炸雷一般帶著莫大的威力,要不是林立精神力無比強大,隻怕就是這一句話,就足以讓林立從天空當中跌落下來。

    中年人從樹林中走出的那一刻,林立就知道自己的感覺沒錯,這個中年人身上散發出來的,正是一種凶悍無比,仿佛洪荒魔獸一般的狂暴氣息,隻不過比起隻知殺戮毀滅的魔獸來,這個中年人的氣息當中,還多出了幾分深沉的威嚴,光是站在那,就讓林立感覺到了一股猶如實質一般的壓力。

    “這個……”林立艱難的吞了口口水,拚命抵抗著源源不斷襲來的壓力,原本異常敏銳的思維,在這個時候竟仿佛是被凍結了一樣,林立很想要找個借口出來解釋一下,可是想來想去,都隻覺得腦子空『蕩』『蕩』的,什麼也想不起來。

    “小魔法師,你知不知道,攻擊我會有什麼後果?”中年人的聲音依舊平靜,那張方方正正的國字臉上,也沒有顯『露』出絲毫怒氣,如果換個不清楚狀況的人來,隻怕還會以為這兩人是在閑談天氣。

    但是身處威壓之下的林立,卻是清清楚楚的知道,這個中年人給他帶來的壓力究竟是多麼恐怖,那是一種仿佛泰山壓頂一般的感覺,就算是以自己十八級大魔導士的實力,都不得不拚命催動著精神力,才能勉強壓抑住心靈深處的恐懼,林立知道,自己隻要稍一鬆懈,就必定會在這種龐大的壓力下崩潰。

    中年人靜靜的望著林立,臉上甚至還帶著幾分笑意,不過那龐大無比的壓力,依舊是源源不斷的從他身上散發出來,而且正變得越來越強,就連那熊熊燃燒的篝火,也仿佛被風吹過一般,朵朵火苗跳動,在寂靜無聲的樹林當中,發出一聲聲“啪啪”的聲響。

    一時之間,樹林靜得有些嚇人,除了不時跳動的火苗之外,就隻有林立的汗水滴在落葉上,發出“達達”的生響,為了抵抗那種可怕的壓力,林立的精神力已經被催動到了極限,一張臉龐早已變得煞白,豆大的冷汗不停的往下滴落,林立知道,再這麼下去,自己隻怕是撐不了多久了,現在的自己,就好象是一根繃緊的弓弦,要嘛就是越拉越緊,最後落得個弓毀弦斷的下場,要嘛就是趁著精神力和魔力都已經催動到顛峰狀態的時候,將那一箭狠狠的『射』出去……

    林立狠狠的咬了咬牙,將本來就已經催動到了極限的精神力,徹底推向了超負荷運轉的狀態,時之間,一股強橫無比的魔法波動,就在這樹林當中彌漫開來,這一股魔法波動,就如同海『潮』一般,一浪高過一浪,不斷的衝擊著周遭的一切,在那一瞬間,就連那個神秘無比的中年人,臉上的表情都是不由一僵。

    精神力徹底達到極限之後,林立可以很清晰的感覺到,從自己身上散發出來的魔法波動,竟是隱隱形成了無數的旋渦,看似平淡無奇,但隻要自己一個念頭,這些旋渦就會爆發出巨大的力量。

    這個時候,若是安度因奧德文這樣的資深魔法師看了,隻怕當場就要將下巴嚇得落在地上,魔法波動自成旋渦,這是傳奇境界才有的征兆,一個十八級的大魔導士,竟是硬生生的靠著精神力提升,就將自己的魔法波動推向了傳奇境界,這麼可怕的事,到底要什麼樣的變態才幹得出來?

    可惜,現在的林立根本沒時間去推敲這些,趁著精神力徹底釋放出來,中年人臉『色』一僵,那股威壓終於出現一絲漏洞的機會,林立立刻就撤去了漂浮術,整個人從天空中緩緩的落了下來。

    林立第一次覺得,腳踏實地的感覺,竟是如此的美妙……

    “首先,我為我的鹵莽道歉……”在林立雙腳踏上大地的瞬間,那股無所不在的壓力,也仿佛在突然之間失去了蹤影,林立知道,對方的第一次試探已經結束了,至少在短時間之內,應該是不會再為難自己。

    既然知道對方不會為難自己,林立也就樂得大方一回,從天空中落下之後,大大方方的就坐在了篝火旁邊,一邊轉動著燒烤架上的幽藍草烤野豬,一邊滿臉笑容的說道:“不過我有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

    “如果換了是您,大半夜的在荒郊野外,突然聽見背後有聲音,您會怎麼做?”

    “我會讓那個發出聲音的家夥,一輩子也別想再發出任何聲音。”

    “……”林立幹巴巴的笑了兩聲,心頭卻是對這話暗暗讚同,大概也隻有這樣的人物,才能夠說出這麼囂張的話來,而且還囂張得一點不讓人反感,就好象這種囂張對他來說,本身就是理所當然的一樣。

    “小魔法師,你很有意思。”中年人盯著林立看了半天之後,方方正正的國字臉上,突然『露』出了幾分笑容:“來認識一下,我叫圖坦卡蒙。”

    “我叫費雷。”林立笑著伸出手來,與圖坦卡蒙握了一下,心頭卻是長長的籲出口氣,因為他知道,中年人這一次『露』出的笑容,與先前是截然不同的,先前的笑容中帶著幾分試探幾分戲弄,但是這一次的笑容,卻是真真正正的代表了友善,看來,自己先前強行催動精神力後顯『露』出來的實力,已經獲得了對方的認同。

    “不請我嚐嚐這個?”簡短的自我介紹之後,圖坦卡蒙又指了指燒烤架上的幽藍草烤野豬,那方方正正的國字臉上,居然破天荒的『露』出了一絲尷尬:“不瞞你說,我就是被這香味引來的……”

    “……”一時之間林立真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在與圖坦卡蒙對峙的那一瞬間,林立無數次的猜測過他的來意,甚至想過,這會不會是艾門達斯請來的幫手,可是林立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圖坦卡蒙之所以會出現在這,竟是因為自己心血來『潮』之下,弄出來的幽藍草烤野豬……

    早知道這樣,自己就是餓死,也不會去烤什麼野豬啊……

    不過現在後悔也於事無補,反正這頭野豬這麼大,自己一個人也吃不了那麼多,倒不如請圖坦卡蒙吃一頓,就當是送個順水人情好了。

    “,怎麼會……”林立笑了笑,從口袋『摸』出一把銀質小刀,切下一條烤得外焦嫩的後腿,用銀質小刀在上麵打了幾個十字刀花,然後又出一瓶隨身攜帶的食鹽,輕輕的在上麵撒下一層,隨著一顆顆食鹽浸入肉中,一股濃鬱的肉香頓時在樹林間彌漫開來。

    “請。”

    “那我可就不客氣了……”圖坦卡蒙接過整條後腿,也不跟林立客氣,大口大口的就吃了起來,一邊吃還一邊不住讚歎:“小魔法師,真沒想到,你的手藝居然這麼好,做出來的食物這麼好吃,我從洪荒年代之後,還從來沒吃過這麼好吃的食物……”

    “……”林立笑了笑,並沒有說什麼謙虛的話,身為一個真正的烹飪大師,如果做出來的食物連“好吃”二字都當不起了,那烹飪大師這個頭銜又還有什麼意義?

    等等……

    剛剛笑到一半,林立臉上的笑容卻突然僵住了。

    這個圖坦卡蒙,他剛剛好象說……洪荒年代?

    我的老天……

    林立望向圖坦卡蒙的目光,頓時就有些發直了,洪荒年代是什麼年代?那是巨龍與泰坦爭奪大陸霸權的年代,在那個年代,就連那些驕傲無比,自詡為活著的神祗的高等精靈,都還剛剛才在永之樹下誕生,那個時候的他們,還遠遠算不上一個真正的種族,說得難聽一點,隻不過是遠古洪荒那些強大存在的食物而已……

    一時之間,林立隻覺得頭皮發麻。

    林立原本以為,自己見過的世麵已經夠多的了,有一個來自黑暗年代的吸血鬼隨從,還有一個數百年前就已經病死的巫妖隨從,而自己,更是從另外一個世界穿越而來的。

    但是林立絕沒有想到,自己有一天竟會在一堆篝火旁邊,跟一個來自遠古洪荒的強大存在,一起吃著烤肉喝著烈酒,順便抱怨兩句今天黑石山脈的天氣真是很他娘的糟糕……

    “你怎麼了,小魔法師。”圖坦卡蒙三下五除二幹掉一條野豬後腿,一邊意猶未盡的擦著嘴巴,一邊有些好奇的問了一句。

    “沒……沒什麼。”林立笑了笑,可是笑完之後卻發現,自己的聲音竟是異常生澀,就好象有什麼東西卡在喉嚨一樣。

    “真是有很多年沒吃過這麼美味的食物了……”見林立不願意說,圖坦卡蒙也不勉強,隻是『舔』了『舔』嘴唇,『露』出一副意猶未盡的表情。

    “,如果喜歡的話,就多吃一點,這還有很多……”林立的胃口本來就不怎麼大,一小塊肉下去就已經吃了個七八分飽了,再加上突然聽見圖坦卡蒙說他來自遠古洪荒,林立就更沒什麼吃東西的心思了,隻是一邊暗暗猜測著圖坦卡蒙的身份,一邊有一句沒一句的跟他閑聊著。

    兩人圍坐在篝火旁邊,聊了差不多一個小時,一整頭幽藍草烤野豬,除了林立在後腿上割了一塊之外,其他的全都填進了圖坦卡蒙的肚子,不過讓林立感到吃驚的,卻並不是圖坦卡蒙的食量,而是他那種近乎無所不知的知識。

    圖坦卡蒙的知識實在是太淵博了,以至於林立跟他聊天的時候,甚至暗暗懷疑,這世界上到底還有沒有什麼事,是這個神秘中年所不知道的,從遠古洪荒到黑暗年代,再從黑暗年代一直到如今,整個安瑞爾世界的曆史,圖坦卡蒙竟是如數家珍,一邊吃著烤肉,一邊向林立娓娓道來,其中很多細節,甚至就連最權威的文獻上都沒有過記載,可是從圖坦卡蒙口中說來,竟好象是親眼所見一樣。

    唯一讓林立有些疑『惑』的是,這個圖坦卡蒙的記『性』有些詭異,越久遠的事情他記得越清楚,越近的反倒是有些記不得了,特別是黑暗年代之後的事,圖坦卡蒙知道的竟然還不如林立這個外來者多……

    不過就算是這樣,圖坦卡蒙的見識,也隻能以恐怖來形容了,而且,他的知識可不僅僅限於曆史方麵,對於魔法與武技,同樣有著令人震驚的造詣,特別是在魔法方麵,老實說,林立自問也算是對魔法比較精通了,畢竟這一年多來,自己所接觸的魔法師,每一個都是這安瑞爾世界了不得的大人物,耳聞目染之下,就算是塊木頭也該開竅了。

    可是在圖坦卡蒙麵前,林立第一次感覺到,自己竟是如此的無知。

    許多施法方式,自己甚至連聽都沒聽過。

    一開始的時候,林立還以為是圖坦卡蒙杜撰的,可是仔細推敲其中原理,卻又好象是真的行得通的樣子,雖然實際『操』作起來難度很高,但卻並不是不可能的事,特別是圖坦卡蒙提到,高等精靈皇族當中流傳的幾種施法技巧,更是讓林立耳朵都豎了起來。

    兩人一頓烤肉吃下來,獲益最大的居然成了林立……

    “對了,小魔法師,我發現你的精神力,好象很奇怪的樣子,我記得我在黑暗年代的時候,也曾經見過一個象你一樣的魔法師,同樣是擁有很強的精神力,不過他比你要厲害一些,他對精神力的『操』縱,已經到了一種很厲害的境界,而且還『摸』索出了一套鍛煉精神力的方法……”

    “還有這種事?”林立嚇了一跳,精神力的成長,一直是每一個魔法師都夢寐以求的東西,因為精神力的強大與否,將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一個魔法師最終將會擁有什麼樣的成就,如果真的有一種方法可以讓精神力穩步增長的話,那這世界上的魔法學徒,至少有一半以上能夠成為大魔導士。

    不過可惜,事實早就已經證明,這種方法隻是美好的幻想罷了,精神力代表了一個魔法師的天賦,從一生下來就已經是注定了的,除了極少數的特殊情況,比如等級突破,比如精神力變異之外,幾乎不可能有一絲一毫的變化。

    可是現在,圖坦卡蒙居然說,那個魔法師留下了一套鍛煉精神力的方法……

    “說來也是湊巧,記載這種方法的筆記,就正好在我手上,可惜今天沒帶出來,如果你什麼時候有空的話,可以到我家來一趟,我把那本筆記送給你,就當是謝謝你今天請我吃的這頓烤肉。”圖坦卡蒙站起身來,打了一個響亮的飽嗝。

    林立還是有些不敢相信:“這世界上真有這種方法?”

    “是的。”圖坦卡蒙很肯定的點了點頭,在那偏著頭想了想之後,又突然說了一句:“對了,那個魔法師好象叫格雷斯科,在你們人類當中好象很出名的,你應該聽過這個名字吧?”

    “……”林立當時就覺得腦子“嗡”的一聲……

    法師之神格雷斯科留下的精神力鍛煉方法!

    “好了,我要走了,小魔法師,很高興認識你,歡迎你有空的時候,到我家來做客,我家就住在黑石山脈的山頂,不過山上的路可能有點難走,以你現在的實力,想要上去可能有點困難,要不這樣吧,你在黑石山脈上到處找一找,看能不能找到一種叫深紅巨蟒的魔獸,然後想辦法進入它們的巢『穴』,在它們的巢『穴』盡頭,有一條通向山頂的密道,你可以沿著那條密道來到我家。”

    

Snap Time:2018-02-22 19:09:15  ExecTime:0.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