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資源大亨》全文閱讀

作者:月下的孤狼  重生之資源大亨最新章節  重生之資源大亨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資源大亨最新章節第六百零三章必須要談談了(16-05-18)      第六百零二章友好的氣氛下(16-05-17)      第六百零一章重要人物(16-05-16)     

第九百二十六章戰略合作者的人穴)


    進入四月之後,肆虐世界的saRs病毒,終於顯出了一絲“疲態”,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公報,在三月的最後一個星期,全球的saRs患者隻出現了八十七例,而且不但沒有新的國家或地區出現,而且一部分曾經有saRs患者的國家或地區,成功地實現十天無新病例,而暫時擺脫了saRs的陰影。

    而做為重災區的華夏、日本、香港、寶島、新加坡等地,新的saRs患者人數也有了十分明顯地下降,這令人們為之不禁鬆了一口氣。

    但是要說因此可以大鬆心了,那還為時為早!在眼前就有一個最大的威脅——五一黃金周!

    華夏自上世紀九十年代後期,國務院改革出台新的法定休假製度,規定每年的春節、五一和十一節假日加上倒休,全國放假七天,這三個七天長假因為在國內掀起了旅遊消費熱潮而被人們習慣性地稱為黃金周。

    在實行這一製度的頭幾年,幾乎呈井噴式的假日旅遊消費令全國各地的旅遊景點們,都樂得簡直要樂不上嘴,當然了,這其中也帶來了很多的問題,比如說客流過於集中,超過了景點的可容納範圍等等。而現在,政府最頭痛的是,五一黃金周那數以千萬計、甚至於可能近億人次的旅遊客流,會不會給防治saRs疫情帶來新的麻煩。

    專家學者們已經公認,之所以原本隻是在粵省一地爆發的saRs疫情,之所以會在全國範圍內,各個省市普遍出現,春節返鄉潮和旅遊潮“功不可沒”。如今又到了五一,要是因此而使得原本已經得到控製的saRs疫情,再一度失控,這個責任誰來承擔?而且,要取消今年的五一黃金周,這並不難,但是因此給相關產業所造成的巨大損失,將數以百億甚至於千億元計!這對於各地原本就因疫情而下滑的多個行業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

    就業!就業問題一直就是華夏政府懸掛在頭頂上的達摩斯之劍,為了保證就業,就必須要保證每年的gDP增長速度!

    所以,政府就陷入了兩難的境地,不取消黃金周,疫情可能進一步擴大,公共衛生上的投入將進一步擴大。而要取消黃金周,則意味著原本就已經下滑的經濟發展速度將會進一步地下滑,更多的企業公司陷入困境。

    但是正如華夏古人所說的那樣“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saRs疫情的大爆發,促進了國內的互聯網產業的速發展,就在四月一日這一天,在華夏互聯網產業中占據了極其重要地位的阿巴巴集團創立了後來在世界範圍的電子商務交易平台之一的淘寶網!

    雖然說此時的淘寶網連上報紙的資格都沒有,但是方明遠還是在第一時間就得到了消息,通過各種渠道,早在二千年的時候,就已經入股阿巴巴集團的他,如今明、暗的持股已經達到百分之四十七,是不折不扣地大股東,但是方明遠決定對阿巴巴集團運營,除非自己下令,其他人一概不得過問,任由阿巴巴集團的創始團隊去運做。當然了,要是有繼續擴大股權的機會,那是不用說了。

    而此時廄的交通銀行總部,關於到底引入哪一家銀行做為交通銀行的戰略合作者的爭論,也已經到了關鍵時刻。

    匯豐銀行、美國銀行、海灣第二銀行,交通銀行的戰略合作者,就將從這三家銀行中產生,而為了這一天,交通銀行也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為了解決交通銀行存在的曆史壞賬和資本充足率過低的問題,財政部、社保基金、匯金公司等交通銀行的老股東向交通銀行注資二百個億,同時交通銀行還將價值四百億元的可疑類貸款以賬麵價值百分五十的價格轉售給了資產管理公司,換回了二百億元,交通銀行還要發行價值一百二十億元的債券,從而保證財務重組之後,資本充足率超過百分之八,不良貸款降至百分之四以下。

    “宇誠,我承認,海灣第二銀行確實是一家很優秀的銀行,在這樣短的時間,它能夠成為一家在國際上也小有聲譽的國際性銀行,這已經證明了它的能力。但是與匯豐銀行相比起來,我認為選擇海灣第二銀行並不是最適合我們這一次改革的目標!”副行長索章宏揮舞著手臂道:“我們為什麼要引入戰略投資者,是因為我們這些國有銀行,普遍地麵臨著不良資產高企、法人治理結構不完善、內部管理僵化、盈利不高的諸多問題。我們要借著引入戰略投資者這個機會,實現投資主體多元化,改變目前銀行單一的股權結構,國際先進管理經驗、技術和方法,促進管理模式和經營理念與國際先進銀行接軌,完善公司管理結構,為我們國有銀行改革進行試水。所以,我們要選就要選最好的!”

    在座的不少人都微微地點了點頭,索章宏說得不錯,國家為什麼向交通銀行注資二百個億,資產管理公司又為什麼願意以賬麵價值百分之五十的價格收購交通銀行的不良資產,還不是為了給交通銀行引入戰略合作者創造條件。這麼大的投入,當然是為了改革成功,為了給其他國有大行之後的改革試水!說是試水,但是對於交通銀行的這些人來說,卻是隻能勝不能敗!

    第一個吃螃蟹的人固然可能是一鋤頭挖到一座金山,但是更多人卻是很可能一頭栽下無底的深淵——機會與危險總是並存的!交通銀行引入戰略合作者,如果說成功了,對於在座的這些人來說,當然是可以在自己的履曆上填上濃墨重彩的一筆,但是要是失敗了,可能很多人就要徹底告別一線的領導崗位,退休二線、甚至於直接退休了。

    而且這一次引入國外的戰略投資者,對於華夏銀行業來說,也有著很大的意義。一直以來,國外的戰略投資者對於華夏銀行業都有著巨大的投資衝動,但是一到具體的操作,就停滯不前了。這是因為投資華夏的商業銀行,特別是國有獨資商業銀行存在著極大的商業風險,比如說參股國內國有商業銀行入股方式的規定相對單一,隻能是以現金的方式進來,不允許運用其他有效的金融工具進行交易,而且投資額度要求很大等等等等,這些都對那些潛在的戰略投資者進入造成很大的困擾。

    而如今的華夏銀行業,卻不得不這樣做,而且這幾家由財政部控股的國有獨資大型商業銀行,一個個都帶著濃厚的行政色彩,這使得公司在管理機製上存在嚴重的缺陷,經營管理的效率低下,如何依照國際先進銀行的模式來規範這些銀行的各級製度,從而獲取更好的經濟收益,是政府目前最關注的問題。

    而且,如果說讓匯豐銀行成為交通銀行的戰略合作者,那麼將可以在風險管理、人力資源管理、國際業務、公司業務等諸多方麵,與匯豐銀行達成更為廣泛而緊密的戰略合作關係。這對於交通銀行日後在香港和海外上市,以及開拓國際業務有著重要的意義。

    “索副行長,你這話我不認同!”坐在古宇誠身旁的禿頂中年人看了一眼古宇誠道,“我們要選就選最好的?錯!應當說,我們要選就選最合適的!再好的皮鞋,哪怕他是維多利亞女王留下來的,價值億萬,但是你能要求一個長著大兩碼的女人硬生生穿上它嗎?就算硬生生地穿上它,對於這個女人就是好的嗎?選擇合作夥伴,同樣也是這個道理,要說最好的,匯豐銀行也不是世界第一大銀行,依索副行長的說法,我們也別在這費功夫了,隻要拿來去年世界銀行五百強的名單,直接選第一家銀行就好了!”

    索章宏不屑地道:“梁董事,你這是在強詞奪理了,我們並沒有在談所有的銀行,而是說這三家銀行,我認為匯豐銀行最好的。我倒是想選世界第一的銀行呢,也得人家能看得上咱們出認的這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才行!”

    “索副行長,我有一個問題!”坐在梁董事身旁的又有一個中年男子道,“依你所說,匯豐銀行是最好的,那麼就是說,你認為海灣第二銀行在某些方麵上,不如匯豐銀行了?我是不是可以這樣理解。”

    索章宏沉吟了片刻道:“胡董事,不錯,我確實是認為,對於我們交通銀行來說,通過引入戰略合作者,促進管理模式和經營理念與國際先進銀行接軌,完善公司管理結構這方麵,海灣第二銀行不如匯豐銀行。”

    “那麼索副行長打算如何解決我們拒絕了海灣第二銀行後,所可能引發的一係列後果?”胡董事淡淡地道。

    

Snap Time:2018-06-23 08:53:01  ExecTime:0.5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