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資源大亨》全文閱讀

作者:月下的孤狼  重生之資源大亨最新章節  重生之資源大亨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資源大亨最新章節第六百零三章必須要談談了(16-05-18)      第六百零二章友好的氣氛下(16-05-17)      第六百零一章重要人物(16-05-16)     

第四百五十六章第一把火


    ps:  ps:感謝書友q fdsaa(兩張)、柳下匯、秦無悔的月票。感謝書友ngstone的打賞。感謝書友小白傳說.、baobao1125、19811118、越溪懶人送的廣式月餅。求月票和推薦票!

    “方少!方少!”何義華抓著方明遠的手,連聲道,“您息怒,息怒!”他絲毫不懷疑方明遠有這個能力,將這件事情捅到華夏台去!這件事要是在《小崔說事》向全國的法律方麵專家學者們征求意見的話,晉寧市的警察係統也就臭名昭著了。屆時,首當其衝的就是他這個警察局局長,下來就是晉寧市的這些領導,而對於時文生來說,卻沒有什麼關係。剛剛到任兩個星期的他,怎麼算也不可能讓他為此而負責的。

    “這件事情,是我們做得不對!您要打要罰,我們都認了!”何義華心一橫道。

    方明遠甩開了何義華的手道:“何局長,你的這句話我可是當不起,您是高高在上的警察局局長,我隻是一個剛走出大學校門的學生,哪有什麼資格對你們要打要罰的,那豈不是越權了嗎?”

    何義華心中簡直鬱悶到了極點,這位小爺到底想要什麼啊?自己總不成給他跪下賠禮道歉吧?當然了,要是跪下賠禮道歉就能夠將今天的事情一筆勾銷,那他絕不猶豫,還能在係統博取一個好名聲,為了維護屬下不顧忌自己的臉麵。可是他就怕自己跪下了,也依然與事無補,那他可就是自取其辱了。這西餐廳雖然已經沒有了什麼客人,但是也還有不少人在呢,一個個都看著自己呢。

    就在他急得都要抓耳撓腮的時候,突然西餐廳的大門又被人推了開來,一群人走了進來。

    “哇……”順著聲音側目看過去的人,不由得大多都倒吸了一口涼氣。走在最前麵的正是時文生和羅閏年。在他們的身後則是晉寧市的紀委書記程洪亮、政法委書記李季平和市委秘書長胡昕海等人。

    雷虎東和賀東凡連忙從座位上跳了起來,不由得帶著幾分憐憫看了一眼何義華,今天這件事可算是徹底地鬧大了,居然把時文生他們都招了過來!這已經不是一件簡簡單單的小糾紛了。

    方明遠也怔了一下,他也沒有想到姑夫他們居然也過來了,人群他沒有看到柴嫣和國清山。

    一番寒暄客套之後,時文生等人坐了下來,羅閏年臉色鐵青地看著何義華道:“何局長。你比我們提前到了一段時間,想必事情的來龍去脈已經搞清楚了吧?能不能和我們說說,這件事情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也難怪他心情不好,身為晉寧市市政府的一把手。在短短的幾天,警察係統是接二連三地掉鏈子,算是把臉麵丟了個一幹二淨!尤其此時,還有柴嫣和國清山這兩位上級領導在晉寧。

    這件事,一旦上麵要追究責任的話,身為警察局局長的何義華固然是責無旁貸,他這個政府一把手,也難辭其咎!晉寧市,治安居然已經壞到了這個地步。就連領導幹部的子弟,也會被當街強行“執法”!

    何義華隻好一五一十地將事情的整個經過都說了一遍,連半點隱瞞都不敢有。聽得在座的眾人,一個個都不禁麵上變色,尤其是紀委書記程洪亮、政法委書記李季平和市委秘書長胡昕海三人,他們原本還以為是方明遠與交警發生了一點衝突,心對時文生和羅閏年把他們也一並帶了過來還頗有微辭。認為方明遠是小題大做,但是到了現在,他們卻半點也不這麼想了。

    “實在是太不像話了,這還是人民警察嗎?這簡直就是蛀蟲,穿上警服的黑社會!”政法委書記李季平第一個表態道,“對於這些涉事人員,一定要嚴肅處理,絕不手軟!”市委這。警察這一塊歸他負責,交警執法大隊的所做所為,也是在給他抹黑。

    “李書記說得不錯,這樣的行為,無疑是在敗壞政府的形象,破壞警民和睦關係。製造社會矛盾。而且,我認為,應當對整件事情進行嚴查,看看麵有沒有打擊報複、甚至於截留、私分或者變相私分沒收罰款的行為在內。如果說有的話,我認為,還要追究他們以權謀私的責任!”紀委書記程洪亮也讚同道。

    羅閏年和胡昕海都將目光投向了時文生,做為在場的最高領導,又涉及到了他的家人,他的處理意見無疑是最重要的。當然了,他們也需要時文生的意見,以確保方明遠不將事態進一步地擴大化。真要上了華夏台的《小崔說事》,他們這些人都將麵上無光。

    時文生沉吟了片刻,又掃了一眼方明遠,這才道:“這件事情雖然算不上什麼大事,但是性質卻很惡劣。不過,明遠,我看這件事就在晉寧市內部解決吧,不要再擴大化了。交警部門,看來不好好地整頓一番是不行了。程書記、李書記,何局長,這件事就由你們負責好了。交警部門中,凡是涉及到了‘釣魚’執法的人員,不管是正式的警察,還是協警,都先停職調查!還有外麵的那些人,也一並都先控製起來,逐一進行調查!對於有違法違規行為的人員,要追究他們的責任,情節嚴重的,要追究他們的刑事責任!”

    在場的諸人不禁都吸了一口涼氣,時文生的手段可是夠狠的,居然要追究他們的刑事責任了!

    “也許,諸位可能會覺得我處理地有些過份。但是我隻想說,身為國家執法人員,你們的薪水福利工作,全部都是來自政府的稅收,說白了就是市民們拿出自己收入的一部分來供養。拿著市民們的錢,不維護市民們的合法權益就已經是很過份的行為了,還要與社會上的混混們勾結,設下圈套來敲詐勒索市民們,這種行為,已經是蛇鼠一窩!對於這種已經完全忘記了自己職責的人,政府養著他們還做什麼?現在我們是幹部官員,他們管不到我們,即便發生像今天這樣的事情,事後也會得到賠禮道歉,但是大家想過沒有,我們的下一代,再下一代,還能保證一定是幹部嗎?也許有一天當他們站到了受害人的立場上時,會罵我們這些先人養虎為患的!”時文生斬釘截鐵地道,“所以,一定要狠狠地打擊這種行為,該追究行政責任的,追究行政責任,該追究刑事責任的,追究刑事責任!有一個處理一個,有一群處理一群,哪怕是將交警執法大隊全部清空,也在所不惜!華夏缺啥也不缺少願意做事的人!”

    “是,我一定嚴格依照書記的指示,嚴查狠打,有一個處理一個,絕不手軟!”何義華立即應聲道。此時的他已經顧忌不了那麼多了,時文生此時還能夠讓他負責調查處理此事,至少說明時文生還願意再給他一個機會,他要是再拖泥帶水的,那可就是自尋不痛了。

    時文生的態度如此地堅決,程洪亮和李季平自然也不好再說什麼。

    “而且,對於以往的,因為‘釣魚’執法而受到處罰的市民,要公開在報紙和電台、電視台上給予賠禮道歉,他們的損失,必須要給予補償!”時文生接著道,“所需要的資金,先由市財政給予補貼。對於那些有截留、私分或者變相私分沒收罰款的涉事人員,不但要追究他們的責任,這些罰款必須都要追繳回來!”

    何義華的心頭一震,時文生這個決定可是非比尋常,交通執法大隊這幾年打擊非法營運黑車,光報上來的罰款就高達七百餘萬元,就算其中一半都是真實無誤的,那市政府也要賠償三百餘萬元,這對於捉襟見肘的市財政來說可不是一個小數目了!

    羅閏年張口欲言,但還是什麼都沒有說出口。新書記上任的三把火,還沒有燒,這大概可以算做第一把,自己就不要去觸黴頭了。

    “何局長,你能不能保證從今以後,在晉寧市的轄區內,警察部門不再出現任何‘釣魚’執法的行為!”時文生直視著何義華的雙眼,嚴肅地問道。

    “書記,我保證!如果說再發生類似的事件,請您嚴懲我!”何義華此時已經沒有了任何選擇的餘地。

    “明遠,你看這樣可好?”時文生這才扭頭對方明遠道。

    方明遠笑笑道:“我隻希望何局長能夠說到做到,還晉寧市一個和諧的社會,讓人們生活在這,不會為這種禍從天降的危險而感到恐懼。同時,是不是可以考慮開通幾個監督電話,供廣大市民舉報。同時,市的媒體也要跟進,對‘釣魚’執法的危害性,以及市委市政府的領導們打擊這種違法行為的決心廣而告知,我想,一定會得到晉寧市市民們的歡迎的。”

    在座的這些位晉寧市的幹部們這才在心才出了一口氣,這件事,總算是在晉寧市內部消化了,不用鬧得省沸沸揚揚了。至於站在那,已經麵如土色的齊家屏、景明真和馬平湖他們的命運,已經無人關心了。

    ·

    

Snap Time:2018-06-22 23:06:28  ExecTime:0.4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