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資源大亨》全文閱讀

作者:月下的孤狼  重生之資源大亨最新章節  重生之資源大亨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資源大亨最新章節第六百零三章必須要談談了(16-05-18)      第六百零二章友好的氣氛下(16-05-17)      第六百零一章重要人物(16-05-16)     

第四百一十二章武亭河怎麼了


    PS:PS:感謝書友lyy007(兩張)、清清小狼、風塵浪子小凸凸(兩張)、緋兒的月票。感謝書友的打賞。求月票和推薦票!

    足足兩個半小時的碰頭會最終也沒有商量出一個切實可行,能夠拿到辦公會上進行表決的方案。眼看著天色轉黑,明士軒也隻能無奈地宣布散會。

    雖然說對於這個結果,明士軒早有心理準備,但是看著武燚帶著眾人離開,他的心仍然是怒火中燒。隻是空降下來的自己,現在仍然不具備與潼川本地官員完全相抗衡的能力。他也隻能是期待著下一次的機會。

    “景陽、仕民,你們回去之後,立即和與此事有關的幾個部門聯合起來盡快地拿出來一份像樣的可行性報告,書記這,還有潼宜那邊,怎麼也得麵子上有個交待。”武燚一邊走一邊道,“我們至少要表現出來,我們是在積極主動地要解決這一問題,不能給對方留下話柄!”他在“麵子上”加重了語氣。

    魯景陽和張仕民心領神會地點了點頭,這種事情,向來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麵子上的事情,官場上誰不會做啊!

    在他們看來,在現在的潼川,要治理武亭河的汙染,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實現的事情。如今的潼川,市財政每年都是緊巴巴的,而且市還要籌款進行開發區的招商引資工作,哪有餘錢投在這光吃錢而沒有產出的汙水治理項目上。

    武燚回自己的辦公室去了,魯景陽和張仕民勾肩搭背地出了市府大樓,回各自的局。臨上車時,魯景陽對張仕民笑道:“對了,你也讓他們最近收斂一些,別這麼明目張膽地向河排汙。雖然說,被我抓住也就一兩萬元的罰款。對於他們來說,根本就算不得什麼,但是現在潼宜人盯上了這件事情,日後,我就是想要高高手,也要注意一下影響,他們還是注意一些。”

    “你放心好了!我一定會將魯局你的意思和他們傳達的。”張仕民笑嘻嘻地答道,“天氣預報,這幾天關中地區將會普降大到暴雨,我讓他們先不要排放。等到雨下了,借著河道漲水再排放好了。潼宜人就是再精明,也查不出來。”

    魯景陽一翹大拇指,別看武亭河現在空有寬闊的河道,河水卻已經變成了溪流,而要是一旦下了大雨,由於水土流失嚴重,土地根本就留不住多少降水,河水就會暴漲。上遊的水庫就必須要開閘泄洪,而到了那個時候,混濁的泥水就會如同一條狂暴的土龍一樣,在河道中咆哮著衝向下遊。在這個時候排汙的話,由於河道的水量充沛,汙水很快就會被稀釋,就是有心檢測也查不出來什麼。

    九月二十八日。秦西省關中地區普降大雨,其中奉元地區降雨量最大,大部分地區出現中雨、大雨。局部地區出現暴雨,在全市範圍內五十八個雨量觀測點中,有三十七點觀測點在十二小時內,降雨量達到了四十毫米,九個觀測點的觀測點超過了七十毫米,其餘的均在二三十毫米上下。這一場大雨,使得奉元城區出現了多處積水。

    潼宜的境內也普降中到大雨,令前些時日的暑氣一掃而空。

    蘇愛軍和趙緒安為首的市政府幹部們,正在商榷關於居民新居中必須要強製性地使用節水潔具,以及關於水價和再生水的定價問題。這眼看著潼宜新城就要有一部分住宅小區可以交付使用,不提前將這些問題都明確下來,一旦市民們入住,再執行的話,會惹來明顯的不滿。

    潼宜的新城住宅基本上是按照樓房一比一,平房一比三的基本麵積比例,再根據老城住宅所在的不同地段給予不同的加分的原則進行置換,而新樓房超出的麵積,則是按照建造成本加上百分之十的利潤由市民進行購買,而小區的建造成本,則是由龍興建設集團和市相關部門共同核算對外公開。到目前為止,潼宜的市民們,對這一置換原則,還是持擁護態度的。

    第一批入住房,約有近三千套住房,而這些住房,則是由有資格享受這一次分房的全體市民根據身份證號碼隨機抽取,政府機關事業單位的人員,並不享受優先待遇。

    “書記,我們的想法是,由政府出錢補貼普通潔具和節水潔具之間的差價,由於市場上,這兩種潔具的品牌眾多,價格更是高低不一,所以我們選取了一個中間價。”趙緒安道,“以後,政府相關部門會每年都會根據市場的價格公布補貼價。與此同時,對於那些不使用節水潔具的市民們,政府方麵則是以勸導為主。對於領取了潔具補貼卻沒有使用節水潔具的市民,政府部門一旦查出,會給予罰款和向社會公布。”

    蘇愛軍點了點頭,雖然說這樣的話,政府在補貼上的支出會比較多,但是卻可以省去了很多扯皮,也可以減少很多政府與民眾之間的糾紛,更加公開透明。從這個角度來說,蘇愛軍認為這樣做,更有利於一個安定團結的社會。他很慶幸,在這一點上,方明遠和他的意見是一致的。能夠多花一些錢,而少出一些事,那就是最好的。

    “那麼城市居民的水價呢?”蘇愛軍看了看趙緒安,雖然說政府相關部門之前也交上來了方案書,但是他現在哪有時間去仔細地翻看。

    趙緒安看了一眼身旁的榮克威,榮克威笑道:“書記,現在我們是有這樣的三個方案。一個是繼續執行潼宜自來水公司目前的水價,這個是已經執行多年,市民們早就已經熟悉了的。一個是,我們打算實施階梯水價,根據我們自來水公司多年以來的統計,取一個平均數,低於這個平均數的水價,將按現行水價的百分之八十征收,而超過這個平均數的水價,則是按百分之百分、百分之一百二十最高至百分之二百征收。第三個方案,則是平均數以下的水費免繳,平均消費數以上的水價直接從現有水價的百分之二百以上開始征收!現在,我們正通過報紙和電視台征求廣大市民們的意見。從目前來看,大部分市民還是希望能夠實施第二方案。”

    蘇愛軍沉吟了片刻道:“這個平均數最好要根據社會發展的情況,每年都進行調整。隨著經濟發展,市民對於水的需求也是會增長的。”

    “是!”榮克威低頭在筆記本上記錄了下來,又接著道,“對於再生水的水價,我們的初步定價是在自來水的百分之六十,鼓勵大家更多地使用再生水。”

    “再生水的成本價是多少?”蘇愛軍打斷了他的話道。

    “成本價目前還不好說,因為汙水處理廠要到十一月中旬才能夠完工,它的成本價,則是要到正式運營的時候才會有一個準確的數字。目前我們隻能估算,在最初的時候,差不多就是自來水水價的百分之六十,等到正式運營的時候,應當能夠降到百分之五十,甚至於更多。”榮克威麵有難色地道。

    “那就按百分之五十執行,汙水處理廠的虧損,先由市財政給予補貼。老趙,財政能不能支撐得起?”蘇愛軍扭頭問道。

    “應當是沒有問題!”趙緒安遲疑了一下道。雖然說潼宜如今稅收大漲,而且這些稅,包括原本要繳納的國稅,都被方明遠留下來做為潼宜的發展資金,比起當初來的潼宜財政,好了不知道多少倍。但是架不住這開銷也多。蘇愛軍在政府開銷上可以說是分毫必爭,但是在教育、醫療、城市基礎建設上卻又很大方。在搞不清明年他和方明遠會不會再有什麼大動作之前,他也不敢確保潼宜的財政支出足夠。不過他轉念一想,反正要是真的不夠,隻要蘇愛軍願意,有的是銀行願意貸款。傻子都明白,潼宜的未來肯定會是秦西省的第二個經濟中心,這點債務,對於未來潼宜的財政來說,根本沒有壓力。

    “像農業灌溉、工業生產、城市綠化用水,還有洗車等等行業,都要盡可能地向他們推薦使用再生水,但是對於應當使用自來水卻使用了再生水的商家,也要給予嚴厲地懲處,尤其是餐飲業這類與食品有關的行業,絕對不允許使用再生水。”蘇愛軍又強調道,“我們必須保證市民的身體和心理健康!”

    “是!”榮克威又記錄了一筆。

    就在這個時候,蘇愛軍的秘書冷曄突然推門走了進來,湊到了蘇愛軍的耳邊輕聲地說了幾句,一旁的趙緒安也隻隱隱約約地聽到了武亭河幾個字。

    “你能確定?”蘇愛軍變了顏色,吃驚地問道。

    在得到冷曄確定無疑地回答,蘇愛軍的臉上浮現出了明顯的怒色道:“老趙,今天的會議暫時到這吧,你要是沒有急事,和我一起去河邊看看。克威同誌,你也一同來吧。”

    趙緒安詫異地道:“武亭河怎麼了?”

    武亭河怎麼了?當蘇愛軍他們來到了武亭河邊的時候,看到的是一條黑水從潼川的方向流了過來……(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6-24 18:27:01  ExecTime:0.5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