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資源大亨》全文閱讀

作者:月下的孤狼  重生之資源大亨最新章節  重生之資源大亨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資源大亨最新章節第六百零三章必須要談談了(16-05-18)      第六百零二章友好的氣氛下(16-05-17)      第六百零一章重要人物(16-05-16)     

第二百九十四章反戈一擊


    ps:ps:感謝書友雨飛向上、冬天的等待、李小狗(兩張)、陽光小男人、雞寮、嘉實(兩張)、渺小的人_、夢想書人(兩張)、14147813、櫻木花道2000(兩張)的月票。感謝書友絕密飛行、清清小狼、笑傲天地、死神是我小弟的打賞。求月票和推薦票!

    水船進三一行人剛剛在門外站定,就看到吉田原之內的車隊駛了過來。

    等藤原裕合子打開車門,吉田原之內下了車,水船進三笑著迎上前道:“吉田董事長,歡迎你在這個時候趕來……”

    吉田原之內打斷了他的話道:“水船董事長,我接下來還有一個重要的會議,所以……”

    水船進三老臉微紅,被人這樣當麵打斷話,對於他來說,也是不多的經驗。但是,如今他是有求於吉田原之內的,而且,前幾天吉田原之內又受到了他的“連累”,心中有怨氣也是再正常不過。

    水船進三一行人回到會議室,方明遠已經完成了股份登記,現在他手中的公司股份,已經達到了百分之三十七點一,而花山院正一所持股份則是達到了百分之十二點七,兩人所持有的股份相加起來,已經達到了百分之四十九點八,也就是說,隻要再有百分之一點二的股份支持,方明遠擔任董事長一事就會成為板上釘釘的事情。

    而這百分之一點二的股份,則是在三名一直持中立態度的股東手中,隻要其中任何一人站到方明遠一方,這件事就可以完美落幕。

    看到水船進三一行人進來,除了方明遠之外,其他人也紛紛和吉田原之內打招呼。待水船進三等人落座之後。花山院正一站起身來道:“諸位。這一次招開臨時股東大會。是因為方君的股份已經超過了水船董事的股份,成為了我公司的第一大股東。而水船董事在擔任董事長的這些年來,庸碌無為,致使公司如今陷入了將要資不抵債的困境。所以。我認為,為了使公司經營重新走上正軌,也是為了保護股東們的合法權益,對公司董事長和董事會人員必須要進行改選。”

    “花山院董事。公司經營如今確實是不佳,但是這能夠全部都怪到水船董事長的身上嗎?”北村奧立即跳了起來道,“經濟大形勢在這,又有世界性的金融危機……”

    “這些都是借口!”花山院正一毫不客氣地打斷了他的話道,“不錯,日本這些年來的經濟陷入了停滯,九七年的時候又發生了金融危機,但是為什麼西武百貨公司在吉田原之內董事長的帶領下,卻仍然能夠保持盈利的水平?為什麼高島屋百貨和三越百貨卻依然是向前發展?”

    北村奧眨巴眨巴眼睛,花山院正一突如其來的質問。讓他一時間不知道應當如何回答是好。拍拍吉田原之內的馬屁當然是好事,但是得罪了水船進三也是件麻煩事。

    “咳!”中野真白輕咳了一聲。站了起來。

    “花山院君!”方明遠突然開口道。

    花山院正一連忙轉過身來,向方明遠微微恭身道:“方君?”

    方明遠站起身來道:“諸位,正式介紹一下,我是方明遠,gamestation公司就是由我創立的,想必大家就已經清楚了我是誰了。”

    方明遠看了看臉色陰沉的水船進三道:“我現在手中有百分之三十七點一的股權,花山院董事有百分之十二點七,換句話說,我們隻需要百分之一點二的股份就可以達到目地。但是在這我,我可以明確地告訴你們,sogo0株式會社集團我要的是絕對控股權!也就是說,你們中的一部分人,屆時必須要賣出手中的股份,從這滾出去!”

    會議室,那些中立的股東和北村奧等與水船立三同一立場的股東們不禁發出了輕呼聲。一方麵固然是因方明遠所說的絕對控股權,那也就意味著,方明遠將會將手中的sogo0株式會社集團公司的股份一直擴大到至少百分之五十一;另一方麵,則是因為方明遠毫不客氣地提到“滾出去”這個詞。這些股東們,差不多都是五六十歲的人,從年紀來說,方明遠顯然隻能說是他們子侄輩的人,而被如此年青的人當麵斥責“滾出去”,很多人都覺得臉上火辣辣的,仿佛被人來來回回抽了幾十記耳光一般。

    隻是方明遠的強勢,令在場的不少人雖然口唇欲動,卻還是忍了下來。

    “長野行長,請你宣布一下!”方明遠扭頭對長野真行道。

    在眾人吃驚的目光下,長野真行站了起來,環視眾人,這才輕咳了兩聲道:“諸位,我是市業銀行行長長野真行,我相信大家對我並不陌生。在這,我代表長野銀行,正式宣布,我市業銀行已經將對sogo0株式會社集團公司所擁的三十八億美元債權轉讓給了gamestation公司,從今以後,市業銀行與sogo0株式會社集團公司之間再無債務關聯。”

    長野真行的一番話,就如同一顆炸彈般在會議室炸響,炸得在場的很多人都是頭暈眼花,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要知道市業銀行的這三十八億美元是sogo0株式會社集團公司對外最大的一筆債務,占到了總債務的三分之一還要多,如今全盤轉讓給了gamestation公司,那豈不是說方明遠不但是公司的第一大股東,還將是第一大債權人!

    那些初次知道這一消息的股東們,此時再也無法掩飾自己的驚訝之情,呆呆地看著方明遠。

    “其實,我手中不僅僅有這三十八億美元的債權,還有五億零散的債權,至於它們的原住人是誰,我就不在這一一地列舉了。”方明遠的眼睛掃過了水船進三和吉田原之內。又看了看已經是目瞪口呆的北村奧、中野真白等人道。“難道說水船進三他們並沒有告訴你們嗎?”

    中野真白等人立時將凶狠的目光投向了水船進三。早知道方明遠的手中還有四十三億美元的公司債權,他們吃撐著了還要和方明遠對著幹啊,以sogo0株式會社集團如今的經營情況,不要說四十三億美元的公司債權了。就是十三億美元的公司債權,一旦追討都足以令sogo0株式會社集團亂成一鍋粥。更不要說,他現在還控製著近百分之五十的股份!

    “方君,你不要在這胡說八道。你什麼時候說過,你收購了這麼多的債權了?”水船進三顫抖著站起身來道。他雖然知道方明遠和市業銀行有接觸,但是卻沒有想到在如此短的時間,方明遠居然和市業銀行達成了債權轉讓協議。他沒有和中野真白他們提起此事,就是擔心,中野真白他們在得知這個消息之後,喪失與方明遠對抗的信心。

    “就在你那天告訴我,你寧肯公司倒閉破產,也絕對不會讓它落到我的手中。而原因,隻不過是你父親和你的幾個叔叔。當年死在了華夏東北三省。”方明遠冷笑道,“當時。吉田董事長也在場,是不是?吉田董事長。”所有人的目光都轉向了坐在水船進三身旁一直麵無表情的吉田原之內。

    “你這是在捏造誣陷!”水船進三氣得混身都在發抖,扭頭對吉田原之內道,“吉田董事長,他這是在誣陷我!”

    “水船進三,你寧肯讓公司破產倒閉,也不讓方君入主公司,從而讓公司重現輝煌嗎?你好惡毒!”花山院正一咬牙切齒地道。水船進三這是損人不利已啊!

    在場的人們都在等著吉田原之內的回答。吉田原之內沉默了半晌之後,站起身來道:“水船君,很抱歉,當時你確實說過了因為你父親和你的叔叔們死在了華夏東三省,所以寧肯公司破產倒閉,也不會將股份讓給方君。而當時……方君確實提到過,他已經擁有了……貴公司四十三億美元的債權!“

    會議室一片嘩然,不僅僅是那些原本中立的股東,就連中野真白、北村奧這些原本和水船進三同一陣營的人,也驚呆了。

    水船進三如遭雷劈,呆若木雞地看著吉田原之內,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吉田原之內這到底是站在哪一邊的?居然幫著方明遠給自己栽贓!

    吉田原之內眼中閃過了憐憫和愧疚混雜的目光,又將目光轉向了方明遠。他不知道,方明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就在今天早上,他一再遲疑要不要再出席這一次sogo0株式會社集團的臨時股東大會,再做最後一次收購努力的時候,他被西武集團的掌門人堤義明召去。而在堤義明的辦公室,堤義明給了他一道簡單的命令,那就是無條件地幫助方明遠拿到sogo0株式會社集團的絕對控股權,而且還要將西武百貨公司這幾年來暗地收購到手的百分之五的股權,也一並轉讓給方明遠。

    吉田原之內當時不比現在的水船進三好到哪去,他完全不理解,堤義明為什麼會突然變了念頭。但是,堤義明的意誌,是不容置疑的。所以他也隻有無條件地執行!

    “撲通!”水船進三跌坐回自己的座位上,捂著胸口,急促地喘著氣,原本站在他身後水船吉佳這才如夢初醒般地蹲了下來,給他揉著胸口。以恨之入骨的目光看著吉田原之內和方明遠。

    吉田原之內根本就不去看水船進三父子那如同要噬人一般的目光,還有在場其他股東們的愕然,向方明遠九十度一躬道:“方君,前幾天我的不當言語,在此正式向方君你賠禮道歉,希望能夠得到方君你的諒解。而且,堤會長讓我轉達對你的謝意,我西武百貨公司在此正式表態,退出對sogo0株式會社集團的收購,並且會在股東大會後,以合理的市價,將我們手中sogo0株式會社集團的百分之五的股份轉讓給方君,算是表示我們的歉意!“

    北村奧、中野真白等人簡直都要被折磨瘋了,其實不要說他們了,就是長野真行和花山院正一,此時也已經被這一個個震撼性的消息搞得兩眼有些發直!

    吉田原之內不是來支持水船進三的嗎?怎麼會當場倒戈站到了方明遠的一邊?他又說什麼不當言語了,以至於要當眾公開向方明遠賠罪,請求諒解?他口中的堤會長,應當就是曾經的日本首富,身家高達數百億美元的堤義明了,堤義明怎麼又會向方明遠表示謝意?西武百貨公司退出,還將手中百分之五的股份轉讓給方明遠,那豈不是說,現在方明遠和花山院正一手頭的股份就超過了百分之五十四!

    百分之五十四的股份,再加上占到總債務二分之一的四十三億美元債權,就連西武百貨公司都主動地退出了,他們這些人還有什麼資格站在方明遠的對立麵?那幾個原本一直中立的股東立即站起身來,向方明遠表達了明確無誤的支持!

    北村奧、中野真白等人也要開口,卻被方明遠淩厲的目光掃過去,生生地給壓了下去。

    方明遠站起身來笑道:“看來,不管水船董事長願不願意,你也將成為過去時了!”

    “你不用得意!日後……日後……”水船進三黯然地垂下了頭,日後……還能怎麼著?水船家族這一次可以說是一敗塗地,雖然說還是sogo0株式會社集團的第二大股東,但是隻要給方明遠時間,他掌握絕對控股權,隻不過是一個時間的問題。而到了那個時候,水船家族就是將公司其他的股東全部都糾集起來,也阻止不了方明遠的決定。何況,今天這事過後,北村奧、中野真白這些人肯定是對水船家族恨之入骨,怎麼可能再和水船家結盟。

    而且,他們和方明遠鬧到今天的這個地步,方明遠控股公司之後,怎麼可能會輕饒了他們,肯定要給他們穿小鞋,把他們逼出董事會!

    “董事長,請您發表就職講話!”花山院正一興奮地站起來鼓掌道。原本吉田原之內出現,他還以為這一次要費一番功夫呢,誰知道,吉田原之內居然是身在曹營心在漢,他的表態直接令水船進三的抵抗成為了一個笑談!

    “就職講話?”方明遠啞然失笑,這可是他第一遭。(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6-22 23:03:14  ExecTime:0.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