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資源大亨》全文閱讀

作者:月下的孤狼  重生之資源大亨最新章節  重生之資源大亨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資源大亨最新章節第六百零三章必須要談談了(16-05-18)      第六百零二章友好的氣氛下(16-05-17)      第六百零一章重要人物(16-05-16)     

第六百二十三章別列夫斯基又來了


    穿越小說  重生之資源大亨 眼看書  重生之資源大亨 最新章節  第六百二十三章 別列夫斯基又來了 重生之資源大亨

    第六百二十三章 別列夫斯基又來了

    方明遠自然是不知道,僅僅片刻的交談,就讓一位年青美豔的俄羅斯少婦就此惦記上了自己,此時身處女兒國的他,正被好奇的狄安娜和伊麗娜追問個不休!

    當初給柳德米拉三姐妹留下了深刻印象後就不知去向的方明遠,三姐妹曾經多次地想從麻生香月這套出方明遠的虛實來,可她們又怎麼可能是麻生香月的對手。最終也隻能黯然地將方明遠放在了心底。

    三姐妹在私下,曾經無數次地猜測過,方明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麻生香月會這樣看重他,而阿爾羅薩公司的總裁尼古拉斯基又怎麼會和他成為朋友?馬克西姆將軍到底是不是因為他的緣故,而被貶出了莫斯科,直至最終身陷牢獄!

    而三人越是琢磨,就越覺得方明遠神秘,就越好奇他的身份。俗語說,這好奇心可以殺死貓,女人要是對男人有了好奇心,自然就不必說了!

    這好奇心吊了好幾年,方明遠突然又出現了,而且這一次居然是在霍爾多科夫斯基的晚宴上出現,看霍爾多科夫斯基的模樣,對方明遠還格外的重視,這不禁令她們這心立時就更好奇了幾分。

    “方?你現在上大學了吧?”最小的伊麗娜睜大了一雙如同藍寶石一般的眼睛,看著方明遠道。

    “嗯,我在華夏滬市上大學!”麵前是柳德米拉三姐妹呈弧形。身後則是麻生香月和林蓉。方明遠覺得自己一呼一吸間全是女性那特有的體香。雖然是身在花園,但是他卻壓根都聞不到一點花香!

    “滬市?我們聽說過,那是華夏最發達的城市吧?和莫斯科相比起來,哪一個城市更好?”伊麗娜追問道。

    方明遠摸了摸鼻子,伊麗娜的這個問題還真的有些不好回答。從感情上來說,自己當然要支持自已國家的城市。但是……從實際情況來說,滬市除了年平均氣溫、總人口、治安和國民生產總值估計要高於莫斯科之外,其他的方麵,無論是在曆史底蘊,還是在城市建設。文物古跡的保護,生活環境等諸多方麵,恐怕與莫斯科還是有一定的差距。

    莫斯科是森林之城,從飛機上俯瞰。看到的是林地中座落著稀稀落落的建築,這和看到的華夏大多數城市的感覺剛好相反。有人說過,莫斯科的森林覆蓋率是百分之八十,這個方明遠自然是沒有刻意地考證過,但是從他所看到的一切來看,縱然沒有百分之八十,也肯定在百分之六七十以上。

    麻生香月就最喜歡每天都到莊園附近的小山上走一圈,在天然氧吧中呼吸一下新鮮空氣,喝上幾口天然山泉水,到莫斯科生活幾年。肯定減少肺部生病的幾率,因為這的空氣太好了。

    莫斯科也是俄羅斯的文化的中心,這有著近一千五百所普通學校和近百所高等學校,科研機構上千所,科學工作者超過了二十萬人,還有著數以百計的劇院、電影院、博物館和展覽館!其中包括世界第二大圖書館俄羅斯國立圖書館。

    作為前沙皇俄國的首都和前蘇聯的首都,數百年的建設使得莫斯科的底蘊縱然放眼全世界,也是十分雄厚的!

    “我相信它的未來會比莫斯科更好!雖然說它在現在有著種種的不足!不過,我們的先人說過一句,耳聽為虛。眼見為實,如果說你們有機會去滬市看看的話,我想你們會有一個更為真實的認識。”方明遠微笑道。

    “你這算是邀請我們的嗎?”狄安娜笑吟吟地道,“我再有一年就可以從莫斯科大學畢業了,屆時我打算去華夏留學!一定要親眼看看你的國家到底是什麼樣子!”

    “根本用不著到那個時候。再過一段日子,就到暑期了。我們完全可以去華夏旅遊的!方你給我當導遊,好不好?”伊麗娜叫道。

    “伊麗娜,那是不可能的!”從方明遠的身後傳來了霍爾多科夫斯基的聲音,“方是很忙的,要讓他當導遊,我都不敢提出這樣的要求!”

    方明遠不由得暗出了一口氣,扭身看過去,隻見霍爾多科夫斯基和尼古拉斯基並肩走了過來。

    “歐,親愛的方,我們又見麵了!”尼古拉斯基大笑著上前給了他一個熊抱,擠了擠眼低聲地道,“希望我們的到來,沒有打擾你的好心情!”方明遠最近這兩年倒是不怎麼采購鑽石原胚了,卻給他介紹來了周大福珠寶金行這個大客戶,尼古拉斯基在阿爾羅薩公司如今的地位是穩如泰山,根本無人可以動搖!這在幾年前,尼古拉斯基是根本不敢想像的!每當他想起當年都要迫不得已地流亡華夏時,他對方明遠就充滿了感謝之心。

    方明遠拍了拍他那如同一麵牆般的後背,不得不說,這一位隨著地位的穩固,這體形也越來越向橫寬發展,站在他的麵前,確實是有很大的壓力!

    尼古拉斯基讓開,方明遠這才看到,在尼古拉斯基的身後居然還有一個人。一個戴著禮帽,遮掩了他上半邊臉,看起來比較蒼老的俄羅斯男子。

    “嘿,你看看誰和尼古拉斯基一起來的?”霍爾多科夫斯基笑道。

    方明遠微微地皺了皺眉,隨即笑著伸出了手道:“別列夫斯基先生,想不到我們現在又見麵了!”

    老人拿下了帽子,果然不出方明遠所料,露出了那張曾經有一麵之識的俄羅斯總統的助手斯維爾德洛夫.烏拉爾基.別列夫斯基的蒼老的臉。幾年不見,他看起來更顯得蒼老了!

    “方先生,您真是好記性!”別列夫斯基握住了方明遠的手道,“方先生這些年的成績卓著,令我們俄羅斯的精英們都為之黯然失色了!這一次,您又到莫斯科來,我當然也要前來看看方先生。”

    霍爾多科夫斯基等人這心不由得就是一突,別列夫斯基,雖然沒有在俄羅斯政府中擔任什麼正式的職位,但是在莫斯科的高層人士中,還是鼎鼎大名的。因為他是總統最信任,也是最親近的助手之一。別列夫斯基這樣地看重一個年青人,這可是從來都沒有過的!

    柳德米拉三女,包括走過來的紮哈羅夫夫妻,都吃驚地看著方明遠!這一位可是總統的得力助手啊,就是他們的父親,在這一位的麵前,也是畢恭畢敬,不敢有半點輕待。可是看方明遠,卻是不卑不亢,完全以一種平等的姿態與別列夫斯基進行交流!四女的眼睛都在閃閃發光,而方明遠就是那最大的的聚光體!

    方明遠的心也是微微地一跳,別列夫斯基這是話有話啊!看來這一段時間來自己的所做所為,俄羅斯政府恐怕也是有人看出來了幾分端倪了!不過,看出來又怎麼樣?

    方明遠坦然地一笑道:“別列夫斯基先生,你這話可是高抬我了!貴國的精英無數,我一個小年輕,又怎麼能夠和他們相提並論?”

    別列夫斯基微微地搖了搖頭道:“方先生你實在是太謙虛了!貴國人就是這一點很令我們頭痛,十分的能力到了你們這,就變成了不值得一提的東西!”

    “貴國人也有很多地方令我們很頭痛,比如說酒鬼太多,和你們一起喝酒,我們的壓力也很大的!”方明遠嘿嘿笑道。

    別列夫斯基不禁啞然失笑道:“這有什麼好頭痛的,他們難道說還敢強迫你喝酒不成?你這個大金主,他們不求著你就好了!方,我們可不可以私下談談?”

    方明遠心中暗想,這恐怕才是他這一次前來的主要目地!

    “好,沒有問題!”方明遠看向了霍爾多科夫斯基,這是他的地頭,這地方自然是要他來安排了!

    霍爾多科夫斯基很就給他們在酒會的角落安排了位置,這既可以欣賞著酒會那些美麗動人的女性,同時也不必擔心自己的談話會被其他人聽到。

    “方先生,近幾年你可是橫財廣進,身家暴漲啊!”別列夫斯基呡著紅酒,淡淡地道,“這一次到莫斯科來,是不是像上次一樣又發現了什麼發財的機會?”

    方明遠啞然失笑道:“別列夫斯基先生,難道說我這一次前來莫斯科,這幾筆買賣有什麼違法的嗎?我可是專門請的貴國的法律專家擬定的合同,還請別列夫斯基先生指點出來,回頭我找他們索賠去!”別列夫斯基被他的話噎得一時間不知道要說什麼是好!

    方明遠一到莫斯科,別列夫斯基就注意到了他——方明遠一直以來,都是俄羅斯情報部門密切關注的外國富豪之一!這主要得托福他在蘇聯解體最初的時候,利用盧布的貶值,從蘇聯卷走了巨額的財富。令俄羅斯人感到惱火地是,明知道方明遠從中獲得了暴利,但是他們卻對此完全說不出什麼來。

    所以這一次方明遠來到了莫斯科,拋出了一個個采購的大合同,而在他來莫斯科之前,麻生香月又從俄羅斯銀行貸出了巨額的盧布,雖然說每一筆都有抵押,從程序上完全都挑不出毛病來,但是仍然令俄羅斯政府中的不少人心嘀咕不已——這一位該不是又從哪得到的消息,又要來占盧布貶值的便宜?

Snap Time:2018-06-23 08:45:26  ExecTime:0.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