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資源大亨》全文閱讀

作者:月下的孤狼  重生之資源大亨最新章節  重生之資源大亨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資源大亨最新章節第六百零三章必須要談談了(16-05-18)      第六百零二章友好的氣氛下(16-05-17)      第六百零一章重要人物(16-05-16)     

第一百五十五章江寧大屠殺紀念館


    第一百五十五章 江寧大屠殺紀念館

    “好幾千元?”蒙豔豔和吳紹紅失聲驚呼道,要知道她們兩人的月收入也不過是幾百元,連一千元都沒有,這在滬市也算是不錯的收入了。這一頓飯,就抵她們兩個好幾個月的工資了!

    “這還沒有算上包廂的費用!”梅婷婷也不禁歎了口氣道。她畢竟也是個辦公室主任,以往也沒少和領導一起出來人情往來,對這行情自然是比蒙豔豔她們這些剛踏入社會的小年輕要更了解一些。

    “楊主任,這位方……先生,究竟是什麼人?”羅中華壓低了聲音道。

    楊永昌這才將趙雅她們入學時發生的事情簡明扼要地和羅中華說了幾句,還再三地叮囑羅中華不要隨意外傳。這畢竟不是什麼光彩事,傳揚開來,申華大學這臉上也不好看。

    羅中華倒吸了一口涼氣,楊永昌的這一番話,無疑從側麵證實了,方明遠確實是能夠與孫照倫說得上話,否則家樂福集團又怎麼會幫他們要來申華大學的學籍,出了事還派人前來給他們撐腰?

    “楊主任,這話你怎麼不……”羅中華滿心地苦澀,自己要是早知道還有這樣的隱情,說什麼也不能讓剛才的事情發生啊!要是自己將趙雅她們的來頭提前和錢鑫說一聲,就是借他八個膽子,他也不敢藏人家女孩子的***啊!

    “我正要告訴你的時候,他不就已經來了嗎!”楊永生無奈地道,“誰想得到,你們警察還有這種害群之馬,這一次可是害人不淺啊!”

    “哎,要不是嗎?你說說,明明是他……哎,最後我也要一起連著吃刮落!”羅中華恨恨地一拍大腿道,“我可是被他害慘了!”

    幾人正說著話,包廂的門突然又被推了開來,隻見陳忠走了進來。幾人不約而同地站了起來。能夠一直站在方明遠身後的人,自然是方明遠的親信,他們又怎麼敢怠慢。

    “諸位請坐,我隻是來替方少傳話。方少對此事很重視,決定懸賞一萬元,如果說有人能夠提供確切的破案線索,這一萬元就歸他所有。如果說警方能夠在一個星期內拿到真正的犯罪分子,方少還有三十萬元的獎勵。請幾位將話帶給大學和市局的領導!打擾了!”陳忠話一說完,也不等幾人的回應,扭身又走了出去!

    十四日的上午,江寧大屠殺紀念館的門前,少有的掛出了“下午閉館半天”的牌子。

    下午二時整,一行車隊來到了紀念館的門前,一些路人們注意到,車隊有著幾輛是『政府』機關的車牌,而進入紀念館的人,顯然有幾個是歐美人。

    “史蒂夫,這一位是李國強李部長,滬市市委的宣傳部部長。這一位是華豐碩,江寧市市委的宣傳部長。這一位是劉憶強,江寧市『政府』外事辦的主任……”方明遠為斯皮爾伯格介紹著到場的這些官員們。

    雖然說,方明遠也很不喜歡和這些官員們搞什麼場麵上的文章。但是斯皮爾伯格訪華,並且前來江寧大屠殺紀念館參觀,這件事暫時可以瞞著媒體,但是對於官方,卻不好隱瞞。畢竟如果說能夠說服斯皮爾伯格接手拍攝江寧大屠殺,那麼官方的幫助就是必不可少的。為了日後的方便,這些該有的官場交際,也是無法避免的。

    同樣,斯皮爾伯格也並不喜歡與官員們打交道,但是昨晚上剛剛得到方明遠允諾,將《拯救大兵瑞恩》交與斯皮爾伯格執導,由錦湖電影集團和夢工廠聯合拍攝,斯皮爾伯格怎麼也得配合一下。

    “史蒂夫,這一位是朱晟山,江寧大屠殺紀念館的館長,曾經編著出版《江寧大屠殺幸存者證言集》、《外籍人士證言集》、《東史郎日記案圖集》、《金陵血淚》、《金陵血證》等100多萬字的史料專著,擔任《拉貝日記》和《東史郎日記》中文版曆史審校,可以說是研究江寧大屠殺這一曆史事件的華夏權威人士。”方明遠著重介紹了一位中年人。

    斯皮爾伯格鄭重地伸出手來和朱晟山握了握道:“朱先生,很榮幸能夠與你相見!”

    朱晟山不免有些受寵若驚,要知道前麵的那些位官員們,在方明遠為他介紹時,斯皮爾伯格也隻是和他們握握手,點點頭就過去了,倒是他這個館長,恐怕是在場官員們中級別最小的一個,最受到斯皮爾伯格他的重視。朱晟山分明已經看到,某些位領導的臉上雖然還有笑容,但是眼睛卻閃過了一絲不悅的神情。

    “朱館長,斯皮爾伯格先生曾經將他在〈辛德勒名單》一片中所得到的所有報酬都捐贈給了美國紀念二戰中德國對猶太***屠殺的紀念館。而第二次大戰中,猶太人和我們華夏人,都深受法西斯國家的屠殺,他這是對你能夠多年來孜孜不倦地尋找當年大屠殺史實的工作的一種尊重!”方明遠的解釋令朱晟山恍然大悟,也令在場的某些位領導釋然。

    方明遠和斯皮爾伯格在李國強和華豐碩的陪同下,向館內走去,劉憶強卻扯了一下要跟上的朱晟山,低聲地問道:“朱館長,這館可都安排好了?可千萬不要出什麼意外事件。斯皮爾伯格可是國際名人,要是……你明白的,那可就是政治事件了!”

    朱晟山連連點道:“我明白,我明白!都安排好了!館沒有閑雜人員,負責的講解人員,都是我館的老講解員了,政治素質過硬!”

    “那就好!要是一切順利的話,嘿嘿……”劉憶強興奮地笑道。雖然說《辛德勒名單》國內並未引進,但是做為外事辦的工作人員,劉億強還是多少地知道一些斯皮爾伯格在國際電影界中的地位的。斯皮爾伯格這一次前來江寧,雖然低調,但是事後卻不是不能廣而告之,這也是一份有力的政績啊。

    當然了,要是沒有李國強和華豐碩他們來分這份政績,那就更好了!

    不過,能夠在家樂福集團創始人方明遠的麵前留個印象,就算沒有斯皮爾伯格,這一次也不算是白來了!

    “斯皮爾伯格先生,江寧大屠殺紀念館是建立在原日軍江寧大屠殺遺址之一的萬人坑上,您請看這!”講解人員的聲音帶著微不可察地顫抖道,“這一座外形為棺槨狀的建築就是我館的遺骨陳列室,這陳列著我館一九八五年建館時,從萬人坑中挖出的部分遇難者遺骨。這批萬人坑遺骨經過法醫學、醫學、考古學、曆史學者的嚴格鑒定,被確認為江寧大屠殺遇難者遺骨,是侵華日軍江寧大屠殺暴行的鐵證。”

    斯皮爾伯格在眾人如同眾星捧月般的簇擁下,進入了遺骨陳列室,麵擺放了一具具傷痕累累的白骨,從這些白骨上可以清楚地看到,這些人生前恐怕都遭受了非人的***,其中有些顯然是經過了火焚。

    “看到了這,就讓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波蘭的克拉科夫集中營!”斯皮爾伯格語氣沉重地道。

    克拉科夫集中營,也許很多華夏人聽起來有些陌生,但是要提到奧斯威辛集中營,相信不少人就會恍然大悟。奧斯威辛集中營是納粹德國在“二戰”中建立的屠殺猶太人和戰俘的集中營之一。建立在克拉科夫境內的小鎮奧斯威辛,麵積約有四十平方公左右,其中包括3個集中營和高達四十五個分營。

    據戰後統計,這些集中營內後來所建造的焚屍爐平均每天焚屍高達萬具。包括華夏人在內的數十個民族的四百餘萬人在此期間死於集中營,其中以猶太人最多,超過了半數!

    “史蒂文,我承認奧斯威辛集中營的遇難者是人類曆史上的最悲慘的人群之一,但是從某種角度來說,江寧大屠殺的受害者所要遭受的一切,還要在悲慘程度上再加上一個更字!”方明遠低聲地道。

    “這話怎麼說?”斯皮爾伯格不由得好奇地道。

    “第一,雖然納粹集中營,最終有高達四百餘萬人死亡,但是那是在從一九四零年到一九四五年德國戰敗投降的多年時間。而江南大屠殺至少三十萬人的遇難者,卻是在短短的六個星期!”方明遠道,“從這一點來說,江寧大屠殺的慘烈程度就要超過了集中營。”

    斯皮爾伯格沉『吟』了片刻,無語地點了點頭。

    “第二,在這短短的六個星期,當時在江寧的華夏人遭受了慘無人道的種種虐殺!***人燒殺***,無惡不做!他們就如同一群沒有了束縛的野獸,在城肆無忌憚地吃人!而且還變著花樣地以殺人為樂!這一點,我想即便是當年的德國人,也沒有瘋狂到了這一步!關於這些喪心病狂的事情,在接下來的展覽中,史蒂文,你可以看到確確實實的證據!你可以看到,就連當時駐江寧的德國納粹黨人約翰.拉貝,也完全看不下去!”

    約翰.拉貝,也就是《拉貝日記》的撰寫者,這一位早在二十年代就已經加入了納粹黨的前身德國社會工人黨,在納粹分子中也屬於元老級的人物,當初是以德國西門子公司駐華夏代表的身份進入江寧,並且與大多從事情報工作的機構以及要員們都有著極為特別的關係,除了華夏軍界人員之外,還經常接洽德國駐南京的軍事顧問團要員,以及以納粹黨徒身份鑲入***軍界的蘇聯間諜佐爾格。

    但是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在華夏江寧受到日軍入侵時,卻聯合了當時在江寧的十幾位外國傳教士、教授、醫生、商人等共同發起建立江寧安全區,並擔任安全區國際委員會『主席』,為華夏人提供庇護。

    在方明遠的前世,《拉貝日記》是在一九九六年,在美籍華人張純如女士及邵子平博士等人的尋訪下得以重見天日,並且在當年12月13日,美國紐約的江寧大屠殺紀念大會上,拉貝的外孫女賴因哈特女士將長達2000多頁的日記副本首次向外界公開,立即引起全世界的轟動,成為了江寧大屠殺最重要、最詳實的史料之一。在日記中,拉貝記述了當時江寧城區內的六百多例日軍暴行個案,這其中很多事件可以與其他資料互為佐證。在這一世,方明遠暗地通過卡梅隆,早在一九九三年,就已經將《拉貝日記》找到,並且公布於眾。

    “方,你說的就是《拉貝日記》吧。”斯皮爾伯格對此也有所耳聞。

    “不錯,就是約翰.拉貝,他被人譽為東方的辛德勒!隻不過辛德勒救得是猶太人,而拉貝救得是華夏人!隻可惜,由於華夏當時陷入戰爭,日軍侵華戰爭後又打內戰,內戰結束後又是長達數十年的冷戰,加上拉貝的日記一直到前幾年才被發現,他的事跡一直都少有人知。不像辛德勒那樣,為世人所傳頌!而且由於他的身份,使得拉貝的日記以及他保護下來的大量江寧大屠殺的資料被莫名質疑,很多文字資料都沒有得到更高的重視。原因很簡單,***人一直在辯稱‘一個納粹黨徒的話,毫無說服力,不該被公信……’”方明遠長歎了一口氣道。

    “荒謬!”斯皮爾伯格冷冷地道。

    “這也就是我所說的第三點,二戰時期,猶太人的被屠殺,已經得到了全世界人的公認,德國人也已經正式向猶太人謝罪,雖然說死去的人的生命不能被挽回,但是他們至少警醒了全世界的人,要警惕納粹主義,要反對種族屠殺!但是直到今天,江寧大屠殺的罪魁禍首,***人仍然有很多人不知道江寧大屠殺慘案,仍然有很多人在否認江寧大屠殺!這些逝者的冤屈又向誰去訴說?”方明遠的這一番話,令斯皮爾伯格也不禁為之動容!

    

Snap Time:2018-06-24 18:49:57  ExecTime:0.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