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資源大亨》全文閱讀

作者:月下的孤狼  重生之資源大亨最新章節  重生之資源大亨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資源大亨最新章節第六百零三章必須要談談了(16-05-18)      第六百零二章友好的氣氛下(16-05-17)      第六百零一章重要人物(16-05-16)     

第五百七十二章荒謬的審判和總部的招見


    第五百七十二章 荒謬的審判和總部的招見

    “綜上所述,為了維護當事人的合法權利,依據《華夏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九十八條、第一百一十九條、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第十七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被告朋雨於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一次『性』給付原告許正雄人民幣五萬三千元。被告朋雨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按照《華夏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二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本案受理費九百三十元、其他訴訟費一千元,合計一千九百三十元由原告許正雄負擔的一千零四十元已預交,故由被告朋雨在履行時一並將該款給付原告。如原告、被告雙方中有人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並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於秦西省奉元市中級人民法院。”

    朋雨呆坐在法院門前,剛才的判決聲,仍然一遍遍地在他耳邊回響。他不明白,自己明明是下水救人,不但沒有得到感謝和獎勵,反而被人倒打一耙,雖然沒有判定是他推老人入水,但是這錢一賠,與判定了又有什麼不同!日後這人言可畏,人人都會說是自己將老人推入水中,想到這,朋雨就是滿心的委屈。

    還有這五萬三千元的賠償!雖然他已經是家樂福超市在奉元市分店的副店長,收入相當地不少,那也是不吃不喝三年的收入。自己工作到現在才不過四年,手頭這幾年的積蓄也不過數千元,十日之內一次『性』給付,自己到哪去找這筆錢啊!

    朋雨有些萬念俱灰的感覺,原本總部已經傳來了消息,自己很可能在近期內升為新店店長,但是這一個半月糾纏下來,此事如今也已經是無人再提,想必已經黃了。事業和資產的雙重損失,令心智堅定的朋雨此時也是神智恍惚。他站起了身來,晃晃悠悠地向車站方向走去。

    “上訴!我一定要上訴!”朋雨握緊了拳頭,他就不信這許家可以在奉元一手遮天!

    “荒唐!真是荒唐!”方明遠帶著林蓮緩步地走在法院牆外的林蔭道上,心卻是不住地歎息。此朋雨案的最終結果與前世的彭宇案相比起來,可以說是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同樣是沒有足夠的證據和證人,無法確認原被告雙方到底誰是在說謊,同樣是被救助的人一口咬定是伸出援手的人所傷害的。

    而且這個案子中,疑點也是不少。當時朋雨從水中將許正雄救上來的時候,在場還有很多人,別看他掉下去沒人站出來說看到,但是他被朋雨拉上岸的時候,卻是有不少人在場。據朋雨說,當時許正雄還是對朋雨一再地感謝。但是當朋雨覺得要幫人幫到底,把老人送到醫院後,當老人的兒女們來了,事情就完全變了味道,許正雄一口咬定是朋雨將他推下湖的。

    而救護車的醫務工作者證明,在救護車上,許正雄確實是有感謝朋雨救命的話語。但是對此,許正雄卻是解釋為,那個時候他是怕朋雨逃跑,才虛與委蛇的。

    最終,法庭還是判定朋雨要承擔一半的賠償責任。

    “那個法官簡直就是在胡說八道,什麼‘朋雨既然不是推許正雄下湖的人,更符合實際的做法應是抓住撞倒原告的人,而不僅僅是好心相救;如果被告是做好事,根據社會情理,在救護車到達後,讓醫護人員將原告送往醫院,就自行離開,但被告未作此等選擇,其行為顯然與情理相悖!’都是在胡說八道!”林蓉憤怒地道,“當時人在湖呢,抓人?等抓到了人,這邊早淹死了!”這樣的結果,令林蓉簡直是氣不可遏。

    “抓人?你就那麼肯定一定是有人將他推到湖的嗎?就不能是他自己腳下打滑,摔進湖的嗎?”方明遠冷笑道。雖然說,他並不知道事實的真相,也不能確定朋雨到底是不是無辜的,但是這樣的判決,卻是令人感到無法接受。而且方明遠想像得到,這件事一旦傳揚開來,對於家樂福超市的名譽必然有損!那些商業競爭對手們,會不會拿這件事來做文章?

    “對啊,怎麼就不可能是他自己的原因?”林蓉一拍巴掌道,其實大家都讓那個法官攪和的暈了頭,法庭上的辯論始終是在圍繞著許正雄是不是被朋雨推下湖的,如果說不是朋雨推下湖的,那麼又是誰這樣的做的,卻忽略了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許正雄自己掉進湖的可能。當時湖邊還有前一天的雨水,湖邊的欄杆也缺了一個足六七米寬的口子。如果說是許正雄在穿過那的時候,不小心腳下打滑掉入了湖中,那麼自然是找不到肇事者了。

    “咦?那不是朋雨嗎?”林蓉指著前麵和他們麵對麵走來的青年男子道。

    方明遠順著她所指的方向看過去,果然見到臉『色』蒼白的朋雨正向這邊走來。兩人停下了腳步,朋雨就這樣晃晃悠悠地從兩人的麵前走過。

    看著朋雨那單薄的背影,林蓉輕聲地道:“真是可憐!明遠,你能不能幫幫他!”

    朋雨第二天仍然按時地來到了店上班,為了這一場官司,這個月他已經請了七天假了。同事們都紛紛安慰他,與朋雨相處以久的他們,自然是不相信一向熱心助人的他,會做出推人下湖的事情來。隻是他們也是有心無力,隻能在言語上對朋雨給予安慰。

    就在他指揮著人整理貨架,準備開業的時候,有人通知他,店長王守讓他去辦公室。朋雨自然是不敢怠慢,立即趕到了店長辦公室。

    王守此時正在看著桌上的幾份最新的報紙,眉頭已經扭成了一團,秦西省本地的報紙還好,基本上對此案的評論還都算是公正,認為此案法庭如此判決難以服人。但是有幾份全國發行的報紙上,對此案的報導卻是隱隱約約、含沙『射』影地指向了家樂福超市,認為身為一家全國連鎖『性』超市企業,中層幹部做出推老人下湖這種醜事,說明了企業對員工的管理不善,員工素質低下,良莠不齊。這樣的報道,無疑已經影響到了家樂福超市的形象。

    朋雨的事情,他也有所耳聞,他也不相信朋雨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但是事已至此,他也是無可奈何。

    “王店長,你找我?”朋雨在門口道。

    “朋雨,你來了!”王守將目光從桌上的報紙移了開來,站起身來,以盡可能溫和的口氣道,“不是我找你,是早上總部打來電話,要你今天上午去總部辦公室報道。至於是因為什麼,我也沒問出來。”

    朋雨的目光掃過桌上的那些報紙,原本就蒼白的臉『色』變得全無血『色』,這些報紙,在來店的路上,他就已經看過了。在這個時候,總部辦公室讓他前去,還能有什麼好事?難道說,自己還要因此再丟了工作嗎?

    “朋雨,你也別緊張,總部招你前去,也並不一定就是壞事,前一陣子,不是還說要把你調到新店去任店長嗎?”王守微笑道。隻是他自己也明白,自己的這些安慰是那樣的蒼白無力。出了這種事情,不給朋雨免職、降職、甚至於解除合同,就已經是謝天謝地了,怎麼可能還再提拔他。

    “王店長,謝謝你!”朋雨強笑道。隻是他那笑容,看起來更像是哭。

    王守長歎了一口氣,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別灰心喪氣,我們都相信,你不是那樣的人。隻是如今的社會啊……好人難做!你趕緊去吧,我讓他們開車送你,讓總部的人等著你不好。”說實話,他自己也覺得,總部這時候招朋雨前去凶多吉少。

    朋雨謝過了他,快步地向貨運區走去,那有店的運貨車,可以送他去家樂福超市總部。

    早上九點半,朋雨懷著一顆忐忑不安的心踏入了家樂福超市總部的大樓,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來到了總部的辦公室。

    在這的一個房間等了半個多小時後,工作人員又把他帶到了另一個房間。一進門,朋雨就怔住了,隻見房間坐了不下五六個人,有他認識的,比如說人事部的經理,財務部的經理,也有他不認識的,而坐在首位的正是家樂福超市的總經理孫照倫!

    “你就是朋雨?坐下吧!”孫照倫的聲音並不大,也很平緩。

    朋雨看了看左右,有點兩腿發直地坐到了最末尾的座位上。一顆心地跳個不停,仿佛都要從喉嚨跳出來一樣。

    孫照倫掃視了一下眾人,這才開口道:“朋雨,今天叫你來,是有一個問題想問問你,你必須說實話,那個許正雄到底是不是你推下湖的?”

    

Snap Time:2018-06-24 18:45:08  ExecTime:0.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