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資源大亨》全文閱讀

作者:月下的孤狼  重生之資源大亨最新章節  重生之資源大亨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資源大亨最新章節第六百零三章必須要談談了(16-05-18)      第六百零二章友好的氣氛下(16-05-17)      第六百零一章重要人物(16-05-16)     

第五百一十二章投身官場


    第五百一十二章 投身官場

    蘇愛軍心也不好受,他也想將孟軍一夥人繩之以法,給予他們應當有的懲罰,但是他卻要考慮到,自己如果說一意孤行,會不會給父親帶來更多的麻煩和阻力。他雖然沒有從政,但是畢竟是官宦子弟,對於政治上的東西並不陌生。純粹的公平與正義,在這個世界上是不存在的,政治的本身,就充滿了交易和兌換利益。有的時候,為了更大的利益或更高的目標,不得不犧牲某些利益或者說違心地做一些事情。

    他也沒有想到,李南通居然能夠讓那位與父親有著親密關係,也同時在政壇有著巨大影響力的老領導為其說情,看在老領導的麵子上,他也隻能要求到這個地步。父親的仕途正麵臨著一次巨大的考驗,如果說能夠順利地通過,那麼成為副國級的領導就會順理成章,而在此之前,若是與那位老領導交惡,以他的影響力,必然會給蘇浣東的上位造成不小的麻煩。

    而且,有那位老領導的支持,就算是自己強行將此事推入法律程序,最終的結果,也並不見得就能夠如自己所想的那樣。

    所以蘇愛軍決定眾鳥在林,不如一鳥在手!不管怎麼樣,先將這些人送入監獄去,至少讓他們可以少禍害些人。

    “咦?孟軍的妻子,怎麼沒有事?”方明遠突然反應了過來,蘇愛軍的話可沒有提到剛才的那個女人。

    “那是李宇的姐姐,李南通的女兒,怎麼能輕易地讓她入獄!孟軍和孟春生入獄,就已經夠讓李家丟臉的了!”蘇愛軍苦笑道。

    方明遠撇撇嘴,不就是一個前省紀委書委的女兒嗎,前世***全家搬遷到獄生活都有過,那還是民國的總統呢。

    “蘇叔,就這些?”方明遠拍了拍手道,“沒給您些好處嗎?”

    “你還想要什麼好處?”蘇愛軍皺著眉頭道。

    “那當然,咱們這邊高抬手了,由可能死刑變成了有期徒刑,已經是放他們一馬了,他們想這樣就完了?太省事了吧?在我方家酒樓***,盜賣我家樂福超市捐贈物資,這不影響我方家的聲譽嗎?宇田光璃被調戲,要安撫好她,我不得費心費力啊?合著咱們是一點好處沒落,還得幫著他們擦屁股啊。那隨他便,反正宇田光璃是日本人,我也管不住人家,到時候日本大使向外交部提交抗議書的時候,也沒我什麼事!”方明遠站起身來,拍拍屁股道。

    蘇愛軍皺緊了眉頭,讓方明遠這樣一說,他倒是覺得自己還真是忽略了這一塊。“一會李宇就到,你可以當麵和他談談補償的問題。”

    “他一會就到?好啊,不過在此之前,有點小問題,我必須現在解決了!”方明遠冷笑著出了屋,沒過一會兒又拍著手施施然地走了進來。包間隻餘下了蘇愛軍一人,劉莽卻已經不見了蹤影。

    “劉站長呢?”方明遠詫異地道。

    “走了,一會兒他在場不合適!”蘇愛軍半閉著眼,靠在了椅背上。

    “哦!”方明遠點了點頭,坐到了桌子的另一邊。

    “明遠,你說我要不要當官呢?”蘇愛軍沉默不語了片刻,突然道。

    “當官?”方明遠一怔,蘇愛軍正是不喜歡當官,才投身於大學之中,如今又怎麼想起來了?

    “原本,我就是厭惡官場,才決定作個教書育才的人。可是如今看起來,這學校也越來越像官場了。一個大學,校長雖然隻有一位,這副校長、副***卻有七八位,教授見了校長,就像老百姓見了官長。教授在校外社會地位高,是大爺,在校內卻沒有行政地位,是孫子。在這種形勢的『逼』迫下,大學的高級人才紛紛以爭行政級別為榮,以專心學術為恥。沒有行政級別,就是普通教授,就是低級教授。學術再好,當年學習成績再優秀,也隻能享受清貧的尊嚴。這樣下去,大學也不成大學了!”蘇愛軍長歎道。

    方明遠沉默,對於大學行政化,經曆過前世的他恐怕比如今任何一個華夏人都了解地更清楚。

    在前世,隨著教育的產業化和大學的行政化已經成為有識之人眼中的毒瘤。

    一所大學,少則***個校長、副校長、***、副***,多則一個排的校級幹部,而院級幹部則多如過江之鯽,院長、副院長、黨委***和黨委副***頭銜滿天飛。某些大學甚至於出現了六十幾個院級單位,其中冠以“學院”之名者近四十個!也就是說,這所大學的院級幹部就有一個營之多!

    而其中大多數“學院”隻有兩三個係。一個“學院”竟然隻有一個係!這是一個全世界獨一無二的“學院”,完全可進入吉尼斯記錄。這些“學院”說實話也隻有係級規模,若不搞華夏特『色』,完全應當合並成為一個學院。減少行政人員,縮減不必要的開支費用。

    如果一個區區十幾人的“學院”就要設一個院長和兩個副院長、一個***和一個副***,而且這學校的行政級別和官場的行政級別還可以互動,一個做了點“學問”的人隻要做了校級甚至院級領導,其學問一夜間便自動變成最好的,在坐次、排名和成果署名上,都自動排在有學問沒頭銜的教授之前。在這樣大的誘『惑』下,還能有多大比例的教師會真心真意、全副生命地搞學術?結果就是大學腐敗盛行,假造學術成果遍天飛,論文抄襲醜聞層出不窮。

    更糟糕的是,大學成為了某些官員的跳板,甚至於養老院!這些根本不懂得教育,或者說根本無心致力於華夏教育的官員們,根本對教育事業的發展沒有起到一星半點的推動作用,反而成為了華夏教育的拌腳石。

    “與其這樣,我還不如投身於官場之中,為政一方,至少還可以盡我的努力,造福一方!”蘇愛軍並沒有等方明遠回答,又接著說道,“至少,當我走到一定的高度時,可以阻止一些像孟軍這樣的官員們為惡!”

    “蘇叔叔,您適不適合當官,我不知道,但是您如果說打算當官的話,我倒是可以保證幫助您成為升官最快的人之一!”方明遠說的第一句話就令蘇愛軍為之一怔。

    “為什麼呢?難道說,你還能當個地下組織部長不成?”蘇愛軍笑問道。

    “蘇叔叔,如今施行改革開放政策,大力發展經濟,奮力追趕歐美發達國家。我敢說,在日後相當長的時間,中央對於能夠搞活經濟,發展經濟的官員,會格外的重視。而您,有蘇爺爺為你打下的從政的底子,有蘇爺爺的朋友、部下、同事的幫襯,就已經注定在仕途上走起來會比一般人順利地多。而我,則可以為您所主政的地方提供充足的資金,刺激地方經濟的發展!有靠山,有資金,您再有能力,地方經濟三年一蹦高,不升您升誰啊?”方明遠笑地道。

    “這麼說,你是讚同我投身官場了?”蘇愛軍沉『吟』了片刻道。這個想法,他也不是有了一天兩天了,但是今天還是第一次與他人提起,對於方明遠的看法,蘇愛軍可是相當地重視的。

    “讚同!”方明遠斬釘截鐵地道,“不管是對您,還是對於我和方家來說,您當官都是一件利好的大事。”蘇浣東雖然還有其他的兒女,但是和方明遠最親近的卻是蘇愛軍。方明遠也要考慮到,日後若是蘇浣東正式從政壇中退出後,方家要如何在國內立足,避免被其他吞噬的可能。而蘇愛軍的上位,無疑對方家是最合適的。

    “你小子倒是不避諱!”蘇愛軍苦笑道。

    “蘇叔叔,雖然咱們國家也可以說是三權分立,但是無論是***,還是***門,都沒有獨立出行政部門,可以說,行政部門,也就是『政府』的權利遠遠大於這兩個部門。這也就決定了,在日後的相當長的時間,官員的權力,將是難以受到製約。而華夏,與其說是法製社會,不如說是人治社會。我方家人,目前沒有一個真正意義的官員,而我自己,一方麵是年齡還小,另一方麵,也並不想投身官場,為了保證我方家的合法權益,我也隻能選擇向某些與我理念相近的官員靠攏。除非我舉家出國。”方明遠一攤雙手,也是無奈地道。

    蘇愛軍點了點頭,方明遠雖然說得含糊,但是實質的意思他已經明白了。

    “隻是蘇叔叔,您可是要想好了,這官場的路,並不是那麼好走的!”方明遠語重心長地道。以蘇愛軍的個『性』,在這個如同醬缸一般的官場,肯定是個異類,即便是有蘇浣東做靠山,日後的路也必然是步步艱辛,畢竟他是要損害那些既成利益集團的權力。從本心上來說,方明遠又不希望他走上那一步。

    “梆梆!”房門被輕敲了幾下,接著陳忠推門進來道:“方少,蘇教授,李宇廳長來了!”

    

Snap Time:2018-06-24 18:43:36  ExecTime:0.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