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資源大亨》全文閱讀

作者:月下的孤狼  重生之資源大亨最新章節  重生之資源大亨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資源大亨最新章節第六百零三章必須要談談了(16-05-18)      第六百零二章友好的氣氛下(16-05-17)      第六百零一章重要人物(16-05-16)     

第二百三十四章一語成真


    第二百三十四章 一語成真

    “馬克吐姆,方可是我先認識的,是我們科威特人的兄弟!”阿卜杜拉王子一邊走,一邊不滿地道。他也沒有想到,馬克吐姆王子居然會冒出那麼一句話來。雖然玩笑的成份居多,但是阿卜杜拉王子又不是傻瓜,豈能聽不出來,自己的這位表哥,心中還是有著幾分期盼的。這挖牆腳,也不是這樣挖的吧。

    “阿卜杜拉,以現在的情況,你就是有意將他拉入你們科威特,恐怕他也不會去吧?”馬克吐姆王子淡淡地道。對於方明遠的拒絕,雖然他並不生氣,但還是有著幾分失落感的。不過他也明白,以方明遠如今的身家,絕對是世界各國『政府』都大為歡迎的移民者,加入到阿拉伯國家中,反而是受約束最多的。

    阿卜杜拉王子臉『色』一暗,不再說什麼了。科威特複國遙遙無期,就是想要拉攏方明遠入國籍,恐怕方明遠也不會想加入一個已經滅國的國家吧。何況與迪拜酋長國相比起來,科威特人對於宗教的態度可是要嚴肅得很多,不像這這樣寬鬆,對於像方明遠這樣的外國人,當然是迪拜酋長國更有吸引力。最麻煩的就是科威特還有個惡鄰邦,即便複國了,這安全上也很難得到足夠的保證。而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卻是位於沙特阿拉伯的南麵,伊拉克隻有在攻下沙特阿拉伯的情況下,才有可能威脅到他們,這安全『性』和穩定『性』就高自己一籌。

    “可惜啊,華夏好像是不承認雙重國籍的國家,如果說他要是能夠承認多重國籍,哪怕是雙重國籍,我想拉攏方,就會容易得多了。”馬克吐姆王子輕聲地歎息道。這得到再好的計劃書,也不如將製定計劃的人握在手,更令人感到放心不是?

    馬克吐姆王子將方明遠的事情暫且放到了一邊,拉著阿卜杜拉王子上了一旁的小四輪車,直奔王宮的核心區而去。

    “阿卜杜拉,我問你,你覺得方方才所說的,薩達姆可能將那些被扣留在伊拉克的西方各國公民綁為人質那個事,有可能嗎?”馬克吐姆王子鄭重其事地問道。

    阿卜杜拉王子遲疑不決了半晌才道:“我覺得薩達姆應當不會這樣喪心病狂,這可是與全世界為敵啊。我承認,在中東地區,可能除了伊朗之外,沒有其他國家的軍事實力能夠與他相媲美,八年的兩伊戰爭,雖然令伊拉克背負上了沉重的債務負擔,但是也鍛煉出了一支精兵。想要打敗他並不是一件容易事。薩達姆應當用不上使用這種無視國際法的卑劣手段。但是我又覺得,方他既然這樣說,那就有這樣的可能『性』。”方明遠這幾天來優異的表現,已經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令他對方明遠的話,不敢有半點的輕視。

    馬克吐姆輕輕地點了點頭,低聲地將自己所知道的一些情況告知了阿卜杜拉王子。

    “什麼?”阿卜杜拉王子震驚地險些跳了起來,身子一歪,差點從車上掉了下去。馬克吐姆王子一把捉住了他的胳膊。

    “這是真的?”阿卜杜拉王子急聲問道。

    “真的,我昨晚才得到的消息,若不是方今天說到,我還想不到,薩達姆這樣做,還有這一層可能『性』!”馬克吐姆王子沉聲道,“一會你先把這個消息傳回去,哪怕隻是咱們多疑,但是絕對不可以不防薩達姆來這麼一手。”

    阿卜杜拉王子連連點頭稱是,薩達姆的這一手實在是太惡毒了,若是讓他達成目地,那麼科威特的複國豈不是遙遙無期了?想到這,阿卜杜拉王子不由得背心出了一層的冷汗。沒有了國土,科威特王室就如同無根的大樹,也許一年二年還行,時間長久了,坐吃山空的科威特王室,也會淪落到如同伊朗王室一樣的下場。

    “我現在倒真的有幾分信了,這個方是你的貴人的說法。”馬克吐姆王子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如果說此事真的成真,相信你在王室中的地位還能進一步地提高,你和方這才認識了幾天,已經得了他幾樁的好處,真是令人感到羨慕啊!”

    兩人一直來到了王宮的核心區,這是迪拜酋長國埃米爾處理國事的所在,剛剛下車,就看見王宮的大管家急匆匆地趕了過來,先施了一禮,急聲道:“兩位殿下,你們總算是來了,埃米爾已經等你們半天了!那個薩達姆又生事了!”

    “什麼事情?”馬克吐姆王子一驚道。

    “他通過外交渠道傳來了消息,警告駐沙特阿拉伯的美軍,如果發動對伊戰爭,他就把那些被扣留在伊拉克的西方各國人,全部都關押到軍事目標中去,美軍一旦轟炸這些軍事目標,就讓這些西方人給伊拉克軍人們陪葬!這麵可是還有很多老人、『婦』女和兒童的,他居然也能狠得下心來……”

    他所說的其他話,馬克吐姆王子和阿卜杜拉王子兩人已經是聽而不聞了,心已經完全充滿了驚詫,方明遠居然又說對了!他一個普通商人,又是如何看出這其中的奧妙呢?

    震驚之餘,兩人的心中也是充滿了喜悅,雖然說沒有再撈上一功,阿卜杜拉王子仍然是喜不自勝,這無疑再一次證明了,方明遠就是他的貴人。

    而馬克吐姆王子也對方明遠言猶未盡的那個發展計劃充滿了信心。

    不說兩位王子到底是懷著一種什麼樣的心情去拜見迪拜酋長國的埃米爾,此時方明遠已經在艾凱拉木的陪同下,順著寬敞陰涼的步道,觀賞著兩邊的風景,一步步地向宮殿群走去。他注意到這些樹蔭下還有長凳可供人在休息的同時也能享受著美景。經過艾凱拉木的一番講解,方明遠這才明白,原來,他所看到的這連綿不絕的宮殿群,是屬於整個迪拜酋長國王室成員的,而隻有位於自己麵前的這十來座宮殿,是屬於馬克吐姆王子所有的。而艾凱拉木,就是專門向馬克吐姆王子負責,管理這十來座宮殿的管家。

    “那不就是類似於我國過去的皇室一樣嗎,宮殿也是分為幾個宮,由皇家成員分住。”陳忠小聲地以漢語嘀咕道。

    “艾凱拉木管家,冒昧地問一句,在貴國這,對於酒類的飲料管製地嚴嗎?”方明遠低聲地道。

    艾凱拉木心中有些詫異,雖然不知道方明遠的實際年齡,但是從表麵上看,艾凱拉木覺得他也就是十六七、撐死十七八的青年人,怎麼會在觀賞如此美景的時候,想到了酒呢?不過有了馬克吐姆王子方才的那一番話,艾凱拉木是不敢有半點輕慢。“我國的法律規定,在公共場所和大街上不得飲用酒類,但是在酒店餐廳和家中,並不受此限製。”

    方明遠回頭看了一眼陳忠,其實這句話他是替陳忠問的,這些天來,在沙特阿拉伯,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陳忠這些天可是滴酒未沾。要不是剛才方明遠在車看到冰箱有酒類,他也沒有想到,迪拜酋長國這對酒類飲料的限製比沙特阿拉伯寬鬆了不少。這無疑是個福音。

    當方明遠走到宮殿的跟前時,才發現,這些宮殿的的柱廊、殿堂和庭院,布滿在牆麵的雕飾時時會讓人感到暈眩甚至窒息,伊斯蘭藝術禁止描繪偶像,所以阿拉伯匠人們可資利用的素材除了花草藤蔓、幾何圖案便是阿拉伯文字,他們把這幾樣素材所能夠展現的形式美鋪陳到了無以複加的程度,除了鬼斧神工之外,方明遠竟然一時間找不到更合適的用來讚美它的字眼。

    豪華精致的大堂,精美的燈具遍布其中,雖然並沒有點亮,但是方明遠可以想像得到,當夜晚降臨,所有燈光亮起的時候,這又是多麼的美麗。大堂的天花板鑲嵌有鍾『乳』石柱狀的裝飾,麵布滿美麗細致的阿拉伯雕刻,大堂的家具,一個個顯得古『色』古香,方明遠看不出來屬於哪一個國家,但是卻明白,這些東西肯定都是價值不菲。

    那隻能以奢華來形容的會客室,大得令方明遠覺得有些空曠,總覺得自己要是在麵喊一聲,恐怕都帶著回音,要是自己一個人坐在麵,還真有種孤零零的寂寞感。而這其中的客房和洗手間,更是豪華地令人有些難以伸腳。

    在瀏覽的過程中。也不時地能夠看到一些身著阿拉伯傳統服裝的女『性』在宮殿間穿梭,看到方明遠和陳忠時,一雙雙嫵媚的大眼睛中,流『露』出了濃濃的詫異。

    方明遠不禁在心中暗暗地感歎,難怪自古以來,人們就都想要站到一國的巔峰,今天他才是有了真正切實的體會——與歐洲的那些已經淪落到了國家象征,更像是花瓶或者說是人形玉璽的歐洲王室不同,阿拉伯世界中的這些王室,卻是將整個國家的經濟、政治、軍事力量全部都牢牢地掌握在了自己的手中,他們不缺乏金錢,也不缺乏權利,更有著尊貴的身份。

    

Snap Time:2018-06-22 22:59:34  ExecTime:0.424